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6章摆上货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灵魂一旦失火,所有的**燃烧起来都是黑的,当人(性xing)的烈火冒出黑烟,节((操cao)cao)于是轻过空气,变成了一种轻浮。若有虚荣心打底,故意做出的稳重,就像一个(热re)气球的沉坠之力,浮力不减,(身shen)体更飘。

    不过袁茵还好。在她(身shen)上,跳舞的时候,看不出轻佻的成分,甚至说,她所保持的矜持与稳重,大于她与裘乾的轻浮之和。

    交谊舞就是交谊舞,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尤其有时那个白美妙搅合进来,望着裘乾像防贼似的,袁茵就会越发端正。裘乾心里犹如狗抓猫挠,(情qing)不自(禁jin)地加大力道揉捏袁茵的手心,偶尔耳语几句花言巧语。除了过些手瘾嘴瘾,他并没有从袁茵(身shen)上讨到太大的便宜,因此有些望梅止渴的悲壮。

    有好几次,裘乾邀请袁茵到他家去,说想领袁茵认个家门,以后也好有个清静的地方单独切磋舞艺。

    袁茵已经领略过哥哥与白美妙(床chuang)上打麻将的狗血托辞,这若与裘乾到家里单独切磋舞艺,该不会也在(床chuang)上跳的吧?

    到狼窝还能落好?还会清静?哄三岁小孩子呢?

    袁茵可不傻,她明知裘乾想要她的(身shen)子,就以害怕遇到熟人为由予以拒绝了。

    几次反复,终不得手,裘乾心想时机尚未成熟,只得苦苦煎熬。为了尽早实现他的猎艳计划,这一天,他灵机一动,特意跑到驾校给袁茵交了学费,让她学开车。

    学会开车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搞破鞋方便。这是裘乾的一位朋友总结出来的生活经验,有时想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等到袁茵学会开车以后,心生兴致,手也难免痒痒。这时,裘乾就联系上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只要他想亲(热re)袁茵,他就会开辆车带袁茵去郊外兜风,表面上,是让袁茵练车。

    二人轮流开车,四处打游击。将车停靠在水岸田头林下山脚,当裘乾与袁茵一起坐到后排车座上,虽然他犯规的动作都被袁茵拒绝了,可是,一想起那次袁茵将头主动靠在他的肩上,他就觉得(爱ai)(情qing)十分甜蜜。

    那车玻璃覆着黑色的太阳膜,从外面很难看到里边发生着什么,一看就知打掩护用的。为了迷惑袁茵,裘乾总是到同一家租赁公司租同一辆车。他诓骗袁茵,说车子是朋友主动借给他开的,朋友心心念念转让给他,让他先顺顺手,可他嫌车子旧,不想要,他想买一辆上档次的新车,“宝马”、“奔驰”之类的。

    说这话,裘乾压力挤心的同时,又有些美滋滋的,就像喝着闷酒看着美人,有些说不出来的多(情qing)。

    不过,牛皮吹得越大,越是证明他对袁茵(欲yu)念强烈。

    这些话令袁茵深信不疑,真以为傍了个款爷,心里美滋滋的,夹带莫大的羡慕,就在她浮想联翩的空当,裘乾早已神摇意夺,(情qing)不自(禁jin)地又伸出了咸猪手。

    袁茵忽又拉下脸。遇到这种(情qing)况,她总能把握分寸,限制裘乾的犯规次数,警告他当心被罚出场。

    袁茵越是拒绝,裘乾就越想占有。这一天,裘乾又约袁茵开车兜风。裘乾不敢公然去吻牌公司接袁茵,每次接头,几乎都是老地方,这一回依然如故。

    袁茵骑自行车出了吻牌公司,行了一阵,到了街里,她佯装要去买书,就将车子锁在新华书店门口,然后进书店转悠了一遭,冒充知识分子,装腔作势地看了几分钟。从书店出来以后,环视四周,见没有熟人,她这才径直朝近旁一辆早已停靠待发的轿车走去。

    驶出青屏县城以后,袁茵迫不及待地换下了裘乾,好好过了一把车瘾。她一边握紧方向盘,一边告诉裘乾,这次玩的时间不能太长,因为中午她还要喝同事小孩的满月酒。

    一路上,袁茵坚持让裘乾隐蔽到后排,这样,她降下前窗玻璃时,更能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同时也让路边行人艳羡她的贵妇气质,满足一回虚荣的心态。

    裘乾**辣地望着袁茵修颀的后颈,喉结不停地翻滚。除了方才对调位置时他冷不防捏了一下袁茵的下巴,这一路,很难再有斩获,因此,返程途中,他疲沓沓得像只病猫,蜷在后排座位上,很少讲话。

    等到遥望见青屏东大门那几幢标志(性xing)的高楼,袁茵才将车子停下,从驾驶室撤出,换上裘乾。

    谁知裘乾好像发了神经,他并没有开车回城,而是拐进一条乡村小路,继而在一片庄稼地头停了下来,任凭袁茵质问。

    裘乾停下车,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这时候,他再也不是病猫了,分明一只吃人的老虎。

    袁茵已知裘乾的意图,她也早已习惯了这个渣男的(骚sao)扰,此刻,她知道,这家伙又想占她便宜了。反正,每次她过把车瘾,总得让这个渣男过把她的瘾,也许,这就是交易吧。

    “销售旺季已经过去了,估算下,到年底,你那个门市能赚多少钱?”等到裘乾想搂袁茵的时候,袁茵往旁边一趔,忽然提出一个粘钱的问题。

    问这话,袁茵又想起那会儿还裘乾空调钱时,裘乾老板包里厚厚的几沓钞票,那些钞票,在她脑海里飞过来飞过去的,挑逗着她的神经,惹得她神魂不定。

    裘乾虽然外表凶猛,却也知道吃不定袁茵,他也不愿再把(身shen)边这个美人当成一块牛皮糖咀嚼,就说:“去我家喝茶,我一定告诉你。”

    哎哟,多大的事呀,见不得人吗,非得到家里说?

    袁茵暗想。她明知裘乾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断然不会去的,可又不便直接回绝,就说了句:“我不敢。”

    这一声“我不敢”,足够小鸟依人的。

    裘乾听后,精神与(身shen)体俱都为之一振。

    美人这话,起码说明她有这种思想准备,也许,她有色心而无色胆罢了。裘乾就这样错误地理解着袁茵的语意,心说:你没色胆,我有啊,我可以借给你!

    这一暗说糊涂话,便如一个狂人,心花怒放到达巅峰,就见他翛然捧住袁茵的脸,狂乱地亲了几口,美人的两片嘴唇都被他揉挤得变形了。

    袁茵有些猝不及防。“你?你,不是人!”推开裘乾,她轻声骂道,然后,抬手抹去嘴上的唾沫星,有些厌恶的表(情qing)。

    “亲了就亲了吧,反正找不回来了。”只听裘乾嬉笑道。

    “严肃点!”袁茵拉下脸皮,忽又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一年到底能赚多少钱呢?”

    卧槽,到这个地步,她还不忘追寻,很显然,这女人掉进钱眼里了。这也说明,她可能要谈价钱了。裘乾心说,这个小娘们果真是个拜金女。不愿错失拿下这个女人的绝佳机会,这时,他忙说道:“不多,也就二十来万吧。”

    袁茵“哦”了一声,看不出满意,也看不出不满意,过了一会儿,念叨:“干了好几年了,也该是个百万富翁了。”说这话的时候,她对裘乾的大款(身shen)份不自然地表示怀疑,哼哼,要买“宝马”、“奔驰”,都是骗人的吧?

    什么叫也该?

    裘乾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暗道:这个小娘们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又听袁茵说道:“哥嫂都是工薪阶层,我和江枫也是。同样是上班,同样每天熬八小时,我凭什么就过得不如人家?我不能再被人瞧扁了。我那两个侄子袁重和袁哲都上寄宿学校,我想把我的女儿江宇佳送到唐州贵族学校去。我知道你稀罕我,我也顾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了,就想问你一句,你赚了那么多钱,能不能借点给我,我要给宇佳交学费?”

    天啊,到底,这女人张口了,她亮出了节((操cao)cao)的底牌!

    “这?”

    裘乾一怔,正(欲yu)伸向袁茵腰肢的咸猪手忽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干咳两声,就听他说道:“这个想法好啊,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他这话说的,要有多暖就有多暖,推心置腹的,看上去没包一颗假牙。再一仔细琢磨,好像他俩多年前就好上了,江宇佳是他们的(爱ai)(情qing)结晶似的。

    袁茵虽然受到了侮辱,却也没有当面驳斥,她明知裘乾一直觊觎她的(身shen)子,为了得到那笔钱,她还是隐忍下来,接受了对方的这个说法。

    闻听袁茵唉声叹气,裘乾倍受鼓舞,忽然,他加大了攻势,伸过手去,就解袁茵的裤带。

    “你?”

    袁茵惊得小嘴一张,声音却是没有以前那么干脆了,也不是那么纯粹。嗐,怪只怪她的虚荣心太强了,谁让她把自己摆上货架的呢?

    裘乾完全变成了强盗,很快,他就强行拉开了袁茵的牛仔裤拉链,然后,奋发地将手伸了进去,努力钻向一条胡同,一边,伸嘴侵略袁茵的香腮,她的朱红小嘴。手忙脚乱,给他装几个假肢,他好像也得用上。

    袁茵想不到裘乾这么快就疯了,也许,她的借钱模式决开了这条色狼的野(性xing)的堤坝,也许这条狼明知道自己变成了取款机,故而想冲抵投资。若是前者尚好,若是后者,那袁茵可要被折磨惨了。

    根本无暇多想,可怜袁茵的两只手既要顾上又要顾下,根本不够用。一番挣扎,一番抵挡,等到她气喘吁吁放松了抵抗,裘乾逮住她的脸又是一阵狂嘬。慌乱之中,那渣男微微腥臭的唾沫,变质胶水似的,乌七八糟地涂了她满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