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5章近墨者黑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人没有正面回答陈君寻,反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先生既然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想考你一下,你知道中国古代谁最会说腹语吗?

    陈君寻难得接受一回挑战,编了条短信,回道:你先说吧,我看看对不对。

    那人回复:“《战国策?魏策》记载: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rou),蚌合而拑其喙。鹬曰:‘今(日ri)不雨,明(日ri)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ri)不出,明(日ri)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禽之。

    陈君寻感觉对方很有想象力,回复:你是说鹬吗?河蚌夹住了鹬的嘴,鹬却能说话,所以,你认为鹬一定是个腹语高手。

    那人回道:是的,你很聪明。我们英雄所见略同。

    陈君寻回道:不,真正的高手不是鹬,还有一个比鹬更高的。

    那人来了兴趣,发来短信,问:那你说是谁?

    陈君寻沉思片刻,发去一条长长的信息:《西游记》第四十六回讲到车迟国孙悟空与虎力大仙斗法之事,文中讲,孙悟空的头被刽子手砍下,又被另一个刽子手踢开三十四步远,悟空脖子上不见出血,肚子里却是发出叫声,连喊“头来”。那个猴头被砍了以后,在新头长出之前,他说的所有话其实只能算腹语,要不然,这个故事就存在败笔,同时,悟空的头被砍时,还得看落刀处,是在声带上边,还是声带下边。

    天哪,这简直是神回复啊。

    陈君寻耍弄着小聪明,有些洋洋自得。那人见到这个回复,兴趣大增,问道:你是说孙悟空是腹语高手?

    陈君寻说道:这个我不敢确定,不过,真正的腹语高手应该生活在明朝,也许,他就是吴承恩老先生本人吧。

    对方一见,偃旗息鼓了,像是一场美丽的溃败。

    但她却在掩口而笑。

    那人不是别人,她正是罗建业的小女儿罗玉珠,豆蔻芳华的妙龄少女。

    罗玉珠提出的这个问题,当初曾经难倒了爷爷罗青山,在陈君寻面前,怎奈如同班门弄斧,人家讲得头头是道,而且连吴承恩老先生都被抬到屋脊上了。

    当初,罗玉珠私下里请求小姨白美妙,要白美妙找袁茵帮忙,把陈君寻介绍给她认识。白美妙先是抛到了脑后,后来,罗玉珠再纠缠她时,她就恫吓这个小姑娘,说,若再提起,就将此事告诉姐姐和姐夫。为此,罗玉珠十分恼火,以致二人闹别扭打了好长时间冷战。

    少你这盘驴(肉rou)难道成不了宴席吗?没你帮忙,看我能不能行?堵着一口气,罗玉珠在一次吻牌公司组织的社会公益活动中主动搭讪袁茵。这一结识,就等于把白美妙一脚踹开似的,然后,从袁茵那里,她要来了陈君寻的手机号码。

    得到陈君寻的号码,罗玉珠捂了好长时间,然后,就冒充粉丝,与陈君寻建立了联系,她想通过短信交友的方式,与陈君寻完成一次酣畅淋漓的交心,但在袁茵面前,只说是出于对作家的顶礼膜拜。

    对于罗玉珠这样的小姑娘,袁茵只以为纯粹的文学崇拜,毕竟,她曾经也是个文艺小青年,是从那个年龄段走过来的,给了罗玉珠手机号码以后,袁茵就没往心里去,更跟姐夫陈君寻提及。

    而至于好朋友白美妙,因为与袁金林那层不正当的关系被袁茵发现了,这个时候,在袁茵心中的地位,已经潜移默化地起了很大的变化。

    自从那次在袁金林家被袁茵逮个正着,白美妙就想给袁茵买一件礼物堵她的嘴。孤男寡女,说是在卧室里打麻将,谁信呢?

    后来,白美妙受邀于青屏某个高官,去香港旅游了几天,期间,她打电话给袁茵,说想在香港给袁茵买个名牌小挎包,但不知袁茵喜欢什么颜色。

    虽说白美妙破坏袁茵兄嫂的感(情qing)让袁茵很生气,但是,考虑在白美妙的姐夫罗建业的屋檐下混饭吃,袁茵不敢得罪。当时,她就说:“那就给我挑一个蓝色的吧,蓝色代表独立和自信。”

    于是,白美妙就给袁茵买个毛蓝色的名品小挎包。

    袁茵这个毛蓝色小挎包里近来总少不了放一张超市购物卡。这张购物卡是裘乾送的,放在挎包里,她一分钱也舍不得花。她知道,她的所谓的富贵只能镶嵌在这张卡上了,在装((逼))的朋友面前,她偶尔也可以炫富一下,在虚荣的里层,夹着她(身shen)陷平民阶层的那点微薄的收入。

    和白美妙之流比穿金戴银,袁茵攀比不过,可她也有自己纳米般的富贵。这天下午,袁茵与白美妙逛名品店的时候,白美妙送给她一件文(胸xiong),这让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辣,她知道,送这类东西的,本应该是一个有钱有势又会哄她的男人。

    “走,到‘百思买’去,我也送你一件礼物。”

    说着,袁茵从小挎包里掏出裘乾送她的那张购物卡,在白美妙眼前晃了几晃。

    在金钱上边,白美妙尤为眼尖,睃了睃那张卡上的数额,她笑道:“才一千块钱呀,还不够我买一盒化妆品的呢,你留着自己用吧。你不是一直积攒着节((操cao)cao)的吗?继续积攒下去呀,这回怎么啦,怎么冒出来一张卡?不会是哪个小老板送的吧?嘻嘻。”

    哪个小老板?小老板!

    糟践人啊。

    说这些话的时候,白美妙眼里那份不太明晰的关切,沿着盛气凌人的优势地位,高屋建瓴地流向袁茵的脸上。袁茵的喉管就像被刀片切了一下似的,无可发声,极度疼痛。在单位里拿着卖白菜的钱,去((操cao)cao)卖白粉的心,被人袁书记长袁书记短地喊着(挺ting)欢,(屁pi)大的权力都没有,还像个人物似的,阿q精神附体,满天下也只有她这样的人了。这回,她算是被白美妙伤着了!

    袁茵极其沮丧地将购物卡放回包里,嫉妒的同时,她突然生发一种强烈的**,她要向白美妙学习,她也想傍一个大款。生在一个吻牌时代,当众人齐集向钱看,诅咒金钱,却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努力的结果是为了获取财富,这该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精神分裂?

    而要傍靠一个大款,裘乾无疑是袁茵的最佳选择。

    裘乾是从企业机关出来的人,尝过靠看报纸、喝茶和勾心斗角打发(日ri)月的苦楚,因而,他与袁茵有许多共同语言。再加上他出手阔绰,又很会酿造甜言蜜语,那些优美的语句,帮袁茵照亮四方,抵挡挤榨,纵横漫舞,如夜之流火。自然而然,他就成了袁茵无可替代的心灵港湾。

    与裘乾混熟以后,袁茵自以为傍到一位款爷,偶有场合,当别人称呼裘乾裘老板的时候,她则站在一旁享受般地倾听,心里甚为欣慰。到这个时候,当金钱与尊严再一次站队,她无疑把金钱调到了最前排。

    那裘乾虽然被池美丽骗成了空架子,却依然巴不得众人山呼万岁,虚荣的心理让他和袁茵的人生观具有很多相似之处,追求享受,糜烂的生活往往更容易将人体黏合。

    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流氓许多种,按级别分,有蝇量级的,轻量级的,重量级的;按产地分,有国产的,跨国界的,还有纯进口的国际大流氓。裘乾这个小人物,不过是青屏土生土长的蝇量级流氓,可歆慕繁华的袁茵偏偏就这样被他带坏了。

    一男一女,两个金钱的无上崇拜者一旦凑到了一起,可想而知,该去怎样交易,怎样虚荣互换?

    裘乾靠近袁茵以后,偶尔也会动手动脚,递出猥亵的招式,祭出优美的祝词,可他懂得控制节奏,能放能收,张弛有度,又在猥亵里夹杂一些花言巧语,因而使得袁茵想生气都找不到理由。

    袁茵找到了可以暂时忘记烦恼的方法,明知心灵注(射she)的是麻醉药,她也乐意接受,不知不觉间,她就有些依赖感了。她开始频频出去约会裘乾,由当初的被动防守变成一种盼望,理由也很充分,她喜欢跳交谊舞,裘乾也喜欢跳,公园露天舞场上见呗,月朦胧鸟朦胧的,说悄悄话方便,(身shen)体接触也就变得冠名堂皇起来。

    这时的袁茵还不知道江桐已经发现了她与裘乾的暧昧关系,她在众人面前依然表达着婚姻坚固。在和裘乾(热re)乎以后,她渐渐忘记了家庭的拮据和工作上的烦恼,她不敢想象有时候见到丈夫江枫她会蔑视于表,毕竟有钱的是裘乾,而不是她自己,尽管如此,她依然有种高屋建瓴的感觉,对江枫莫名其妙地发出一种同(情qing)。

    “老牛拉破车,你就慢慢晃悠吧,我都懒着看你一眼。”袁茵暗暗讥诮着丈夫。

    同(情qing)之中,她又(情qing)不自(禁jin)地发出怨气。正是因为对丈夫江枫的瞧不起,裘乾在她心中的分量就越来越重了,此消而彼长,扭曲着她的灵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