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4章情感测试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一天晚上,当与陈君寻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江桐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又响起了野狼般的嗷叫。听到短信提示音,江桐偷偷一笑,故意去阳台收拾晾衣架上的衣服。可等她收拾完毕坐回沙发上,却发现手机搁在原处一动也没动。

    江桐拿起手机一看,果然,短信箱没被打开。

    江桐的心里十分失望,嘟起香腮,颇不自在地问陈君寻:“你为什么不看短信内容,不问谁找我聊天的?你不在乎我!”

    切!天底下居然有这种埋怨别人不窥视她**的女人,看来,要么她太自信,要么她太渴望(爱ai)(情qing)了。

    见陈君寻不吭声,江桐敲了敲茶几,接着说道:“嗨,嗨,嗨,我问你话呢,你耳朵里塞驴毛啦!听不见吗?”

    陈君寻正专心看着新闻联播,听到这话,他扫了江桐一眼,目光很快又移回电视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道:“现在(骚sao)扰信息那么多,看多了,当心累坏眼球。”

    话间对妻子表达一万个信任,可又不用正眼看着妻子。

    江桐喜忧参半,一蹙小巧的鼻子,说道:“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偷看过我手机上的信息,也就是说你从来没有在意过你老婆的**,不在意就表明你不(爱ai)你老婆。你是想故意放纵我吧?然后你好鲤鱼跳龙门。”

    切,又来了!

    陈君寻侧过脸来,审视江桐半(娇jiao)半嗔的模样,有些费解,就问道:“你这个人怎么啦?头脑发(热re)了?”说着,他(禁jin)不住伸手去摸江桐的额头。

    江桐躲过陈君寻的手,说道:“你对我审美疲劳了对不对?要不然,就是(情qing)感老化啦。我要你像十年前那样在乎我!”

    望着丈夫,这只美丽的金丝雀颇显认真的样子。

    陈君寻说道:“我既没对你审美疲劳,也没(情qing)感老化,只是,我们的(爱ai)(情qing)已经溶入更多更重要的东西,(爱ai)(情qing)升级品,那,就是亲(情qing)。”

    江桐一撇唇,说道:“亲(情qing)?说得中听!多少年来,我一直都像一件摆设,什么时候被你温暖过?抽点时间,你思考思考你如何看待你妻子的?她不是木头人,也不是机器人。你不是喜欢一个人闷在书房里思考问题吗?我要你把你的思想注入我的脑子里,让我变得有灵(性xing);我要你阅读我的心灵,看到我的不快乐。你能做到吗?”

    听到这些,陈君寻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笑了一声,喊了句“我的个天哪”,稍顿片刻,接着说道:“天底下竟然有人强求别人偷看她**,好吧,从明天开始,你把你的聊天记录抄到(日ri)记本上,等我闲来无事我会认真拜读的。不过,告诉你,我不看也知道那里多么激(情qing),多么(诱you)惑,它只是一种时尚流行,一种病,大家都赶上了,都在尝试与承容,所以,我不想干预你,如果那样,只会增加你的好奇,增大它的(诱you)惑力和危险系数。”

    江桐说道:“所以你就故意放纵我?其实,看见你在网上跟别人聊天,我心里很烦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大度地放纵我。”

    陈君寻说道:“那不叫放纵。我也不会大度到让别人把我的(胸xiong)脯当成平地,和我老婆在上边跳交谊舞,然后,拎着我的耳朵说悄悄话。”

    江桐自觉有点理亏了,这时,她倾斜(娇jiao)巧的(身shen)子,将头靠在陈君寻的肩膀上,柔声说道:“我对你永远都是专一的,你越是放心,我就越想保守。再说,你这么优秀,过了这个村我可就找不到你这个店咯,我才不想守着好(日ri)子不过专找锅厢蹲呢。”

    说着,俨然陈君寻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人,多么好啃的香饽饽似的。多年来,她对丈夫风流韵事的偏见,尤其是对(情qing)敌傅忆(娇jiao)的防备与忌恨,就这样在对自己的无限约束中,暂且搁置到了一旁。

    陈君寻相信妻子对他的忠贞不二,他并没有沾沾自喜,也没有感觉什么新鲜,好像他这么优秀,江桐必须恪守妇道,这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qing)。抱定这种想法,他展开了手臂,轻轻将江桐收在怀里,说道:“网络(情qing)感其实非常粗糙,它缺乏面对现实的直接磨合,缺乏对现实生活真实细致的加工,因此,它只是一种虚拟的东西。但是,不可否认,它也是美丽的,充满(诱you)惑的。既然是新鲜而又充满(诱you)惑的东西,谁个都想尝一口。可是,你一定切记:浅尝辄止,千万不要上瘾。”

    然后又说:“你网聊我不反对。我想,从漩涡中挣扎出来的人,经受住考验,夫妻感(情qing)才会更加牢固。面对不知深浅的(情qing)感旋涡,永远有种神秘的力量促使我们去探险而又时刻投鼠忌器。不敢逾越雷池,心灵反而更加神往,正如潘多拉魔盒,你不打开它,你终生也可能耿耿于怀,那只会让人更加压抑更加迷恋,所以,我选择不闻不问。我不想让你因我干涉而终生遗憾。”

    江桐听着听着就觉得非常在理似的,可她并不承认(情qing)感的专一是个错误,也不想被丈夫扣顶不忠的帽子,就小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网恋,不管你相不相信。不过,如果你再欺负我,可要当心有朝一(日ri)你老婆真的被人拐跑咯。”

    陈君寻听后,满满地自信,说道:“没人比我更有魅力,也没人敢虎口夺食,除非下辈子他重新托生。”

    江桐撒(娇jiao)起来;“你这人有个毛病,就是过于自负。下辈子我可不想再做女人啦,我想托生成一个男人。你吧,若是托生成一个女人,也是的货。我就是娶一个石头人,也决不找你这样的臭玩意。”

    陈君寻笑道:“那样我可就解脱了,你甘心吗,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既已出口,江桐又被笑以小平(胸xiong)。不过,这次她没有生气,她扶了扶金丝眼镜,以商量的口气说道:“既然我像个男人,不如,下辈子你真就做个女人吧,我把你从赎出来,给我做奴婢,而我定要做一个与你相对应的男人。”

    我擦,这只美丽的金丝雀要做风流男啊。

    说罢,江桐“咯咯”而笑,言辞错落,笑声也有一些跌宕的洒脱。

    “相对应的男人?咝……怎么个(情qing)况?”陈君寻邪念顿起,刚想耍贫嘴,这时,他的手机也收到一条短信。

    陈君寻脸色微微一紧,江桐极度敏感,这时就像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把抢过手机,比强盗还强盗,说道:“我看看是哪个美女发来的?你不想看我的**,并不代表我不想看你的!”

    一边说,江桐一边撤(身shen)离开陈君寻。

    傅忆(娇jiao)向来稳练,她不会这个时候给心上人添乱。陈君寻误以为是美女老板秦粉发来的,那女人向来泼辣,故而有些慌乱。正要抢夺,江桐已经打开了短信内容:

    你好,尊敬的沉吟老师,我是你的一位忠实读者,有些问题想请教你,你方便赐教吗?

    江桐读道。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喏,给你,又是读者!”江桐有些失望,旋即又觉得她该满足才对,嘟囔无力,信手将手机丢到陈君寻(身shen)边。

    作为一位知名作家,收到(骚sao)扰信息实属家常便饭。陈君寻也是虚惊一场。自从秦粉来青屏开展业务,他那忐忑的小心脏也被开发了不少,收回手机,他暗暗舒了口气,淡然处之,没有理会那个匿名读者。

    过一会儿,那人又发来一条短信:我是拜你一瓣心香的铁杆粉丝,是个外地人,离你很远很远。作为一个(爱ai)做文学梦的女人,有个问题,可以请教陈老师吗?

    女人?!

    江桐一心抓住丈夫的蛛丝马迹,又抢过他的手机。见对方说是女人,忽又揪心,纤指在数字键上飞舞,帮陈君寻回复道:文学梦,那一定是你的初恋。你有问题请讲。

    对方回复:先生最近在《浪潮》上发表一篇叫《胭脂(情qing)人》的短篇小说,那种午夜牛郎的生活被描写得相当真实,请问,那是你的亲(身shen)经历吗?

    这种单刀直入,直切个人**的提问陈君寻经常遇到,有蓄意地罗织,也有浪漫地猎奇。江桐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这时,她不顾陈君寻阻挠,嬉笑着和他玩起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一边躲闪丈夫这只老鹰,一边拨打这个陌生号码。

    音筒里传来服务台小姐的声音:你好,你呼叫的客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显然,对方有意拒接。

    江桐有些不甘心,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撂,嘟囔:“给你,什么破玩意,没一个是好东西!”

    衔笑怒骂,不过还好,她没在“没一个是好东西”前边加上“男人”的字眼。说完,她就到厨房盥洗忙活去了。不久,那人又发来一条信息:抱歉,沉吟老师,长途加漫游,不便接听。

    陈君寻受到(骚sao)扰,有些不耐烦,但又不忍伤害人家,就回道:既然你是我的铁杆粉丝,还在乎漫游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