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3章结婚纪念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常居安听后,微笑点头,说道:“好得很,南方人肠胃矫(情qing),咱们不去刺激他。秦总也是南方人,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我不知道我们的柳经理喜不喜欢刺激?嘿嘿。”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到柳云枝的(身shen)上,鼠标一样肆意移动,不知道他到底想找寻什么,那两声变调的(奸jian)笑,听起来尤为(肉rou)麻。

    秦粉暗自感叹公关的力量。

    这就像我说的那样:金色再好,最终胜不过金黄色啊!

    睃视这个又贪又色的市长,柳云枝(身shen)上好像有只饥饿的蚂蚁四处乱爬,满是不适,但是为了许健,她又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这时,就见她笑脸相迎,在一旁迎合道:“常市长要是喜欢吃辣椒,我就喜欢,我们这些游民,要靠领导带领发家致富呀。”

    常居安一听,满心欢喜,反问道:“**他老人家说过,能吃辣椒的革命(性xing)强。以我的革命(性xing),你看我是喜欢吃辣椒呢,还是不喜欢吃辣椒呢?”

    柳云枝鼻梁故意轻轻一蹙,柔声说道:“瞧我们大市长说的,你要不带头吃辣椒,青屏那么多菜农怎么办?你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呀。”

    可怜常居安的小心脏,活脱脱地,就被这个又会卖弄风(情qing)又能说会道的(日ri)本女人揉碎了。

    他也不管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揉碎他的心,他就想蹂躏她的(身shen),这时,他伸手捏了捏柳云枝的下巴,说道:“你这个公关部经理简直太厉害了,若不是看在秦总的面子上,我就把你外聘到我们招商局,你可比我那个外甥女逯敏雅优秀多了。”

    柳云枝含笑不答,亦无躲闪。秦粉一听,在一旁附和道:“等我们拿下‘金银坊’,柳经理可以借调到你们市政府办公室,在那试用几天如何?干个市长助理,我看绰绰有余嘛。”

    常居安听后,抚腹而笑,说道:“不敢,不敢,我怕办公室那个秘书们集体自杀。”

    柳云枝“咯咯”而笑,在一旁接腔道:“常市长说话真幽默,集体自杀的,是男秘还是女秘呀?咯咯咯。”

    常居安就被这个女人的笑声捣晕了似的,半晌,“哦”了一声,继而开怀大笑,说道:“男女都有,男女都有。不过,死因不同,哈哈……”

    很明显,这是一个格外欢畅的夜晚,在没有妻子柴冬梅参与的权钱交易的游戏里,(情qing)不自(禁jin)地多了一个色字,在梦中(情qing)人从天而降的惊喜中,这个一市之长(春chun)风无限,几乎为所(欲yu)为。

    常居安接受秦粉所赠旅行支票和房子钥匙让秦粉心里稍微踏实一些。秦粉是个精明的女人,懂得趁(热re)打铁的道理,没过两天,她紧接着安排卜凡和柳云枝分别对柴冬梅和常居安进一步客(情qing)公关。又过一阵子,她通过招商证券营业部,将两千万人民币专款汇到香港金色集团总部兑换成美元,然后,又将这笔款子汇到美国,存入柴冬梅指定的花旗银行账户上。

    当然,常居安只是秦粉表面上供奉的主角,(身shen)为青屏一把手的蒋耕耘,在秦粉的亲自公关下,他所得到的好处比常居安只多不少。

    这一天,秦粉打电话给陈君寻,约他晚上一起吃饭。

    陈君寻一听秦粉的口气就知喜事临门,就问秦粉“金银坊”公寓群的开发权是不是拿到手了,秦粉满面(春chun)风,告诉陈君寻,事(情qing)已经沉锚下碇。

    原来,(身shen)为招投标评审组组长的常居安将他与蒋耕耘研究制定的工程预算总造价提前透露给了秦粉,标的取最靠近总造价的那个,此为机密,常居安要求秦粉拟定标书时务必以这个数字作为参数。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常居安又在投标入围资格上设立诸多关卡,摆弄千般理由,直至筛选后符合条件的参投公司只剩下三家。金色集团为其中之一,另外两家,则是秦粉花钱请来的陪标公司,一家来自深圳,一家来自沈阳,同为生意场上的友(情qing)客串。最后,花落金色集团,自然水到渠成。

    秦粉接着告诉陈君寻,说她晚上请蒋书记、常市长等人吃饭,想让陈君寻过去陪酒。陈君寻听后,着实想为秦粉庆贺一番,但是,转念一想,还是推辞了。

    他告诉秦粉,这事理应他当个跑堂,可是,今天是他和江桐结婚纪念(日ri),他答应江桐晚上带她去看电影的。秦粉一听这话,可就不高兴了,心说纪念(日ri)记得蛮清楚的,纪念结婚,那就是不想离婚呗?秦粉越想越不是滋味,醋意跟着翻澜起来,二话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陈君寻事后老感觉这话有一种代江桐向秦粉宣战的意味,因而有些后悔说话不经过大脑。去看电影的时候,也不是很开心,只能装腔作势罢了。

    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江桐跟陈君寻讲起单位发生的一件事(情qing)。

    江桐说:“今天上午开会,胡局和缪局在会上吵起来了,针尖对麦芒,一个不让一个,闹得特别凶。”

    江桐所说的局长胡绍德与常务副局长缪防御的矛盾由来已久,说白了,就是权利分配不合理导致了利益冲突。缪防御私下里常抱怨,说他管的事(情qing)倒不少,可一旦遇到一块大肥(肉rou),胡绍德就毫不客气地盛到自己的碗里。

    比如说局里最近要将两辆运输车抵账出去重新买新车,胡绍德年初开会分配工作时,明明将车辆费用的控制权赋予缪防御,可这次车辆抵账,抵账单位的主事偏偏是胡绍德的亲戚,胡绍德将车低价抵了出去,买新车他也亲自经手,却要缪防御先在发票上签字,这不是把缪防御当驴使嘛?

    缪防御自家锅里捞不到多少油水,胡绍德那个鹅食盆又不让他这只馋嘴鸭插嘴,自然就想生事。胡绍德的弟弟在省邮政管理局做机要秘书,缪防御的姨夫是唐州人大常委会主任裘民风,双方都有后台奥援,后台又都很硬,因此,龃龉较劲,经常两不相让,工力悉敌。

    陈君寻讥诮道:“麻雀争吃国库粮食,打起架来不好劝,随便来只鹰哥隼弟,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关于青屏邮政局养着一群麻雀的问题,陈君寻先时曾因江桐金丝雀的美丽称谓打诨过:“到底是金丝雀还是麻雀,你先说清楚啊?哦,恭喜你职位升迁,连胡绍德都叫你金丝雀了,看来你真够出彩的。不过,金丝雀老家在非洲,青屏的气候只适合麻雀生活,依我看呀,你们单位干脆养着一群麻雀算啦。麻雀局长,麻雀科长,有意思,从明天起,你们单位就叫麻雀局吧!”

    胡绍德这个麻雀局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来的,是陈君寻这张破嘴“册封”的。

    一听领导被损,江桐有些不满,说道:“麻雀这个,麻雀那个。一提起胡局你就糟蹋,好像他跟你祖宗十八代都有深仇大恨似的。人家伤到你哪根筋啦?你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出来,就证明你成心跟人家过不去。”

    陈君寻说道:“这个人太贪婪了。胡绍德,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烂得很哪,绍德,少德,缺德少行。嗳,你没听人传言,说咱们青屏邮政局出产男流氓,税务局出产女流氓,供电局男女都流氓?”说着,说着,陈君寻又扯起几年前胡绍德掳走白美妙贞((操cao)cao)的事(情qing)。

    江桐一听,为她的局长鸣叫不平,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qing),你老是提它干什么?青屏邮政局出产男流氓,税务局出产女流氓,供电局男女都流氓,咳咳,那是谣传,你也信呀?再说了,胡局平时对我那么照顾,没有他提携,我到哪里干这个科长去?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他,咱可不能昧良心说他一个‘不’字,何况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哪个领导没有小毛病?大醇小疵,可以见谅。有句老古语说得好:人之无癖不可交也。你们文化界不也一潭浑水吗?自己一(身shen)毛,就别说人家是老妖怪。”

    江桐搞宣传出(身shen),教训起人来,也是一(套tao)一(套tao)的,说到最后一句,她忍俊不(禁jin),竟然“扑哧”一笑。

    陈君寻说道:“你在给我上课吗,江桐老师?接着说,就说‘人至察无徒,水至清无鱼’吧,不愧念过几年大学。大道理我懂,不过,闻起来有些官僚气息。”

    江桐赔笑道:“我知道我是班门弄斧。可是,我还想在领导(身shen)边混口饭吃呢,你支持我的领导,就等于帮我保住饭碗,给我留条活路,好不好?”

    正说着,她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说曹((操cao)cao)曹((操cao)cao)到,是胡绍德给她发来的祝福语。

    江桐的手机经常响起短信提示音,在家里,她故意将提示音设置成一种野狼般的嗥叫。陈君寻出差回家以后,她就故意坐到他(身shen)边收发信息。她想用这种野狼般的嗥叫引惹丈夫的警觉、醋意或者勃然大怒,想试探丈夫到底在不在乎她,有多在乎她?可是,陈君寻始终把她当成幼儿班班长,一如既往地表达着漠不关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