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2章从天而降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天天给领导拎包的人,最怕的就是领导批评不思进取。信初奴还指望常居安赏他个镇长当当呢,经此一骂,精神十分颓唐,忐忑不安的小心脏,就更不安分居住在那个奴(性xing)皮囊了。

    常居安窝了好几天火,正因思不得见焦熬难耐,不料,这天晚上,柳云枝与秦粉一起登门拜访他来了。

    这个令他魂牵梦萦的梦中(情qing)人居然能来他家,而且恰逢他夫人柴冬梅在唐州当班,天作之美啊。

    常居安大喜过望,心灵上那间破败的茅草屋,顿时蓬荜生辉。而他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见到朝思暮想的美人儿,恨不得把她整个儿揉进去,眼皮几乎撑破,眼珠子又无限放亮,犹如回光返照的状态。

    “欢迎,欢迎。快进屋里来。”

    起(身shen)迎进这两位富贵佳人,常居安率先握住柳云枝的手,握住以后就像生发黏胶似的,一时半会分不开,与秦粉的握手也就免了。

    揉捏柳云枝柔软的手指,这个官场老将再也无法伪装了,显得格外兴奋,以致他握手时向前倾斜的角度有些大,还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秦粉站在一旁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她心说事(情qing)成功一半了。

    等到柳云枝说明来意,常居安才知她倒戈韩功课,站到秦粉这边了。就像前文说的,那天,常居安几乎同时接到两个饭局电话,一个是韩功课的,一个是秦粉的。寥飞天是韩功课的人,常居安以为柳云枝肯定会帮韩功课的,也就答应了韩功课的邀请。他相信柳云枝会一道赴宴的,不料这娘们一点面子都没给。她这一没去,常居安那顿饭吃得毫无滋味。这一见柳云枝帮秦粉做事,他这才恍然大悟。

    “良禽择木而栖,好得很,好得很。”精通权术能言善辩的常居安擅长使用障眼法,为了掩盖他对柳云枝的妄念,他开始对秦粉表现亲切了。然后,他一边给秦粉、柳云枝沏茶,一边大吹法螺赞扬青屏投资环境何等优越,并对金色集团来青屏投资表达一番感谢。

    秦粉顺流而下,说道:“以后,金色集团要想在青屏开枝散叶,全仰仗常市长关照,常市长工作太辛苦,可以抽时间出国调养调养,列宁说过,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我这里有点路费,还请常市长笑纳。”

    说着,秦粉就将一本旅行支票放在常居安跟前的茶几上。这本花旗银行发行的旅行支票共计两百张,每张面额一千美元。

    柳云枝在一旁帮腔道:“秦总说得对,常市长千万不能太辛劳,革命事业不是一天做完的。常市长要是出国,我和秦总说不定沾个光,搭个顺便。”

    一提出国的事(情qing),常居安未免带着怨意,说道:“嗐,别提出国,我刚从(日ri)本回来没几天。韩功课帮我邀请你去的,你呀你,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亏得横滨是你老家。”

    柳云枝一听,嘴角衔笑,狡辩道:“你那是出国考察,是工作,我所说的出国,是纯粹游玩,游山玩水,看美人。”继而又道:“对不起啦,常市长,你不知道,我和秦总才是好朋友,下次吧,下次你可以去美国啊,我和秦总陪你一起去。不过,路费可得算你的哦。”

    这女人看似赔礼,其实是变相卖乖地索取。

    不过常居安就喜欢欣赏她的妩媚。笑了几声,连说可以。然后又眼堆困惑,问道:“你们是不是想联合开发?”

    柳云枝满面(春chun)风,笑盈盈地说道:“常市长是个明眼人。”

    眼见柳云枝往他(身shen)边挪了挪,常居安胆子放大了,也不顾秦粉在场,伸过手去,拍了下柳云枝的美腿,像是拍自己大腿似的,立马定调,说道:“那样最好,资源互补嘛。”

    枝子没有躲闪常居安那只手的行政式拍板,依然笑容可掬的样子,说道:“忘记告诉常市长一件事啦,我现在是给秦总打工的,是金色集团公关部经理,今后,常市长可要多多支持我的工作呀。”

    “哦,原来是这样!”

    说着,常居安侧转过(身shen),对准柳云枝,两眼放(射she)绿光,苍蝇屎似地粘在柳云枝的脸上,然后通过光合作用的逆反方式,浅埋心灵召唤的呼吸作用,生成了**之水,在柳云枝明眸善睐的时候,又故意流淌向她的皮草掩映下的v形衫里的那条海沟。

    待到柳云枝完全臣服,一丝不苟地服侍着他的目光,他这才说道:“你这个公关小姐的业务水平有待提高啊,瞧你刚才把我搞得,把我搞得不行了。”

    切!也不知道这个常市长是不是故意制造歧义,过把嘴瘾或是故意试探都不可知,不过,从他苍蝇屎似的眼神来看,他是想试探柳云枝的底线居多。

    见柳云枝没有抗拒的表(情qing),他这才说道:“金色集团是上市公司,实力绝对信得过。我作为‘金银坊’开发管委会总指挥,当然想把这个工程交给实力过硬的开发商,只是,我们市政府有心将这项工程打造成青屏人文居住环境标志(性xing)工程,而且规模宏大,响锣还需重锤敲,具体用哪一柄重锤,我得认真分析研究啊。”

    秦粉在一旁坐观二人的权色表演,等到常居安表过态,她才慢慢进入主角的角色。一看常居安没有拒收支票的意思,心中暗暗欢喜的同时,她进一步加大了攻势,说道:“刚才提到旅游只说半截话。我在上海还有一(套tao)房子闲置那里,三百平方米复式两层,常市长要是旅游回来经过上海,就到那里住吧,省得去宾馆开房间麻烦。喏,这是房间钥匙。”

    说着,秦粉拿出了一把钥匙,放在常居安面前的茶几上。

    常居安瞥了一眼钥匙,说道:“我这个人工作起来胆大,晚上睡觉胆子却很小,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我怕做噩梦。这把钥匙,我看,你还是拿回去吧。”

    秦粉一听,笑脸婆娑,说道:“常市长你只管放心睡觉。我秦粉有个座右铭:保护合作伙伴就等于保护我自己。所以,请你务必对我信任。只要常市长将工程交给我,我保证将‘金银坊’公寓群打造成深沉理(性xing)、品质一流的地标(性xing)建筑。还有,我听说常市长的千金在美国读书,常市长如果同意,我想在美国给令千金开一个银行账户汇点学费。”

    送完支票送房子,这又开始送现金了。

    常居安自嘲地笑道:“那孩子不懂事,你就是给她三两千万,她几天之内也能花光,所以,我不敢宠她。哈哈,瞧咱们扯多远,都扯到大洋彼岸去啦。”

    接着,他干咳两声,像是猫偷腥被鱼刺卡嗓子似的,说道:“咱们说一说蒋耕耘书记吧。蒋书记是南方人,和秦总算是半个老乡。一个外地人在青屏待久了,难免想吃家乡菜,上次,韩功课就专门去他家乡给他搞到一批土特产。跟韩功课比,秦总的优势更加明显嘛,南方出产什么东西,我想,秦总一定(胸xiong)有成竹,这就给你打高分带去可能。可是,话又说回来,至于哪些东西蒋书记喜欢吃,秦总也要知道个大概啊,咳,咳,咳!”

    说着,这个常市长咳嗽得更厉害,显然,那根卡在嗓子眼的鱼刺就是蒋耕耘。

    在来青屏之前,她就派卜凡把青屏的官场老底摸清了,她知道常居安和蒋耕耘素来貌合神离,现在这个青屏土生土长的父母官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个带着“可是”的启承转折,几声寓意深刻的干咳,她就有些困惑了,她不知道这个常市长居心何在,是真愿意,还是真不愿意外来户蒋耕耘卷入这场利益巨大的权利分红呢?

    秦粉一时参悟不透常居安的真实用意,忽然灵机一动,说道:“要是带家乡特产来,我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你常市长,只要常市长喜欢吃甜,别人谁也不敢放盐呀。”

    常居安说道:“秦总很会说话。今天,你把公关部经理带到我家里来了,说明你对我足够高看,我也不能白你。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看在秦总这片诚意上,我就跟你明说吧,‘金银坊’工程韩功课觊觎已久,他找过我好几次,我一直没答应,我想把这个工程交给外埠开发商,蒋书记也有此意。我听说蒋书记也喜欢吃甜食,所以,你要挑一些糖分高的尽快送过去,别让你那些对手抢在前头让他吃腻了。”

    常居安这话一语双关,当他把韩功课列为秦粉对手的时候,他正跟他的老对手蒋耕耘扳腕较劲。秦粉何其聪明,一听这话,心想自己必须做条滑溜溜的鲶鱼,她既要解决这位市长收受贿赂的后顾之忧,又得扫除其对蒋的不满,因而说道:“我来青屏,主要是投奔常市长您来的,金色集团的业务,也全仰仗常市长照顾,既然你提出蒋书记喜欢吃甜食,我就不给他放些辣椒面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