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20章藏巧于拙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寥飞天被这个美女老板折磨得十分狼狈,缺乏霸王硬上弓的足够勇气,到了最后,他只好遵从那条鼎鼎有名的狗皮定律,哈巴狗似地摇尾摆头,伸舌探爪,乞求秦粉施舍一点温柔给他。

    “让我亲一口,宝贝,可以吗?就一口,亲一口奖励你十万,不是人民币,是美金。”

    体内疯狂流窜的荷尔蒙实在令寥飞天抓狂难遏,此时,这个渣男简直控制不住了,为了取悦异(性xing),他像大公鸡一样秀起了金色的羽毛。

    说他是大公鸡,秦粉就是一只母鸡呗。

    秦粉听说亲一口奖励十万,她的红唇一牵,鄙夷地说道:“哟,我就这么便宜吗?美金?你怎么不说(日ri)元的呢?”

    寥飞天不知道秦粉是个(身shen)家数百亿之巨家族企业里的千金小姐,秦粉话音未落,他就油嘴滑舌地接腔道:“前边那个字难听,我不好意思说出口。是你先说的,可别怪我。哈哈,哈哈哈。”

    这个假洋鬼子普通话虽然说得不太流利,耍弄流氓腔调却是滑溜溜十分圆顺。秦粉自然能够明白他的意思,听后脸色一沉,轻声喝道:“寥老板,你太过分了!”

    “对不起,秦总,我不好,我有罪。”

    寥飞天过了一把嘴瘾,这时,涎皮赖脸地自我惩罚几个耳光。当然,他不会真心打疼自己的,浮皮蹭痒的几个小动作,只是为了给进一步耍弄风(情qing)充当先锋。

    听到寥飞天暗语里那个粗俗的脏字,秦粉的心里忽然惦念起陈君寻来,她在陈君寻面前山盟海誓过,许以她的独一无二的(身shen)体给予,想起惊涛骇浪以后的港湾归偎,那种温馨宁静,那种回家的安全感,她不想跟眼前这个(骚sao)男继续撕扯下去了,因而,脸上的厌恶很难消退。

    秦粉正在考虑如何应付寥飞天的攻势,这时,她的手机里收到一条短信,是许健发来的,告诉她,柳云枝快要到她的包厢门口了。

    秦粉见后,忽而婉娩而笑,放下手机,她变得十分主动,风摆杨柳地走到寥飞天(身shen)边,很快,她就迎合了寥飞天的手臂的邀请,腿挨着腿地坐在寥飞天旁边。等到寥飞天搂她细腰时,她噘起嘴,在距离廖飞天面颊几厘米的地方虚晃了一枪,“奖赏你的。”秦粉紧抛媚眼说道,虽然没有实地考察,制造的响动却是很大。

    寥飞天以为秦粉被他打动了,心潮澎湃,哪容秦粉撤(身shen)?就见他一下子抱紧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真恨不得长出第三只手来,两只手束缚住这个美女,第三只手为所(欲yu)为地猎取他要的欢悦。

    这个假洋鬼子正(欲yu)强吻秦大美女,这时,门突然开了,许健出现在门楣之下。

    见到秦粉的保镖,寥飞天愣住了,(身shen)体也凝固成一个水泥框架。可秦粉却像见到了护花使者,这时从寥飞天怀里挣脱开来,骂声“流氓!”接着,就听“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结结实实地落到廖飞天的脸上。

    “打得好!”

    忽听一声喝彩,一个女人鼓掌走了进来。是柳云枝。

    等走到寥飞天跟前,柳云枝满脸愠怒地诘责道:“你告诉我韩功课带你去谈商务,原来是跑这里来跟小姐谈价钱的。你的商务就是跟小姐谈价钱吗?你那个老表呢,他是不是也谈商务去啦?”说完,她突然抓起桌子上的半杯酒,迎面泼到寥飞天的脸上。

    这个柳云枝真够厉害的,一般(情qing)况下,她不骂人,真要骂起人来,不带一个脏字,却是连人带话捆绑在一起羞辱。寥飞天被抓了个现行,有口莫辩,抹了抹脸上的酒水,只得装起孙子。再一看秦粉,脸色红一阵紫一阵的,为了做好这个局,鸡,今天看来她是做定了。

    秦粉挨了柳云枝的骂不讲,方知弄巧成拙,再看这个(日ri)本女人的气势,心想,要她帮忙挫败韩功课,那真比登天还难呀。

    显然,聪明反被聪明误,她把事(情qing)演砸了。这个美女老板正懊恼于自己的小聪明,不料这次捉(奸jian)以后,没过几天,柳云枝居然到她办公室找到她,向她表明了态度。

    “我要帮你去做常市长的工作,打败寥飞天,让他滚回利物浦。”

    见到秦粉,柳云枝开门见山地说道。

    秦粉错愕不已,甚至不再相信自己的耳朵。

    面前这个女人不仅拒绝与韩功课联手,反而主动提出去做常居安工作,誓与寥飞天、韩功课较量到底,这令秦粉不能不怀疑其此行目的。

    可是,这女人脸上的愤怒与失望又是如此活灵活现,不像包着任何一颗假牙。

    因而,她问道:“我故意挑拨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qing),你却主动要帮我,这让我非常汗颜,也非常奇怪。告诉我,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呢?我知道你是生意人,生意人做事向来讲求目的。”

    柳云枝说道:“你真是个聪明人。我来找你,当然想拿走一件我要的东西,不然,这个忙我就白帮了,我没那么傻。实话告诉你吧,事成之后,你得给我两百万业务费作为报酬。”

    区区两百万,我的个去,这么小的胃口,换成我,我都不好意思张口。想着,想着,秦粉不(禁jin)窃笑。感喟人心叵测夫妻(情qing)薄的同时,她问了一声:“两百万,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不过,以你的(身shen)价,你不缺这么点钱呀?我有些不明白你的意图。”

    柳云枝听后苦笑道:“秦总你太聪明了。不错,我不缺这点钱。这两百万也不是我想留的,事成之后,这笔款子你也别给我,你直接打到许健的账户上就可以啦。”

    “许健?”秦粉一愣,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见她头一歪,侧目打量柳云枝,问道:“如果我没有听错,你是要我把两百万业务费交给许健?”

    柳云枝微微颔首,说道:“是的。他救过我,权当我对他的报答吧。等你把钱给他以后,你就放他走,别再让他做保镖了,干那行没有出息。”

    这女人的话很直接,也很坦诚,但她并不会告诉秦粉许健出卖了她。

    秦粉不知道柳云枝转赠巨款的真正原因,听后又是一阵窃笑,暗道:许健呀许健,你小子要走桃花运啦!再一望柳云枝羞涩的表(情qing),就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微笑道:“好的,我一定照你意思去做。”一面心说:这回,好些人要哭晕在厕所了。

    所谓的好些人,就包括常居安的机要秘书信初奴。

    信初奴为了谋个镇长之位,一心要把柳云枝拽到主子的(床chuang)上。他心说,先安排柳云枝陪常市长吃顿饭混个脸熟,然后循序渐进,伺机动手。他坚信:常市长戴(套tao)那一刻,就是他信初奴头戴乌纱之时。

    这个市长红人极会设计人生,他计划在响芭县乡下的某个神秘的农家野味店摆一桌,把柳云枝带过去,那个店里,竟吃些国家明文(禁jin)捕的动物。野店,野酒,再加上一个东洋野女人,那才真叫野味十足。

    要实施这个计划,离不开柳云枝的好姐妹花姐拉皮条,于是,信初奴找到了花姐。

    花姐与柳云枝关系原本融洽,只因“海市蜃楼”的失手,令她十分恼火,为此,她产生了将柳云枝驱离青屏的念头,而要赶那女人走,制造绯闻不妨是一个好的办法,为此,她爽快地答应了信初奴。

    后来,花姐死缠烂磨,非要柳云枝帮她陪常居安吃顿饭不可,说她有笔大生意需要常市长照应,离不开这个重要的饭局。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柳云枝不好不帮,最后,她只得答应随花姐去那家野味店,但在具体时间上,她并没有确定。

    这一天,常居安几乎同时接到两个饭局电话,一个是韩功课的,一个是秦粉的。

    寥飞天是韩功课的人,常居安以为柳云枝肯定会帮韩功课的,也就答应了韩功课的邀请,前提是寥飞天夫妇也得到场。韩功课是个风月场老手,明知常居安醉翁之意,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不料柳云枝对寥飞天憎恶有加,根本不愿搭理。她这一没去,常居安那顿饭可就索然无味了。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柳云枝与秦粉一起去他家送礼,他才知道柳云枝居然是秦粉那边的人,当然,这在后文有述。

    得到柳云枝的倾心,固然是常居安理想生活的一部分,可是,权钱色,在他的心目中,那是一个有机结合体。为了实现宏伟的人生规划,让他的仕途更上一层楼,他从没有停下那双((操cao)cao)纵权力的手。

    有时候,常居安在想,为什么那么多干部想到青屏履职,就职演讲又那么激(情qing)澎湃,比如说现任市委书记蒋耕耘。这绝非青屏的经济多发达,多容易出政绩,而是这里的化工基因太强大了,强大到环保整治上的任何一次风吹草动,都会让那些偷排成瘾的老板们硬往你的口袋里塞钱。

    浑水摸鱼,水浑鱼好摸啊!

    现在,又有一条大鱼游来了。无论蒋耕耘,常居安,还是青屏分管工业的副市长魏奇菲,他们俱都虎视眈眈,扛着“招商引资”的大旗,心想在这条鱼(身shen)上多刮一些油水,因为,这是一条又大又肥的食人鱼。不过,老虎不食富人的孩子,这条食人鱼也是这个德行,他就是神箭化工公司老板殷波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