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9章曲径通幽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好长时间以后,当难忘的过去随着哭声渐歇,往(身shen)后的方向远走越远,当思念的那个男人用紧紧的拥抱反衬出对她的宽容,秦粉将头埋进男人的怀里,闭上眼睛,柔弱可怜地说道:“知道吗?自从那次‘玫瑰(情qing)缘’一别,我再也无颜见你了。我们的故事太荒诞了,荒诞得让人无法想象。”

    陈君寻久久抱着秦粉,紧紧的,近乎带着霸道的钳制,好像再不愿意与之分开,嘴上却说道:“是两个小丑的同时登场,所幸台下没有观众。现在这两个小丑又走到一起了,而且准备重复丑陋的表演。”

    秦粉说道:“不,这不叫重复!因为,一个小丑已经(爱ai)上另一个小丑,她希望那个小丑从此变成白马王子。”

    陈君寻苦笑摇头,“不,我不是白马王子,你可别玷污这个字眼。”

    秦粉燕声呢喃,“你就是白马王子,我永远的白马王子。小丑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谁让我是个女人的呢。我的王子,你不要嫌弃我,不要笑话我,好吗?答应我。”

    陈君寻听着听着就感动了,这时,他松开胳臂,望着秦粉楚楚可怜的模样,捧起她的脸,说道:“是两个人的相(爱ai),其实,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你对我来说,像一场美丽的梦。”

    秦粉泪眼婆娑,说道:“可是,我们现在已经走进了现实,你不会嫌我脏吗?”

    陈君寻温柔地凝视她,轻轻地摇头,接着,就见二人目光如绳,在中点处挽了个结,似乎昭示(爱ai)的平等与和谐。然后,两个**融化了似的,水(乳ru)渐渐交融到了一起,在宽容中选择放纵,又在(爱ai)抚中呼唤原始。

    秦粉一边呻吟,一边纵(情qing)地哭叫,像是自暴自弃,又像是自我救赎,水与火的缠绵,相生而不克,其间滋味,远比那个青岛之夜复杂与完整。陈君寻亦是无比疯狂地回溯原始,曲径通幽,他好像穿行在悠长的隧道,隧道的尽头,他想那应该是天国了。

    缱绻了一夜,秦粉第二天眼圈都青了,这让卜凡看后感觉好笑,而许健看后险些哭晕在厕所。

    至于陈君寻,为了骗过妻子江桐,于头天晚上,他就编造了一个出差的谎言。等到第二天出差,他躺在卧铺上的时候,俨然就是一个糠心的萝卜。

    (情qing)场上的柳暗花明带动了秦粉商战的(热re)(情qing),只因为野川裙子与江湖涩郎的满血复活,命运的反转,更像是天地的颠覆,或者海空的互换。

    干旱的心灵得到(爱ai)(情qing)的滋润,秦粉汲足水分似地满血复活了,休整两(日ri),她精神饱满地投入“金银坊”的竞标前期准备工作,为了拿下这个工程,她必须挫败劲敌韩功课,而要打败韩功课。寥飞天这个人不得不除。

    寥飞天那天见到秦粉以后,又如当初在“海市蜃楼”初见柳云枝,心猿意马,神魂颠倒。这个风流成(性xing)的家伙避开柳云枝,经常给秦粉打电话,这让秦粉的美人计实施起来十分顺利。

    这一天,秦粉特意安排许健请柳云枝去“名人堂音乐厨房”吃饭,在那里,她事前早已设下了埋伏,单等许健引柳云枝前来捉(奸jian)。

    这个廖飞天,自从跟柳云枝读过蜜月期以后,整(日ri)出入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这让柳云枝时常空守空房孤寂难耐。在对丈夫的幽怨中,柳云枝对许健的好感就开始蔓蔓(日ri)茂地生长着,因此,当许健电话邀约她出来吃饭时,她几乎不假思索就欣然应(允yun)了。

    但是,许健一直认为自己扮演着一个罪恶的推手。柳云枝如此柔弱温良,许健心有不忍,因此,这次与柳云枝见面,等到柳云枝上车以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看咱们还是别去了,我把你送回家吧。”

    许健说道。柳云枝笑盈盈地打诨道:“怎么,你想反悔?别怕,到时我买单。”

    “不是谁买单的问题。”

    面对这个善良的女人,许健(欲yu)言又止,是的,主人的安排他不能不听,主人的计谋他又不可兜底,不便道破,只有靠这个女人自觉突围了,这样,即便主人没有得逞,也不能怪他,因而,他只有摇头,然后旁敲侧击地说道:“不是钱的问题。事(情qing)不像一顿饭那么简单。还是回吧,省得你到时烦恼。”

    要说女人多(情qing)时就容易犯傻,考虑问题也容易走偏,就说这个柳云枝吧,她一听许健说这话,一下子就想歪了,“咯咯”笑出声来,说道:“你怕别人看见说我们姐弟恋?我有老公了,我都不怕别人闲话,你怕什么呀?”

    许健想不到这个女人具有超凡的想象力,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这时,只得进一步提醒道:“我怕你受到打击,到时你承受不住!”

    谁知柳云枝面犯桃花,居然拉起了(骚sao)话,说道:“我就不相信你能吃人?要吃,你也得选准时间呀。”

    显然,柳云枝的玩笑伤恼到了许健,许健脱口而出:“你都快给人玩死了,还有闲心开玩笑?”

    这话从许健这等粗人的嘴里说出来,本不出奇,奇就奇在他说的是一个女人,而且是青屏无数男人心中的偶像。柳云枝也觉许健说话碜牙,这时,她敛住了笑,十分困惑地打量(身shen)边这个男人,说道:“你这话从何提起?你是不是心里还有话?都说出来吧,别掖着藏着,好吗?”

    许健凝视着柳云枝,喉结滚动几下,最后还是横下心来,说道:“寥飞天正在‘名人堂音乐厨房’向一个女人求(爱ai)呢,你要是撞见,能受得了吗?”

    “我老公?”柳云枝更加费解,急切地问:“我老公正在偷腥?你怎么这么肯定?”说到这里,她的眼前忽然浮现第一任丈夫被人砍死的(情qing)景,因为那个男人的偷腥与背叛,她至死不愿再回故国原乡,现在,闻听她的现任丈夫又上演了同样的节目,她怎不恼羞成怒?当然,一半的愤懑来自半信,一半的愤懑来自半疑。

    见到柳云枝幽幽怨怨地瞪着他而又带着怀疑的眼神,许健说道:“事(情qing)到了这一步,不瞒你说吧,你老公念想的那个女人是我的老板秦粉,那个精明的女人,上次你在我们公司里见过。秦总勾引你的老公,无非是想离间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qing),然后,阻止你们帮助韩功课开发‘金银坊’公寓群。我见你这人太善良,而且重(情qing)重义,我不想伤害你。现在你知道真实的(情qing)况,可以回家了吧?咱俩也提前道个别吧,因为这事,我可能被老板炒掉,不过,我不后悔。”

    许健深知背叛老板的后果,道破秦粉的(阴yin)谋以后,他向柳云枝憨直地笑一笑,好像壮烈奔赴刑场似的。

    那些敦厚的表(情qing),柳云枝看在眼里刻在心中。她从没遇到过对她如此坦诚的男人,几句话不说,就把老底全部晒出来了,这该怀抱多大的善良呢?

    想着,想着,这位(日ri)本贵妇人不(禁jin)感动万千,说道:“谢谢你坦言相告,许先生。你老板要是知道你出卖了她,不仅不会炒你鱿鱼,反而会给你晋级加薪,你就等着看吧。”

    许健苦笑道:“我说柳老板,你就别再拿我开涮了,也许,明天我就得卷铺盖走人。”

    “不,你不会走,也不能走!若你不告诉我真相,被我看出了破绽,我会恨你一辈子,但是,你这么善良,这么义气,我也不是小肚鸡肠那种人。我相信自己的判断,这顿饭,我们注定在‘名人堂音乐厨房’消费,你就等着领导嘉奖吧。”

    柳云枝斩钉截铁,又带着安慰和颐指气使的成分,让人莫可明辨好坏结果。

    见柳云枝这么固执地要去捉(奸jian),许健反而后悔自己过于实在的表达。

    “走吧。”柳云枝又催促道,“再不走,我就喊几个人过来绑架你。”说着,她莫名其妙地微笑起来,显然,这与她的心境不太符合。

    许健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站在原处无动于衷。

    柳云枝又笑,问道:“怎么,你害怕我向秦粉告发你?”

    许健被她这么一激,笑了笑,反问:“秦总用美人计,你施激将法?”

    柳云枝感觉跟一个老实人聊天(挺ting)舒坦的,起码不用费多少脑子。一计不成,这时她忽而变得嗲里嗲气,有种故意撒(娇jiao)的嫌疑,柔声说道:“走吧,陪我看一看事(情qing)真相,算我求我。”

    她这一个求字既出,柔媚的眼神,很快就把许健这个铮铮铁汉泡软了。

    正如许健所言。那个假洋鬼子寥飞天果然在“名人堂音乐厨房”喝着花酒。但见他与秦粉不时眉来眼去,手舞足蹈的样子,拿捏酒杯也流里流气。

    三杯酒下肚,寥飞天酒壮色胆,往秦粉的(身shen)边挪了挪,伸手撩拨秦粉的下巴尚不过瘾,还想拥她入怀。秦粉躲闪开去,耍猴似的,脸色时晴时(阴yin),时而发出警告,时而故意挑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