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8章烛光晚餐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来人一边警告这帮小子,一边杀到许健(身shen)旁,与许健并肩作战。然后,合力杀出重围,拉着许健奔向闹市区。

    这个(身shen)手不俗的人物正是陈君寻。

    受人救命之恩,许健感激不已,同时,对陈君寻的拳脚功夫大为赞赏。许健将事(情qing)大概经过叙述一遍,又夸起陈君寻的武功。秦粉哪有心思听许健讲下去,还功夫呢?什么功夫她没见识过?此刻,她只想找条地缝赶紧钻进去。

    好不容易熬出了派出所,一种分手,再度带着逃离的(性xing)质,这让秦粉和陈君寻很难抬起头来仰望太阳。

    卜凡看在眼里,她想,是时候该她这个红娘出场了。

    几天过后,卜凡打电话给陈君寻,说她想请陈君寻吃顿饭,以答谢他对许健的救命之恩。

    卜凡又告诉陈君寻,她的主人来青屏投资房地产,主要因为青屏生活着一位作家,她的主人想经常看到那位作家,可是,自打那天从东城派出所回来,她的主人好像病了,心(情qing)一落千丈,好几天都没有吃东西。

    陈君寻听后,自然明白个中原委。“玫瑰(情qing)缘”浪漫构想,一次江湖涩郎与野川裙子回形针的拥抱,那时,他们约好在上海见面,地点选在黄浦江畔的“富豪大酒店”12楼一个叫“玫瑰(情qing)缘”的包厢。野川裙子告诉陈君寻,她事先会在“玫瑰(情qing)缘”恭候他的。

    他们约定双方手里各拿一朵玫瑰,陈君寻拿一朵黄玫瑰,野川裙子拿一朵白玫瑰。陈君寻在进包厢之前一定先要将门旁边悬挂着的那个面具戴上,然后,野川裙子在里面就会提出三个问题给陈君寻回答。回答完这三个问题以后,门就会慢慢开启,野川裙子就会手执玫瑰出现在他面前。野川裙子脸上也戴着面具,交换完玫瑰,然后他们同时摘下面具,那一刻,他们将会享受一次浪漫的拥抱。

    就是怀揣着这种浪漫的渴望,陈君寻如约而至,来到“玫瑰(情qing)缘”包厢门外,面对紧闭的房门,摘下墙上挂着的面具,戴上,然后等待野川裙子提出三个问题。

    那时,野川裙子也戴起面具。秦粉站在门里边,气定神闲地问道:“准备好了吗?江湖涩郎。”

    陈君寻有些慌乱,这时强作镇定,说道:“好了,你问吧。”

    野川裙子说道:“那好,我就不客气啦。我的问题很简单,但我要求你一定如实回答,不许有任何掺假。现在,请你回答我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与你我关系都很密切,也是我非常关心的。我想问你,你是不是长得很帅?请如实回答我。”

    陈君寻说道:“帅谈不上,不过,我自认为五官很工整,体型很匀称,至于其它优点嘛,那要等待你发现。”

    听到这话,野川裙子想到了对方的一句至理名言:善于发现(爱ai)人的优点,善于寻找(情qing)人的缺点,婚姻方可长久。

    野川裙子领悟到了陈君寻所说的“等待发现”是什么意思,这时,她笑了笑,说道:“你终于找到自信了。现在请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在来这里之前,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的(身shen)上没有发生过一夜(情qing)?如实招来,不许撒谎。”

    陈君寻说道:“没有,我发誓。那种事(情qing)说说可以,真要付诸行动,我认为对自己是一种玷污。”

    野川裙子颔了颔首,说道:“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我们之间的交往看起来好像也不够纯净。如果我们彼此看到真实的面目,我的容貌无法打动你,而我想和你继续交往,你还会理我吗?这是第三个问题,请你回答。”

    问此话,野川裙子的语气里听起来游离着一种惴惴不安,不知道是自然流露,还是故意而为。

    陈君寻说道:“你永远都是我的知己。不错,你的容貌,我心仪已久,可是,我看清真实的你是为了把你牢牢记住,无论你长得什么模样,我都不会介意的。我坚信:人类的长相不同,只是为了方便记忆。”

    闻听陈君寻回答完三个问题,包厢内的女人非常满意。她笑道:“我知道你的小心思,其实,你非常希望我是一个美女,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既然你说你的五官长得很工整,我这张脸也不能乱七八糟随便拼凑出来,现在,你可以进来了。”

    说着,野川裙子慢慢拉开房门,放陈君寻进去了。

    陈君寻走进包厢,站在这个从未谋面的网络(情qing)人的面前,难掩内心激动。

    两双深邃或是若水的眼眸,括于面具后面,相互对视,一边想象着面具背后的真实脸孔,在冲动与惊奇的背后,两个人俱都有些初(情qing)的腼腆和摇曳般的慌乱。

    等到浪漫地交换完玫瑰花,陈君寻和野川裙子同时将另一只手抬了起来,伸向戴着的面具。

    其实,在进行浪漫拥抱之前,双方都急于觑清对方的相貌,陈君寻一直把野川裙子想象为白雪公主,而野川裙子早已将陈君寻看成青蛙王子。这种从理想到现实的蜕变,他们希望是一种完美的重叠,或者现实比想象更加美好。

    可就在摘下面具的一刹那,二人几乎同时惊叫起来。原来,他们先时发生过不该发生的故事!

    就是那场期许浪漫的“玫瑰(情qing)缘”的约会,不料变成一场互撕脸皮的狼狈表演,扯出了一个弥天大谎:自命至真至纯的一对网友,编织着虚假的外衣,未尝谋面之前,竟然以另样的躯壳发生了一夜(情qing),见面以后,脸皮龟裂,这在吻牌时代的乱象(情qing)感里,故事也未免过于狗血了。

    显然,青岛之夜的斑斑污迹尚未从秦粉的心灵深处冲浞干净,再者就是这次尴尬的重逢。

    现在卜凡说秦粉病了。那秦粉若是有病,病因就在于:发生在她(身shen)上的奇遇过于奇葩了。

    陈君寻深知秦粉的病因,听过卜凡的话,他苦笑了一声,说道:“应该是我做东才对。你们来青屏这么多天也不打个招呼,看来,我晚上得罚你们两杯。”说着,说着,他就想起了秦粉的好处:那种淑女外衣下的别样风流,那种如若凝脂的肌肤,那种流线优美的三围,那种(热re)烈而又自然的水(乳ru)交融,是寻梅与赏牡丹的不同体验。

    这货厚起脸皮来,还真恬不知耻,听他这话,分明就能感受到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那种强烈的震撼。

    卜凡听后,除了钦佩,剩下的只有歌颂了。

    要说秦粉来到青屏不久,就买了一(套tao)别墅作为栖(身shen)之所。这(套tao)别墅的旧主人不是其他,就是昔(日ri)白美妙邻居,那个药死白美妙两条狗的汪科长。庭院土地坍塌露出隐坟,白美妙发现真相后不敢住了,就将别墅卖给了四徒侄翼龙。而那个汪科长早早将售房信息挂在网上。秦粉不明来由,将其买下,现在,她就与翼龙做起邻居来着。

    等到秦粉知道真相,她并无意转手。她以为,毗靠风水宝地是件好事,这样有助于生意场风生水起。再说了,哪怕与鬼宅为伴,反正有许健、卜凡陪她一起居住,故而不带怯意。

    卜凡这女子绝顶聪明,摸透秦粉心理活动的时候,她断定陈君寻也十分思念秦粉,所以,她就自作主张地撮合这对小冤家。她相信陈君寻一定会如约而至,就特意在别墅里为陈君寻和秦粉安排了一场烛光晚餐。这天晚上,等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陈君寻被卜凡牵鼻子似地请到了秦粉住的地方,进了院子,入了瓮,卜凡推说出去买水果,就暗自得意地离开了,据说是找许健一起吃大排档的。

    红烛粉妆,花影玉树,本可浪漫的这场烛光晚餐,极似一版现代聊斋。

    面对面坐着,秦粉和陈君寻都很少说话,对饮数杯,(情qing)醒而又(情qing)迷。

    用罢晚餐,秦粉一声不吭地拉着陈君寻走进了客厅,摸索着打开水晶吊灯,然后,她斜躺到沙发上,点了一支烟叼在嘴里。陈君寻也点了支烟。过了一会儿,她将陈君寻嘴里的那支烟摘了下来,一并放进嘴里,深吸两口,然后,她微微倾仰着头,吐出几个圆整的烟圈。

    “仔细瞅瞅,它们像不像安全(套tao)?”

    说着,秦粉放((荡dang)dang)地笑了起来,忽然,她被烟气呛得咳嗽了几声,野里含(娇jiao)的,让人心疼。“这叫烟烟一吸,也叫奄奄一息。”她手拿两支烟兀自比划,说完又(欲yu)将烟放进嘴里。

    “别再抽了。你喝那么多酒,抽烟更伤(身shen)体。”

    这时,陈君寻蓦地夺过秦粉嘴里的烟,揿灭于烟灰缸,然后,又猛然拉她坐起来,迫视着她,像往她的脸上搽打遮羞的粉底。

    秦粉被这个双面男人看得心(情qing)越发咸湿,突然,她一下子投进陈君寻的怀抱,“哇啦”一声,恸哭起来。接着就是一阵乱叫,那些叫声,如同原始森林里的一个最美丽的寻找,刚好在荷尔蒙爆炸的时候,与她的男人惊奇地遇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