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7章尴尬重逢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秦粉得知寥飞天生(性xing)好色,一直想离间聊飞天与柳云枝的夫妻感(情qing),这边,柳云枝和花姐闹出的不愉快恰好给她一个可乘之机。

    当信初奴烦劳花姐精心策划常市长与柳云枝响芭县的那场风月宴,韩功课正在安排青屏市人民医院两个年轻貌美的小护士如何服侍寥飞天。当然,那两个小护士都是拜金女,早就成韩功课的下酒菜了。

    这一天,秦粉获悉韩功课在三民乡的一个生态园置备了一桌花酒准备款待聊飞天,她就和卜凡商量好一出美人计。

    寥飞天避开柳云枝,车里装着两个俊俏的小护士,正听闻嗲声不断,这时前边有辆车子好像故意搅扰他的好心(情qing),拦在前面,故意压住他走,他往那拐,那车就往哪拐,反正超不过去。

    那车是秦粉开的,副驾驶坐着小女人装扮的卜凡。

    寥飞天不断鸣笛,直到进入三民乡地界,他才找个机会超到秦粉那辆车子前边。

    超车以后,寥飞天开始发威了,他让车子斜跨在水泥路上,拦住秦粉那辆车,下车大声嚷道:“有你这样开车的吗?你是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刚一发火,这时,秦粉慢慢降下车窗玻璃,冲他嫣然一笑,说道:“对不起,先生,我刚学会开车,手脚放不开。莫不是,我给你带来坏心(情qing)了吧?”

    寥飞天来到中国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这一见美面桃花,他的眼睛就仿佛铁球遇到磁场,一下子被秦粉吸附住了。

    “哦,没有,没有,哪有呢?你继续开,继续。”寥飞天连连说道,带着几分谦恭,然后上了车,打着方向盘,挪动车子,赶紧给秦粉让道。

    秦粉嫣然的笑容就更加鲜艳了,擦肩而过时,她故意撂句话:“一路上让你见笑了。请问去三民乡生态园是走这条路吗?”

    我擦,不约而同啊!寥飞天一听,就好像狂风中有一件美人内衣刮到他脸上似的,荒唐中有一种别样的惊喜,忙道:“真巧啊。我也去那里,要不然,我给你们带路吧。”

    这货真是有点恬不知耻。他去生态园还是靠车里那两个小护士给他引路的,见到这个超级大美人,他的脑子更加晕乎,却要主动给人家带路。让两个他原本想泡的小美女给一个从天而降的超级美女引路,艳福不浅不说,这他妈的也真是风流到家了。

    车里两个小护士看到寥飞天奴颜媚骨的形态,有一种被比下去的不开心,又是噘嘴又是蹙眉的样子。寥飞天可不管这些,他的魂魄好像被秦粉掳走了似的,只顾讨好她。

    韩功课因为临时接待城建局的一位领导,一时半会抽不开(身shen),所以,他私下打电话给这两个小护士,要求她俩务必搞好服务,说她们陪的可是个国际级大款。

    在这之前,韩功课早已打电话给三民乡生态园总台了,预定一个仿古茅茨包厢。等到两个小护士带廖飞天到那以后,刚一坐定,她们便轮流坐庄,换班似地上前粘靠。

    寥飞天的手指蹿上跳下,一点儿也不老实,又好像不够用的,浑然一只荷尔蒙到处乱窜的公羊,手忙的程度,远远大于脚乱。游戏几许,寥飞天忽然想到小美女是韩功课介绍来的,韩功课是个什么人,他不是不清楚,很明显,这两个小妞早就被韩功课尝过了,他再张嘴,就有一种吃烫剩饭的感觉。

    流窜的荷尔蒙一经心灵的臆断于是变成了一种错乱。亲(热re)一阵以后,寥飞天对这两个小护士就失掉了兴趣,喝起花酒也没有先时那么醇香了。这时候,他的眼前老是晃动秦粉那张艳如桃花的脸庞,就在隔他两间茅舍的那个包厢,那个女人酒后的脸蛋定然勾魂夺命!

    寥飞天对两个小护士的冷淡,很大程度来自于对秦粉的升温。在他的心中,秦粉是一道无比鲜美的海味,胜过这里所有的野蔌山肴,令他垂涎三尺,甚至远远超过柳云枝做的那道拿手菜“小寡妇偷(情qing)”。想到方才到了生态园,下车后秦粉感谢他领路,然后主动给他留下一个联系号码,寥飞天突然得出一个大胆结论:那女人希望向他靠近。

    寥飞天遏止不住心海狂涌的波澜,不久,他就拎着一瓶五粮液,提壮虎胆走向秦粉那间包厢,也不怕里边有没有彪形大汉设伏。

    令寥飞天欣慰的是,屋里只有两个女人,就是秦粉和卜凡。寥飞天暗说一声“天助我也”,色胆壮大,主动向秦粉敬酒三杯,并因路上粗鲁的态度向秦粉道歉。然后,他将自己大致(情qing)况介绍给秦粉,说他非常想结交秦粉这个朋友,语气诚恳而又略显粘稠,就像当初第一次见到柳云枝时撒播的誓言。

    秦粉何尝不了解这个渣男?不过,为了击败韩功课,她佯作格外兴奋的样子,连说遇到贵人了,说她非常乐意接受金光闪闪的道歉。

    寥飞天一听,怒放的心花更是迸(射she)出无数颗金星星。

    这边,卜凡可就乐坏了,同时,不(禁jin)佩服秦粉的演技过于高超。

    聊得只见潮起不见潮落,正是(情qing)绪高涨之时,卜凡接到许健打来的一个电话,说他在医院刚包扎好伤口,马上要去派出所做笔录,要卜凡开车到东城派出所找他。

    卜凡接过电话,这才知道许健遭到一帮歹人袭击,附耳跟秦粉说了几句。

    秦粉听后,心里一惊,忙对寥飞天推说公司出点事(情qing),然后,由卜凡开车,赶回青屏市区。寥飞天被这个超级美女撩拨得神魂颠倒,目送秦粉远去,他的喉结翻滚不停,继而干咽几下唾沫,收回目光,望着手机里秦粉留下的那个号码,遐想忽又张开翅膀。

    秦粉赶到东城派出所以后,被告知许健正在做笔录。她和卜凡在接待室里坐立不定,形同(热re)锅里的蚂蚁,她想,许健此次遭袭,一定与他英雄救美帮柳云枝夺回项链有关,可能是那帮小子故意报复。

    正在思忖,无意一抬头,却看见许健、陈君寻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看到陈君寻,秦粉第一感觉就是吃一闷棍,先是一愣,接着迅速站稳。她没有晕厥,也没有痛苦可言,她只感觉脑子里一片废墟,像是刚刚经受一场罪恶的战争,目睹这片废墟,她只想号啕大哭一场,不因为疼痛,不因为伤悲。

    复杂的心(情qing),并没有形于颜面。她在固守着她的镇定。

    许健的注意力主要放在陈君寻(身shen)上了,故而没有在意秦粉微妙的表(情qing)变化,这时就听他跟秦粉说道:“先介绍一位新认识的朋友,陈君寻,搏击高手,刚才如果没有他帮忙,我不会轻易脱(身shen)的,说不定现在正躺在医院抢救室。”

    许健介绍道,转而又介绍秦粉、卜凡二人给陈君寻认识:“这位是秦粉秦老板,也是我的主人,来青屏做房地产开发的;这位是秦总的得力助手卜凡,博士研究生,同时又是跆拳道高手,黑带五段,很厉害,有机会你们可以过几招。”

    陈君寻与秦粉哪里需要许健介绍啊?

    二人这一见面,尴尬的心境俱都缠着蜘蛛丝似的,羞愧与激动捆在一起,不敢表露,更有一种凫罗渔网的挣扎。

    秦粉自不必多提。这个卜凡,看上去也像在哪里见过。

    很快,陈君寻的脑海里就浮现出“富豪大酒店”那位电梯小姐,尤其是在他下电梯逃离时,他感觉这个女人的眼光就是一把又尖又亮的。

    此时,卜凡好像认出陈君寻来着,这让陈君寻更加尴尬,因而更不敢与秦粉相认了,也无法表达狼(性xing)的忏悔。矛盾重重,纠结难解,他不敢正视秦粉,只得将目光放在卜凡的脸上,颔了颔首,说道:“你好,你好。”然后,就断了后话。

    许健与陈君寻因何结识的呢?原来,他经过一处建筑工地附近时遭到一帮小子追杀,那些小子从两辆无牌车里涌出来,像香港飞虎队员一样,罩黑色头(套tao),只露两只眼睛。小子们手拿刀棍,一边挥舞一边呐喊,直奔许健扑来。

    许健艺高人胆大,也没撒腿逃逸,而是赤手空拳与之格斗,不消一刻,他便打翻几个在地。可怎奈小子们杀(性xing)顽强,倒了又爬起,爬起变得更加凶狠。只听一个小子爬起来说道:“谁卸掉他一条腿,我奖赏十万。”显然,他是这帮人的头领。

    话音刚落,就见众人蜂拥而上,刚被打倒在地的,又挣扎着爬将起来继续拼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显然,金钱起作用了。

    许健越来越吃力,眼看真要被人砍倒在地,这时,幸好有一人赶过来救场。来人用手帕蒙住半张脸,显然不想让对方认出(身shen)份。不一会儿,只见此人夺过一小子手中砍刀,一脚飞去,又放倒另一个小子。

    “我已经报警了,再不走,当心警察来抓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