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6章江湖险恶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女人说完居然“咯咯”笑出声来,柔(情qing)眼波,漾出几分**,于潮起处,小少妇的风(骚sao)随波逐流,不知不觉间就有了一些扩张。

    许健明知英雄救美是秦粉使的(阴yin)招,面对这位(日ri)本少妇的多(情qing)与殷切,此时,他不敢泄露半字黑暗,只是说道:“我这个人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我怕弄脏这张卡,所以,你还是收回吧。”

    柳云枝无奈地付之一笑,说道:“好吧,我收回。我想以后报答机会还会有的,只要以后打你手机,你别故意拒听就行。”

    许健眼见柳云枝幸福的表(情qing),他明知眼前这个女人对他的好感起自他的(热re)(情qing),也就是说,善良人的(爱ai)意,往往因欺骗而更加脆弱,故此,也就更容易被恶人进一步欺负。

    此时的许健,就在扮演着这样的一个恶人。

    回望着柳云枝,许健的表(情qing)有些虚慌,这种虚慌,缘于他的内疚,很快,他就将眼神拿开了,像是搬动着一块沉重的包袱。他有些于心不忍,然而,主人既然给他布好棋局,他只得按照主人的意图行棋落子。

    柳云枝告别了许健,上车以后,她给花姐打去电话,问花姐查清那天被抢之事没有。光天化(日ri)之下,居然被人打劫了,老虎还不吃富人的孩子呢,她倒好,柳云枝感觉这事蛮丢人的。查出那帮小子,她非得好好收拾他们一顿不可。然后,她还想请那帮小子吃顿饭,因为,没有他们,她不可能结识许健的。

    就像发了神经,这个(日ri)本娘们居然想感谢那帮土流氓,真真是江湖啊,想到这里,她不无自嘲地微笑起来。

    不过,这也就是江湖的魅力。(爱ai)恨(情qing)仇,总在刻意之后无意地转换,一次美丽的邂逅,一个(身shen)不由己的背叛,一柄断剑,一钩残月,细流,惊波,犹如梦的变势,让七(情qing)六(欲yu)更加难以掌控。只是,其中(爱ai)(情qing)最甚,就像她对寥飞天的由近及远,就像她对许健的由远及近,就像她对打劫她的那些小子们的远近迷途。

    柳云枝拨打花姐的号码,花姐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巧不可阶,这时,花姐正在电话里跟常居安的秘书信初奴谈论柳云枝。原来,信初奴为了谋个镇长之位,一心要把柳云枝拽到常居安的(床chuang)上,讨主子欢心。

    信初奴心想,先安排柳云枝陪常市长吃顿饭,让他俩混个脸熟,留下手机号、qq号什么的。常居安是个什么人,信初奴是知道的,一旦遇到可口菜,他那市长的架子就歪了,就会半真半假送个坏笑,送朵玫瑰,偶尔再冒出一两句**话。

    循序渐进,说不定某一天那女人就能坐到市长的大腿上。常市长戴(套tao)那一刻,确保他信初奴头戴乌纱。

    信初奴梦想十分美好。

    这顿饭,他计划设在响芭县乡下的某个神秘的农家野味店,那个店里,竟吃些国家明文(禁jin)捕的动物,比方说天鹅、穿山甲、马鹿之类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什么野鸡、野鸭、野兔,响芭境内时常出没,那些只能算作免费的添头。

    那个野味店,光顾的多是县市级别的达官贵人,信初奴估计吸引得住柳云枝,所以他就提前跟饭店老板打了招呼,说最近几天领导要去,让饭店老板准备一只活天鹅到时现杀,还要饭店老板留下野驴后(屁pi)股上一块(肉rou),当然,那块(肉rou)不是由他信初奴用来拍的,也不是用来((舔tian)tian)的,是孝敬常居安的。

    这个信初奴,也就是区区一个县级市市长的秘书头领,母猪不大却是牌子不小,俨然,那饭店就是他家的后院。

    吩咐完了饭店老板以后,信初奴又给花姐打去电话,要花姐从中撮合柳云枝与常市长吃饭的事(情qing)。这不,柳云枝给花姐打电话时,他正跟花姐聊着呢。

    这花姐也有她的心事,难以启齿的心事,这些心事,很难给她带来好的心(情qing)。就比如柳云枝去英国之前,说好了“海市蜃楼”由她花姐打理的。柳云枝走后没有多长时间,**就爆发了,华夏大地,餐饮业经受一季前所未有的寒冬。寒冬刚过去,生意刚好几天,孰料那女人又回来了,这不明白着,她是给那个女人看门的吗?

    把“海市蜃楼”交还柳云枝手里,眼见酒店生意火上天,花姐心里有些憋屈,但是碍于韩功课的面子,她又不好明讲。这会儿听说有人想泡柳云枝,花姐心说终于有人替她撒气了。泡吧,使劲泡,弄疼她!送顶绿帽子给寥飞天戴,然后让寥飞天撵她滚蛋,这样,“海市蜃楼”不就是我花姐的了吗?即便那女人不走,变成一只破鞋,切,生意还能好?

    花姐越想心里越是畅快,就跟信初奴说道:“跟市长大人一起吃饭,多少人求之不得呀。成,这个忙我帮定了,不过,等信老弟你有朝一(日ri)发达了,可别娶了新娘忘了老娘,找了小姐忘了大姐。”

    信初奴一听,连连说道:“哪能,哪能?花姐你肯出手,兄弟哪有不仗义之说。”

    花姐说道:“仗义就好。你小子最近也不来我饭店捧场咯,莫不是野酒好喝?要不然,就是工作忙,可别累着,(身shen)体是革命的本钱呀。”

    花姐说话一直(阴yin)阳怪气的,信初奴听不出来她是在损他呢,还是夸他?只听他亮起腔嗓,却又故意摇头晃脑地叹道:“工作还是五十岁的女人——老样子。(身shen)体嘛,谈不上好与不好,反正,早上吃茶,中午吃酒,夜里吃(奶nai)。”

    这个痞子跟班说的尽是些官场上低俗的流行语。花姐听后冷冷地笑道:“姐有酒你不喝,姐没(奶nai)你偏想做龟儿子。看来,你也传染上这种富贵病喽,白天文明不精神,夜里精神不文明,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吧?”

    信初奴听后哈哈大笑,说道:“领导带头,兄弟们不敢落伍。”

    花姐早就听说常居安喜欢柳云枝,出于自(身shen)利益,权衡再三,她觉得还是不要拆散柳云枝与寥飞天的姻缘为妙,毕竟,韩功课、聊飞天还有她花姐现在是一个战壕的,正在为“金银坊公寓群”的开发权努力,这个时候,搞分裂无疑助长敌对的力量,因此,她只是敷衍信初奴,做一做表面文章,然后,她就看见手机显示屏上的未接电话。

    见是柳云枝的号码,花姐打了回去。当听明柳云枝的意思以后,她说道:“你不是报案了吗,还没查出来?”

    柳云枝说道:“那些警察都是扒干饭的,办案喜好站在明处振臂高呼,空有一副架势,他们不如姐姐你神通广大。”

    接过柳云枝的话茬,花姐语气有些加重了,说道:“明知青屏治安这么乱,又是弹丸之地,你就不该再回来。我看,过几天,你抓紧回英国去吧,那里可是我们向往的天堂。”

    这话听起来像是关(爱ai)的故意提示,却又带着麦芒,让人浑(身shen)不舒服。柳云枝隐隐约约听出了花姐驱逐她离开青屏之意,她不知道因何缘故,她没有追问,短暂的停顿,想了想,也没再求花姐一定帮她查明那帮劫匪的真实(身shen)份,就把电话挂了。

    再往后,遭劫的事(情qing)就不了了之了,花姐心知肚明,那件事,是她安排手下干的,公安局那边,她也早就打过招呼,叫办案民警睁只眼闭只眼。

    海涅说过,失宠和嫉妒曾使天使堕落。柳云枝这次回青屏,花姐并不欢迎。就像前文说的那样,柳云枝去英国之前,说好了“海市蜃楼”由她花姐打理,这女人走后没过多长时间,**就爆发了,华夏大地,餐饮业经受着前所未有的一季寒冬。寒冬刚过去,这不,借助柳云枝的余香,“海市蜃楼”生意刚好几天,这女人又回来了。

    来来去去的,这分明把她花姐当成苦役啊。

    将“海市蜃楼”还给柳云枝,就像剜了花姐一块心头(肉rou)似的。郁闷至极,她就想给柳云枝一个下马威,让其趁早滚出青屏,故而派人打劫柳云枝。

    至于帮助信初奴给常居安拉皮条,带柳云枝去响芭县打牙祭之事,花姐既然答应了信初奴,这一天,瞅准机会,她也就向柳云枝张了口。

    柳云枝早就感知常市长想泡她,这一听花姐提及吃饭的事(情qing),她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说最近饭店生意太忙,一时半会腾不出时间。

    此话既出,更是引惹花姐的忌恨,矛盾陡然升温,花姐下定决心,誓将柳云枝推进流言蜚语的漩涡,因而,她变了张面孔,降了降语调,和蔼可亲地说道:“好,等过几天吧。过几天我去接你。咱姐俩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也该聚一聚了。”

    说罢,花姐就挂了电话,心说:不去不行,不去,绑,我也要派人把你绑去!然后,她给信初奴打去电话,告诉那个官场油子,去响芭县的事,就定在这个月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