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5章知恩图报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柳云枝这话明显是在安慰许健,又有故意讨好的嫌疑。许健听后心里也是暖暖的,顺便问了柳云枝一句:“那,你是哪里人?”

    柳云枝微微一笑,轻道:“我的老家离你那里(挺ting)远的。”

    许健见她不想说出来,也没去刨根问底,就将刚才的提醒语又重复一遍,说道:“以后出门真的要小心点,这里的治安一定有问题。”

    几经交流,柳云枝坚定了一个判断:面前这个人虽然(身shen)手强悍,却是一个值得依赖的暖男。故而,就接住了许健的话茬,说道:“是的,青屏有点乱。我想记下你的联系电话,可以吗?”

    许健一顿,支支吾吾。

    这一犹豫,证明他更不是见女色而起邪念的坏人。

    柳云枝心里愈加踏实了,凝视着许健,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方便的话,我想和我老公一起登门拜访你。你不会不给我这个宽慰自己的机会吧?”

    一个执意报答,一个执意拒绝,都是活雷锋。两个人你来我去,拉大锯似的,生生锯倒了诸多障碍物,相互的好感不知不觉间就多了起来。

    到了最后,柳云枝还是没能争过许健。但闻许健说道:“你太客气了。别较真,我只是一个过路人。”说完,他就走开了。

    出了胡同,柳云枝目送着许健朝一辆沪地牌照的轿车走去,赶忙用心记下车牌号,暗说,真想找到他,这个车牌号足矣,谢天谢地。

    许健刚一上车,就听秦粉说道:“你想不到吧?这么落后的地方,竟然有个(日ri)本富婆。”

    许健启动车子,问道:“在哪?”

    秦粉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你帮她赶走那几个土包子的那个贵妇。”

    许健一怔,有些不相信,便说:“怎么可能?不像。”说着,他不由自主地望了柳云枝一眼。柳云枝谦谨垂臂,虽拎手包却又努力做出交叠的姿态,恭恭敬敬地站在原处,也正朝他这边注目。

    看到柳云枝,许健有一种被美人伏击的感觉,赶紧将车开走了。秦粉在一旁看得分明,笑道:“她好像对你有好感。”接着,又打诨道:“看来,你要交桃花运啦。没关系,到时我会给放你长假的,给你足够幸福时光。”

    许健有些不悦,说道:“你不尊重我,起码也要尊重人家吧。一会儿说人家是(日ri)本人,一会儿又说人家到处留(情qing),积点口德吧,你残不残忍啊?”

    秦粉想不到眼前这个男人敢说她口德不行,心想提醒他:变天啦,你只是我雇来的一个下人,小心我一不高兴让你滚蛋!再一想前面雇的几个人要么人品不好时不时想吃她豆腐,要么开车技术不精,要么武功(套tao)路一般,反正不如许健集人品、车技、武功三个优评于一(身shen),这样的保镖说扔就扔,扔了以后再上哪找去?

    秦粉想了想,姑且原谅了许健的一个放肆,她更愿意相信这是许健的一次口误,这时,申辩道:“那富婆就是个(日ri)本人。刚才你从她面前走开的时候,我看见她向你道了个万福。她走路时也有(日ri)本女人的影子,盖不住的。别忘了,我在(日ri)本生活过一段时间。”

    此时的许健也认为自己刚才说话有些过了,因而明显缓和了语气,苦笑道:“你以为我要向她求婚啊,观察这么仔细。”

    秦粉笑道:“唉,红娘好委屈哪。我让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她,你留了没有?”

    许健反问:“你为什么跟踪她?”

    秦粉思忖片刻,这才告诉许健,这是她故意布下的棋局。

    “这个女人叫柳云枝,(日ri)本名字钿贞枝子。先时,她在青屏混过一段时间,有非常大的影响力,青屏政界、商界不少头面人物愿意为她肝脑涂地不说,甚至做梦都想飞蛾扑火,什么意思,不说你也明白。这次韩功课从英国请过来的,跟我们竞标‘金银坊’的那个华裔寥飞天,正是她的老公。竞标成功与否,她这个人举足轻重,所以,你一定要跟她(套tao)上关系,想办法把她拉拢过来。即使拉不过来,也不能让她替韩功课说话,这样一来,我对付韩功课就容易多了。现在,你还以为我在给你物色对象吗?金色集团那么多的事(情qing)等着我去做,我会陪你在大街上做便衣警察?你呀你,遇事多动点脑筋好不好?柳云枝的(情qing)况,卜凡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你要真能赶上卜凡一半的智商,我喝下午茶才不怕被呛着呢。”

    秦粉表(情qing)严肃,批评起人来,着实不给面子。

    许健听得心服口服,虽然掉进英雄救美的圈(套tao)让他心有不甘,可他并不责怪(身shen)边这个美女老板,商场如战场嘛,拿人工资听人调遣,没什么好说的,他只是觉得自己像个榆木脑袋,有些不开化,因而未免有些汗颜。

    山自重,不失之威峻;海自重,不失之雄浑;人自重,不失之尊严。

    反之,则反。

    青屏市市长常居安暗恋柳云枝的事(情qing),连同廖飞天与韩功课的亲戚关系,卜凡早已摸清(情qing)况告知秦粉了。韩功课那边有他的表嫂柳云枝作为勾引常市长的筹码,秦粉清醒地认识了自己的劣势地位,因此,她绞尽脑汁,一心将这个(日ri)本女人拉为己用,巧施美人计,借助这个女人搞定常居安。

    秦粉再三催促许健尽快接近柳云枝。

    而柳云枝却不知许健英雄救美是个圈(套tao),她一心报答这个阳刚健硕的帅哥,众里寻伊,望穿秋水,这一天,当她从银行出来的时候,许健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

    柳云枝当然不知道这是秦粉的刻意安排,见到许健时,她看上去十分激动的模样,还以为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呢。等到她足踏莲花撵着碎步追上许健,主动打起招呼,朱唇启动竟然发出颤音。

    “你,怎么会是你呢?”

    柳云枝激动得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了,要不要伸过去与许健相握,她更是矛盾,更为凌乱,故而萌态尽显。唉,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一旦动了真(情qing)就会变成弱者,信然!

    许健说道:“我来取点钱用。”

    柳云枝一听,连忙说道:“别取了,我包里还有点,你要多少?”

    许健说要去取钱,柳云枝刚好有个回报人(情qing)的机会,说话就像对待自家人似的。许健一听,连连摆手,说道:“这个?绝对不合适。不成,不成。”说着,转(身shen)要走。

    柳云枝哪肯放手?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帮我那么大的忙,难道不该谢你吗?”

    许健说道:“凡事不能都用金钱衡量,人(情qing)上贴金,会透出一股铜臭味的。我有事,先走一步了。”

    柳云枝难得有此见面机会,茫茫人海,第二次邂逅,算是缘分的巩固吧,来之不易,怎么可以不加珍惜呢?因此,忙过去拦住许健,说道:“那,你的号码这回一定得告诉我,不告诉我,我不让你走。”说着,她忽然暴露出黏胶的属(性xing)。

    这回,柳云枝看来非得讨到许健手机号码不可了,而且耍弄女人(娇jiao)媚的无赖。许健授意于秦粉的(阴yin)谋,他是故意来释放信号的,因此,听说对方要他手机号码,也不再推三阻四,随后,他也要了柳云枝的号码。

    取得联系以后,柳云枝的心里好一阵甜蜜。眼见许健朝她头顶瞧,她没往自己的(身shen)高上去想,心说可能是新改的发型梨花头起作用了,有帅哥关注,看来效果还是(挺ting)明显的。

    柳云枝美滋滋地离开了,表面矜持,心灵世界却在不停地搔首弄姿。

    从那以后,二人就开始电话联系,话虽不多,却像一根线上拴着的两只蚂蚱,每每蹦跳几下,彼此都有知觉。

    不几(日ri),柳云枝来到了秦粉设于青屏的办公驻地,在那里,她与许健单独聊了一阵,然后,她拿出来一张信用卡,放在许健的跟前。

    “上次,因为我,你的衣服被划破了,我一直想给你买件新的,可你就是不告诉我你喜欢哪个牌子哪种款式。我也不知道该买多大尺寸,喏,这张卡里有点钱,抽空你自己去挑一件吧,小小一片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柳云枝慢条斯理地说道,尽管她努力装作不温不火的样子,但她眼里的温存还是出卖了她,她到底没能挡住流溢的秋水,没能掩盖住她的温柔的水质。

    许健看了看柳云枝,终究没能看懂柳云枝眼眸里的柔(情qing)蜜意是不是如秦粉说的那样,她喜欢上他了。

    哪怕不受秦粉指派,如果在大街上遇到某个弱势女人被抢,他也会毫不犹豫出手相助的。施恩与知恩,乐善好施和予取予求,前后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关系,因而,见柳云枝送他钱,他坚决不收。

    柳云枝见许健不收,劝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报答一下,这年月,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人实不多见,卡里也就几万块钱,很少的,你就收下吧,算是我替见义勇为基金会给你颁发的奖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