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4章秦粉到来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信初奴做着美梦,正准备请花姐帮忙,让他的主子常居安靠近柳云枝,不料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那寥飞天横刀夺(爱ai),很快就占领了柳云枝的芳心。

    现在,柳云枝被寥飞天带去英国,信初奴向他的主子常居安吹过的“牛膀胱”化成泡影了,溜沟((舔tian)tian)腚的嘴脸再一次从运势之肩擦过,而那个常市长,除了黯然**,也只有向他的老婆柴冬梅多做贡献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常居安站在国内眺望着外国的月亮,思念几何,不料,这一天,寥飞天突然回到了青屏。

    这个寥飞天是被韩功课力邀过来联合开发“金银坊”公寓群的。他虽然对青屏的投资环境不感兴趣,但是他言而有信,履行当初承诺,还韩功课帮他成就姻缘时欠下的那个天大人(情qing)来着。

    作为青屏最大的商品房群落,“金银坊”公寓群的开发权,韩功课志在必得。

    虽然,韩功课是青屏土著开发商中的大哥大,但他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吃掉这个公寓群,所以,他想拉远房老表寥飞天一起入伙。

    当初,博鑫商业步行街从动迁到顺利竣工历时两年多,随着房价的上涨,表面上,韩功课赚得盆满钵满,其实,很多商铺都还没卖出去。

    韩功课大部分资金(套tao)在博鑫步行街的工程上,一时半会抽不出来。而即便这些资金全部拔出,以他目前实力,要拿下“金银坊”这么大的工程,就好比蚂蚁啃骨头。现在,寥飞天来了,从汇丰银行划拨三千万英镑过来,这让韩功课陡增竞标“金银坊”公寓群的信心。

    那个“盈盈一握小蛮腰,赛雪肌肤温如玉”的柳云枝也回来了,她的到来鼓舞了青屏无数中老年男人的荷尔蒙,其中,最为兴奋的当属青屏市市长常居安,“金银坊”公寓群招标办背后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其实,柳云枝的容貌并不像她与寥飞天的(爱ai)(情qing)故事那般美丽动人。她只是一个非常内秀非常温柔的女人,(身shen)高一米五几的中年妇女,其貌不扬。走在大街上,若不是她的大和民族血统,她很难有吸引眼球的地方。

    但是,你只要和她打起交道,就会发现她(身shen)上有一种非同寻常的温柔。这种温柔,如果与(情qing)丝编织在一起,就会成为梦幻般的锦绸,暖(床chuang)特供,令女人妒忌,男人酥软忘返,就好像中了一种旷世罕见的樱花奇毒。

    烟视媚行,软玉温香,内蕴的气质超凡脱俗。青屏无数中老年男人,都是被这种樱花奇毒害惨的。

    这一天,当柳云枝被路旁两个长头发小子盯上的时候,她被误以为青屏土著贵妇人一样看待了。

    那两个贼好像是刚刚从乡下晋升上来的,环境不熟悉不说,还不知道柳云枝的来路,那可是市长的菜啊,公安局长也打过主意,一直没敢下手,他俩可好,光天化(日ri)之下,居然敢抢?这胆子也忒大了。

    不过,所幸贼人不是劫色,只想抢柳云枝拎着的手包。

    两个贼尾随其后,见柳云枝走出了繁华的商业街,穿过一条马路,然后,又拐向一个住宅区,心想,机会来了。

    柳云枝不知道危险的无限靠近,当她来到一个胡同口附近的时候,路上已经见不到几个行人了。那两个贼抓住这个上佳的机会,紧跑几步。只见一个贼窜过去就夺柳云枝的手包,另一个小子跟着去拽柳云枝脖子上的铂金项链,哪管怜香惜玉,弄伤玉颈雪肌?得手以后,就朝胡同里飞奔而去。

    这条胡同不足五十米长,不算深远,却是犯罪的好地方。

    柳云枝被眼前的(情qing)景惊懵了,若说害怕,她倒是没有,只是有人胆敢抢她的东西,她感觉非常意外。等她回过神来,大喊“抓贼”时,那两个小子已经跑到了胡同中段。

    柳云枝又气又恼,正束手无策,这时,有一个人离弦箭般地(射she)进了胡同。看此人速度,简直可以参加奥运会短跑决赛。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粉的私人保膘许健。

    秦粉睿智地预测着中国楼市的乐观前景,这不,她到青屏开发房地产来了,作为她的司机兼保镖,许健自然跟随过来。

    秦粉也知韩功课联手寥飞天,作为潜在的竞争对手,她一直密切关注寥飞天夫妇的动向,柳云枝的一举一动,她自然十分上心。

    刚才柳云枝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秦粉在车里发现两个贼鬼鬼祟祟跟在后边,灵机一动,她就想上演一段英雄救美,所以就叫许健开车盯梢过去。

    果然,没过多久,事(情qing)就如预料般地发生了。秦粉看在眼里,嘴往一边努了努,许健心领神会,随后就成了一个英雄。

    许健疾步过去,很快,就在胡同另一端追上两个小贼。这两个贼人混迹江湖完全是靠(身shen)上的文(身shen),根本不会什么武功,也就是说,他们是两只纸老虎,文(身shen)完全是用来吓唬人的。许健腾空飞出一脚,接着,一个后蹬腿,就把两个小子撂倒了。等到二贼爬起反击时,没撑一个回合,又被放倒在地。

    这就像高中生打幼儿园小孩,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纵然自古英雄出少年,也没英雄出幼儿之说啊。

    不过,许健并没想伤害这两个贼人,见他们倒地不起,他也就缩回腿脚,伸手讨要道:“拿来!”

    二贼早就听闻东北人向来能打,这一见到高手,听其口音,不得不服。可真要让他们交出赃物,煮熟的鸭子眼看要飞,他们真有些舍不得啊。

    半推半就,二贼正在想办法拖延时间,忽然,援兵到了。巷口处,拐进一辆无牌面包车,尚未停稳,就从车里跳下几个光头弁勇,气势汹汹向这边冲了过来。

    这些凶神恶煞的土流氓,除了一个手握马刀,其他的都手持短棍,到了近前,围住许健,持棍的几个不由分说,抡棍便打,拿着马刀的那个站在旁边指挥,活像一个(日ri)本军官。

    高手就是高手。

    许健几度闪(身shen),接着抬臂挡了两下抡砸,伺机夺过一根木棍,然后,就见他扫,拨,抡,劈,戳,沾连粘随,劲道威猛而又连绵不断,俨然就是武功高强的侠客。

    别看这几个土流氓面相凶恶,也都是摔酒瓶出(身shen)的,带着戾气,可他们动起手来全然没有匹配邪恶的力量。不一会儿,就被许健打得七零八落。

    许健放倒持棍众贼,又将拿马刀的那个人物打翻在地,这时,再也没人敢靠上前来。

    隐隐约约,传来了警车鸣笛声。报警电话是秦粉打的。

    许健初来青屏,不知青屏黑道宽窄,也不想跟这些小流氓结下梁子,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他懂,因而就说:“警察马上就要到了,我不想为难你们,把东西留下,你们快走吧。”

    眼见许健有意放他们一马,几个贼也不说句感谢的话,将包和项链往许健跟前一抛,就爬起来狼狈逃窜了。等他们上了车,那个拿刀的小子将头伸出车窗,冲许健喊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然后,一溜烟,那车子拐出胡同,跑得无影无踪。

    柳云枝眼看着惊心动魄的打斗场面,她想去帮那个见义勇为、动作潇洒的帅哥,可她不会武功,细皮嫩(肉rou)的,随手一掐,弄破一点皮就会淌白水,这么个鲜嫩的(娇jiao)人,冲上去只会帮倒忙啊。

    小子们逃走后,等到许健将手包和项链交到柳云枝的手里,她认定许健就是一位英雄。

    “看看,包里的东西少没少?”许健说道。

    细心而又善解人意的柳云枝哪会在乎钱财呢?忽然,她盯住许健的胳臂,惊呼:“你受伤了!”

    许健胳臂一抬,这才看见休闲西装袖口下边被那个马刀男戳穿了一个洞。许健捋起褂袖,露出密密匝匝的长满汗毛的小臂,还好,没有伤及皮(肉rou)。

    柳云枝虚惊一场,轻捶几下(胸xiong)口,长舒一口气,说道:“谢谢你出手相助。可以告诉我你住在哪里吗?你的衣服是因为我才被弄坏的,我想买一件赔你。”

    许健一听,脸上露出憨实的微笑,却又带些平直的幽默,说道:“你如果不谈赔我衣服,说不定我会告诉你,现在,我能说也不说了。”

    柳云枝并不以为许健的幽默缺乏吸引,听到这话,她反倒觉得这个男人非常实在。这人不仅长得让人顺眼,说话也(挺ting)让人顺心的,因而说道:“那么,我该怎样感谢你呢?你若不给我一个回报的机会,我感觉很歉疚呀。”

    许健又来了一个平直的幽默:“想谢我,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护好你自己。看来,你们这里治安不太好啊,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

    别看这家伙满脸忠厚,说起话来(挺ting)招女人欢心的。说是幽默,可一点都不玩笑,因为里边蕴含几许生活智慧。柳云枝明显听出了许健东北口音,付之一笑,柔声问道:“你是外地人?东北的?”

    许健说道:“嗯,我老家黑龙江抚远县的,就是地图上鸡头那个地方。目前在上海一家公司上班,给人打工的。”

    柳云枝说道:“大家都在为社会打工呀,打工不丢人的,我也想打工呀,就是没人愿意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