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3章美人就范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放心吧,韩老板,一定照你吩咐行事。”戴眼镜的带头大哥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外国的月亮就他妈的圆。假洋鬼子泡女人,也有人帮忙,((操cao)cao)他大爷的,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他刚一挂手机,就听一个叫仉天然的小子忿忿不平地说道。

    这个仉天然是江桐的姨弟,在自来水公司做仪表工,实在没有第二条来钱的路数,就与社会上一撮流氓无赖搅到一起,混迹市井讨些好处,钱多钱少任由人赏,却能抽烟喝酒赚些吃喝。

    仉天然话未落音,就有人从后边轻轻搧他的脑袋。“你懂个球?就知道崇洋媚外。”

    仉天然颇感委屈,问道:“我说得不对吗?凭什么打我?”

    那人说道:“生意人泡马子,讲求的是策略。”

    接着又说:“看咱老大装得多像。(挺ting)过瘾的,可惜啊,(身shen)边缺少一个小秘。”

    就听有人接腔道:“这好解决,咱不有钱了嘛,改天我去学校给老大张罗一个小美女,确保原装。”

    搧仉天然脑袋的那人回道:“你就吹吧,不过,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看人家大老板,真是大方!”

    开车的司机跟着竖起大拇指,同时又升起天大的艳羡,感慨万千:“还是有钱人过得潇洒啊,瞧人家韩功课,想玩谁就玩谁,那个(日ri)本女人,他根本就瞧不上,再看看咱们几个,还想睡那个柳云枝,我呸,下辈子托生到有钱人家再说吧,不过,听说(日ri)本女人很温柔的,像只小绵羊。”

    司机说着不停地咂嘴,这时,带头大哥说道:“打住,都给我打住!吵啥吵?百八十张纸就把你们砸晕啦?一点出息都没有!当今社会,有四种来钱方式决定四大群体。一等人在洗钱,比如说蒋耕耘、常居安那些大贪污犯,场面上说钱脏,黑窟里嘴张得比谁都大,为避人耳目,多说让亲戚开个饭店或是商铺,用这种正当渠道一过滤,钱就给洗得干干净净的,这种来钱方式没有半点商业风险;二等人在赚钱,像韩功课、寥飞天这些有实力的大老板,赚钱就像在滚雪球,除非某一天突然来场政治高温或者金融危机,不然,雪球越滚越大;三等人在挣钱,白道黑道、守法犯法的,挣的钱虽不多,但一(日ri)三餐有(肉rou)吃有酒喝;四等人在苦钱,像满大街蹬三轮车拉客的那些车夫,摆小摊卖青菜的下岗工人,整(日ri)修理地球的农民兄弟。我们现在还在第三等人的底层苦苦挣扎呢,都别画饼充饥了,好好努力吧,兄弟。”

    带头大哥说着伸手捅了一下司机油滴滴但又不争气的脑袋。

    仉天然一听,年轻的心跃跃(欲yu)试,在一旁帮起腔来,“对,大哥说得非常在理。青屏就像上海滩,有朝一(日ri),咱们也要打下自己一块地盘。”

    寥飞天经受韩功课力劝,熬到第二十天晚上才来“海市蜃楼”。这天,他来得很晚,是在酒楼行将打烊时他才出现的。

    柳云枝遣散了厨师和服务员,单独给寥飞天做了几道拿手菜,其中,就有那道“小寡妇偷(情qing)”。置备好酒菜以后,柳云枝回经理室换了一件绛紫色的紧(身shen)吊膀旗袍。她第一次肯坐下来陪寥飞天喝酒了。因为(身shen)心的放松,解下戒备,她的(性xing)感的(臀tun)部显得张弛有度。

    寥飞天哪有时间吃菜?一杯酒空腹而下,他的手就伸了过来,几乎嵌入柳云枝白皙的沁着天然女人香的膀子。

    “为什么不说话?看着我,云枝。”寥飞天第一次叫起柳云枝的名字,说话的语气如此温存。他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她,吸盘一样的(欲yu)求与贪慕。

    柳云枝慢慢拨开了寥飞天的手臂,说道:“不要对我这么好!知道吗,这样会让我很容易看透你内心深处的真实世界。我已经(爱ai)过一个人,死过一次,我不想再来一次。你看,这样不是(挺ting)好的吗?我是老板娘,你是我最好的顾客。”说着,她微昂起脸。她的眼睛渐渐弥漫起凄美的水雾。

    寥飞天被柳云枝凄美的故事感化了,再一回想自己曾经的无理取闹,他不由得惭愧有加,因而说道:“对不起,云枝,当初我不应该那样欺负你。可是我对你的(爱ai)是认真的。这次来中国,我真没想到第一眼就把你溶进我的眼睛里了,好像这一生你一直在等我来娶你似的。我无法抗拒发自内心的(爱ai)的冲击力,跟我一起去英国吧,云枝,回到利物浦我的商行,如果你愿意,我会在利物浦给你开一家全英国最好的中国菜馆,上面写着:本店由(日ri)本大和民族最优秀的女人钿贞枝子主理。”

    “不!我已经辱没了大和民族!也别叫我钿贞枝子,就叫我柳云枝吧。”因为惭愧,柳云枝的脸上出现了一种痛苦的神色。

    然后,她又说道:“这不现实。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我第一眼就讨厌你的憨皮厚脸,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我错了。我憎恶自己的沉默、软弱与毫无主见。我面前始终站着一个无形的女人,那才是有(情qing)有意、多愁善感的钿贞枝子,一个真实的自我,可是,我是大和民族的子民,我丈夫……吃完这道我亲手为你做的最拿手的菜你就走吧,再也不要来了。这是你的包厢订金,如数奉还。今天这顿饭是我送你的,菜里放的麻辣油都不多,相信会合你的胃口的。”

    柳云枝掩不住内心的激动,说到最后一句,她竟然浑(身shen)惴栗。

    “你别走,云枝!”见柳云枝起(身shen),寥飞天连忙拦住了她的去路,说道:“云枝,请接受我对你的(爱ai)吧。如果我现在就放弃了,我会憎恨自己一辈子的,想一想,一个面对自己心(爱ai)的女人而不敢努力去做甚至连一句‘我(爱ai)你’都不敢说的人,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能谈得上以后为他的女人挡风遮雨吗?我不愿做那种男人,那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云枝,答应我吧,跟我一起去英国。”

    说着,寥飞天突然将柳云枝揽入怀里,一低头擒住了她的樱桃红唇。

    “不要这样,不要……我不值得你这么用(情qing),求求你,放过我吧。”

    柳云芝好不容易摆脱男人的强吻,挣扎着说道。

    可是她的整个(身shen)子很快就瘫软下来了。对于寂寞已久的**的疯狂,她没有足够的抵御意识与能力,零星几个雨点,随时都会带来一场骤雨飙风。

    盈盈一握小蛮腰,赛雪肌肤温如玉。寥飞天的手慢慢伸进了柳云枝的丘陵地带……

    此时,柳云枝的魂魄完全飞走了。陷入这场非常特别的感(情qing)的漩涡,她只有用眼泪阐述自己复杂而真实的(情qing)感。第二天醒来,在经理室的一张小(床chuang)上,柳云枝秀发下的高支棉枕巾洇湿一大片。

    “后悔了吗?是不是感觉与我在一起很受委屈?”寥飞天抚摩着柳云枝柔滑细腻的肌肤,拇指游上来,擦去她眼角依稀可见的泪迹。

    “不,不是。从今天起,我又开始做一个女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女人。”

    柳云枝软软糯糯,将脸靠了过去,贴在寥飞天长满黑毛的(胸xiong)脯上,感觉那(胸xiong)脯像新开发的大陆板块一样宽阔、结实与充满活力,接着,她说道:“我听到你‘怦怦’的心跳了,很好听,很均匀,与你平(日ri)油嘴滑舌一点儿也不一样。瞧,我们做些什么呢?”

    说完,她竟然有些调皮地将头埋进寥飞天的怀里。

    寥飞天(爱ai)抚有加,喃喃地说道:“更像初恋(情qing)人!这次来中国,我赚到了一笔巨大的财富,那就是云枝你。知道吗,对我来说,你占据了我一生的全部(情qing)感世界,如果现在我算是有钱人,那么,在认识你之前,我彻头彻尾就是一个(身shen)无分文的穷光蛋。”……

    寥飞天不久以后就把柳云枝带回了英国,在利物浦,他俩闪电式地举行了婚礼。临离开青屏,柳云枝将“海市蜃楼”暂且交给了她在青屏结义的黑社会大姐大花姐打理。

    寥飞天意外地收获到(爱ai)(情qing)以后,对青屏这座小城已无多大兴趣。不过,他这人还算仗义,临行之前,他跟韩功课单独见了一面,一再感谢这位(情qing)场诸葛帮他成全美事。

    韩功课容光满面,因势利导,说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人(情qing)。”寥飞天心照不宣,拍了拍韩功课的肩膀,说道:“需要的时候,只要你张口,我会还你的。”

    寥飞天是蒋耕耘引以为荣的外商,一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美人鱼,他的离开,让蒋耕耘失望的眼神不愿目送。与此同时,在这件事(情qing)上,还有两个人失魂落魄,他们是青屏市市长常居安和他的秘书信初奴。

    常居安到“海市蜃楼”吃过好多次饭,大有百吃不厌的英雄气概。信初奴是个明眼人,很快,他就看出市长喜欢酒店老板娘,想尝尝东洋女人的味道。信初奴喜从心来,暗说,这下终于等来一个显现(身shen)手的机会了,那(日ri)本少妇(身shen)边没有男人,想必焦渴多时,真若拉成这根皮条,圆了市长梦想,市长一高兴,起码也得赏他个镇长当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