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2章功课献计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寥飞天贪婪地望着柳云枝的一举一动,笑道:“你恐吓我,并且随心所(欲yu)地对你的上帝表达着不尊重。你这种老板,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我告诉你,我还没有结婚。”

    柳云枝满脸厌恶地说道:“你结不结婚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这里不是警察局,不会调查你户口的。随你怎么想吧。如果你酒喝多了,最好打电话让人来接你回去。”

    说着,她的脾气不知道被谁抽去了一些丝线,在一点点减少,却又平添了不少繁乱。她无力发作,只能甩出一连串中(性xing)词句。

    寥飞天却是恬不知耻,继续着嬉皮士般的表演,说道:“ok,感谢你表里如一的关心。”

    柳云枝被气得实在不行了,看来,那条著名的狗皮定律又要应验了。

    对付女人,有条著名的狗皮定律,那就是:男人在(爱ai)(情qing)路上通常披着三张狗皮,追女人时披着癞皮狗皮,上(床chuang)前披着哈巴狗皮,结婚后就披上大狼狗皮。凡是恋(爱ai)时做癞皮狗、上(床chuang)前做哈巴狗的男人,结婚后通常都会变成大狼狗。

    今天,柳云枝遇到寥飞天这样一条超级无赖的癞皮狗,她得赶紧躲啊。

    这时,她就说道:“我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只要是顾客。”

    这是柳云枝捍卫自己尊严的最后一句话。不料寥飞天非得激她犯错不可,就听他说道:“那好,我将是你最驯顺的羊羔,品尝你麻辣油味的话一如既往。小姐,这是给你的小费。”说着,他信手掏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对进来的服务员说道。

    然后,他又说:“ok,明天我还要这间(情qing)人屋。”

    柳云枝直被气得脸色铁青。她有心招呼花姐带人过来修理这个猥琐男吧,又有些于心不忍;不修理吧,又(挺ting)气人的。你说,世上哪有这种死不要脸的癞皮狗,难不成“男人不坏女人不(爱ai)”的魔咒要降她头上不成?

    又闻寥飞天说道:“好了,你可以狗肚白了。”

    我擦,他这话说得也太玄虚了,好像他看过柳云枝的白肚皮,在故意侮辱她似的。柳云枝一听,眼睛圆瞪,叱道:“你说什么,说谁狗肚白呢?你狗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

    这女人绝少骂人,一经开骂,廖飞天就知她要恼,忙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说的是good-bye,再见的意思。”

    柳云枝听后,没有做声。反是廖飞天得寸进尺,又变回弹簧脸,说道:“狗肚白,勾搭呗,勾搭上了就睡觉。”

    这家伙越扯越下道,好像在扯被(套tao)子,扯着扯着,就扯出了万千(情qing)丝。

    遇到这么有才的无赖,柳云枝实在是无语了。惹是惹不起,躲总能躲得起吧?但见她足踏莲花,赶紧离开房间,拐了个弯,继而扯断了寥飞天贪婪的视线。她这一消失,聊飞天才稍微收了收心,微笑摇头,脸上的表(情qing)很显把握似的。

    “这种感觉太妙了!”

    起(身shen)穿上西装,寥飞天对着浅蓝色的壁镜,整理一下菱形纹缀宝石花的领带,然后双肩向上耸了耸,“seeyouter!”他跟镜子里的自己说话,紧接着亮起一个脆生生的飞吻。

    你是一阵飘香的龙卷风,

    把我卷上天堂,

    然后又抛进(爱ai)的苦海。

    ……

    昂首阔步走出自动玻璃门,这家伙哼着(爱ai)尔兰小调,脸上表现出过分挑逗(性xing)的得意,走不多远,他突然很洋派地猛一回头,冲缄默着的(乳ru)白色的“海市蜃楼”四个立体字粲然一笑,两颗很明显的门牙,因为超常洁白,完全失去了夸张的意义。

    寥飞天这一回头,一仰望,一惊一乍的,可把三楼经理室的柳云枝吓坏了。柳云枝连忙合上天使蓝色的百叶窗,双手搭于(胸xiong)口,闭上眼睛。那颗芳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一边自言自语:天知道,他看见我偷看他没有?一肚花花肠子,明天最好不要出现!

    嘴上虽然这么说,翌(日ri),柳云枝早早就吩咐大堂经理道:“除了那个英籍华人,如果有客人要定‘鸳鸯厅’,就说已经被人预定了。”

    很显然,这位(日ri)本少妇有意将“鸳鸯厅”留给寥飞天。可是,这一天,寥飞天却迟迟不见踪影。

    原来,韩功课帮助寥飞天想出一个小小的计谋。

    廖飞天回到宾馆以后,不一会儿,韩功课就来了。

    韩功课跟踪寥飞天一路。因为陶醉于(爱ai)(情qing),寥飞天却是浑然没有发觉。

    韩功课明知寥飞天想泡“海市蜃楼”的老板娘,见面就问:“表哥,你是不是(爱ai)上那个(日ri)本女人了?”

    寥飞天一听,不加任何掩饰,非常直接地说道:“是的,(爱ai)得痴癫。”

    韩功课微笑问道:“想弄到手吗?”

    寥飞天耸了耸肩,“当然。不过,我不想耍手段,我想靠我的魅力征服她。”

    韩功课眼珠翻转几圈,说道:“这个任务交给我吧,我帮你征服。不过,你得听我安排。”

    寥飞天将信将疑,打量着韩功课,“你,你能行?真要能行,你早就泡到手了。”

    韩功课听后哈哈大笑,然后降低嗓门,说道:“早几年,我在东京被好几个妙龄少女伺候过。”

    寥飞天“哦”了一声,叹道:“难怪你波澜不惊,不过也好,这样,我们兄弟俩不用决斗了。告诉我,你怎样帮我征服她?”

    韩功课(胸xiong)有成竹的样子,一拍(胸xiong)脯,说道:“猴子不上架,多敲几遍锣。不过,你记住,事成以后,你欠我一个人(情qing),以后如果我有什么困难,你一定得设法帮我,还我这个人(情qing)。”

    事(情qing)八字没一撇,这家伙就讨要人(情qing),显然,他是有备而来。寥飞天已然冲昏了头脑,说道:“没问题,只要你把那个女人送我(床chuang)上去,一切都绝对ok。”

    韩功课微微一笑,这时附耳说道:“未来一段时间你不能出现在‘海市蜃楼’了,只要你听我安排,我保证,不出一个月,柳云枝一准是你(身shen)下之物。”

    寥飞天听后一下子急眼了,说道:“不让我看去她,你这不是变相杀我吗?我看,不如现在弄死我算啦。”

    韩功课一听,不带好笑地指了指寥飞天脑门,戏谑:“巴狗吃鱼冻。你真像。”

    聊飞天明显听出对方在嘲笑他,可巴狗吃鱼冻是条青屏土著歇后语,他不明白,便问:“巴狗吃鱼冻是什么意思?”

    韩功课又是哈哈大笑,说道:“不懂的话,明天问你的老表池承诺去。”

    寥飞天更觉莫名奇妙,摇了摇头,又说:“抽空我问问我的表妹池怡吧。”

    在青屏,巴狗吃鱼冻是条非常下流的歇后语,后半句简直不堪入耳。韩功课一听寥飞天要问池怡,眼睛登时就绿了,他本想调侃这个远房老表的,不想被老表无意间反戈一击。

    这话若是被寥飞天摆到韩功课老婆池怡的面前,不是调戏还能是什么?那不是分明想上位吗?

    韩功课自觉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忙说:“那话影响美观,千万不要去问池怡,实在不行,你问你表嫂孟帆也可。”说着,他诡谲地笑了笑,然后,附耳告诉寥飞天,说出了不让寥飞天出现在“海市蜃楼”的真正动因。

    寥飞天听后审视着韩功课,将信将疑。韩功课见他还有顾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相信我的经验,我骗到手的良家妇女,比你泡过的小姐还多。”

    寥飞天姑且相信了韩功课,强忍相思之苦,他果然没有出现在“海市蜃楼”,倒是有几个看上去很有(身shen)份的人在总台吵着要订“鸳鸯厅”,其中,有个戴眼镜的高个子腋下夹着老板包,像是个带头大哥,与大堂经理理论起来不依不饶。

    大堂经理苦苦解释,始终起不到作用,最后,只好打电话给柳云枝:“老板,客人还在吵,说如果不让他们坐‘鸳鸯厅’,他们以后再不来咱家吃饭了。”

    柳云枝按捺(性xing)(情qing),说道:“再努力解释解释吧,实在不妥,只能表示遗憾了,请他们回去吧。这个包厢廖先生已经预定了,我们不能失信于人。更何况有几个包厢是空的,环境不比‘鸳鸯厅’差,干嘛非得吊死一棵树下。”

    “好的,我明白了。那,如果解释不通,他们还是赖着不走呢?”大堂经理接着问道。柳云枝一字一句地说道:“告诉他们,再这样喋喋不休,就视同存心捣乱,到时我会打电话给花姐的。”

    大堂经理按照老板的意思,又过来好言劝说,几分钟后,那班人终于松开纠缠,悻悻而去。

    “他妈的,(日ri)本娘们真讲信誉。”出了酒店,这几个法盲文盲加流氓的社会痞子叨咕着钻进一辆轿车,接着,那个带头大哥模样的人给韩功课打去电话:“喂,韩老板,我们按照你的意思试探过了,看来,这个(日ri)本娘们对廖先生真的有点意思。”

    电话那端,声音听起来十分兴奋。“好得很,明天你们再过去(骚sao)扰(骚sao)扰。不过,你们给我记住,适可而止,千万不要影响她的生意,还有,不能惹她生气。事成之后,我给你们双倍佣金。”

    说完,韩功课狡黠而笑,似乎搞定柳云枝不费吹灰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