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11章盈盈一握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当初,受到蒋耕耘之托,青屏房地产大亨韩功课邀请他的海外亲戚,英国利物浦长大的商人寥飞天来青屏考察投资环境,这个寥飞天,是韩功课妻子池怡的一个表哥,其祖上是大资本家,解放前就移民英国了,到了他这代,一直在英国上流社会混,因而,在青屏市委书记蒋耕耘的眼里,分明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鲜鱼。

    跟韩功课叙起来,寥飞天算是狗连蛋的亲戚,因而谈不上什么血脉亲(情qing),(套tao)近(热re)乎的唯一动力,就是相互间的财富光环。

    有一次,韩功课带寥飞天偶尔光顾了“海市蜃楼”。

    那时,酒楼刚开业不久,生意不是太好,全靠酒楼女老板的(日ri)本人血统这一卖点招徕客人。谁也想不到这个(日ri)本女人的中国厨艺会有那么高明。寥飞天来到青屏以后,有一天中午,韩功课请他光顾了“海市蜃楼”,那时,桌子上有一道菜,是一煲参汤样的东西,上面的翘状物类似葱白,夹在嘴里,脆香爽口。寥飞天吃了这道菜后,((操cao)cao)持生硬的普通话赞不绝口,为此,他还专门叫来饭店女老板,忍不住问她:

    “老板娘,味道好极了,下次来,我还要。”

    这家伙汉语不精,听他这话,不知道是说老板娘的味道好极了呢,还是说菜的味道好极了,是想要老板娘呢,还是想要菜。柳云枝不晓得这个长得不像好人的男人是不是故意占她便宜,因而,对这个说东不东说西不西不是东西的东西,她并不是特别待见。

    寥飞天不知道,一年前,柳云枝的丈夫在(日ri)本横滨因为婚外(情qing)被(情qing)人的丈夫杀死了,险些诛及她。柳云枝早先在中国留过学,会一口流利的汉语,她的叔叔长期在中国经商,等到丈夫死后,她就托人办了出国护照来到了中国。

    到了中国以后,她的叔叔本想将她留在(身shen)边帮他打理生意的,不想这个女人心灰意冷,非想去一个偏僻的地方过平静的生活不可。恰巧她的叔叔与蒋耕耘是好朋友,无奈之下,就将她的(情qing)况跟蒋耕耘说了,要蒋耕耘务必帮这个忙。

    蒋耕耘当时到处招商引资,大小通吃,也不管柳云枝开的只是个不带星的酒店。就这样,柳云枝落足青屏了,躲到这座经济滞后的小县城里,打发着她的无聊的生活。

    “那么,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呢?”寥飞天追问,大有一种追不到手死不罢休的精神。

    柳云枝心(情qing)一直很糟,又兼这道菜刚研做出来不久,尚未冠名,她一听寥飞天问她这道菜的名字,带着泄愤似口气信口说道:“‘小寡妇偷(情qing)’,先生。”

    “小寡妇偷(情qing)?”听到这个名字,寥飞天两眼放光,咂嘴赞道:“哦,名字比菜还要好。盈盈一握小蛮腰,赛雪肌肤温如玉。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你能嫁给我吗?”兴奋至极,他竟然发表拿破仑式的宣言。

    这个连汉语都说不全却又引经据典的假洋鬼子,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柳云枝震住了,惊得她无从回答。韩功课站在一旁只顾欣赏寥飞天西式的直接与莽撞,看着笑着,一语不发。

    这时就听寥飞天说道:“我是认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也许在西方生活太久,我变得喜欢东方了,尤其嗜(爱ai)中国菜。你的手艺太棒了,我非常欣赏。不过,我会给你几天考虑时间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英国。”

    柳云枝这才知道这个假洋鬼子想要泡她的原因:原来是因为那道菜,尼玛,真把我看成多(情qing)小寡妇了?

    这个(日ri)本少妇回过神来,又气又恼,满脸愤怒的专(情qing),又不忘抓牢自尊,真想上去赏寥飞天一个耳光。

    就听她说道:“对不起,先生,我这里只欢迎懂礼节的顾客,现在,我郑重告诉你,你是很不受欢迎的人,我想请你出去。出去!”

    无可否认,(日ri)本女人的血(性xing)遗传着武士道精神的良种基因。女(性xing)的媚态,也许就在温柔背后那份无可屈从的韧(性xing)向你袒露无遗时方为尽美。

    眼见(情qing)况僵化,这时,韩功课附到寥飞天耳边,轻声告诉寥飞天,这个女人是(日ri)本小寡妇,提醒他说话注意分寸。

    寥飞天方才发觉自己失态,又觉此女味道更足了,想于某一天盛到碗里,因而向柳云枝连声道歉。

    等到酒足饭饱,离开酒楼以后,寥飞天一路上对柳云枝品头论足赞个不停。

    “虽说,那个老板娘称不上一位美丽的女人,但是她却占据女人所有美丽天分。”

    说到最后,他给柳云枝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很明显,这个假洋鬼子迷上柳云枝了。韩功课无心倾听这个妻门表哥的(情qing)场高论,却想看看他的小小(热re)闹,一见寥飞天嘴里唾沫星乱飞,他就想,坏了,这家伙早晚要栽在女人手里。

    廖飞天对柳云枝的评价不是毫无道理,信然,生命的渊薮,本是父母馈赐于无形,美的轮廓有赖天然,可美的内蕴却是个(性xing)与气质的自由飘逸,这依靠后天的不懈努力。

    人生其实就是这样,如果你没有获得(爱ai)(情qing),那么你必定遗失了资质的筹码。将美丽二字嫁给广达,这才体现(爱ai)的公平。不过,征服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你可能只需要以金币拨动动人的琴锯,而要征服一位相貌平庸的女人,这是一辈子都要努力去做的事(情qing),因为,自尊的恒等已经上升为一种魅力的所在。

    只要用心去(爱ai),(爱ai)就逃不出你的领地,只等到平庸变成美丽而美丽被你融化,你就可以亲掬轻吻了。寥飞天就是这样的一位专给冷藏柜断电的行家里手。

    第二天晚上,寥飞天撇开韩功课,独自来到了“海市蜃楼”,点了满满一桌菜,一个人独自享受。等到喝下一杯红酒以后,他指名道姓要柳云枝过来问话,说一道菜里有只苍蝇。

    柳云枝最怕出现这类事(情qing),听到这话,她担心事(情qing)吵吆出去,因而忙放下手头事务,快步过去。进来一看,竟是昨天中午那个想讨她便宜的假洋鬼子。

    不过他一个人点了满满一桌菜,也算是对酒店莫大支持了,柳云枝看在一桌菜的份上,将厌恶往肚子里压了压,面堆微笑,努力拉开温和的语态,说道:“实在不好意思,先生,给你带来不好的心(情qing)了,请问,哪一道菜里这么不小心?”

    这女人说话拿捏得恰到好处,如果你想发火,最好别去看她那一张一噏的樱桃小嘴,因为,见了以后,你就没了脾气。

    寥飞天用心欣赏着柳云枝,脸上洋溢起兴奋的神色,继而转向桌面,找了一阵,佯装满脸疑惑的样子,伸手一指,说道:“就是那盘菜。咦?苍蝇呢?苍蝇洗了个澡,难道又飞跑了?”

    柳云枝看在眼里,明知被人耍弄了一把,有些不悦,说道:“看来先生有些醉了,失陪。”然后,她又跟随行的服务员说道:“没你的事了,干活去吧。”说完,她也转(身shen)走。

    寥飞天见状,忙说:“等一下,你还有什么拿手好菜,我全要。”

    柳云枝本想一走了之的,听寥飞天这么狂,她的心里更为鄙夷,驻足于门楣之下,转(身shen),继而扫视满筵菜肴,说道:“你是摆阔呢,还是捧场呢?若是摆阔,不如捐点钱做慈善吧,青屏穷人还是很多的。若是捧场,我看你来错地方了。”

    柳云枝这一停下脚步,寥飞天有种袭扰小胜的感觉,但见他脸上堆满笑,俨然一个嬉皮士,说道:“走错了地方?不会吧?你可以阻止我来看你,但是,你无权干涉我对这里每道菜的咀嚼与回味。”

    说着说着,这家伙又下道了。

    柳云枝暗说遇到一条癞皮狗了,血(性xing)上来的时候,她索(性xing)坐了下来,又让几个过来助阵的服务员出去,顺便带上门,她誓要奉陪到底。

    房间里,活着的,只剩下两个人,一桌浮动的香气,和一只苍蝇的谎言。

    柳云枝迫视着寥飞天,说道:“是的,我无权干涉你对这里每道菜的咀嚼与回味。不如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位高级私家厨师好了,他做的每一道菜,一定都比我老道。”

    斗嘴啊,寥飞天毫不示弱。但闻他说道:“比你老道的厨师有的是,不过,他们做菜再说,也不知道挑起我的胃口。”接着,他狎昵地补充一句:“因为,我喜欢看你美丽的指纹留在盘子上。”

    柳云枝眼见寥飞天得寸进尺,嗤之以鼻,说道:“只能说,你太太很少做菜,也可能她天生就长着一双贵人手。不过,你得提醒她:侍奉丈夫,厨房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十分重要的岗位。一个女人,如果不会做菜,很难想象她该多么温柔,才能补偿因为缺陷对丈夫造成的心理伤害。也许正是这样,你才会冒出这些奇怪的念头。”

    这个(日ri)本女老板懂得中国文化中看茶送客的道理,这时,听她继续说道:“也许你在外待得太久了。你应该早些回到你太太(身shen)边,像你这种耐不住寂寞的男人,待在家里吃饭才安全些。服务员,给这位先生看茶。”

    说完,包厢门就被站在外边接应老板的服务员打开了,而柳云枝则站起(身shen)来,她那年轻匪浅的妇人的腰肢,看上去没有任何多余的扭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