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9章与狼共舞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乔袖非常感动于陈君寻的真(情qing)告白,也许死神的巨擘之下,所有的谎言都成了不必要的遮掩,这时,她回道:认识你,不论是生命里一段插曲,还是永远进行着的故事,我都会珍惜。当我疲惫地一天天老去,不再拥有青(春chun)的时候,你依然最完美。……

    短信恋(爱ai)的列车还在疾劲地奔驰,穿越了时光隧道,去往两个人的世界,无视,忘我,法网难束,放浪的背影似是私奔。

    车厢里,很多人都戴着口罩,站台上一应如此。看得出来,他们目光里流露出千般焦虑,好像死神在他们(身shen)边虎视眈眈,随时随地就可以将其带走。

    乔袖下了车,到了出站口,就看见工作人员正给每一位出站旅客做红外线测温检查。乔袖所幸体温正常。出了车站,她才给陈君寻打电话,问道:“喂,吟哥哥,你现在哪里?”

    此时,陈君寻正在宾馆里看疫(情qing)动态新闻报道,见是乔袖的号码,便来了精神。

    “我还在北京。困住了,还没回去。”

    乔袖说道:“我知道你在北京,我是问你在哪家宾馆。”

    陈君寻想念乔袖多时了,正为青(春chun)的字眼郁闷。一听那女孩说起与睡觉有关的事,那股风流劲又上来了,开玩笑道:“问那么详细,想过来查房呀?”

    只听那头脆生生的声音:“是的,我马上就过去。我已经到北京了,现在在车站广场。”

    陈君寻一惊,涎皮赖脸登时结冰了似的,说道:“你来北京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乔袖说道:“谁和你开玩笑啦?大作家。我已经出北京站了。乌鲁木齐那边的工作我辞掉了,**这么凶,我过来陪你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呢。”

    陈君寻想不到乔袖突然出现在北京,这回是真的相信她了,说道:“那好,那好,你先找个地方歇着,我接你去。记住,别乱跑,当心人贩子。”

    这家伙接近女色,时刻不忘表达着泛黄的幽默。

    乔袖一听,“咯咯”而笑,说道:“放心,本姑娘会功夫。”

    这小妞一贯自作多(情qing),说她会打架吧,见只过街老鼠都怕;说她风流吧,还排不上名次。她说的高手,是在房顶,还是在(床chuang)头,就不得而知了。

    陈君寻打车去接乔袖,等在一家关门了的快餐店门口见到乔袖时,他不免有些埋怨,说道:“要说你来做义务护理,北京当然欢迎你。可是,你只是为了见我一面,这里**闹得这么凶,你说你千里迢迢,从新疆赶到重灾区,这也未免太意气用事了,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乔袖嫣然一笑,仰望着陈君寻,欣赏着他未被侵扰的健康,有种命运眷顾的庆幸,一边静静地听其唠叨,甚好。

    等到陈君寻说完,她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是你的影子,如果你倒下了,我也就不存在了,所以,我必须帮助你一直保持立正的姿势。”

    陈君寻拿她真的没有办法,就说:“走吧,先住下来再说。”说着,牵过她的拉杆箱。

    回来以后,乔袖也住进了陈君寻下榻那家宾馆。宾馆老板明知顾客都不敢去饭店用餐,就一(日ri)三餐配送盒饭。陈君寻和乔袖守在房间里,看新闻成为他们一件大事。每一天都有大量疑似病例,每一天都有病人被确诊,每一天都有医护人员和病人同时倒下。

    在灾难面前,人类的肌体如此脆弱!恐怖、挣扎、与天争命和悲观厌世,如果你没有经过这场灾难,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此时人们的心里有多复杂。

    那时候,很多人都像陈君寻那样在**面前学会了倾诉。当被电视里出现的一幕幕“抗非”(情qing)景所感动时,陈君寻感慨万千地对乔袖说道:“我们的民族经受太多的磨难,要抚平民族的创伤,我想,我们这一代人只有努力,绝不可怨艾天命,作为医生,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到‘抗非’前线去,去小汤山医院,别这样整天守着我。”

    作为一名医生,乔袖也是非常感动于同行的敬业精神,不过,她说道:“不,我要陪着你度过这个危险期,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虽然不能同甘,但可以共苦。我喜欢欣赏患难中你的笑容,那里边有深刻的思考。”

    陈君寻坐到(床chuang)边,软软的单人大(床chuang)的(床chuang)垫,像是一个埋伏着**的陷阱,也让他陷入了沉痛的思考,只听他说道:“厄尔尼诺,拉妮娜,南极臭氧层空洞,温室效应,人类离安全临界点到底还有多远?有时候想起来真的很可怕。”

    乔袖悄悄地跟着坐到(床chuang)垫上,接住了他的话茬,说道:“所以,我更有理由珍惜我和你的每一分钟。”

    陈君寻说道:“如果sars病毒果真是从果子狸(身shen)上传过来的,那么果子狸(身shen)上的病毒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有时候,我真想改行搞医学研究。”

    乔袖说道:“其实,不单是**。人类疾病谱正在发生变化,我想,这大概与‘餐桌污染’有关,泡打粉、瘦(肉rou)精、蛋白精、增白剂、苏丹红、孔雀石绿、畜禽吃的激素饲料、蔬菜上的超标农药残留、膨大素、鸡鸭鹅猪牛羊(身shen)上使用的过多的抗生素,这些都是隐形杀手。”

    陈君寻高度认同了她的观点,接过话茬,说道:“所以,我希望你多学习,人类所面临诸多难题,需要你们去解决。”

    乔袖付之一笑,说道:“这些涉及人(性xing)劣根的问题,应该交给你们这些作家去批判。我听说当今社会很多作家都逃避责任,不敢直面社会,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陈君寻被乔袖揶揄一通,说道:“也许你说的对,换个话题吧,说一说,我一个三十好几的大老爷们,是什么吸引你冒险过来陪我?”

    乔袖沉思片刻,然后说道:“我喜欢你的完美。”

    陈君寻说道:“你刚刚还批评我逃避社会责任,现在居然说喜欢我的完美,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乔袖也不遮掩,定定地望着(身shen)边这个帅哥,说道:“我是说你那种风花雪月里的完美浪漫。”

    陈君寻一听,笑了笑,“完美只是一种美好想象,是一种假设。其实,我和你之间只能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快乐,不掺和复杂的东西。我也不想让我们变得复杂。有些东西,你有机会去体味,但是那要等到某个时候,不是现在。你不能提前,因为你现在体味还不够深刻,你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没有经受过**的煎熬与反思,没有经过一次成熟的青(春chun)回访,所以你感受不到它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乔袖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你让我心里好痛,你在伤害我呢,你知不知道?”说着,她往陈君寻的(身shen)边挪了挪。

    陈君寻说道:“我只想找回不经意间匆匆流逝的青(春chun),用过来人的强烈的怀旧(情qing)怀冲撞自己,体味曾经拥有的不成熟。正因为那种不成熟,那种把人生看得非常简单的幼稚,才让人那么心动,那么久久难忘。从成熟拉回到天真烂漫的青少年时代,完全用成年人的味觉去完整地体验,你会发现青(春chun)的确很美。如果青(春chun)能够重来,哪怕只有一天,我也会用心感知那一天中所有值得珍惜的东西。所以,羡慕你们这个年龄理所当然,有羡慕,自然就有喜(爱ai)。其实我能猜出你的心事,希望我的打逗能让你快乐一点,因为,过度的心理负担不应该属于你这个年龄,不管你(身shen)边发生了什么!再者,你一直说我快乐,我真的快乐吗?快乐的生活难道就是孤单一人坐在车里不停地奔波?生活的方式有许多种,贵在态度。我之所以笑得出来,是想消化那些痛苦;之所以冲动难遏,是想让自己尽快归于平静。”

    归于平静?归于平静。你能平静下来吗?

    乔袖感受到陈君寻绵柔的痴怨将她包围了,这时,她睁大眼睛,美目流盼地盯住陈君寻,吸盘一般,柔声说道:“你平静的话,还会想我?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我现在只想做妖,吃你!”

    说着,她的脸颊就飞起了红晕,然后又说道:“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每天醒来的第一个愿望就是给你写短信,可是面对显示屏,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有些东西是不需要太多表白的,比如思念。不是么?当一个人陷入感(情qing)的麻烦的时候,最好的解脱,莫过于将幸福看作真正属于自己的一种空白。也许,你的压力太大了,你希望释放,所以,你渴望回到过去。”

    陈君寻苦笑,说道:“如果一个人连回忆的勇气都没有,他如何能够正确面对自己,面对生活?”

    妖冶生于刀尖,美艳擎于权杖。谎言若在权杖上开出鲜花,自私便会在野蛮地结出果实。乔袖无语了。此时,她是多么渴望无限靠近(身shen)边这个伟岸的男人,可是,她又没有足够的勇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