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6章多情乔袖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袁金林隐约触摸到了妻子(身shen)体的微微颤抖,这时候,他慢慢放开手,停止了纠缠。再一审视妻子眼眸里隐藏不尽的悲伤,他突然后悔自己这么鲁莽地回到家里。他想,他应该听从罗建业的安排,住进宾馆,这下可好,妻子伤心于他的故意,罗建业却不会买他的好,还认为他不听话,乱弹琴。

    袁金林正在发愣,这时,傅忆(娇jiao)小声说道:“想做你就做吧。没人怪你。我只是担心,我如果中枪了,明天上课,那一屋孩子怎么办?”

    说到满教师的孩子,袁金林第一个想到的是陈君寻的女儿陈小柔,这时,他隐约感觉傅忆(娇jiao)在为陈君寻担心,稍好的心(情qing),不自觉地被抽去一些丝线,在一点点减少,却又平添了许多繁乱。

    醋意一经泛起,汹涌的潮水随之高涨。袁金林不再多想,搂抱傅忆(娇jiao),就往卧室走去。

    傅忆(娇jiao)并不知道丈夫的心理变化,她只以为自家男人焦渴多(日ri),想帮他释放(身shen)心的双重压力,这时说道:“(床chuang)单我刚洗过,去沙发那里吧。”

    袁金林停顿一下,没去卧室,也没去沙发,而是放下傅忆(娇jiao),先冲澡去了。

    这袁金林是个孝子,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携带sars病毒,因此,事后他并不愿去父母家,只待在家里与傅忆(娇jiao)朝夕为伴。

    念及白美妙的(床chuang)上风(骚sao),瞅准傅忆(娇jiao)上班期间,袁金林也曾给白美妙打过几次电话,然而白美妙这个女人非常怕死,她明知袁金林出差回来没几天,非常危险,执意不肯相会,非要过完两个礼拜的观察期再说,为此,袁金林只能打一打电话表达着激(情qing)。

    傅忆(娇jiao)的命被丈夫捏在手心,且比别人下((贱jian)jian),她自然看得出来,但是她并没有多少抱怨,因为她知道丈夫的工作并不容易,哪怕遭遇sars病毒,她也有义务分担。接下来,她和袁金林的确真正过上一段平静而和谐的夫妻生活。这些(情qing)况,她早就告诉了滞留在北京的陈君寻,叮嘱陈君寻保重(身shen)体的同时,要他这段时间少跟她联系。

    陈君寻只得从命。

    可是,少了傅忆(娇jiao),生活中就好像缺乏一道美味佳肴,这让陈君寻耿耿于怀,这时候,他便想起了新书里的第四位女主人公的生活原型,那个半实半虚的(情qing)人乔袖。

    网络时代的(爱ai)(情qing)似乎很容易酿造,如一坛美酒,不再需要长时间窖藏,倒出一饮就会让人沉醉。这个时候,乔袖发现心里已经不能没有陈君寻了,这个英俊、幽默而又事业有成的男人在她感(情qing)的领地一天天地侵略扩张,她心甘(情qing)愿地被其迷惑,陶醉而且充满幸福的幻想。

    此时的乔袖正坐在开往疫区北京的列车上,她辞掉了乌鲁木齐那份工作,一步步向陈君寻也一步步向危险靠近。那是**最为肆虐的时期,为了控制疫(情qing)进一步蔓延,政府启动一(套tao)紧急应对预案,其中就包括:重灾区的北京对外客运实行(禁jin)运,所有旅客只许进城不许出城。

    乔袖之所以来北京,是因为她看了陈君寻的一篇香艳气息极其浓郁的小说。那篇小说叫《(禁jin)果的颜色》,从那篇小说里,她看出陈君寻就是一个风流才子,只是,没到面对面发问的时候,她不能确定。

    新闻媒体天天报道,新的**疑似病例不断增加,抢救中的病号越来越多,前途未卜,生死难料,好像世界到了末(日ri)似的。

    在天塌地陷之前,乔袖想把她的初夜献给陈君寻,那个英俊而又才华横溢的男人。她愿意飞蛾扑火,就在某个不确切的时刻,所以,她毫不惧怕瘟神的威胁,在貌似万劫不复的世界末(日ri),赶在死亡之前,她希望与陈君寻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旷世绝恋。

    百品不厌,乔袖又翻到了《(禁jin)果的颜色》篇首,默读下去:

    橘黄色的窗幔羞赧而文静,将胭脂的私生活完全掩蔽成了孤独与寂寞,这时的夜就深了。一切都变得死寂沉音,唯一能够听到的,似乎只有(爱ai)与忧愁的窃窃私语。胭脂端坐在梳妆台前,她的脸平静而细腻柔滑,看上去找不出任何伤心往事的痕迹,仿佛从来不曾回忆与感伤过。

    胭脂凝视镜子里自己这张美丽的脸庞,眼里没有一点新鲜的神色。从壁灯里发出的银粉色的光线,依然蛋清一样地滋润与迷人。镜面左上方的一对彩绘的鸳鸯,此时没有丝毫睡意,戏水追逐,前头的一只,似乎(欲yu)跳将出来距其不远,黑胡桃色的五斗柜上,一株即将凋谢的水石花似乎早已经倦怠。

    立夏了,夜里的气温正如一杯暖香的咖啡。但是,胭脂更多咀嚼到的似乎只是孤枕难眠的淡淡苦涩。镜子里的美眸越来越空,直至再也找不到自己脸上美丽的地方,胭脂才意识到自己坐得久了。胭脂站起(身shen),翘起的(臀tun)和高拔的(胸xiong)便水落石出一般,完全被合体的黑色连衣裙勾勒得“惹火烧(身shen)”。胭脂对着镜子慢慢变换站姿,前后左右来回审视着,每一个细小的举动都那么容止端详。

    枕头顶上的手机的颜色看上去越来越猩红,几乎成了难以抵挡的蛊惑,胭脂终于扑倒在(床chuang)上。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抓住手机,她的手微微颤抖。闭上眼睛,面前立刻出现一个含(情qing)脉脉的男人。胭脂害怕闭上眼睛,但奇怪的是每一次眼睛阖上以后她都不想睁开。胭脂酸软软地翻过(身shen)斜躺在(床chuang)上,睡美人似的形如缴械,手机无力地丢到了一旁。

    胭脂是在一次“8分钟约会”酒吧派对上认识君肆的。

    “8分钟约会”最早兴起于美国,而后流行欧洲,现在,中国的大都市也在悄然流行。酒吧派对上,十对左右青年男女被安排成双配对亲切地交谈,每对限时8分钟。“8分钟已到,男士请起立。”随着一声铃响,每对男女分开,女士不动,男士则要到下一个牌号的咖啡桌与新的异谈,彼此打分。

    丈夫出国留学已经三年多了,中间就回来两次,胭脂固守空城开始有疲惫之感。亲友聚会变得乏味了,上网聊天让自己背离现实越来越远,胭脂就想寻找一种新鲜的活法来驱赶寂寞。

    胭脂佯称未婚报名参加了“8分钟约会”,她并没有结交异(性xing)朋友的想法,她知道真若那样发展下去将是非常危险的,她只想触摸一下那种刺激的氛围,呼吸一下那里的空气,就像一个一辈子离不开深山老林的猎手想嗅一嗅深海鲍鱼鲜活的腥味,可她万万没想到遇到了君肆,一个近乎无赖的男人。

    君肆男1号,胭脂女12号。君肆是最后一个与胭脂照面的男人,坐在胭脂的对面,一言不发,上下打量着胭脂,笑眯眯地一脸坏相。

    胭脂被面前这个蓄着艺术家的长头发、不修边幅的男人看得有些心慌,但她的脸上还是恪守着城市淑女的贤良端庄。“无话可说吧,我们可以提前结束。”约莫过去五分钟,胭脂说。

    君肆涎皮赖脸,说道:“坐在你面前,除了美丽,所有的语言都是赘疣,都是多余的。”

    胭脂一听,脸色沉了下来。君肆看着她布满乌云显得更加(性xing)感的脸,目光停在她的红唇上,轻声戏道:“看到它,老是让我想到嗑瓜子的感觉。”

    这个讨厌的男人!他将她的红唇比作圆润饱满的瓜子。胭脂就被这个放肆的男人羞得满脸红潮。

    现在一想起来,胭脂还觉得面颊滚烫,胭脂感觉自己在微笑,然而却有人在窥视她的幸福的秘密。胭脂睁开眼睛,一下子看见(床chuang)头挂着的她和丈夫的结婚照,对,一定是他,雪茄,她的合法男人,他一定想把她的所有秘密所有快乐全部挖走。胭脂有些埋怨这个男人,起(身shen)将金黄色的比翼镶边相框取了下来,然后趿着拖鞋,走过去将它覆(身shen)放在五斗柜里。

    是的,不能让他发现任何秘密。胭脂自言自语,折过(身shen)来,抬头凝视放相框的那片墙壁。时间久了,四周的墙壁都被尘染得有些发暗,而那片自从洞房花烛夜就见证着(爱ai)(情qing)的地方却被(爱ai)(情qing)保护起来,还是那么洁白,现在再看起来,无论如何都像一块刚刚撕去纱布的伤疤。胭脂打开p3,一首感怀一夜(情qing)的网络歌曲《≈(爱ai)》,即使在超低分贝的音量里,听起来也还是那么令她((荡dang)dang)气回肠:

    进行一次感动,

    进行一次疯狂,

    让生命在46亿年忧患之中快乐受伤。

    进行一次冒险,

    进行一次放((荡dang)dang),

    让(爱ai)在白天与黑夜颠倒的世界无罪逃亡。

    无论海洋俘虏了陆地,

    还是陆地背叛了海洋,

    曾经的唇齿相依给易碎的记忆镶上相框。

    在风暴和平静的间隙默写自己的思想,

    在(爱ai)与不(爱ai)之间保留着模糊的印象。

    无论固守有多短,

    无论回味有多长,

    只要拥有过就别冀望永远的天堂。

    在明(日ri)阡陌的路口遗失吧相思红豆,

    在缘来了缘又去的尽头是真实的阳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