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3章缠绕左右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等到袁茵和裘乾下了电梯,江桐才敢露面。

    这时的江桐再也没有心思给江枫买衣服了,她并不知道袁茵缘何会喜欢裘乾那个长相猥琐的男人。回到青屏以后,她没有声张,装作什么事(情qing)都没发生似的,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格外卞急焦躁,她明知江枫不如袁茵强势,暗地里,更为这个忠厚老实的弟弟捏了一把又一把冷汗。

    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帮助弟弟解围呢?

    江桐苦思冥想。

    可是,一想到婚姻这个字眼,顷刻间,她的脑子就像爆炸了似的。自从她和陈君寻结了婚,表面看她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她的白马王子,可是,因为傅忆(娇jiao)的存在,她少有幸福可言。多少年来,她一直努力地往前划桨,然而陈君寻偏偏喜欢呼风唤雨。单单一个陈君寻足以令她乞哀告怜了,现在又看见袁茵红杏出墙。难道她江家姐弟就这么窝囊吗?

    江桐不便道破弟媳妇红杏出墙的行为,又不能对弟弟的无辜受害坐视不管。她一时苦于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只得常买些东西去弟弟家里串门,带着一种查岗的(性xing)质。再碰到江枫与袁茵因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愉快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站在袁茵这边,表面上大义灭亲,警告弟弟要多顺从弟媳妇,同时不忘骂陈君寻那个花心男几句,要弟弟别跟那个花心大萝卜学习。

    江桐指桑骂槐的时候,袁茵心里有鬼,难免犯起嘀咕。因为这个姐姐来串门的次数多了,她不得不减少她跟裘乾的交往次数,而正因为见面的机会减少,才让犯错的几率变得更大,就像一只风头正劲的风筝,你越是约束,它就越想放纵。

    袁茵不久更换了qq个(性xing)签名:世间最浪漫的(爱ai)(情qing),是左脚与右脚的缠绵;世间最平淡的婚姻,是左手与右手的缠绕。

    很快,陈君寻看到了这个qq个(性xing)签名,就给袁茵发去留言,说这个签名内容不雅,要袁茵抓紧换掉。

    其实,这些年来,夹在傅忆(娇jiao)和江桐之间,一个是嫂子,一个是丈夫江枫的姐姐,袁茵也够为难的。这个风流姐夫陈君寻打没打过她的主意,袁茵并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姐夫(挺ting)关心她的。

    不过,袁茵也(挺ting)喜欢这个姐夫。生活中,每每见到陈君寻,袁茵总习惯低头看鞋,然后就会催发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这种感觉,自从她把陈君寻加为qq好友就有了,而后静默生长,蔓蔓(日ri)茂,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她这个姐夫更像是她的菜吧,一道她想吃却又无力举动筷子去夹的菜。

    受到陈君寻关注,袁茵心里(挺ting)高兴。她告诉陈君寻,这不是她写的,是她挪用别人的一段名言。陈君寻笑了笑,问袁茵,是不是一位作家说的话。袁茵回答是。陈君寻发来一张笑脸。袁茵后来才知道,《办公桌上思考的脚》的作者皇文汉是陈君寻的文友。不过,如此狗血的个(性xing)签名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特别是袁茵以小姨子的(身shen)份抒发(情qing)感,她的小心思被姐夫窥视了,不(禁jin)臊得面颊通红。

    陈君寻一笑带过,敦促袁茵恪守淑女形象。

    裘乾却是不能自已。

    袁茵的这个个(性xing)签名勾起了裘乾无尽的遐想,以致有一天,那渣男与袁茵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手居然冷不丁蹭了一下袁茵的怀。

    那动作,狗抬腿撒尿一样,极度**。袁茵一下子愣住了,回过神以后,她倍觉耻辱,故而狠狠地擂了裘乾一拳头,说道:“再敢对我不尊重,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

    袁茵的话虽然说得很重,脸却没有完全拉下来。这就给裘乾留下一线存活的希望。以致往后再跟袁茵单独在一起时,拍拍肩,摸摸手,抚抚头,掸掸(臀tun),他那些猥亵的小动作越来越多,像是患了多动症似的。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在这个节((操cao)cao)碎了满地的时代,有些失去的东西,捡了回来,再想恢复原来的样子,那是很难很难的。没有一个女人想把她的贞((操cao)cao)摆上货架,除非世界被魔鬼统治。而在物(欲yu)横流的时代,发达的网络,使得私密约定更加便捷,道德的监督与审判明显力不从心了,于是,越来越多的天使在不断地沉沦。

    在魔鬼和天使之间,比袁茵美过至少两倍的谭雁龄,还有那个时常家庭冷战的老板罗建业,这一对相互歆慕多年的冤家,他们私下的幽会,那种家庭背叛后的彼此给予,不知道算不算风流韵事?

    有关裘坚出狱后可能报复罗建业的殷忧,其实,即使没有谭雁龄提醒,罗建业也一直在防备。有道是血海深仇无过于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旦摊上这两件倒霉事,只要是个七尺男儿,决不会善罢甘休,当初裘坚误以为谭雁龄年轻时被糟蹋而剁去了白俊杰的一只手只是一个小小的提示。白俊杰的一个未遂,远远不及罗建业睡谭雁龄那么勤奋。

    初与谭雁龄幽会时,罗建业三十出头,心气正旺,黑白两道认识不少朋友,做出这等苟且之事他并没有太多忌惮。后来,随着年龄增大,以及裘坚刑期一天天缩减,他的心里就越发不安起来。

    有时候,罗建业会突然生发臆念,他想象着要是裘坚在狱中暴毙那会多好,或者越狱未遂触电网而死,或者被警察无故打死,反正,他想长期占有谭雁龄,最好二人一同进入坟墓。

    这些极其自私而恶毒的臆念,罗建业当然不会告诉谭雁龄,表面上,他仍然劝说谭美人耐心等待裘坚出狱,并且惺惺作态地表达着祝福,要谭雁龄原谅裘坚领着裘坚好好过(日ri)子,这反倒引惹谭雁龄更加迷恋他的魅力,抓住有限的自由时间,更愿意跟他一起厮混。

    罗建业从省城回来不久就换了一个司机。此人名叫马登,是从特种部队转业的,既然是特种兵,(身shen)手如何,就不用多说了。

    那马登分到乡镇派出所做个指导员本也很好,怎奈罗建业给出的待遇十分丰厚。罗建业不仅承诺让马登一年内买得起房子,同时,还答应将马登赋闲在家的(爱ai)人安排进吻牌公司,给个办公室闲缺待着,全勤工资,又不影响她接送孩子。反正,(诱you)惑(挺ting)大的。

    但是,罗建业也开出一个条件,那就是:马登必须集司机保镖于一(身shen)。

    马登原以为老婆的工资拿多少无关紧要,五险一金有了着落这才是王道,没想到罗建业这么重视他,又在青屏繁华地段临时给他租了一(套tao)商品房,房租由吻牌公司负责交付。

    老婆孩子吃住行在城里都有了着落,马登打消后顾之忧,带着知遇之恩,很快,他就答应了罗建业,辞掉人民警察的工作。

    马登到了罗建业(身shen)边以后,工作起来兢兢业业,又加班学来了和珅溜须拍马那一(套tao),罗建业哪里痒痒,他就挠哪里,这让罗建业十分舒坦,人(身shen)安全的焦虑也就慢慢打消了。

    只可惜裘坚刑满释放以后,罗建业与谭雁龄幽会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几乎叫做没有,这让**满满的他实在难熬。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眷顾太深了,他自然而然地就迁怒到了裘坚(身shen)上,又极度自私地不愿让他心(爱ai)的女人被裘坚这样的渣男触碰,虽然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夫妻。思念过度,这时,他的心里开始渴望谭雁龄能够主动与裘坚离婚。

    说着就到了二00二年的冬天。

    正当罗建业内心的疆场剑拔弩张,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将整个中华民族带入极度恐慌的境地,也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态度。当一条条活蹦乱跳的生命转眼之间被瘟神击倒并于短短几天之内撒手人寰,医学界出现一个新的名词:**。

    **,**型(性xing)肺炎的简称,英文sars。最初的症状发(热re)、咳嗽、(胸xiong)闷,并无特异(性xing),但是,对于那些(身shen)体免疫力较差者,很快就会病(情qing)加剧,几(日ri)之内迅速死亡。

    关于**病毒的来源,说法不一,但是,比较权威并被多人认同的一种说法是,**病毒来自果子狸,广东人因为喜欢吃果子狸,从而将病毒引源过来,发生了这场灾难。

    说到瘟疫,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多次,天花、鼠疫、霍乱、黄(热re)病和流感都给人类带来过沉重的灾难。其间,折磨人类时间最长的当属天花,它折磨人类三千多年,伴随着漫长的人类文明史,直到1796年,英国人琴纳发明牛痘接种并推广开来,境况才大为改观,不过,人们恐慌的心灵依然战战兢兢。

    相较天花,鼠疫同样恐怖无比。人类历史上出现过三次世界(性xing)的鼠疫大流行。十四世纪后半叶肆虐欧洲的黑死病就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鼠疫,叫做腺鼠疫,因感染者(身shen)上出现黑斑点俗称黑死病。黑死病首先在东南亚出现,然后传到意大利半岛,继而波及整个欧洲,引起了该病在欧洲的大爆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