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2章矛盾重重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袁茵出门时并没有告诉江枫她要去还空调钱,结婚多年,她做事向来独断专行。等到裘乾说不要钱了,空调白送给她,这让她感到非常意外,同时,隐约有一种**的预感。

    是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到底要不要接受这台空调呢?接受了,无疑等同于傍大款;不接受吧,人家裘乾看上去又那么诚恳,是让人不忍伤害的那种。袁茵纠结了好几(日ri),这一天,她打电话给裘乾,决意将钱送回去,可是,刚一开口,就被裘乾巧言令色地转移开话题,又逗得她心(情qing)舒畅。

    袁茵从中尝到了甜头,同时,她也感激裘乾帮她一点一滴地找回自信。后来,裘乾主动给她交了手机费,暗示她闲时可以打打电话,说喜欢听她百灵鸟般的嗓音。她经不住恭维,开始喜欢和裘乾电话聊天了,先是谈论公司里枯燥乏味的机关生活,然后交流的话题越来越多。

    裘乾曾经在百顺化工公司当过追债办公室主任,袁茵所说的机关里勾心斗角的表演他深有体会,再加上他喜欢演义,又非常健谈,因而很会顺着袁茵的话头往下续展讨她的欢心。

    袁茵的笑声越来越多,越来越清脆,渐渐地,她与裘乾越聊越投契,越走越近,以致这一天裘乾冷不防叫她一声宝贝,她居然默许了。

    被叫了宝贝以后,袁茵有一种别样的快乐,同时又有些莫名的忐忑与害怕。裘乾闯入她的生活了,她知道她的生活从此再也不会风平浪静。后来,睡觉之前,她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厚厚的一沓沓钞票,奇怪的是,那一沓沓钞票一会儿从裘乾的包里飞出来,一会儿又飞回包里,在她面前飘来((荡dang)dang)去,勾起她的拜金(热re)望的同时,令她对现实生活更为不满。

    想着裘乾老板包里成沓的钞票,袁茵就觉眼花缭乱,突然,她渴望拥有那么多的钱,不管欺骗还是掠夺,她都会奋不顾(身shen)。一滴水的冲动,可以搅起整湖的(热re)烈,就是这么来的,所以,当裘乾约她一起去唐州购物时,她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这一天,江桐去唐州开会,听说帝王大厦搞促销活动,开完会以后,她就去那里逛了一圈。这只美丽的金丝雀疼(爱ai)弟弟江枫,一心给江枫挑选几件反季节销售的衣服,不想,在大厦里头,她居然看见袁茵的背影。

    江桐暗地里责怪这个弟媳妇来唐州事先不跟她通口气,刚要追上去询问,却看见离她不远处有个男人跟她说话。江桐的心里“咯噔”一声,脸色瞬息难看得无边无际,心说坏了,弟媳妇有外遇了!

    果然,片刻过后,裘乾与袁茵肩并肩走到一起,偶尔会有牵手的小动作,当然,都是裘乾低三下四地发出邀请,然后,袁茵极其短暂地应付一二。

    看见二人走向乘客电梯口,江桐小心翼翼地跟在后边,随他们上到四楼。

    袁茵和裘乾并没有发现江桐在后面盯梢,等走到珠宝柜台前,裘乾对袁茵说道:“喜欢哪种金银首饰,你随便挑吧,别不好意思。”

    售货员心明眼亮,在一旁不失时机地帮衬道:“是啊,是啊,这位美人气质超凡,(身shen)材又这么好,配什么都好看。”

    袁茵在柜台前逐一过目,荟萃一起,琳琅满目,她足足看了十余分钟,任凭售货员花说柳说,却是一声不吭。最后,她盯上了一枚标价五万多的钻戒。如此昂贵的首饰,嫁到工薪阶层江家前,她想都没有想过,现在裘乾给了她一次机会,她虽奢望,最后落下的也只是一声轻叹。

    袁茵的内心非常矛盾,她有心敲裘乾一竹杠,又害怕拿回家以后被丈夫江枫问及。越想越以为江枫窝囊,同时,又越来越觉得江枫碍事绊脚,这就是典型的出轨心理障碍啊。袁茵的心里越发烦乱,也就对自己的现状更为失望了。

    这时,就听裘乾说道:“我看这副千足金手镯不错?你不妨戴上试一试,万儿八千没关系,只要你喜欢,我卡里有的是钱。”

    刚才袁茵的目光落到那枚钻戒上且不打紧,却让裘乾惊魂不定,只要袁茵的玉指往那枚钻戒上轻轻一点,那就是一招超级无影刀法,定然放裘乾一盆猪血。裘乾惊得后背直冒冷汗,因而,等袁茵目光稍有动摇,他赶忙将她的注意力引向一只手镯,一面大腹便便,不忘给自己贴金。

    袁茵的目光随着裘乾牛气的牵引,旁移到金手镯上,看了半晌,她摇了摇头,小声对裘乾说道:“走吧,外财不富命穷人,像我这样生成穷命,戴上也降不住。”

    裘乾一听她不要,这时更有底气了,说道:“哪码对哪码呢?这是我高兴送你的,又不是做交易,别推辞了,好不好?”心里却在说:买吧,买了以后就去开房。只要把你这个美女上了,这万儿八千的,我一咬牙也就算了,省得我朝思暮想,像是得了病似的。

    这裘乾是个生意人,他心心念念要吃袁茵的豆腐,又不愿意花大价钱,心说万儿八千搞定最好,可没想到袁茵什么都不要,哪怕三百两百的一副银耳坠。到这个时候,他担心的不是钱的问题了,而是这个女人好不好泡。

    这个顾虑,折磨了裘乾好一阵子,离开柜台之后,他仍然困惑不解,不(禁jin)小声问袁茵:“我给你买衣服你不要,买化妆品你不要,买首饰你还不要,你跟我来唐州,到底想要什么?难道连一个表现的机会,你都不想给我吗?”

    袁茵嗟叹了一声,说道:“你给我买,我拿回家能穿能用能戴,还是怎么地?江家人若是看到了,问我,我怎么解释?难道告诉他们,说是你买的?咱俩的事,能晾在灯下吗?妙药难医罪孽病,外财不富命穷人。我看,还是算了吧。”

    话间,她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显然是想拿又不敢拿,非常纠结。这可是给裘乾省钱的美事。裘乾得了便宜而又卖乖,故意扼腕说道:“可是,这一趟不就白来了吗?”

    袁茵苦笑道:“也不算白来,出来的目的是为散心的,现在,我心(情qing)好多了,过一会,咱们就回去吧。好啦,咱们得先离开这里,可别被熟人看见。”

    帝王大厦是个中高档生活用品汇聚中心,青屏不少有钱人常来这里消费。为了避人耳目,袁茵考虑得没错。裘乾一听,也觉得有些道理,故而颔首。但要说这么早就回青屏,他是绝难甘心的,这个女人,他还没得手呢!

    裘乾抬腕看了看手表,故意打了个哈欠,装作劳累的样子,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我看现在不到下午两点,要不,咱们开个钟点房休息一会吧,省得我在路上开车时犯困,你看好不好?”说话间,他那神态,活像一只饥渴的狗靠近了一个盛(奶nai)的盆,心想偷饮,又怕主人发觉,偷窥中有些兽(性xing)的凌乱。

    袁茵一听说要开房,脸色一紧,登时提防起来。很明显,这渣男不是点名要睡她吗?

    袁茵明知裘乾满肚花花肠子,却不料暴露如此之快。她暗道,这男人真若(爱ai)她,不会这么快就上高速的,一点感(情qing)基础都没有,谈什么真心呀?这跟强盗又有什么区别?

    想罢,袁茵不便点破,只是在她的心湖,失望的暗流随浪潮退却,受伤的姿势有些固定,一时没有舒缓的自由。

    但闻袁茵说道:“你要是真的感觉累,就去开个房睡会吧,我先坐大客回去了。我不能回得太晚,不然,他们真不知我干了什么坏事。”

    说着,就要与裘乾分手。

    裘乾一听袁茵要坐客车回去,连忙摆手道:“你可别撇下我一个人不管啊。咱们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呗。不想开房就别开,反正我没动什么邪念。扪心自问,我对你好,首先是对你的敬重,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说着,他就拍起(胸xiong)脯。

    (胸xiong)脯这一拍得“砰砰”直响,那可是得不到美人芳体而发出的铁骨铮铮的噪音啊。

    袁茵有些感动,说道:“谁让你发誓啦?我相信你还不行吗?走吧。”说着,她又环顾四周,深恐遇到熟人。

    可怜袁茵不晓得裘乾的真实心态,她本打算相信这个渣男的,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裘乾朝气蓬勃的裤门。袁茵只是扫视一眼,脸颊就不(禁jin)涨得通红,心说,跟你开房,还不被你生吃啦?

    裘乾见到袁茵脸红,心里好一阵窃喜,暗说:看来,这次粗俗的提醒起到效果了。下次只要你还跟我出来混,就证明你一准想做我的(身shen)下之物。

    江桐躲在不远处察看着动静,当然,裘乾耍弄的流氓姿态她是看不到的,看到了,她必扯巴掌来搧这个渣男。但当看到袁茵环视敌(情qing),江桐的小心脏着实狂跳不轻。不过,还好,她的反应足够敏捷,慌忙躲到货架后边,没被袁茵发现。

    这些敏捷的躲闪,都是江桐平素跟踪丈夫陈君寻时练就的本领。当然,跟踪丈夫与跟踪弟媳妇是两码事,跟踪丈夫时暴露了(身shen)份,充其量那是吃醋行为,若是跟踪弟媳妇被发现了,她要挨骂一辈子的。

    江桐深知个中厉害,所以,袁茵的一个多心的回眸,惊出了她的一(身shen)冷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