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100章接近美女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个形象的比喻走到袁茵心里去了,它分明是**幻灭时的最精准秒拍,由此,袁茵特别喜欢这本书。

    书的作者署名皇文汉。通过网上搜索,袁茵有幸将作者加为了qq好友,可是,她并不知道,这个皇文汉跟她的姐夫陈君寻是文友,由此,险些闹出笑话。

    袁茵骑着自行车正往单位去,这时,突然听见有人大声叫她。

    袁茵下了车,环顾四周。

    “袁书记,是我。”

    裘乾一边大声叫唤,一边不停地招手,书记二字这一出口,他的(身shen)份水涨船高。袁茵听得扎心而又耳(热re),随即又有一种变态的舒坦,再一细看,二十米开外,人行道上穿梭着裘乾。

    裘乾酒桌上憋得不轻,回想胡珏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模样,心里郁结难释,忽又假借酒(性xing),过屠门而大嚼,幻化着路上能够遇到袁茵,与她诉说衷肠。

    顺着左行道往袁茵上班的方向一路徐行,果然老天怜人,远远就看见上班途中的袁茵。裘乾心扉豁然开朗,连叫几声,见袁茵下车,他忙快步迎了过去,“袁书记——”到了袁茵跟前,他心花怒放,又叫了一声,声音更加温馨。

    袁茵脸上堆起微笑,说道:“裘大哥,是你呀。你要钱的吧?真不巧,现在,我,我(身shen)上没带钱,要不,明天中午,我送到你店里去,你看行吗?”

    裘乾一听这话,连连摆手,说道:“可别提钱,提钱太见外了。我就想跟你打打招呼,说说话。要不然,你会说我不礼貌。”说话间,他的目光就开始撞击袁茵隆起的(胸xiong)器,就像飞机撞上了潘多拉魔峰,有一种遭受美人伏击的感觉。随后,见袁茵目光犀利,他又如一只饥渴的狗靠近了一个盛(奶nai)的盆,心想偷饮,又怕主人发觉,偷窥中有一些兽(性xing)的凌乱。

    其实袁茵与裘乾不算很熟悉。几天前,袁茵看中一款搞促销的空调。袁茵早就想给女儿的卧室装台空调了,当时心心念念就想买下来,可怎奈手头拮据。她有心等到发工资时再买,又怕到时促销活动终止了,正举棋不定,这时,裘乾走进店里。

    见到袁茵,裘乾故作惊讶状,主动搭讪:“天哪,我怎么感觉你好面熟?你,你是不是经常在公园露天舞场跳舞?”

    袁茵一怔,说道:“是呀,我觉得你也好面熟。”突然,她想起了一个老是邀请白美妙跳舞,可白美妙始终不给面子的可怜的男人。那会儿她问白美妙为什么那么冷血,白美妙只说“这人太丑”。现在这人站在她的面前了,看上去也不难看啊。

    袁茵正犯嘀咕,这时就听裘乾说道:“有好几次,我想请你跳舞,话到嗓子眼,我都给按下去了,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找人跳舞有什么不好意思呀?又不是犯罪。”袁茵问。

    裘乾说道:“因为你太漂亮了,舞又跳得跟人一样漂亮,我怕我的舞姿给你扣分。”

    袁茵听后,心境光风霁月,豁然开朗。此时的她才是不好意思呢,耳根一红,说道:“瞎讲。”

    不得不承认裘乾是个(情qing)场高手,见袁茵被他带上了道,他心说,店里还有好几双眼珠子盯着呢,不能老是在舞场上拧捻捻转儿,于是换了个话题,故意说道:“你是不是吻牌公司的袁书记?”

    这书记二字一喊,袁茵的(身shen)价立刻就抬高了,众人的目光随之聚集于此,尤以售货员为甚。重要客源啊!赶紧倒水吧。

    一见被人关注,袁茵如坐(春chun)风,说道:“对呀。你是?”

    裘乾笑道:“这个店是我嫂子开的,我是这里二当家。陈君寻是你亲戚吧?”

    袁茵说道:“他是我丈夫的姐夫。”

    裘乾接住话茬,半开玩笑地说道:“哦,那就是你姐夫喽。我和你姐夫曾经在百顺化工公司共过事,和他是好朋友,我叫裘乾。你姐夫在我面前提过你,其实,他不说我也早就认识你了,吻牌公司最年轻的美女干部,能歌善舞,谁不认识呢?”

    裘乾一边给袁茵戴高帽,一边给她搽胭敷粉。袁茵暗自感叹自己所谓干部的真实待遇,却又喜欢听美女干部这种字眼,这时候,她“哦”了一声,接受了这顶高帽。

    “你想买挂式的还是柜式的?我帮你选一款吧,质量嘛,你大可放心。”

    裘乾话题一转,好心问道。

    袁茵听后心里猛一纠缩,暗说这人故意(套tao)近乎,原来是想推销产品呀。怕是鬼迷熟人,因而连忙撒谎道:“我只是随便看看,我家里已经装好几台啦,就是主卧室那台有点旧。”

    裘乾不知道袁茵虚荣地粉饰着脸面,也不知道她担心被杀熟,只是神摇意夺,一心讨好这个美人,继续说道:“不中眼就换吧。你要是相中哪款,看在陈君寻的面子上,我给你打八折。这个店,我可以当一半家。”

    裘乾的嫂子,也就是青屏环保局长裘才的老婆赵大娥是这个店的幕后老板。赵大娥不经常在店里露面,这刚好给裘乾一个小母牛玩杂技的机会。裘乾睃了睃(身shen)边的售货员,示意她别乱说话,然后开始向袁茵大献殷勤,“看中哪种款式,你尽管说。我可以先安排人送你家去,等你用后感觉满意了再给我钱,不满意,你可以退货。”

    这种体验消费,就像试婚一样,不满意可以退货,袁茵听得动了心,再经那个售货员在一旁帮衬说好,最后,就赊账买下了这款空调。裘乾非常大度,连说老熟人,袁茵要打欠条,他死活不依。

    就是从那件事(情qing)上,二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因此裘乾不要打欠条,袁茵对他慢慢就产生了好感。

    这次相遇,袁茵以为裘乾是向她要钱的,就主动提出翌(日ri)中午给他送过去。不料裘乾一听她要把钱送到店里,脑筋一转,蛤蟆嘴一抿,坏水登时从嘴角溢了出来,说道:“不急,不急,你也没必要绕个弯送店里去,钱我已经帮你垫付了。这样吧,晚上,咱们定个地方,你给我就行。”

    袁茵听后有些小激动。方才废品收购站里的焦躁,枯萎了那棵自尊之树,现在那棵树有人浇水了,慢慢开枝散叶,心(情qing)舒展,酸涩里处也有一丝甜蜜。

    关于那款空调,袁茵私下里问过几个买主,经过比较,才知裘乾给她价格最为低廉,再一听裘乾帮她将钱垫上了,这时更为过意不去了,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行,你选个地方吧,晚上我给你送去。”

    裘乾一听,心中窃喜,暗说鱼儿终于上钩了,心往神驰的,是刚一咬钩就想抬竿的那种,连忙说道:“好的,晚上我在‘肯德基’等你吧,顺便请你吃个饭。”

    袁茵以为对方客(套tao),就说道:“谢谢啦,裘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住的那个小区北边不远有个三角花园,晚上七点你就在三角花园等我吧,我把钱给你送去。”

    裘乾一激动,忽然问了个神经刀般的问题:“你和你老公一起来吗?”

    袁茵费解,反问道:“你是不是想认识他呀?要不,我把他带去?”

    裘乾一听,连连摆手,“不,不,不。你一个人最好,一个人最好。”

    说着,这个色鬼(热re)血迭涌,喉结滚动几下,强力咽了咽唾沫,后半段话,他没敢大声说。

    袁茵没有留意裘乾强烈的**,她现在担心的是下午有个会议,抬腕看了看表,忙说:“不好意思,裘大哥,我得赶时间上班了,就这么定下吧,晚上见。”

    裘乾恋恋不舍,**辣地望着这个美女上车时浑圆的(臀tun)部,忽然希望自己变成孙猴子,不为别的,只为孙猴子能变成那个自行车车座。

    这岂止色鬼,简直是条色棍!

    “好的,不见不散。”这条色棍的声音追着袁茵跑,真想声音有形,伸进轮圈,阻断辐条,然后留住那个脸蛋姣妍、(身shen)材一流的美人。

    就这样,见到袁茵,裘乾很快就擦去了心灵上的一层灰尘,再一想,胡珏(爱ai)跟谁睡就跟谁睡吧,反正她没有袁茵有味。

    (情qing)人眼里出西施,西施一出百花折。因为有了更好的替代品,裘乾的心里稍稍平衡一些。为了猎获袁茵的芳心,裘乾特意去银行提取两万元现金,也不顾农药商店的生意了,回家以后,他动用一些手法,夹带纸张于其间,凑合成五沓,看起来像是五万的样子。

    裘乾将这些钱放进了老板包,撑得老板包鼓鼓囊囊的,俨然他就是个粗腰老板,然后,他又翻箱倒箧地扒出几枚假戒指和几条假黄金项链,挑一枚假钻戒和一条狗链子粗细的假项链戴上了,单等晚上在袁茵面前炫耀,故而实现他的猎艳计划。

    到了晚上,袁茵果然一个人来的。恰好这个三角花园没有闲人留驻,这也给裘乾酝酿温(情qing)创造了优越的条件。

    “不好意思,裘大哥,让你久等了,喏,这是两千块钱,你数一数吧。”袁茵一见面就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钱,递向裘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