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8章杀狗泄愤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黄二狗老婆听后哀求道:“千万别去,翼龙兄弟,你就让咱们家太平一阵子吧,你说,你要多少钱,我给。”

    说着说着,她就扯到保护费上去了。

    翼龙听到这话悻悻不悦,说道:“谁稀罕你那几个臭钱?那几个臭钱,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那么,你们想要什么?”

    翼龙说道:“你这个女人太啰嗦,师父只是想找一个活靶子练一练(身shen)手。再婆婆妈妈,当心师父把你当狗杀了。”

    白俊杰一摆手,喝道:“不要欺负妇道人家。”然后,一指旁边拴着的那条冲他虎视眈眈“汪汪”示威的串种黑贝,说道:“把它铁链解掉,我杀它!”

    黄二狗老婆一听,苦苦哀求道:“白爷,你饶了它吧,它可是个有灵(性xing)的东西,我一直把它当作亲儿子一样看待,白爷,我求您,要不,我现在给你买一条去。”这女人说着就巴望站在白俊杰(身shen)边的胡珏,很明显,她有心让胡珏垫话求(情qing)。

    胡珏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可怜,刚要张口,白俊杰侧过脸去,警告道:“你少插嘴!”

    胡珏果然吓得不敢吭声。白俊杰转过脸来,冷冷地说道:“几天前,我就交代过黄二狗,我说我今天早上八点半准时来你家,要他给我准备妥当,他当时满口答应,没想到,他这么健忘,我的话这么快他就抛到了脑后。看来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不会长记(性xing)的。”说到这里,他抬手指向黑贝,“你过去将那铁链子解开,它若逃掉,算它命大,我若倒在它嘴下,那说明我白俊杰命里该绝。翼龙,过去把院门关上。”白俊杰吩咐。

    翼龙听命,过去关上了院门。

    黄二狗老婆无奈之下只好走到(爱ai)犬的(身shen)边,将狗链子解开,小声对黑贝说:“狗儿呀,你若能够跳墙就跳吧,逃命要紧,跳墙以后,你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千万别跟白爷斗狠。听我话,我的好狗儿。”黄二狗老婆说着说着眼里就噙满泪水。等她抬头,看见白俊杰仰颈将随(身shen)携带的半斤小烧酒一饮而尽,然后手持杀猪尖刀,严阵以待。

    白俊杰叫黄二狗老婆、胡珏和翼龙进到屋里。院子里,只留下他和黑贝。这时,只听他断喝一声:“裘坚,我杀你爹来了,你狗(日ri)的给我好好看着,我先让你爹死,然后,就轮到你这个杂碎了。”话间,(情qing)绪极度激愤。

    那黑贝好像真的通人(性xing),刚才看到主人流眼泪,现在又莫名其妙地挨白俊杰一顿骂,“嗡嗡”低吟,非常恼怒。它不仅没有退缩,反而鬃毛高竖,越来越凶,想置白俊杰于死地似的。

    人和狗僵持一阵,那狗突然纵(身shen)向白俊杰猛扑过来,直奔白俊杰咽喉。

    白俊杰眼锐胆壮,一个迅疾躲闪,躲过了黑贝攻击,骂道:“狗(日ri)的裘坚,你自寻死路,休怪白爷不仁。”说着,手灵足稳,他是故意(诱you)那黑贝前扑。

    那黑贝不知人(性xing)险恶,接着又狂扑过来,龇牙咧嘴,(欲yu)咬白俊杰手腕,白俊杰眼疾手快,又一个扭(身shen)躲闪,顺势亮起尖刀,照准狗背猛戳下去,然后一个迅疾飞(身shen)后撤,脱离了黑狈的攻击范围。

    那黑贝尖叫一声,疼痛难耐,一(性xing)急,狰狞着利齿,不顾一切地冲向白俊杰。白俊杰毫无惧怕,这时尖刀一闪,眼疾手快,对准黑贝的血盆大口,一刀下去,切断了黑贝的咽喉。

    黑贝嘴里咬着刀柄,倒地挣扎。翼龙隔着门玻璃看在眼里,心惊(肉rou)跳,又十分钦佩师父如此超绝的(身shen)手,只两个回合,就把恶畜放倒了,简直难以想象。

    黄二狗老婆和胡珏都不忍心看人狗搏斗,坐在沙发上等待结果,等到黄二狗老婆听到那声凄厉叫唤,她心说她的狗儿完了。

    黄二狗的老婆失声恸哭起来,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是什么世道啊?跑到人家撒野不讲,还杀了人家的看门狗,磕头跪炉都没有用。这还让人活不活?黄二狗老婆越往下想心里就越是难过。胡珏在旁边有心安慰,却又一时愧疚难以启齿,再一想白俊杰尖刀捅入狗嘴时那副穷凶极恶的面孔,她突然对这个白家帮带头大哥产生了无比巨大的恐惧。

    狗连呜咽声都发不出来就痛苦地死去了。这时,裘乾寻上门来。

    “大哥——”

    裘乾推开院门,进了黄二狗家,冲白俊杰大声喊道,刚吐出两个字,却看见胡珏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前妻胡珏,裘乾一愣神,心里跟着“咯噔”一声,暗说,她怎么会在这里?

    白俊杰正用卫生纸擦拭刀刃上的狗血,见此(情qing)景,信口说道:“介绍一下,胡珏,你的小嫂子。”

    白俊杰何尝不知道裘乾和胡珏的事(情qing)?

    先时裘乾在外四处搞破鞋,这让他的老婆胡珏实在忍无可忍了,一气之下,就与他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红本换成蓝本以后,胡珏生活上失去了依靠,几经辗转,最后到“百氏快餐”谋了一份洗菜的工作,在那里消熬着岁月,后来,她被白俊杰感化了,就心甘(情qing)愿地伺候着他。胡珏也知裘乾一直巴结白俊杰,傍靠白老大以后,在刀光剑影里,羞辱裘乾,随之成了她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理想。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胡珏傍靠白俊杰的威风,的确风光无限,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老大杀心太重,杀不起人,就杀畜牲,将她也置于危险的境地,这让她多少有些懊悔初时的决定。

    不过,这回遇到前夫裘乾,她一下子觉得自己先时的决定多么英明。是的,裘乾这个投命仇门认贼作父的东西,在人家白俊杰面前就是个会装孙子的磕头虫,点头哈腰的,连狗的不如!

    胡珏打心里十二分看不起,这时,就听白俊杰对裘乾说道:“叫声嫂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裘乾早知胡珏跟了白俊杰,却不料在这种场合打了照面。忽听白俊杰要他叫胡珏嫂子,他的周体十分别扭。是啊,跟自己一张(床chuang)上睡了多年的女人,现在睡到别人(床chuang)上也就罢了,还要他去滚(床chuang),这他妈的不是存心羞辱他吗?

    可是,扫了一眼白俊杰手里那把明晃晃的杀猪刀,再看地上一滩狗血,裘乾寒毛直竖,小心脏紧跟着就一颤一颤的。

    “嫂,嫂子。”

    裘乾磕磕巴巴,冲胡珏叫道,心里却如同膏火**。倒是胡珏微笑着“嗯”了一声,(挺ting)(胸xiong)昂头,耀武扬威,接受裘乾称谓转换的同时,心里显得格外充畅。

    白俊杰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一丝生动的表(情qing)。擦罢尖刀,交到翼龙手里,他问裘乾:“你好像有事(情qing)要讲?”

    裘乾看着地上黑贝恐怖的死相,说道:“大哥好眼力,我找你是想汇报一件事(情qing)。大哥,裘坚被提前释放了,我听说,他现在已经回到了唐州。”

    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这个裘乾在跟死狗说话的呢,等到白俊杰正脸望他,他连忙从死狗(身shen)上抽回目光。

    白俊杰故作不知,这时作惊讶状,问道:“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裘乾满脸讨好的专(情qing),极力表达着忠诚的意义,说道:“别忘了,大哥,他是我的堂兄弟。”

    白俊杰审视着裘乾,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你是代你兄弟来向我示威的吧?云豹带人抄了你的家,你一直怀恨在心,是不是?”

    裘乾一听,慌忙说道:“小弟哪敢?小弟来找大哥,就是想告诉大哥裘坚的事,大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小弟绝对站在大哥这边。小弟愿意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白俊杰止住狂放,眼睛还是不离裘乾,说道:“这么说,你是出卖你兄弟来了。好,既然你不挂记前嫌,从今个起,你这个兄弟我正式认了。中午咱们一起喝酒去,吃黄二狗的看家狗,算是给你接风,怎么样?”

    白俊杰说着照准死黑贝猛踢一脚,骂道:“狗娘养的裘坚,你他(奶nai)(奶nai)的浪货,看你有多大能耐?瞧我中午怎么让人炖你下酒。”

    裘坚是裘乾的堂兄弟,这哥俩是一个亲(奶nai)(奶nai)的。白俊杰这样骂裘坚的祖上,这不分明是骂裘乾的吗?裘乾站在一边佯装没听见,躬腰逢迎道:“大哥好功夫,武松打虎不过如此。”

    白俊杰骂裘坚的时候一直留意裘乾的表(情qing)变化,见对方脸上没有过激的反应,他才解开心里的防备,但是对于姓裘的阿谀奉承,他浑然没有瞧起,此时,他考虑的是怎样报仇雪恨。

    其实,白俊杰杀狗不只是为了历练野(性xing),他这样做也是给翼龙、胡珏看的,驯服这帮人,着实让他从中得到很多快乐,一面,他向他们发出警告:学会听话,不要轻易背叛我白俊杰!

    黄二狗老婆还在屋里啜泣,这时,白俊杰走了进来,说道:“我本不想杀你家看门狗,只是黄二狗太不听话了,我跟他说过的话,他当成了耳旁风。等会他回来,你告诉他,这狗我买下了,中午我要烀它(肉rou)吃,至于多少钱嘛,随便他开个价,明天到我办公室去拿便可。翼龙,你跟裘老弟把狗抬走。”

    “是,师父。”

    翼龙答道。然后,与裘乾各扯前后腿,将狗抬到停放在门外的车子后备箱子里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