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4章生死无常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尽管罗建业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看到裘坚出狱,裘坚还是提前刑释了,这对裘家人来说是件莫大好事,孰料,就在他出狱那一天,忽有噩耗传来,他的堂兄弟裘一鸣出了车祸。

    生命就是这么脆弱。人人带着不愿折断的韧(性xing),却是不知道哪一天再不醒来。

    仔细一想,人生短暂,能剪多少次指甲?能理多少次头发?把一辈子换算为秒来数,那是一种快乐;把一辈子换算为年来数,那是一种苦乐。说某人能活到一百岁,他也许知足,可是,如果说他某年某月某(日ri)死,尽管也是百岁,却总是让他提心吊胆,因为,他的心里多了一个惦记。

    有人活得粗放开朗,有人活得太过认真。人生最大的快乐,莫如做一位生活的智者,一个懂得生活哲学的人。生死是可以轮回的,胜负可以再来;时间可以伸缩的,悲欢只求速去。痛苦时,一分钟都很漫长(这时候,要把一分钟当一秒来过);快乐时,一天也转瞬即逝(这时候,把一天当一年来过)。思维方式不同,将会产生相悖的效果,这就是生活哲学。

    裘一鸣的风流成(性xing),是他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却因又一部分:孝道,他意外地死于通往缅怀考妣的归途,在此,我们不能不扼腕惜悯。

    当陈君寻还在为裘一鸣冒充傅忆(娇jiao)与他网聊而耿耿于怀,怀疑他的聊天内容被裘一鸣备份了,把柄还在裘一鸣手里攥着,又有些投鼠忌器,有些狼狈匍匐的羞恼,这一天傍晚时分,傅忆(娇jiao)忽然电话告知他:裘一鸣死了。

    陈君寻听后大吃一惊,忙问:“裘一鸣死了?怎么回事?”

    事发实在突然。

    在陈君寻的眼里,虽然裘一鸣觊觎傅忆(娇jiao)已久,算得上他的敌人,并在他与傅忆(娇jiao)的漫漫(情qing)路上挖了一个大坑,(身shen)败名裂岌岌可危,还险些被裘一鸣活埋,可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相反,倒是多了几分同(情qing)。

    “到底怎么回事?不可能,不可能,你搞错了吧?”陈君寻一个劲地追问。

    傅忆(娇jiao)说道:“没搞错。我就是再讨厌人家,也不至于咒人家死。这不是清明给他父亲扫墓吗?听说是悲伤过度,开车走了神,回来的路上被一辆装石子的工程运输车撞上了。”

    说话时,听得出来傅忆(娇jiao)声音有些颤抖。难过,那是她处事接物时一种最基本的善良。尽管裘一鸣对她想入非非,当初火车上对她又挤又蹭的,占了她不少小便宜,又利用她的一个失误,想拿一部手机换取她的幽贞。小人行径,令人憎恨。然而,毕竟同事一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既然人已经走了,就让好的坏的,一起随风而去吧。那些邪念从世界蒸发,烟消云散的,还有她的嫌怨,代之以一种生死无常的悲悯。

    这种(情qing)感,在曾经被裘一鸣调戏与胁迫的傅忆(娇jiao)(身shen)上,一时间化为宽恕与同(情qing),为此,我们又不能不慨叹傅忆(娇jiao)的善良。

    (身shen)材魁梧,大脸专业户,浓眉大眼,五官工整,见到女人时不时露出谜一样的微笑,玉树临风,加之风流成(性xing),故而又被冠以流氓教务处主任的不雅绰号。生活不检点,却又孝字当头,小恶,大善,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天不饶他。

    傅忆(娇jiao)也知裘一鸣不带大恶,平素在她的矜持固守下,裘一鸣并没有过多的侵扰,即使盗取她的手机窥视了她的**,裘一鸣也没在学校里大做宣传。这一点,她不能不承认对方不是太坏。

    至于说当初裘一鸣在火车上占她的那些小便宜,随着时间的流逝,斯人的远游,在沉痛的追忆中,那压根就可以忽略不计,甚至用痴(情qing)使然带过。

    就比方说,裘一鸣变道的目光,在傅忆(娇jiao)脖颈暖烘地翻滚,躲避她休闲外(套tao)的狙击,沿着内衣领一直往下沉坠。冲开了她的矜持,看到了她的事业线。

    那时,裘一鸣冲开傅忆(娇jiao)的矜持,也就推开了一扇紧锁的门。满园(春chun)色,风光无限,让这个流氓教务处主任心花怒放,神摇意夺。对,他冲破了一张电网,就是这扇无形的矜持之门!

    被电击中,又无生命危险,是柔柔的三十六伏的低压。过电流酥的感觉,这正是裘一鸣梦寐以求的那种愉悦。裘一鸣有些惋惜,更多的是激动,还有一种盗猎成功的窃喜。这可是他多年来最近距离的接触啊,虽然隔着牛仔裤,却也肌肤感强烈。随之而来的是迸发的激(情qing),四(射she)的活力,俨然站在神秘大奖的领奖台上。

    初碰傅忆(娇jiao)一下,又偷窥到她的丰腴的起伏,裘一鸣甚至感觉死可瞑目了。

    就不知道这次车祸发生,临死之前,他想到傅忆(娇jiao)没有。

    不过,傅忆(娇jiao)却因裘一鸣之死难受了好几天。

    之后,在裘一鸣的追悼会上,青屏实验小学好多同事都去了,傅忆(娇jiao)也去了,还泪水噙眶地送了一程。而那个汤红叶,却是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想来,她与裘一鸣所有的加班式的偷(情qing),都不过猫儿偷腥的自我满足罢了。

    傅忆(娇jiao)所言一点不假。裘常富死后,裘氏兄弟花高价在青屏一级陵园给老父亲买了块墓地,心想老父亲安息于此,落个高端门庭。不巧这次祭扫归途,成了裘一鸣的不归路。

    撞上裘一鸣所开轿车的是一辆重型工程运输车。

    时下的工程运输车,装甲车一样的坚固,司机又买了高额交强险,开起来一个字:牛。

    裘一鸣失魂落魄的一个分神葬送了他的(性xing)命,同期险象环生的是池承诺的老婆孟帆。那时候,孟帆也在祭扫的归途,离开公墓以后,车子就在裘一鸣那辆后边,遇到危险时,幸好司机一个机警处理,将车急急拐到道边沟里,才免于一场灭顶之灾。

    不过,孟帆却因此头部受伤流血。

    能够打动孟帆,让她想起一位逝者,并且亲去陵园缅怀的,不是她的至亲,胜似她的至亲,而她之所以想到这个人,是在她读了作家皇文汉的一首诗之后:

    清晨,偶然听到布谷鸟熟悉的叫声,

    还是那个节拍,还是那种音色,

    跃上窗台,略显孤单,

    一如那个喜欢躺在麦秸垛上看天的少年。

    世界应是很大,我却想

    让它无限缩小,

    小到可以再次看见你的背影,

    小到你转(身shen)的瞬间我能听见你叫我(乳ru)名。

    昨天如此之近,近到

    可以听到你的呼吸,

    偶起的鼾声,打到心上,

    像布谷鸟的鸣啼,

    将我在今昔交界的地方唤醒,

    带着疲惫,告诉我:你从没离开。

    读完这首诗,孟帆忽然想到了池琳琳,愧疚潮生,就想清明去公墓给池琳琳祭扫一回。池琳琳何许人也?她乃是池承诺的妹妹,是位风姿绰约的空姐,与孟帆是关系十分要好的同事,可惜因为一次空难韶华永逝。

    池家兄妹四人,老大池承诺,老二池琳琳,老三池有(情qing),老四池怡。关于貌可倾城的空姐孟帆因何嫁给丑男池承诺,这正与池琳琳那次空难有关,以此,又牵动作家皇文汉对池琳琳的那份痴(情qing),以及皇文汉写给池琳琳的一本叫《偶然传奇》的书。永远不远,未来将来,若干年后,皇文汉与孟帆上演一段轰轰烈烈的(爱ai)(情qing)。冰火相慕,相思难眠,这些在后文将有详述。

    就说孟帆躲过此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劫渡以后,也可说必有(情qing)渡。

    在这个世界上,要想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无时无刻不需要牛虻的勇敢,蚊子的口才,苍蝇的执着和蜘蛛的事业格局,偶尔再酿造几滴鳄鱼的眼泪,则可登峰造极。孟帆行事厚道,心地又十分善良,不会骂人,不说假话,所以,她注定不能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

    当初,孟帆与池怡合伙开“雕刻时光”娱乐天地,从开业那天,就与白美玲开的“皇冠丽都”激烈竞争,以后每况愈下。池怡在家坐月子,生意上烧着钱,烧得她嗓子眼起了青烟似的。焦虑过度,又怕回(奶nai),韩功课只得表面上什么事都顺着她。不过,江山易改本(性xing)难移,在外边,韩功课该多风流,还是多风流,玩腻了白美妙以后,又打起小孩妗子孟帆的主意。

    关于“雕刻时光”,孟帆苦苦支撑,却也只能维系(日ri)常开支罢了。闻听池怡有意见,孟帆想了想,随后,从家里拿出50万块钱。当初,池怡入股“雕刻时光”的恰是这个数字,孟帆心说退还池怡投资,花钱买个平安,以后无论赔多少,都由她一个人扛着,于是将钱打到韩功课的卡里,让韩功课告诉池怡,少想事,保持好心(情qing)。

    孟帆一番好心,韩功课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不料回家一说,反遭池怡更大的不满。

    “赔钱了,她还把本钱退给我,她有病呀?!”池怡原以为“雕刻时光”一直亏损,这一见孟帆此举,开始怀疑它是赚钱的,好处都被孟帆吃私了,因而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