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3章爱的张力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人到了一定年龄,有的苹果型肥胖,有的鸭梨型肥胖,有的歇顶,有的白发,有的驼背,有的拄拐,有的偏瘫,都在意料之中,却也无可阻挡。此时的罗建业好像真的感觉到了岁月的压力,他的贴在谭雁龄腰际的手好像失去知觉了。

    谭雁龄将脸轻轻靠到罗建业肩上,紧紧握住他的手,柔声说道:“在我的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男人,岁月没有变老,我们凭啥衰弱?我若不老,你不能只顾往前冲,你得等我。美意延年,(爱ai)(情qing)永驻。”

    这话说得,要多浪漫有多浪漫,就像青(春chun)少女憧憬着她的童话世界。

    罗建业被谭雁龄的柔(情qing)蜜意沁入了骨髓,带出一种不自然的酥爽,又流露出一个中年男人少有的柔(热re),轻声问道:“你还是那么(爱ai)我吗?”

    “嗯。”谭雁龄颔首,接着说道:“上帝既然派你来惩罚我,我只好幸福地遵命,我也是非常快乐地受罚的,因为,我一如既往地(爱ai)着你,从来没有三心二意过。”

    罗建业有些感动,信心慢慢复活,随之变成了一个小小的骄傲,他的手从谭雁龄的掌心抽开,慢慢地游上来,轻抚着谭雁龄的披肩长发,说道:“你是上帝赐予我的尤物,我想好好报答上帝,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报答的办法。有时候,我能感觉到上帝在嫉妒我,他后悔将你赏赐给我了,因为我比他幸福。”

    这男人也玩起了浪漫的(爱ai)(情qing)物语,谭雁龄听后“扑哧”笑出声来,说道:“自作多(情qing)。”深望着这个脸色略显疲惫的男人,她又补上一句:“不过,我就喜欢你自作多(情qing)的样子。”说着,她吻向罗建业嘴边稍稍下沉的法令纹,小脚轻踮,真如一个美丽的感叹号,与年龄毫无干系。

    罗建业微调方向,迎接谭雁龄的轻吻,继而慢慢转换话题,问道:“最近学习还紧张吗?”

    谭雁龄说道:“快要考试了。”

    罗建业说道:“放假时我来接你。”

    谭雁龄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应该多放些心思在你的事业上。吻牌公司,有许多漏洞等着你去堵,我不敢断言你们管理有多混乱,但有一点是事实:吻牌那么大的生产规模,又有那么多的成熟市场,目前的企业利润,与它实际应该产生的经济效益之间有一个很大断层。我想,你脑子应该充一充电了,经营理念也到了非变通不可的地步,有些问题,你可以与表姐多交流呀,毕竟,她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学的又是经济管理专业,你们俩双剑合璧方能天下无敌,武侠小说里常有这么一句话。”说到这里,谭雁龄微笑起来,又补充一句:“用词不太恰当,你别见笑。”

    罗建业若有所思,然后说道:“是啊,加强内部管理势在必行。不过,像吻牌公司这种国家和我个人共同持股的企业,要想彻底转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qing),大锅饭的思想积习在每个部门都留有洞(穴xue),你要我抓哪一只耗子去?只能警告他们别把整个粮仓搬回家就行。你表姐理论知识确实有一(套tao),可她只是纸上谈兵,青屏社会环境错综复杂,要她一个学院派人物去管理复杂条件下的一个企业,无异于派遣纸上谈兵的赵括带队打仗,结果注定是要失败的,你表姐就像赵括,开歌厅饭店还成,真要管理吻牌,她根本不是一块好材料。”

    谭雁龄感觉到罗建业不愿让白美玲的精明强干酸涩着此时甜蜜的气氛,沉默了片刻,她说道:“换一首纯音乐吧。我有些累,想躺一会儿。”说完,她起(身shen)走到音响旁,选了一首小提琴协奏曲《化蝶》,然后,慵慵倦倦地回到(床chuang)上。

    罗建业明显感觉到谭雁龄与往常大为不同,躺到谭雁龄的(身shen)边,他和她一起静静地聆听着,找寻音乐里的那种丝丝缕缕的忧伤与凄美。

    “你有心事?”

    罗建业轻轻嗅着谭雁龄头上混合洗发露香馥的气味,张嘴叼住她的一绺秀发,轻轻咀嚼。

    谭雁龄枕在罗建业的胳膊上,头向他的脖子靠了又靠,她的脸望着雕花的天花板,良久,说道:“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出来了。他父亲做工作花了不少钱。”说完,她的(身shen)子侧向罗建业,搂住罗建业的脖子,接着说道:“以后做这种事(情qing)就少喽。你也该收收心了,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表姐(挺ting)可怜的,是我对不住她。”

    谭雁龄明知这种行为的不道德,拷掠后的良心,也一再鼓舞着她朝正确的方向眺望,为此,她的声音里未免有些自责的语调,隐隐约约可以听出远离的必然。

    听说裘坚就要出狱的消息,罗建业的心里非常失落,他看不透(身shen)边这个女人的心灵世界,不知道谭雁龄在想些什么。

    其实,谭雁龄殷忧的是:裘坚出来了,是不是新账老账一起算呢,是不是像对付白俊杰那样报复(身shen)边这个男人?

    生命里,绝对有一条轴线,根植于每个人最旺盛最动(情qing)的阳台,有的人几时,有的人几天,有的人几岁,有的人十几岁,有的人几十岁,反正在历史的车轮下,终究都被碾为虚无。

    罗建业不想让自己无比自私的心态暴露出来,他不能让独占花魁的贪婪的灵魂玷污了看似高尚的人格。偷了妻子的表妹,这个人人艳羡的花魁,本来就极不道德,可是他却非得执迷不悟,无法自拔。他也明知道自己行事的不光彩,因为(爱ai)(情qing),他一再原谅了自己。

    因而,他极力掩饰道:“是件好事(情qing),毕竟你又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谭雁龄复又望着天花板,少见地絮絮叨叨:“他是个亡命之徒,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早晚会知道我们的事(情qing),你要防备一些,找个(身shen)手好一点的跟从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开车,我好担心你。”

    原来,这位美人殷忧的主体不是自己未来思不得见的出墙机会,也不是自己的福祸得失,而是过去伴她出轨的那个人会否遭到报复。牵绊一多,在她的心湖,失望的暗流就随浪潮退却,受伤的姿势有些固定,一时没有舒缓的自由。

    罗建业明白了谭雁龄的心思,暖流涌动的同时,心想逞强,可考虑片刻,他还是作罢。过了一会儿,他将谭雁龄的脸轻轻拨了过来,转而安慰道:“几年的改造应该起到作用,社会法制(日ri)趋健全了,青屏不会再有第二人软弱的白俊杰,你不用担心。”

    想到大舅哥白俊杰的黑社会势力如(日ri)中天,罗建业现在考虑的是裘坚出狱后还怎么活下去,因而,他一点忌惮都没有。

    谭雁龄说道:“可是,毕竟你是青屏社会名流,要注重形象,而他是个无赖。”

    罗建业苦笑,然后,慢慢将话题引开,他想尽快赶走谭雁龄的不开心,这时说道:“你若与白美玲不是表姊妹,我真希望你离婚。哦,对了,忘记告诉你,这(套tao)房子,我已经把户头过到你名下了。”

    谭雁龄一怔,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我不花你的钱。”

    罗建业和颜悦色地说道:“我俩在一起,别分你的我的,好吗?这是我俩的,过到你的名下,我只是想让你帮我看好这个家。”

    谭雁龄考取研究生以后,为了方便幽会,罗建业专程来省城买下这(套tao)别墅,刚买的时候,他就打算产权证上填写谭雁龄的名字,怎奈谭雁龄死活不同意,直到现在,她仍然不愿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无论罗建业多么温存,多么会哄人,谭雁龄听后还是摇头,说道:“这房子我绝对不会要。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想要。住在学校宿舍里,我感到很好的。你不在的时候,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多害怕呀,何况再过半年我就毕业了,这(套tao)房子对我意义不大,你还是把它留给罗艳丽吧,那孩子懂事,我很喜欢她。”

    罗建业摇头说道:“就算你不来住,这也是你的固定财产,手续我已经帮你办妥了。再说你回唐州电视台也只是权宜之计,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以后调到省城来,你总得有个窝吧?”

    “手续办妥了?”谭雁龄听后一怔,问道:“那天你偷偷拿走我(身shen)份证就是去办过户的吧?”

    罗建业微笑起来,反问道“你看到了?”

    谭雁龄叹了一口气,实在无语了,这时就说道:“建业你把我看成你包养的二(奶nai)了吧?不错,我是你的(情qing)人,可你也是我的(情qing)人。钱固然很重要,可是,真像人们所说,有些幸福是钱买不来的。如果在金钱和幸福面前让我做出选择,我(情qing)愿挑选那些幸福。”

    罗建业说道:“假如我现在是一个穷光蛋呢?”

    谭雁龄说道:“我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罗建业说道:“我不相信。”

    谭雁龄说道:“(爱ai)一个人贵在感觉。物理学上有一个简单的原理,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个原理固然正确,可它不适用于(爱ai)的张力。(爱ai)的力量没有等号,我永远(爱ai)着你,可是,你得收心,你不能再把感(情qing)的重心落放到我(身shen)上了。”

    罗建业这时的内心世界才真正被解剖开来,就听他霸道地说道:“谁也阻挡不了我对你的(爱ai),不管是白美玲,还是你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