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2章省城幽会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要想当个好丈夫,首先要当个好演员,这话说得一点不假。

    当傅忆(娇jiao)带着孝道询问公爹的手术(情qing)况时,袁金林来了这么两句:“手术非常顺利。我不在的时候,希望家里的卫生一直保持下去。”

    瞧这话说的,好像傅忆(娇jiao)是个邋遢婆似的。话一出口,袁金林就有些反悔了。打扫干净?万一傅忆(娇jiao)勾引野汉子到家里鬼混怎么办?像他这样,善后工作做得干净利索,到哪里找证据去?

    渣男就是渣男,几乎变态的想法,这家伙居然想得出来。

    傅忆(娇jiao)不知道袁金林的心理变化,说道:“你哪一次出差,我没把家里收拾干净?你要真是(爱ai)干净,我天天都这样打扫。”

    “可别——”

    袁金林一听,连忙说道。可刚吐出两个字,他的嗓子眼就被堵上了,忽又猜疑他出差期间傅忆(娇jiao)有否出轨行为,变态般地瞪起小眼珠,暗道:可别这样,你这样更让我不放心啊。

    正可谓标准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三句一过,就无话可说了。这方面,一点儿也不像他跟白美妙的通话,可用滔滔不绝形容。

    袁金林在省城商学院进修过一年,这次给父亲主刀的主任医师恰好是他商学院老师的一位好朋友,专家门诊号,也是这位老师帮他预约的,因此,手术成功以后,他特意去拜谢这位老师。

    拜谢过后,从老师居住的南湖小区出来,没走多远,袁金林摸了摸衣兜,想起烟丢在老师家茶几上了,他就徒步又走了一阵,心想找一个商店再买一包。

    来到一家不太起眼的超市门前,袁金林刚想进去,突然瞥见旁边停着罗建业的车,车牌号他一掸眼就认了出来。

    这家伙多长一个心眼,心说老板怎么跑这里来了?莫非?

    第一判断,就是罗建业金屋藏(娇jiao),在这还有一个家,包养了二(奶nai)。袁金林自(身shen)人品不正,也把别人往那方面去想,心说非得挖出一个花心大萝卜不可,于是,赶忙躲进一个电话亭窥视究竟。

    不一会儿,罗建业从超市里衣冠楚楚地走了出来,旁边,伴随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那女人头戴毛呢鸭舌帽,丝巾,圆环耳坠,韩版印花阔腿裤,天使蓝风衣,茶色太阳镜,手里提一包生活用品,不仅气质超逸,就连走路的姿态看上去都十分迷人。不念夏的远行,不恨秋的邀约,不惧冬的埋伏,叶绿花妍,群芳褪色,绝似(春chun)的提前到来。

    是谭雁龄!

    若是换了别人有可能不认识谭雁龄,但此君偏偏是喜欢沾花惹草的业务员袁金林。早在谭雁龄主持唐州电视台节目时,袁金林就特别关注她,也属于见到她就想摸一把亲一口调戏电视的那种。别说现在谭雁龄戴着太阳镜,就是扒了皮,袁金林也能认出她的骨头。

    只是,这个女人比以前更加成熟,也更有味道了。

    袁金林狗啃狗头似地咽了咽唾沫,嫉妒罗建业艳福匪浅的同时,他又不(禁jin)大喜过望,心说这下可抓住罗建业的小辫子了。

    要说在袁金林眼里,他与白美妙交往纯属个人行为,以前,在他抱定一颗猥亵的心想去玩弄白美妙一把的时候,他的确有所顾忌,见到罗建业就如同老鼠撞进了猫的怀里,但是,后来(情qing)况就大不一样了,后来因为白美妙引领他的雄(性xing)气魄帮他找回了男人的尊严,他动了真感(情qing)。可是,有一天,罗建业居然把他叫到办公室严肃批评了一顿,警告他远离白美妙,并拿吻牌食品公司竞争激烈的销售经理岗位恐吓他,向他出示黄牌。

    这个怨恨,袁金林一直记在心里。

    罗建业的干涉无疑触发了袁金林敌对的(情qing)绪。回想起来,袁金林感到这么多年罗建业一直在压制他,职场得不到提拔不说,感(情qing)上又高压不停,这让他越想就越郁闷。

    虽然袁金林在心里不尿罗建业这一壶,然而,毕竟他在罗建业手里混饭吃,因此,他不敢流露怨怼,只在心里默默反抗,如同岩浆难破心湖之堤,怒涛的声音振奋着精神,舒放着他的(热re)血与自由。

    白美妙虽然风流成(性xing),毕竟(情qing)人眼里出西施。袁金林对白美妙的(爱ai)越是深刻,对罗建业的怨恨就越是透彻。终于,今天他捡到一把复仇的利器,他想,这将是他与罗建业较量的一枚超重筹码。

    罗建业、谭雁龄二人上车没走多远,袁金林慌慌忙忙叫停一辆的士,对司机说道:“跟上前边那辆‘奔驰’。”

    因为不是主街道,路上人多车少,罗建业车开得很谨慎,因而车速不是太快。袁金林害怕被罗建业察觉,在后面不敢紧跟,这让出租车司机怀疑他是个便衣。

    驶出和平街,罗建业的车子拐进一条广玉兰与红叶碧桃夹道的水泥路,然后,就进入一个叫“圣水雅居”的别墅群。还好,前边有一辆“奥迪”起到掩护作用,袁金林坐的那辆出租车一直躲在那辆“奥迪”后面,所以,没引起罗建业和谭雁龄的注意。

    进入别墅区,罗建业在一栋花铁栅栏上缠绕着紫藤萝的别墅前将车停下,袁金林慌忙叫出租车司机往右拐,同时努力记住罗建业进驻别墅的位置,按门牌号数下去,应该是17号。

    袁金林用心留意周围环境。别墅群前面不远处坐落一家叫“悦然四世”的大酒店,而罗建业停车的那栋别墅刚好在最前排,毗邻“悦然四世”。从那里,定然可以看到别墅里的动静,想到这,袁金林的脸上不(禁jin)浮现出一层浅浅的冷笑,然后,坐出租车离开了“圣水雅居”。

    罗建业下了车,先是绕过去帮谭雁龄打开车门,很绅士地牵着谭雁龄的手,将她迎了下来,然后,将车子停进车库。

    谭雁龄开门进了房间。上次来这里还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qing),尽管房间封闭得不错,屋里还是落了不少灰尘。

    谭雁龄从茶几抽屉里找到一张名片,那是一家家政公司的号码。她打去电话,叫家政公司来人打扫卫生,打完电话,就走过去将前窗打开,然后到洗手间盥洗去了。这时候,罗建业进了客厅,他也走进洗手间。

    来到谭雁龄的(身shen)后,罗建业顾不得洗去风尘,从谭雁龄的(身shen)后,他将谭雁龄一把抱住,紧紧地收于怀中,嗅她的味道,品她的素颜。

    谭雁龄的脸上有一种天然的女人香,侧过脸来,她轻轻地回吻罗建业一下,然后说道:“家政公司的人很快就到了,让她们看见多不好呀。”

    嘴上虽然这么坚决,可她的(身shen)子却宛如着火一般,抱紧罗建业久久不肯松开,就像一支通红的火炬去引燃一根历经沧桑的木桩,(情qing)愿化为一团灰烬,也要传递火种。是啊,从少女伊始,她一直不改对眼前这个歇顶男人的痴迷,尽管她现在如荼蘼怒放,也尽管这个歇顶男人不惑之年。

    不久,家政公司派来两个中年妇女。谭雁龄不习惯外人窥视她卧室里的**,其中一位妇女用吸尘器将卧室橡木地板清理干净以后,她没给那位妇女喘气的机会,就把她支使出来了。

    等到拖完地,又将沙发、茶几上面的灰尘一应清除,罗建业就火急火燎地打发家政人员回去了,虽然还不到二十分钟,工钱他却依照整点计算,还多给人家一些小费。

    十一月的省城干冷而风多,对流的空气很快将室内变得新鲜而冱寒,似乎需要火团的调和。

    关上窗户,打开空调。罗建业又将(乳ru)白色的薄纱一般的冰丝帷幔内层小心翼翼地合在一起,遮住午后风干的阳光,也阻挡着他对外界的担心。

    等到他冲罢淋浴合衣出来,卧室里的气温刚好暖意融融。谭雁龄冲了两杯咖啡端了过来。

    罗建业穿着鸡血红纯棉睡袍,一看就是个颇具威严的老板,而谭雁龄穿着粉红色的两件(套tao)睡衣犹如一朵刚刚出水的芙蓉。

    很快,这两团火就连到一起。

    罗建业和谭雁龄跳着“四步”,默默对视。《蓝色多瑙河》柔美的音符在二楼宽敞的卧室轻快自由地跳跃。优美的旋律总能让他们尽(情qing)地体验着(热re)烈与奔放,又有似水的柔(情qing)。

    “感觉到没有?我们这个样子,像是在多瑙河里泅游。”

    谭雁龄打破沉默,俏皮地说道。

    罗建业微笑起来,接住了她的话茬,说道:“是啊,我是河神,你是多瑙河里唯一的精灵。”

    “你在找什么呢?在数我眼角的褶子吗?老喽,岁月不饶人哪。”

    凝视着罗建业,谭雁龄问道。她的眼睛好像也在说话。

    罗建业轻轻摇了摇头,“不,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般楚楚动人,香艳不可方物。”由衷地嗟叹,然后,他又说道:“我依然幸福地在你这两潭迷人的泉水里沐浴。有时候我真感到惭愧,我的时间不会太多的,我只打算再过二十年,二十年足够了,二十年以后,我会对整个世界同时放手。我不想在你看起来还很年轻的时候我已经成为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