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90章狗抓猫挠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韩功课掂量着傅忆(娇jiao)那部破败的手机,十分惋惜的样子,念叨:“便宜她了,实在是便宜她了。短信里到底说了什么,我眼神不好,什么都没看见。”

    便宜之人,自然是指傅忆(娇jiao),但是,这里所说的便宜,断然不是((贱jian)jian)的同义词。只因为对那个女人的深深(爱ai)慕,韩功课不再往那里去想,哪怕那个女人再不检点。

    说着,韩功课拆开手机,卸下了si卡,转而跟裘一鸣说道:“这样吧,学长,不管这手机是谁的,可都是我从你手里接过来的,现在,我不小心把它弄坏了,一定照价赔偿。等会,我让小赵去给你买个新的,这个卡嘛,出于对傅忆(娇jiao)的拯救,咱就做回慈善事业,把它毁了吧。小赵,你在这里好好陪着学长,我去去就回。”

    说着,不容裘一鸣置辩,就把手机卡拿走了。

    裘一鸣还想说话,他(欲yu)讨回手机卡,这时,赵猛将他往沙发上一按,说道:“你就老实待着吧,听话,才是个好同志。”力气之大,无可抗拒。

    恰好公司大门改造,有一台搅拌机装满混凝土正在作业。韩功课下楼,径直而去,将si卡折为两截,然后扔进搅拌机里。这样,初恋(情qing)人傅忆(娇jiao)的风流或者风(骚sao),就被深埋在混净土里,藏于公司门垛,终将成为一种神秘的守望。

    处理完毕,韩功课方才松了口气。回到办公室以后,他对裘一鸣冷笑道:“往后,遇到这种事,你最好装作没看见,也别乱讲,不然,主你命不好。不过,我也感谢你瞧得起我,特意来告知我这事。这样吧,晚上,我把你二哥裘乾叫着,咱们一起吃饭吧。他可是我的好兄弟。”

    裘乾是他的好兄弟,言外之意,裘一鸣算不上呗。这酒能喝吗?分明逐客令啊。

    裘一鸣碰上硬茬,不敢死磕,只得灰溜溜地走了,韩功课要送他一部新手机,他自然不会丢这张脸。

    到了晚上,韩功课在朝阳实验小学门口拦住了傅忆(娇jiao)。这时候,学生已经散去殆尽。因为手机被盗的缘故,傅忆(娇jiao)整(日ri)魂不守舍的,这次离校又有些迟。

    韩功课一直躲在车里窥视外边动静,见傅忆(娇jiao)推着电动车出了校门,他赶紧下车迎上前去。

    “忆(娇jiao)!”

    多年没这样叫唤了,这一乍喊,不料暖意融融,像是叫自家人似的,令韩功课(热re)血贯顶。等到走近傅忆(娇jiao),可怜他又像一只饥渴的狗靠近了一个盛(奶nai)的盆,心想偷饮,又怕主人发觉,偷窥中有些兽(性xing)的凌乱。

    “这是你的吧?”

    韩功课知道傅忆(娇jiao)很少跟他废话,故而拿出一部破败的手机,开门见山地说道。

    傅忆(娇jiao)看后一愣。屏幕虽然花了,模样却非常熟悉,特别是手机耳朵上的一个装饰挂件,正是那部失窃的手机。

    傅忆(娇jiao)眼睛放亮,忽又暗淡下来,像一把电力不够的手电筒。很显然,裘一鸣出卖了她,把她的**暴料给了她的初恋(情qing)人!

    这事闹的?

    傅忆(娇jiao)感觉遮羞布被人揭开了,红晕飞升,竭力以愠怒遮羞,叱道:“怎么在你这里?”

    韩功课满脸无辜的样子,环顾四周,然后轻声说道:“你看你火气多大,好像咱们祖宗十八代结了梁子似的。手机因何到我手里,你应该问你们那个流氓教务处主任才对。我是在保护你啊。”

    流氓教务处主任?裘一鸣!傅忆(娇jiao)被裘一鸣折磨这么长时间,何尝不知道那个无赖使的绊。期间,她意志稍微动摇,说不定就已经**了。

    韩功课不知道他那个学长怎么纠缠傅忆(娇jiao)的,此时,只为大表怜香惜玉的专(情qing),说道:“你放心,里边的暧昧短信我一条都没看。手机卡我也扔进混凝土里了,已经封存于历史,永远未知。我没做任何手脚,你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到底看不看那些暧昧短信?备没备份?以后会不会像裘一鸣那样,拿把柄要挟傅忆(娇jiao),谁又知道呢?以韩功课的品德修养,真的让人怀疑。

    傅忆(娇jiao)全然不相信韩功课的话,哪怕对方把心扒出来给她看,她也不相信真心所在,更不会领(情qing),因而没好气地说道:“我的事(情qing),不用你管!”说着,趁韩功课不注意,抢过手机,扭头就走。

    这女人,再也矜持不起来了,是暗夜里的放纵,揭穿了她的阳光下的容止端详,故而向青(春chun)的方向逆势逃遁,若一细瞅,别有韵致。

    韩功课就被傅忆(娇jiao)的韵致深深吸引了,目送这个初恋(情qing)人骑着电动自行车仓皇逃离,他的眼神像是蜜果拔丝一样,越拉越长。隐隐约约,他看到多年前唐州师范学校校园里那个耍着小脾气的校花的影子了,那时,他的最大特长就是:会追。

    可是,现在不同了。人家是有夫之妇,而且,人家还有一个墙外摘杏人。想到陈君寻,韩功课不(禁jin)摸了摸腰际。那动作,不知道是想展示腰包呢,还是试图拔刀?

    旧(情qing)谈不上复燃,因为旧(情qing)一直没有熄灭。待到傅忆(娇jiao)从视线消失,韩功课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眼见傅忆(娇jiao)精神恍惚,气色一天比一天难看,陈君寻十分心疼。这一天,陈君寻跟傅忆(娇jiao)提起那部失窃手机,安慰傅忆(娇jiao),说,既然这么多天一直风平浪静,指不定是小毛贼干的,人家图的是财,那张si卡,说不定早就扔了。这时的陈君寻,尚不知道坏人是裘一鸣,那家伙图谋不轨,多次与傅忆(娇jiao)提条件,想睡她。

    早知有人这么((逼))迫他的(情qing)人,陈君寻非得揍扁那人不可。陈君寻知道裘一鸣在打傅忆(娇jiao)的主意,却不知道那家伙如此卑鄙。他以为,他的死敌是韩功课,因为,那个渣男对傅忆(娇jiao)一直没有死心。能够在傅忆(娇jiao)与袁金林新婚之夜嗾使社会上小流氓用弹弓打坏洞房玻璃,证明韩功课带着一种强烈的(爱ai)与嫉妒。恨有多深,(爱ai)就有多深,(爱ai)恨纠缠,并发向上生长,这才是男女私(情qing)。(身shen)为作家的陈君寻一直这么认为。

    因想尽早卸下陈君寻的思想包袱,回到家以后,傅忆(娇jiao)给他打去电话,告诉他,手机找到了。

    陈君寻听后大喜过望,继而笑意僵硬,残留一些敏锐,问:“怎么找到的?有人主动还给你了?”

    傅忆(娇jiao)有所顾忌,嗫嗫嚅嚅地说道:“是的,刚才,刚才韩功课找了我。”

    陈君寻听后大为不悦,瓮声瓮气地说道:“韩功课?怎么在他手里?”

    傅忆(娇jiao)早就料到陈君寻不会高兴,这时解释道:“是裘一鸣偷的,裘一鸣是他的学长,找到他,想卖个好价钱,也可以理解。”

    陈君寻说道:“理解?你咋不说谅解呢?姓韩的跟你提条件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韩功课派人潜入傅忆(娇jiao)办公室窃取她的手机,事(情qing)的发生完全符合常理,他陈君寻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笨啊。想来想去,陈君寻觉得韩功课像个幕后主谋。即使手机还给了傅忆(娇jiao),他认为也是韩功课布设的一个圈(套tao)。因此,不等水落石出,他一连串的问号可就来了,连珠炮似的。

    说话时,陈君寻嘴里酸溜溜的,显然,他已不再顾忌**被窥的羞耻,代之(情qing)人被抢的戒备。

    傅忆(娇jiao)听得出来陈君寻咣当醋意,她有些幸福,又有些羞恼。心想,好你个陈君寻,你这不是硬把我往你(情qing)敌的怀里推吗?提条件,他能提什么条件?难不成跟裘一鸣一样,也想图谋不轨?

    傅忆(娇jiao)越想越恼,但现在又不是儿女(情qing)长的时候,手机落到两坨狗屎一样的男人手里,说是没做手脚,没备份,会是那么美好吗?因而,她幽幽怨怨地说道:“瞧你想哪去啦?你呀你,真是太会杜撰了。”

    一个韩功课,一个裘一鸣,这两个男人,一个以人渣闻名,一个以流氓著称,时刻都在打傅忆(娇jiao)的主意,陈君寻也觉(情qing)势不妙。通过这次手机事件,他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xing)。不过,这只是问题之一。威胁一大,他难免有一种急迫感,私(欲yu)过重,就动起歪心,想要加强攻势,把傅忆(娇jiao)哄到唐州尽早搞到手。

    没过几天,赶巧学校抽派傅忆(娇jiao)去唐州学习教学经验,傅忆(娇jiao)把这消息告诉陈君寻以后,陈君寻就像狗一样的跟来了。

    先时,傅忆(娇jiao)与陈君寻在唐州幽会,她的想法十分简单。她想,见面聊聊天,吃吃饭,最多也就摸摸手吧。借故去唐州探望病人、学习、开会、买资料,买衣服,等等,二人在那里约会好多次,也都是在傅忆(娇jiao)设定的范围内。那次傅忆(娇jiao)去唐州买资料,顺便约会陈君寻,不巧被裘一鸣缠上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傅忆(娇jiao)只以为在外地约会熟人少,安全系数更高些,这次,没想到陈君寻开房的(欲yu)念非常强烈。

    是啊,聊聊天,吃吃饭,摸摸手,对于风流才子陈君寻来说,望梅止渴,无异于隔靴搔痒。在向傅忆(娇jiao)发出开房邀请时,陈君寻搬出那条狗皮定律的上半部,武林秘籍似的,说话的语气却又尤为低三下四。不等傅忆(娇jiao)拒绝,他忙拿话堵住,说到最后,恨不得给傅忆(娇jiao)下跪。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通常需要这个动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