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85章围堵工厂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别以为海洋浩瀚,就可以肆意污染与排放,总有一天,海螺的悲鸣,会引来上帝的怜悯。

    这是我另一本书里的一段话,用于环境破坏不断加剧的青屏,也可说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原来,早先,群众围堵百顺化工公司大门,要求池承诺安装自来水网的事(情qing),池承诺并没有爽快答应,闹腾了一个多礼拜,百姓仍不罢休,指名道姓地骂池承诺是个窃取国有资产的黑心贼。

    池承诺咽不下这口气,就吩咐保卫科报警。派出所出动了警力,见肇事者尽是妇女和上了岁数的老人,戳下指头就会歪倒的那种,打不能打,骂不能骂,抓进去还得管饭,无奈之下,只得采取劝诫的方式。谁知这些人根本不听,非得池承诺出面不可,说有话要跟池承诺对质,最后竟然和警察纠缠起来。

    闻听事态扩大,魏奇菲离开会场,匆匆赶往百顺化工公司去了。

    其实,这个魏副市长早就摸透池承诺的心思了,他知道姓池的不是一毛不拔,而是不愿意让百顺化工公司一家企业做冤大头,归根结底,就是不愿意吃亏。

    魏奇菲来到了事发现场。害怕遭受群众攻击,池承诺一直没敢露面,而是让公司党委副书记陪着魏副市长出面调解。魏奇菲向肇事群众郑重承诺,他一定尽快部署工作,将自来水网安装好。他要求群众回家等候佳音,不要影响企业正常生产,并保证不出半个月,大家就可以吃上放心水。

    有群众挤上前来,气咻咻地说道:“我们家现在用纯净水洗菜煮饭,一桶纯净水就要三四块,这些损失谁赔呀?像池承诺这样的黑心老板认钱不认爹,他会买单吗?”

    魏奇菲笑脸相迎,说道:“你这位同志好好说话,骂人是犯法的。你提出的这个问题很好,大家的损失,当然有人认账,请你们相信政府的执行力,散了吧,都回家静候佳音吧。”

    苦口婆心安抚了大半个小时,群众这才悻悻散去。群众一走,池承诺连忙出了行政楼前来迎接,将魏奇菲接进办公室,点烟敬茶,奴颜媚骨,丑态尽现。

    魏奇菲没有责备的意思,不动声色,只是问这件事池承诺打算如何处理。池承诺非常委屈地摊了摊手,说道:“(情qing)况领导都看见了。太平世界,朗朗乾坤,这不是明抢吗?魏市长你给我评评理。你看我现在干工作就跟坐牢一样,哪还能放手搞企业啊?”

    魏奇菲要的是处理方案,而不是喊冤叫屈,一听池承诺这话,冷下脸说道:“法律上的事(情qing)你找政法委书记。过一会,楚千里他们也过来,我想借你会议室用一下,可以吗?池总该不会怪罪我行政干预吧?不过,我告诉你,池总,我行政干预正常,但是如果你干预行政,你的麻烦恐怕不会小。”

    池承诺极力把自己说成受害者,大吐苦水无非是想少出点资金,一见魏奇菲不吃这一(套tao),他连忙赔笑道:“魏市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政府对企业必要的行政干预对企业发展是大有裨益的,就像一个孩子,若是从小不好好管束,很难找到正确的方向,长大也很难成为栋梁。而魏市长就像我们的衣食父母。喝茶,请喝茶。”

    魏奇菲被人戴了高帽,这才缓和语气,说道:“你们这些企业造成了多大污染,别说动脑子了,就是用大脚趾头去想,你们也应该比我清楚。若不是我们地方保护主义做得到位,你们早就完蛋了,当然,这些话我只能在你们这些企业老板面前说。现在,老百姓就提芝麻粒大的要求,九牛一毛,你们却是这个理由那个理由的,推三阻四,一根鸡毛都舍不得,我看,现在你们几个老板只有软着陆了,等会尚丰登他们来了,坐下来商量解决吧。”

    池承诺等的就是魏奇菲最后一句话,这时他连忙站起(身shen)来,又给魏副市长点了支烟,连连说道:“是,是。等那几个厂子来人,咱们就拍板。”

    鼎铭印染厂老板楚千里、天力化肥集团总裁尚丰登等人接到魏奇菲的电话以后,很快,纷纷赶到了百顺化工公司行政楼会议室。

    见到魏奇菲,这几个黑心老板跟池承诺虽然不是一个爹的,却像一个娘生的似的,喊冤叫屈地推卸责任,然后开始相互抱怨,说对方环保车间没有吃饱喝足,拆穿各自排污暗道的所在,面红耳赤地争辩,像极了狗咬狗的厮斗。

    魏奇菲欣赏着此等狗血的场面,既觉可憎又觉可笑,就顺着上段文字里的比喻暗骂下去。少刻,他一拍桌案站了起来,脸上那层厚厚的乌云,眼看就要弥漫到又短又粗的脖子上了,再不下雨,整张脸就好像要被盖住似的。

    “大家都一(身shen)毛,就甭说别人是老妖怪了,自己一(屁pi)股屎,可别五十步笑百步,好不好?你们办的是不是良心企业,有没有良知,我想,诸位比谁都明白。刚才在大门口,我已经答应了群众诉求,既然我已经撂下话,想收还能收回来吗?你们人头打出狗脑子,我不管,可是,水网必须给我尽快改造好,不然,别怪我安排环保局堵你们的排污管道口,你们谁谁的排污管道口在哪,还要我画图标出来吗?”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几个龟孙子一听,跟死了半截似地,再也不争论了。

    魏奇菲环顾大家,接着说道:“作为人民公仆,我必须言而有信。以后,我希望这种企业绑架政府的行为不要再发生,也别跟我讨价还价。大家的争论焦点不就是费用问题嘛?依我看,三一三作一,你们几家平均分摊吧。大家有没有意见?”魏奇菲轻轻敲了敲桌子,问道。

    这哪里是征求意见,分明是拍板定音啊。

    这个魏副市长的话是粗了些,可行事风格却足够强势。见没人回答,他接着说道:“好,没人喊冤叫屈,就是说大家都认同我的观点了,就这么定了吧。还有不同意见吗?”

    魏奇菲眼里炯炯有神,扫视大家,像是纠察敌对的力量。

    几个黑心老板或因企业改制过程中的猫腻,或因污染物滥排,或因偷税漏税,或因资产重组过程中的暗箱((操cao)cao)作,好多把柄都攥在这个分管工业的魏副市长手里,哪敢发表不同意见?

    “没有,没有……”楚千里沐猴而冠,带头说道。“一切听领导安排。”其他几个黑心老板,孙子似地点头附和。

    经过魏奇菲这次协调,由百顺化工公司、鼎铭印染公司、天力化肥集团等几家企业共同出资改造水网,群众终于吃到了清洁水,事(情qing)方才平息下来。

    而至于说吻牌食品公司,尽管没有得到池承诺出手相救,罗建业通过工艺进一步改良以及减产、放假等一些措施,撑持一段时间,总算踉踉跄跄(挺ting)过了难关。这时,罗建业才舒口气,偷偷跟谭雁龄约好,说过两天去省城看她。

    诸君有没有听说时下流行这样的段子?说现在:穷吃(肉rou)富吃虾,有钱有势吃王八;男盼高女盼瘦,狗穿衣裳人露(肉rou);(爱ai)怕丢,(情qing)怕偷,占据要职怕退休。

    虽说大老板们家里有经难念,小人物的生活更难预料也更难过,就比如袁亦发被确诊患了老年(性xing)白内障,却是抠抠搜搜的,舍不得去大医院就诊,甭看他钱花在两个孙子(身shen)上像是喷水似的。

    有理问得君王倒,有钱难买子孙贤。袁金林虽然人品不好,但也不是绝对的,他对傅忆(娇jiao)不好,并不能说明家庭观念不强,其实,在礼仪宗制上,他还算得上一个孝子。

    袁金林是个明白人,父亲袁亦发虽然在青屏国税局(身shen)居要职多年,却也没有敛财多少,以致老来空有余恨,这些他是知道的。为此,等到父亲的病灶进一步扩大,达到医生建议切除的要求,他百般劝说,终于说服父亲去省府湛城医院做手术。

    父亲要去湛城,袁茵没有时间陪同,但孝道总得尽到。这一天,她骑车去哥哥家里商讨此事,路上,因为心里装事开了小差,误闯了红灯,险些被一辆车撞上。

    只听“戛”的一声长音,紧急刹车,那人惊出一(身shen)冷汗,随后降下车窗玻璃冲袁茵发火,是韩功课。

    袁茵明知自己理屈,没敢转(身shen),慌忙穿过马路逃遁而去。

    韩功课嘴里不干不净,驶离十字路口,还在咒骂,这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裘乾可就说话了。

    裘乾说道:“好了,好了,别再骂了,我亲(爱ai)的弟弟。人家已经走远了,你骂给谁听的?知道那女人是谁吗?”

    韩功课正在气头上,有意无意地问了一下:“谁?”

    裘乾说道:“袁金林的妹妹,袁茵。”

    “袁金林的妹妹?”一听袁金林三字,韩功课如芒在背,讥诮道:“姓袁的妹妹长得不土,老天真他妈的不公平啊,同是一母所生,优点全都给他妹妹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