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82章设法自救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罗建业一愣,脸色随之难看得无边无际,他知道,联保协议如果没有池承诺亲笔签字,无异于一张废纸,因而问道:“池总什么时候回来?”

    池承诺咂了几下嘴,说道:“这个嘛,真不好说,罗总。我到北京学习来了,刚下飞机。担保的事(情qing),我是鞭长莫及呀。实在不行,我看,你就去找天力化肥的尚总帮忙吧,都是企业界好弟兄,他也一定会把罗总的事当作自家事办的。”

    池承诺不愿冒这个风险,开始打起太极。罗建业不傻不愣的,自然听得出来。罗建业心说这家伙翻云覆雨,昨晚一起喝酒,姓池的在酒桌上当着常市长的面满口答应,不想一夜之间就变卦了。

    罗建业努力撑持着腰板,让它不要弯曲。是啊,他不愿因为钱而变出点头哈腰的奴态,却也不得不强颜作笑,说道:“哦,原来是这样,这样吧,等池总回来,我给你接风洗尘。”

    话刚说完,池承诺那头好像占线了。

    这其实是池承诺故意将电话设置为呼叫转移的,他想,这是他拒绝罗建业的最好方式了,姓罗的真要是死不要脸的那种人,拉来常居安再请他喝一顿,事(情qing)真的就不好办了。

    池承诺挂断手机,随后“哼”了一声,自言自语:“此君真有意思!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也不看看我跟你的关系到底怎么样!”

    (情qing)因债果,所有的怨怼不会没有源头。既然池承诺这么看衰罗建业,一定有他的理由。

    当初天府巷拆迁时,白俊杰与韩功课险些大打出手,那出戏惊动了青屏上下,让青屏一时间成为上海滩。要知道池承诺可是韩功课的大舅哥,打的是实力,争的是黄金,他能不站在韩功课那边给他加码吗?

    还有,罗建业老婆白美玲开的“皇冠丽都”与池承诺老婆孟帆开的“雕刻时光”曾经发生过一连串恶意竞争,致使“雕刻时光”一直处于亏本状态。生意场上无父子,更何况两个带着矛盾的家族,说要互助友(爱ai),谁帮助谁呀?谁友(爱ai)谁呀?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其实,跟罗建业通话时,池承诺这个五官乱七八糟的丑男正躺在百顺化工公司小会议室里睡觉,他说刚下飞机,那些谎言都是带着消声器的,经不住推敲。

    这也不能怪池承诺,他考虑的也没错。吻牌公司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非得倒闭不可,虽说政府全力支持百顺公司给吻牌公司担保,并愿意给百顺化工公司提供反担保,可一旦吻牌公司破产还不起贷款,百顺化工公司定然要挨五十大板。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池承诺想,他还是谨慎为妙。抛开个人恩怨不讲,单说各为自己企业前途,他这也是(情qing)有可原。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其实,罗建业早就应该明白池承诺不可能给他担保,无论从私人感(情qing)还是企业交集,他只是走投无路,被((逼))得糊涂了。

    罗建业枉费一番口舌,撂下电话。这就叫:人不可轻易谈理想,有些理想,实在温暖人心,可一旦触摸起来,又真的让人手心冰凉。

    浑(身shen)乏力地往老板椅上一躺,罗建业轻轻捏揉头皮,感觉脑袋像要炸了。

    事(情qing)碾到这个地步,求人不如求己,这时,再一想白美玲提出的集资方案:公司员工人人出资,实行内部自救。罗建业就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可行办法,于是,他召开一个中层以上干部会议,进行民主表决,结果,大家一致认为,事已至此,只能自救了。

    集资事(情qing)一经鸣锣,罗建业感觉肩上担子更加沉重了。他在考虑,如何才能保障公司员工,特别是一线工人,辛苦多年攒凑的那点血汗钱投资进来不打水漂,而且,还要给予回报,回报越多越好。

    吻牌公司大批积压产品眼看就要过期,当务之急,他得想办法尽快处理掉,当然,他不会效仿那些无良企业老板更改(日ri)期蒙骗百姓的,他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降价促销。

    积压的产品,并不是质量不如同类厂家,而是出厂价格偏高导致竞争乏力。让出一大块利润给经销商,赔本价,甚至跳楼价,重利驱动,经销商的干劲可就大了,如何销售出去,他们有的是办法,哪怕更新(日ri)期。不管怎样,积压产品总算没到销毁的地步,吻牌公司也算躲过一劫。

    为了避免悲剧重演,罗建业意识到,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作为吻牌公司的致命痼疾,已经到了非除不可的地步了,因此,礼拜(日ri)下午,他就召集生产技术骨干专门开一个讨论会,研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结果,收获甚微。

    也许,人生中最大的失望带来不了最大的痛苦,但却给生活本(身shen)带来最大的伤害,这种伤害怎么形容呢?它就像:当你和你一生中最(爱ai)的人第一次行房的时候,当你快到**的顶点,她却突然潜水了。

    金钱与女色一旦挂钩,就会迸发意想不到的电光。吻牌公司经营上遇到的窘局,与上面那个(情qing)形一经比对,又是何其相似。

    心境溟濛的罗建业无力想象谭雁龄的美好,正待在办公室里兀自发愁,这时,公司总经理鹿安然敲门进来了。

    “罗总,有件事(情qing),我想向你汇报。”鹿安然关上门,坐到沙发上,接着说道:“要降低成本,还有一条途径,当然,这是商业秘密,绝对不可泄露,刚才会上人多,我不便说。”

    罗建业听后眼前一亮,说道:“哦,你有好办法?快点说来听听。”

    鹿安然小声汇报道:“当前市场不只是食品行业大打价格牌,动物饲料行业也是如此。我有一位大学同学在一家饲料企业做技术科长,据他透露,他们的产品里加入了一种叫三聚氰胺的蛋白粉瞒天过海混过检测。这三聚氰胺其实是一种用在(乳ru)胶生产工艺上的化工原料,不过,将它放在饲料中却能有效地提高含氮量,而国内食品行业蛋白质检测的主要依据正是含氮量的检测数据。我看,我们要降低成本,不妨效仿饲料厂家尝试一下。目前,贫穷农村市场还是块不起眼的蛋糕,那里市场监管混乱,消费受众自我保护意识也不强,一旦我们降下成本,再一确立价格优势,我们势必可以迅速占领那块市场。”

    这个汇报(挺ting)有吸引力的。罗建业用心听完,然后眉梢一挑,问道:“那个叫什么三聚氰胺的来着,对人体有害吗?”

    鹿安然恬不知耻地说道:“害处肯定有的,不过,那玩意很容易随尿液排出体外,少量加入一些对人体威胁不大,不会死人的,放心。”说着,面露得意,俨然一个有功之臣。

    罗建业审视着鹿安然邀功讨赏的表(情qing),突然,他的脸色一变,拍案而起,厉声喝道:“亏你想得出来!”

    这声音带着金属的光泽,像一把利剑,在心上划一道血口。

    接着,又说:“不会死人就等于不会害人吗?还大言不惭地要抢占贫穷农村市场,那里生活的可是全社会最弱势的群体啊,要去害他们,你于心何忍呢?你这是让我自掘祖坟。我罗建业就是把企业办倒闭,被我的员工戳断脊梁,也不能被天下百姓谩骂。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qing),谁敢铤而走险冒天下之大不韪,最后他必定倒霉。我看,你的心思应该多放在工艺改良上。下个月的生产成本再若降不下来,我看,你这个总经理就引咎辞职吧。”

    鹿安然所说那种三聚氰胺的东西,美其名曰蛋白粉,确实能够蒙骗蛋白质检测仪器,于是,就有了想要肥死的马和想要作死的人。通过添加蛋白粉降低成本,低价位倾销到贫穷农村市场,吻牌公司不做,却有好多同行跃跃(欲yu)试。因为利(欲yu)熏心,这些人将科学摆上货架,然后又故意放错地方,于是,人打败了机器,成就了罪恶。

    鹿安然自以为好心,见罗建业一蹶不振,他排忧解难来了,顺带邀功请赏之味,却不料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罗建业这一翻脸不认人,搞得他灰头土脸,颇觉无趣。紧接着又骂他个狗血喷头,直把他骂得头颅蔫歪(身shen)材枯萎,直到在心(情qing)衰落的过程中快要后悔死去。

    唉,要说这事吧,怪只怪鹿安然平素看扁了他的老板,误判了罗建业职业((操cao)cao)守的底线,伴君如伴虎,你连老板的人品都摸不透,又能怪谁呢?往后还怎么在单位混?

    “我也知道你心系吻牌,是想帮我分担压力,不过,咱们确实不能这样干。你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狠狠地搧了下属一巴掌,反手给块糖吃,这是老板们擅长使用的伎俩。罗建业一边说,一边甩搡手面示意鹿安然离开,说话语调缓和了许多。鹿安然碰了一鼻子灰,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一见对方撵他,赶忙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