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81章陷入困局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若说白美玲是位铁娘子,那只是表象,是韩功课之流抬举她了;但若说她是个女强人,那一点都不为过。事实上,与罗建业结婚没不久,白美玲就辞掉工作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先后生下了罗艳丽和罗玉珠。没有朋友,没有经济决策权,更没有自己相对独立的生活圈子,那种(日ri)子,着实打磨她的棱角。

    后来,她想,再这样困下去,她哪怕是只猴子也会被拴成白痴。每天绕着厨房转,对于她这个经济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而言,那简直是一种蹂躏。她厌倦这种毫无波澜的生活,也不愿牺牲自己给男权思想的滋生提供过于肥沃的土壤,于是毅然砸碎家庭主妇紧箍咒,冲破罗建业强行阻挠,出来做装潢材料生意。

    没干多久,白美玲凭仗自己的聪明才干和压抑多年始得爆发的激(情qing)赚了几十万。再以后,搞装潢材料的个体户像雨后(春chun)笋似的,一下子冒出许多家,这时,她又做出一个大胆决定,从装潢业急流勇退,开起青屏第一家大型娱乐ktv“皇冠丽都”。

    白美玲伸手向吻牌公司借钱要开“皇冠丽都”那阵子,从她说话的底气,罗建业断定她赚到一些钱,那时,罗建业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事实上,白美玲这些年是赚了还是赔了,罗建业根本没有过问,他跟白美玲说:“赚了,就当是你私房钱,你到银行开个账户存起来;赔了,权当花钱买教训,认识一下所学理论与社会实践到底有多大差距。”

    那些话,无疑带着十二分的小觑,引惹白美玲强力反击。

    罗建业后来改变了观念,他在想,女人嘛,忙点也好,别闲来无事找他磨嘴皮、斗心眼,找茬吵架。再说,越闲的女人越是敏感,那时他跟谭雁龄正打得火(热re),白美玲好像嗅到异样味道了,若是还让她继续闲下去,早晚非得被她抓个现行不可,她要忙,爽当就让她拼死拼活忙下去,永不消停,这样,无形中就给他与谭雁龄的幽会增加了诸多便利。

    “皇冠丽都”给白美玲带来了一大笔利润,孟帆开了“雕刻时光”以后,白美玲大幅降低会员价,一路把“雕刻时光”砸得稀里哗啦,然后就转让了出去,开始进军青屏餐饮业。

    白美玲一心扑到事业上,俨然一台高速运转的印钞机,忙忙碌碌地经营着她的生意场,再把白美妙拉过来,这姊妹俩可以说都掉进钱眼里了,不过,赚钱的方式大相径庭,白美妙出卖的是**,而白美玲出卖的是智慧与魄力。而罗建业,则像孩子放了暑假,没人管教,遄返两地风月无边。

    “百氏快餐”旗舰店的开张带来很大成功,同时,也使白美玲的名字连同她的姓氏张扬开来。她不再像开“皇冠丽都”时那样低调与隐蔽了,那时的投资资本大部分来自向吻牌公司的伸手讨借,而现在的所有投资,则是她的自(身shen)富贵。

    百氏与白氏的谐音使得白美玲三字(日ri)渐响亮起来。兴隆的生意让人不再猜疑这是形如贪官污吏变相洗钱的把戏了,更有人公然给她打出铁娘子的称号。而此时,吻牌公司却因经营不善陷入困境,效益严重下滑,连续两个季度出现了亏损。

    作为罗建业的正牌夫人,白美玲自然知道吻牌公司产品积压严重,周转资金短缺。这一天早晨,临上班之前,她跟罗建业说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

    “我想跟你说件事,建业,不过,咱可丑话说在前头,听了,你不许较劲。记住,你可以糟践一个人,但永远不要糟践一个团队。鱼离开了群,被人类养在家里,哪怕成功地活了下去,那也是一种寂寞,所以,它以自杀的方式,成功地回到了河流,当然,这不是因为河流本(身shen),而是河里有它的伙伴。”

    话还没挑明,白美玲首先警告道,说真的,她也不想夫妻间三句话没说完就抬杠。

    罗建业望了望眼前这个女人,感觉她的(性xing)格有些变了,不再那么狂傲和强势了,像是一位知书达理的淑女,于是,他跟着也软化了(性xing)(情qing),说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别曲里拐弯地摆谱,我一沾鸡汤脑子就晕。”

    白美玲笑道:“吻牌公司不是资金紧张吗?我想帮你这个忙,前期,我先借给你两百万吧,鉴于吻牌公司的实际困难,利息由你定,不给也行。”

    原来,这女人是想拯救吻牌于水火。两百万虽然不多,也可姑且缓解燃眉之急呀,不料,罗建业听后婉言拒绝了。

    罗建业生(性xing)要强,他不想用一个女人的私房钱帮他过冬,何况,此时的吻牌公司尚未完全转型为私人企业,即使破产,也应该政府买单。白美玲的私房钱事实是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他不想罗家的钱烂在吻牌这个公私合营的大锅里。

    明白丈夫的心思以后,白美玲说道:“我投钱给你,是想赚钱的,我对这笔投资信心十足,你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别老是往坏处想呀。当下,你需要做的,是打起精神,想方设法如何开动机器扭亏为盈。”

    罗建业还是摇头,说道:“大锅饭把公司员工都养成油壶嘴了,现在的吻牌公司就像个大草垛,谁逮住机会,就上前扯一把草带回家。公家的钱,花起来没人心疼,想让我从家里拿钱投进去,(肉rou)包子打狗,我不干。”

    白美玲见说不动丈夫,灵机一动,说道:“既然这样,不如,你就向公司员工募集资金吧,年底计提红利,调动他们的积极(性xing),培养他们的主人翁精神,如此一来,一方面可以解决企业资金困难,另一方面,也可以提到企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罗建业沉思半晌,说道:“公司多数员工家底子都不殷实,让他们每人掏几千块钱恐怕比较费力气。我听说最近省国资委批下来几千万财政贴息贷款,真要按照常居安的意思,由百顺化工公司的池承诺替我担保贷款八百万,问题就可迎刃而解了,让我再想想吧。”

    白美玲一听,心说这样也好,然后说道:“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实在不行,你再找我。”

    上班以后,罗建业安排财务会计带着财政贴息贷款担保人担保书到百顺化工公司去找池承诺签字。财务会计到百顺公司大门口,见一帮群众将大门堵得水泄不通,吵吵吆吆,不让任何人出入。

    他们这些人,是到百顺化工公司闹事来着。财务会计进不去,只好向罗建业电话请示。

    罗建业明知这个时候麻烦池承诺等于添乱,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企业停产多(日ri),他心急如焚啊,考虑半晌,他还是硬着头皮给池承诺打去电话,请池承诺务必帮忙。

    池承诺听后说道:“罗总,我知道你有困难,我也真想帮这个忙,可是,你不知道,我们公司现在也遇到了麻烦。”

    罗建业害怕池承诺趁机推脱,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天大地大,不如兄弟们(情qing)谊大,池总遇到麻烦,有用得着老大哥我的地方,你尽管吩咐,兄弟我定然肝脑涂地。不过,我现在的确急需这笔资金,俗话说好酒好菜敬远客,贼打火烧请四邻,现在吻牌火烧眉毛,见死不救的事,池总肯定做不出来。”

    其实池承诺只跟陈君寻、袁金林、白美妙这些人年龄相仿,三十左右岁。早先,他的父亲池兴安掌管老百顺农药厂的时候,罗建业跟池兴安一直兄弟相称,现在罗建业甘愿自降(身shen)价称呼池承诺兄弟,也算给其一个好大的面子。

    池承诺明知罗建业急于救助,降尊纡贵,哪怕装下人,他也不领(情qing),就说道:“罗总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公司的大门正被一群刁民堵着呢,口口声声他们的手压井井水被我公司废水污染得没法吃,非得让我和自来水公司协调,出钱给他们安装自来水网,这不,公司外边的地下排污管道也被他们堵了,搞得污水四溢。若说污染,这附近的企业,哪家没有污染?凭什么就我们百顺化工公司做冤大头?真要出资的话,铝厂、碱厂、造纸厂、油漆厂都得摊一份。现在可好,人家都在捂脸偷看我的笑话!”

    池承诺借故发了好一阵牢(骚sao),纯粹的“王顾左右而言他”啊。

    罗建业接腔帮衬道:“那当然,那当然。真要出资,也不能只找善茬。咱再来说说担保的事吧,老弟你放心,常市长已经同意以地方政府的名义与你们公司签署反担保协议了,你们公司所承担的全部担保责任、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实现担保债权的费用等全部债务,政府都愿意连带责任担保,所以,你就放一万个心吧,我罗建业拍(胸xiong)脯保证,我不会害你。”

    “哦?昨天说的事(情qing),今天就办了,常市长真是雷厉风行。有常市长亲自发话,我更应该当成自家事来办,可是,罗总,真不巧,我现在不在公司啊。罗总你不知道,我们百顺公司的(日ri)子一天天的也不好过,我是出来避风的。”

    罗建业一怔,“罗总出差了?”

    “对呀。我们公司门口天天有人堵。幸亏我不在,不然,非得被那些刁民讹死不可。咳,咳。”

    说着,池承诺干咳两声,害病似的,一面连表惋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