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9章隐私被窥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有时候,我在想,在这个网恋盛行的时代,若是梁山伯、祝英台重新投胎转世,他们还会化蝶吗?再忠贞的(爱ai)(情qing),是不是没有一丝动摇?再忠诚的誓言,是不是没有一点褪色?是(情qing)约束了(性xing),让它不要放纵;还是(性xing)产生了(情qing),期许它不要变质?在吻牌时代的漩涡里,任何人与网恋绝缘都是不可能的。网络的(诱you)惑,消磨着正义的人格,风化着忠贞的(爱ai)(情qing),在欺骗、浮华、(骚sao)动、失望的间隙,每插一脚,谁都无法踏踏实实地点击生活。

    在信仰缺失的时代,失去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人,跟禽兽相比,并不是比禽兽善于辨别颜色,而只是给颜色做出文字上的说明,黑的,白的,黄的,绿的,或者将白说成了黑,或者将黄涂出了绿意,哪怕他们自诩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譬如陈君寻之流。

    在与傅忆(娇jiao)一番电话鹊桥的煽(情qing)以后,陈君寻就像一只荷尔蒙到处乱窜的公羊,心忙的程度,远远大于脚乱。第二天晚上,他潮水再起,又想撩拨傅忆(娇jiao),不过,这回却是惹出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前文也说了,傅忆(娇jiao)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与陈君寻的私通就像是搞地下工作。她的手机有两部,一部常用,一部专为联络陈君寻。

    常用的那部就不用多说了,不常用的这部,是她瞒过袁金林私下里买的,平时放在学校办公桌抽屉里,等到袁金林出发她才敢拿回家,目的是为了跟陈君寻谈(情qing)说(爱ai)。每次通话,陈君寻都拨打她这部手机,如若开机,袁金林定然出发不在家,如若关机,就意味着袁金林或者两个孩子在家中,这时傅忆(娇jiao)就将它偷偷拿回学校,复又锁在办公桌抽屉里。

    孰料这个聪明的女人这次大意了。昨夜她与陈君寻聊天聊得花心散漫,白天又补给几回花蜜,以致晚上放学后,她急急忙忙去接袁重兄弟回家,把手机放在办公桌抽屉里,居然忘记关机了,更糟糕的是办公桌抽屉也忘记了锁。

    说来真巧,晚上,学校教务处主任裘一鸣与一位叫汤红叶的女教师加班。这二人本来在各自的办公室里加班的,加着加着,各自办公室里的灯就灭了,裘一鸣加到汤红叶的办公室里。

    很快,这种加班方式到了奖金发放时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江湖传说,在裘一鸣的(日ri)记里,一直有一个不同的注脚,为此,他经常这样加班。这次,更为正解。

    这个汤红叶,她的办公桌正好与傅忆(娇jiao)的面对面紧挨着。正卿卿吾吾,忽听一阵奇怪的震动声。

    “不好,有人来了?”

    黑暗里,汤红叶低低的颤音有些怜人。

    裘一鸣也是惊慌不已,暗骂一声:妈的,这么晚了,谁这么无聊,竟然来办公室搅和老子的好事?

    一对狗男女这一慌张,没完成的课件迫切需要一个动物世界的主题。

    裘一鸣半提着裤子,猫腰跑到门后去听动静。外边静悄悄的,显然是给他俩的夜生活刻意铺垫的,像一(床chuang)多(情qing)的褥子,静得让人只愿聆听。

    汤红叶整了整衣服,蹑手蹑脚地凑了过去,屏住呼吸,聆听着万籁俱寂里的(娇jiao)喘或者荒芜。

    “没人。走,咱接着加班。你狼狈的样子太好玩了,嘻嘻。”汤红叶潮水正起,略显急迫,又不忘缓解紧张的气氛。

    裘一鸣却是一丝不苟的样子,竖着耳朵,誓要抓住声音源。

    “瞧你胆小鬼的样子,平时那个轰天色胆跑哪去了?回去,快跟我回去,急死人啦。”这女人真然有些急了,说着就贴靠裘一鸣,拉他回临时鸡窝,一边带着老树叶般的软蹭与轻摇。

    “嗡嗡嗡嗡”,声音又起。

    这回,裘一鸣听明白了,声音是从傅忆(娇jiao)办公桌抽屉里传出来的。

    嗨哟,有戏!

    裘一鸣兴趣顿生,此起而彼伏,对(身shen)边这位汤老师的兴趣就在光速锐减,最后,所有的兴趣全部聚集到他朝思暮想的傅老师(身shen)上了。可怜汤红叶被裘一鸣玩弄一把,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不是人家那道最为可口的菜。

    那汤红叶(春chun)波((荡dang)dang)漾,正在(情qing)意浓时,颇为忘我,纠缠不休。

    为了摆脱汤红叶的纠缠,裘一鸣忽然将灯打开,说道:“傅忆(娇jiao)的手机忘记带了,指不定一会过来取。咱们多长个心眼,可别被她抓住。改天吧,宝贝。”

    这个解释听起来合(情qing)合理,汤红叶却不理会,但见她的嘴一噘,极不乐意地嘟哝:“她呀,说不定现在跟我们一样,正在哪个地方加班呢。”

    找个地方幽会去了?我的个去。女人嘛,就是这么(爱ai)猜疑,(爱ai)跳醋缸。

    裘一鸣也不辩驳。他的目光聚集到了傅忆(娇jiao)的抽屉上。嘿,有一个抽屉居然没锁!裘一鸣一把拉开抽屉,更妙的是,手机就在这个抽屉里。

    裘一鸣喜上眉梢,刚一拿起手机,“嗡嗡嗡嗡”,声音又起。是短信提示音。

    手机上共有三条未读短信。裘一鸣翻开短信,第一条显示两个字:

    在吗?

    第二条短信内容为:在吗,忆(娇jiao)?

    第三条短信内容为;干吗不理我,不想理我了吗,宝贝?

    如果第一条短信可以给错发或者误伤找到合理的借口,第二条短息则是让人无法辩解,第三条短信呢,则可说明是个男人发来的。

    发短信过来的这个号码非常陌生。首先,它不是学校里男同事的,那些男同事的号码裘一鸣手机里都有;也不是傅忆(娇jiao)丈夫袁金林的,为了扫除猎艳路上的障碍,裘一鸣早已偷偷记住了袁金林的号码。

    那么,它会是谁的呢?是校长的私密新号吗?

    裘一鸣不知道这个神秘男人是谁,挡不住的醋意翻涌难遏,让他的脸色难看得无边无际,难掩他的嫉妒与失望,居然吃起校长的醋了。

    管它是谁的呢?哪怕是校长的私密新号,我也要拔出萝卜带出泥。

    想到这,裘一鸣回复一条;刚才在忙,这不,才回来。

    很快,对方回复一条:我想听到你的声音,打电话方便吗,亲(爱ai)的?

    显然,那人一直在等这边的信息,焦急地等。

    裘一鸣虽然是个(情qing)场高手,但他的江湖道业并不是太深。害怕露出狐狸的尾巴,想了想,他这时打字道:我在家,不方便。

    汤红叶凑在裘一鸣(身shen)边一直佯装看(热re)闹。她向来嫉妒傅忆(娇jiao)的美貌,也知道裘一鸣喜欢傅忆(娇jiao),但喜欢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这回刚好经历一场考验,故而留意裘一鸣的一举一动。

    看到暧昧短信,裘一鸣脸上复杂的表(情qing)变化,海天相接,波及汤红叶的心潮了,让她有一种明显的窒息感。她忽然觉得自己白白被玩弄了一把,也就跳进醋缸里不出来了,与裘一鸣一起浸泡。裘一鸣对那个发暧昧短信的神秘男人发酸发怒,她则对傅忆(娇jiao)发酸发怒,带着一种同步反应。

    裘一鸣刚想把信息发出去,汤红叶眼疾手快,抢过手机,补充一句:我今晚把袁重、袁哲接回家了,咱就短信聊吧。

    下午,临近下班,傅忆(娇jiao)给她公公袁亦发打去电话,叫他别去接袁重和袁哲了,说她去就行。汤红叶坐在傅忆(娇jiao)对面桌,自然能听见。这个汤老师非常聪明,想了想,她就把傅忆(娇jiao)接袁重兄弟回家的事(情qing)搬上了舞台。她之所以补充这些内容,无非是想获得那个神秘男人的足够信任,通过进一步深挖,扒出那人的(身shen)份。

    这条短信既已发出,对方偃旗息鼓了,好长时间没发短信过来,不知道是何原因。

    裘一鸣说道:“瞧你,吓坏人家了吧?”

    汤红叶却说道:“不,这恰恰证明他相信了。听着,现在,你就是傅忆(娇jiao)。你以傅忆(娇jiao)的(身shen)份再发条短信过去,就说袁金林不在家。撩撩他,看他到底出什么幺蛾子。”

    裘一鸣还是有些担忧,小心翼翼地说道:“可别是咱们同事的私密号码?”

    汤红叶(胸xiong)有成竹地说道:“不会的。咱们那些同事,你又不是不知道,三点一线,该相交的早就相交了,还能等到现在?”

    她这话逻辑十分缜密,不愧是位数学老师。裘一鸣也觉不可能,就说:“那我明天找人查查,看他到底是谁?”

    汤红叶酸溜溜地说道:“查吧,查出来以后告诉我,我给你发一把长‘((贱jian)jian)’,你找他决斗去。是的,长((贱jian)jian),((贱jian)jian)皮的((贱jian)jian)。”话到最后,她不忘提示。

    裘一鸣不想让汤红叶吃醋下去,也不管汤红叶骂他朝三暮四,这时说道:“生命这么可贵,你真舍得我去死啊?我跟你还没(热re)乎够呢,可别影响咱们的心(情qing)。”

    汤红叶心湖((荡dang)dang)漾,说道:“那就接着加班呗。”说着,她走到吊灯的开关位置,揿灭灯光,然后腰肢轻摇走了回来,往办公桌上一躺。显然,她在这里经常做这等苟且之事,不然,不会这么轻车熟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