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7章约等于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天,小刘跟工会那个女孩颠鸾倒凤,他的心里一直想着公司团委书记袁茵:脸蛋漂亮,(身shen)材又好,三围高度协调。这完全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时小刘一路高歌,直到工会女孩乞哀告怜,小刘仍不罢手。如此雄武飞扬,主要归功于他对袁茵的绮念。

    一个肮脏的灵魂,用隐形的方式把一个生活中毫不相干的人玷污了,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qing)。小刘知道袁茵是袁金林的亲妹妹,真要把这丑事说出来,不被袁金林打死才怪,因而,当袁金林问他时,他绝难道破,不一会儿,话题就转到赌钱上。

    猜着单双号,行了一阵,两个大老爷们就失去了兴趣,又开始谈论男女之间的事(情qing),好像离开了苟且,菜里就少了油,吃起来不是那么够味。什么谁谁老婆跟别人跑了,谁谁找了小三,谁谁被抓了,谁谁偷人老婆被狗追了,尽是花边新闻,津津乐道,倒是十分兴奋。

    中途睡了一夜。第二天到了沈阳,卸下货,返程之前,小刘执意要去看脱衣舞表演。袁金林佯装不知表演脱衣舞的地方,就带其去看二人转。落座以后,其间一些低级趣味的语言,确实勾起小刘的某种渴望,看罢二人转,小刘感觉不过瘾,又纠缠袁金林去了洗浴中心,欢畅到最后,有些乐不思蜀了。

    从洗浴中心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半夜。回到宾馆,小刘意犹未尽,说道:“袁哥,你看人家那些大老板,一根头发,相当于一根金条。再看看咱俩,东奔西走的,两条腿都跑断了,那还不是挑担的蟋蟀?拿着卖白菜的钱,去((操cao)cao)卖白粉的心,满天下也只有你我了。下次再送货过来,不如咱俩把货卖掉平分算啦,然后一人找个嫩模潇洒几天,管他二姨寻谁,咱先对得起自己再说。”显然,金迷纸醉的生活,已经腐蚀小刘的大脑,这个家伙突然想要私吞公款。

    袁金林听后暗暗吃惊,嚷道:“别胡扯,这种话,回公司千万别说,不然,连我也害了。”

    小刘也知说话过分,一见袁金林不高兴,连忙改口道:“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纯粹玩笑,袁哥你可别当真啊。”

    “玩笑?有这样开玩笑的吗?这种玩笑,以后打死也不能开。”

    “好好,谢谢哥哥提醒。也只有咱哥俩感(情qing)好,我才说的。遇到别人,我还不跟他出去玩呢。袁哥,爽不爽?”听口气,他根本没把袁金林的话当回事,说着,又提及方才的风花雪月。

    袁金林见对方不以为然,回敬一个不屑一顾,说道:“有什么爽不爽的,我又没沾没碰的。”

    小刘没去咂摸袁金林的心理,英姿勃发,只顾自我表现,说道:“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袁哥,我可不是你,怕这怕那的,要玩,咱就放开手脚,轰轰烈烈地干一场。什么小雨伞小雨衣的,统统滚犊子。滚犊子,哈哈,滚犊子比滚蛋好听多了。”

    学了句东北方言,小刘感觉(挺ting)有意思的。他是津津乐道大饱口福了,袁金林却是大吃一惊,问道:“你没戴(套tao)?”

    小刘点头,“是啊,我没戴,小姐也没要求我戴。”

    “哎呀!你啊你。”袁金林指着小刘,连连摇头,继而揪了揪头发,心说,完了,小姐没主动要求他戴(套tao),那说明小姐有病,现在艾滋病四处流行,这小子可能要出大事了。嗐,下次送货,绝对不能再用他的车。

    如果没有艾滋病的提示,诸君请猜,这个世界会有多乱?

    男盗女娼,节((操cao)cao)碎了满地;金迷纸醉,廉耻不值一文。

    在信仰缺失的时代,失去了强大的精神支撑,人,跟禽兽相比,并不是比禽兽善于辨别颜色,而只是给颜色作了文字上的说明,黑的,白的,黄的,绿的,或者将白说成了黑,或者将黄涂出了绿意,故而模糊了善恶美丑。

    正当袁金林行程颠沛借赌消熬,陈君寻也在奔波。这个流氓才子好像长着一双飞毛腿,回家不几天,他又飞到了广州。

    一路上,陈君寻无精打采。“玫瑰(情qing)缘”的约会一下子撕去了他的虚伪的面具,让他无比烦恼。朝思暮想的网络(情qing)人先时竟在一起发生过一夜(情qing)!这俨然一场噩梦。曾经至真至纯的(爱ai)(情qing)宣言,曾经掷地有声的倾顾与信誓,都被那个露骨的青岛之夜揭露出弥天大谎。

    出差,不辞劳苦地出差。习惯出差的人远行就好比游弋于灵魂之河,随着疲惫的延伸,随着精彩不经意的出现,烦恼就不会无休止地萦绕在(身shen)边,它不是静止的,它如细波被风轻轻吹去。

    陈君寻到广州与一家企业老板签订产品购销合同以后,谢绝了对方的款待,而是见他的老朋友去了,就是那位给他歌词《≈(爱ai)》谱曲的崇子鹤。

    当初在青岛邂逅秦粉以后,陈君寻写了一首词,然后通过eile将歌词传给歌手兼音乐人崇子鹤。崇子鹤看后,对这首“约等于(爱ai)”大加赞赏,说这么好的歌词让他欣喜若狂,他的创作灵感一下子迸发出来了,他正注入十二分激(情qing)于其间,并预言此歌一旦出炉必将风靡整个网络世界。

    果不其然,歌曲刚一成形,试唱过程中,谁听了都说好。

    等到二人见面以后,崇子鹤将陈君寻带到他新签约的一家唱片公司参观一遭,将陈君寻这位算不上著名的词作者引荐给唱片公司制作部经理,然后,一起去了录音棚。歌曲《≈(爱ai)》进入后期录制阶段,崇子鹤作曲兼演唱。

    进行一次感动,

    进行一次疯狂,

    让生命在46亿年忧患之中快乐受伤。

    进行一次冒险,

    进行一次放((荡dang)dang),

    让(爱ai)在白天与黑夜颠倒的世界无罪逃亡。

    无论海洋俘虏了陆地,

    还是陆地背叛了海洋,

    曾经的唇齿相依给易碎的记忆镶上相框。

    在风暴和平静的间隙默写自己的思想,

    在(爱ai)与不(爱ai)之间保留着模糊的印象。

    无论固守有多短,

    无论回味有多长,

    只要拥有过就别冀望永远的天堂,

    在明(日ri)阡陌的路口遗失吧相思红豆,

    在缘来了缘又去的尽头是真实的阳光。

    听完崇子鹤的演唱,陈君寻称赞效果很好。不过,想起歌词背后那段故事,他的心里(禁jin)不住翻澜一种难言的酸涩。

    中午吃饭,唱片公司方面做东,作为《≈(爱ai)》的词作者,陈君寻成了座上客。到了晚上,崇子鹤以私交的(身shen)份盛(情qing)款待陈君寻,并邀请几个酒(肉rou)朋友作陪,那几人不修边幅,却极具油滑之能事。

    “先介绍一下,好朋友沉吟,原名陈君寻,著名作家,词作者,我的新歌《≈(爱ai)》出自其手。”崇子鹤介绍道。

    几人致意,陈君寻点头回以友善。

    酒桌上的气氛带着浓厚的网络时代的气息,说不清楚是一种辐(射she)还是一种腐蚀。

    众人放((荡dang)dang)不羁,开怀畅饮,行间偶尔有人讲一两条黄色短信,引惹大笑满堂。不知不觉,酒足饭饱,崇子鹤执意要请陈君寻去潇洒,并说广州的红灯区服务一流。陈君寻推辞不掉,只好顺从了他们。

    几个人来到一家夜总会,要了个包厢,刚坐下不久,列队进来十几位穿低(胸xiong)连(身shen)裙的靓妹。崇子鹤要陈君寻先挑一个,陈君寻坐在沙发上,抬头扫视站成一排的小姐们,说:“留一个嗓子好一点的陪我在这里唱歌,你们潇洒去吧。”

    崇子鹤一听陈君寻说出这样的话,以为他虚于颜面,就上前生拉硬拽,“走吧,你没听说时下盛行四种铁哥们:共同下过乡,共同扛过枪,共同分过赃,共同((嫖piao)piao)过娼。你若不去,咱们就不算铁杆子。”

    陈君寻听后笑了笑,说道:“萝卜白菜莲叶藕,咸菜盐豆老香椿,各有所好。兄弟我喜欢唱歌,你就让我在这里吼几嗓子吧,况且一路倒了几次车,又火车又汽车又飞机的,骨子架散了似的,你们去吧。”

    崇子鹤见强拉不动,就与那几个弟兄带小姐出去快活了。临出包厢,陈君寻拉住崇子鹤,附在他耳边小声而又郑重地提醒道:“广州艾滋病不少,一定要注意安全,saids。”

    陈君寻果然留下一个小姐陪他唱歌,不过他说如果小姐歌唱得好,他会付给同等报酬。等到崇子鹤回来的时候,陈君寻已经提前买了单,不多不少,八千块整。

    崇子鹤的经济状况并不好,南下打拼十多年,一直在娱乐场所卖唱,虽说他如今事业稍有起色,但毕竟穷家富路,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这些,陈君寻都能体谅。

    陈君寻折戟盛(情qing)让崇子鹤过意不去,出了夜总会,暗暗感激陈君寻的同时,崇子鹤让其他人先回去了,他则叫来一辆出租车,执意将陈君寻送回宾馆。

    路上,恰好乔袖给陈君寻发来几条带着思念(性xing)质的短信,见陈君寻不回复,(情qing)动不已的乔姑娘又给他打来电话。

    那时候还没有取消长途和漫游费,为了给乔袖省钱,陈君寻没有接听,而是回复一条短信,说他正忙,有时间再联系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