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6章乌烟瘴气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傅忆(娇jiao)无法将袁金林的心境揩拭明净,就像她无法刮去自己灵魂深处的那块黑斑,她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她不想给的人,注定了她这一生充满遗憾。

    翌(日ri),袁金林闷闷不乐地随公司配货车去了东北,满载一车(乳ru)制品和方便面。

    上了高速公路,没跑多远,开车司机小刘说道:“袁哥,咱赌一赌如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因为昨夜傅忆(娇jiao)的不合作,袁金林满腹烦恼。此际,他深切体会到,人生中最大的失望带来不了最大的痛苦,但却给生活本(身shen)带来最大的伤害,这种伤害怎么形容呢?它就像:当你和你一生中最(爱ai)的人第一次行房的时候,在你快到兴奋的顶点,她却突然潜水了。

    当然,在袁金林的脑海里,潜水的人是帮他找回雄(性xing)尊严的白美妙,那个与之行房的人,他也渴望是白美妙,傅忆(娇jiao),充其量只是一个替(身shen)罢了。

    这种错位的(情qing)感,就像前段时间博鑫步行街工程破土动工的时候,韩功课占有了赵酒窝,嘴里却喊着傅忆(娇jiao)的名字,心里绮念着傅忆(娇jiao)的美好。酒池(肉rou)林,(爱ai)(欲yu)丛生,人,有时候就是这么邪恶,这么虚发着感(情qing)!

    受到傅忆(娇jiao)的影响,袁金林心里犯堵,正想觅个乐子驱逐烦恼,一听小刘说及赌博,正是他的嗜好所在,登时来了兴趣,因而就说:“好啊,怎么赌法?说来听听。”

    小刘一指超车道上奔驶过去的一辆轿车,说道:“看见没有?咱就猜下一辆超过去车的车牌尾号,赌它单数还是双数,谁要是猜错了,就给对方十块钱。”

    袁金林一听,觉得有创意,就说:“好,就这么定。你袁哥我一向好时运,只怕你到时连裤子都输掉了,你女朋友找我讨要裤子,我这个当哥的可就没脸见人咯。”说着,他不(禁jin)打诨起来。

    小刘一听,说道:“那个小树杈!袁哥你要是看中了,干脆,我把她送给你得了!”

    这个小刘从部队复员才几个月,到吻牌食品公司上岗以后,经人介绍,与公司工会的一个女孩谈起了恋(爱ai)。同在一起吃住,在同事面前秀了一段时间恩(爱ai),谁想好景不长,两次别扭经过,就生发厌恶,分道扬镳了。

    袁金林一愣,忍不住问道:“吹了?这么快!才(热re)烘几天呀。你蹬人家的,还是人家蹬你的呢?”

    “我的个去!”小刘感觉被袁金林低估了,形象受损了似的,干笑几声,旋即“呸”一口,说道:“她蹬我?她有那么长的腿吗?”继而,他又干笑道:“那女的(床chuang)上功夫真心不错,我估计是她实战得来的,袁哥要是有兴趣,也可以试一试。”

    看来这个小刘对他女朋友成见颇深,就连女朋友(床chuang)上功夫好不好,他都告诉袁金林了。

    “你上过她了?”

    小刘大拇指一伸,说道:“媒人介绍的当天晚上就上了。都什么年代了,有什么稀奇的。”

    “吹吧你,才几天啊。”袁金林一听,故意刺激对方。

    谁知小刘满脸猥琐,说道:“她大腿腋有颗痣,不信,有机会,我请你看看?”

    “我才不看呢。”袁金林跟着邪恶地笑了笑,说道:“你吃过的菜,要我给你刷锅,我有那么傻吗?不过,那女孩二十出头,年纪轻轻的,可惜喽。”

    “可惜什么?”小刘接腔申辩:“袁哥啊袁哥,人家才不在乎呢。世道变啦,袁哥,过去,新娘子把第一次留给丈夫,现在,是把第一胎留给丈夫。悲哀呃。搁现在,结婚想找个原装的,你就等着中大奖吧。”

    小刘的话没有多余的用意,只是打个比方,却令袁金林突然牵出傅忆(娇jiao)的不是。想起昨晚傅忆(娇jiao)的表现,袁金林的嗓子眼不(禁jin)窜出一团浓烈的火焰,带着青烟,呛人鼻息。

    “金林哥,你跟嫂子是先上车后买票,还是坐无人售票车?”这个小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时就见他嬉皮笑脸,突然问道。

    袁金林听后,如坐针毡。他并不认为小刘无意的问及,只以为小刘想问傅忆(娇jiao)是不是公共汽车。自从娶了个美女进门,傅忆(娇jiao)这个名字就成了袁金林生命中一个最敏感的名词。怎么说呢,也可能新婚之夜被人用弹弓打碎的那块玻璃扎痛他的心了吧,从那以后,他最怕别人揭他心灵的伤疤。

    现在,小刘的一个无心却是震碎了袁金林的百十个在意,就见袁金林脸色一沉,喝道:“你什么意思?”

    小刘一见袁金林撂脸,愣怔一下,连忙说道:“玩笑,跟你开玩笑的,袁哥,你可别当真啊。你看,我把我的女朋友都要送你了,咱俩还外吗?你不喜欢开玩笑,咱就不开,你可别发火啊,我知道你们那是时代干净。”

    小刘估摸着刚才那句玩笑话可能打到袁金林的心坎上了,但不知伤到哪根神经,因而连忙赔不是。

    袁金林轻轻“哼”了一声,他想咬人,但到底没有“汪汪”出声。

    这小刘初来吻牌食品公司,他连袁金林在泡老板的小姨子白美妙都不知道,因而更不可能知道傅忆(娇jiao)与韩功课的过去。想到这,袁金林觉得小刘不会带着恶意,忽而脸色一变,佯装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道:“你嫂子对咱绝对忠贞,即便咱想鸡蛋里挑骨头,咱也找不到那道缝啊。”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他的心里却如同打碎了个五味瓶,有关傅忆(娇jiao)与韩功课的绯闻,教科书似的,又在他的脑子里翻开了。他突然想到,这些绯闻,那个工会女孩极有可能告诉小刘,是啊,那女孩来吻牌公司三、四年了,好些掌故肯定瞒不住她,特别是男男女女的破事,想到这里,袁金林又不免迁怒于那个女孩。

    “既然那女孩功夫那么好,那,你们一次能做多久?”

    猜疑着那个工会女会的错误,袁金林不怀好意地问小刘,带着故意侮辱的恶毒。

    这个小刘也真够损的,听到这话,他跟着污秽下去,说道:“我说一个多钟头,你信不?想搞时间长,这里边有秘诀,比如说,你玩她的时候,把她想成另外一个女人,也可以想象成两个,也可以想象成十个八个,反正,把你以前想玩没玩到的女人都算上,保准你既解馋又解恨。”

    缺德归缺德,但是从小刘说的这些话判断,他又不乏一个绝顶的风月老手。十个司机九个(骚sao),一个不(骚sao)花裤腰,这话,坊间有闻。小刘的表白,无疑是在展示自己的风月场阅历。

    袁金林哪里需要他耳提面命?大嘴一撇,说道:“你才走过几座桥啊?能懂什么?”

    “嗨,你别不信。”小刘最怕被人小觑,斜竖着鸟眼,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袁哥,当初在部队的时候,离咱们营房不远有一个鸡窝,那些鸡长得好看,老板娘更有味道,我玩小鸡的时候,习惯把她们想象成老板娘,那种感觉真的过瘾。”

    袁金林一听,跟着和起稀泥,打诨道:“那你玩工会女孩时,把她想象成谁了?只说吻牌公司的。你看中哪个了?说说看。”

    小刘听后,笑着摇了摇头,一口咬定没有。

    袁金林耍起业务员固有的小狡猾,一拍(胸xiong)脯,说道:“放心,我会给你保密的。你看我吧,大丈夫敢作敢当,不瞒你说,我就喜欢老板的小姨子。”

    小刘一怔,惊呼:“什么?你喜欢白美妙?你牛叉!老板的小姨子你都敢泡。那女人来过厂里几次,我见过。凭良心说,长相中等稍微偏上,不过,看那走路的架势,肯定是个高手,就不知袁哥你能不能降得住。”

    “停,停,打住!”袁金林见小刘越说越下道,连忙抬手制止。

    小刘又开起了玩笑,说道:“高速路上不给停车啊,我亲(爱ai)的哥哥,别停啊。”

    这家伙太会开玩笑了,袁金林拿他真没办法,这时警告道:“白美妙是我的菜,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想象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你不能把她假设了,我可警告你。”

    袁金林所说的秘密哪还能叫什么秘密?在吻牌食品公司,他与罗建业的准连襟关系,几年前就有好事之徒给搭配好了。他之所以告诉小刘,是为了求证一件事,那就是:那个工会女孩到底有没有在背后搬弄是非,这一见小刘真实的反应,才确定没有。

    但是,袁金林并不因此感激那个工会女孩,而是一如既往地羞辱人家,痛痛快快地过了把嘴瘾。这时,再一想那女孩与小刘(情qing)河黪黩,加之小刘对那女孩恶语攻击,到处送人,袁金林又不(禁jin)蠢蠢(欲yu)动,暗自嘲笑几回,车牌号单双的赌博还没开始,他就赢得了一大份开心。

    “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把(身shen)下女人想象成谁了?我的秘密可都告诉你了。”

    “没有,真的没有。”

    小刘不怀好意地笑道,脸上随之飘过黑心棉一样的一团迷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