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2章抗拒拆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好说歹说,怎么也说服不了罗青山,白俊杰感觉颜面扫地。可他又没有办法。总不能诉诸武力,把这糟老头子暴打一顿吧?何况,人家还是他的前辈。

    白俊杰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调解不成的事,他让云豹打电话转告花姐了,接着,花姐又打电话转告给了韩功课。

    这个结果,早在韩功课意料之中。

    慎重考虑以后,韩功课又托花姐拜望白俊杰一次。这次,花姐亲自登门白府,道及韩功课想要强拆的意图,请求白俊杰届时担待一下,作壁上观即可。

    花姐说着拿出满满一箱子钞票,足有四五十万。

    “我对白老板只有这个请求,只要拆房子时你按兵不动,果老街的保护权,还是归你们白家帮所有。”花姐说道。

    这种行事风格,就像一个大国对一个小国发动侵略之前,征求敌方盟国意见。

    听说要对老罗家玩硬的,白俊杰考虑妹妹白美玲的颜面,犹豫不决。当年,因为他对谭雁龄的非礼,惹得白美玲跪在谭雁龄面前求(情qing),那一幕,赢得了白俊杰一生的尊重。可一想罗青山对他的态度,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还口口声声民意这民意那,要多高尚就有多高尚似的。一想到这,白俊杰就气得难受。冲着这口气,他对花姐说道:“如果花老板真有诚意,花老板在果老街的人马,今晚就可以撤走了。至于那里的生意,还是按先时的约定交接吧。”

    “今晚上?这?这也太仓促了吧。”

    花姐一怔。

    白俊杰冷冷一笑,问道:“怎么?花老板舍不得了?”

    “不,不是。好吧,就今天晚上。”

    花姐咬了咬牙关,还是答应了。

    “花老板爽快,我也不客气啦。黑虎,把这收下。”

    白俊杰叫黑虎收了礼物,这就等于表明态度:保持中立。

    虽然失去一块地盘,但可以到韩功课那里找补回来啊。毕竟,最后的后患,被她固定到铁笼子里了,也算旗开得胜吧。花姐十分高兴,回去以后,就跟韩功课研究强拆的事(情qing)。当然,青屏政府方面,韩功课没少沟通。青屏政府给出的意见是尽量做工作,先礼不行,再兵者。毕竟打造大青屏的城市蓝图不可变。

    解除了后顾之忧,又探明青屏政府大院里传递的态度,韩功课就让花姐派人威胁老罗家,这回的态度十分强硬,扬言再不搬走,他们就将房屋推平。

    这一遭到黑社会分子恐吓,向来低调的罗青山怒了。罗老是什么人物?他可是上过朝鲜战场打死过美国鬼子的战斗英雄,这一被几只没见过大山的平原猴子玩弄,他哪里平得住气呢?

    罗老来到青屏市政府常居安的办公室,指着这个常市长的鼻子,怒言青屏是个土匪窝,要求市委市政府速速开会研究部署,铲除黑恶势力,还青屏一个太平世界。

    常居安遭到猛批,苦力支撑。秘书长信初奴头脑灵活,见此(情qing)况,赶忙给罗建业打去电话,要他赶紧过来把罗老支走。

    老罗家受到恐吓,罗建业也认为韩功课举事过火了,可他不像父亲那样主张打黑除恶,毕竟那样做将会得罪一大帮亡命之徒,再者,他的大舅哥白俊杰是个黑道头面人物,更不宜铲除。为此,在接到信初奴的电话以后,他匆匆忙忙赶到市政府,找到父亲,劝他别再闹事,赶紧回家。

    眼见儿子不分青红皂白,罗老嚷道:“我这叫闹事吗?我在谏政。”罗老不以为然,说着,开始朝儿子发火。

    办公重地,注意(身shen)份。罗建业也不争辩,附耳轻声说道:“你找常市长有什么用?要谏政,你得找一把手啊。”说完,扭头朝常居安会心一笑。

    常居安也是微微一笑,这老哥俩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啊。

    罗家抗拆,让人头疼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罗老的英雄资历,一是白家帮的势力。为此,罗老被列为重点关照对象。这事,连青屏市委书记蒋耕耘都知道。

    罗老听儿子这么一说,觉得也对,毕竟博鑫步行街是蒋耕耘一手策划的。市委一把手确立的政绩工程,大腿既然已经拍了,那是非上马不可的。这会儿,见常居安服软,罗老也不再继续发飙,转而找蒋耕耘评理去了。

    见到蒋耕耘,罗老把现实(情qing)况摆开,然后,天窗一打,说得非常明白:如果政府执意强行拆迁,他拼着老命也要告到省里。

    蒋耕耘深知罗总的能量:老革命,战斗英雄,人脉关系广泛。明面上,他做出让步,说一定要广泛征求民意,民主解决拆迁问题。

    “那,青屏的社会治安怎么解决?青皮混鬼满大街,要不要打扫打扫?”

    蒋耕耘说道:“要打扫,要打扫,罗老这个意见提得好。等我处理完手里几件大事,就开会研究治安整顿问题。”

    罗老一听,不以为然,“这重要那重要,没有什么比民生更重要。现在老百姓出行都失去了安全感,你说,你们的政务工作做得丢不丢人?汗不汗颜?”

    “是,是,罗老的批评,我完全接受。”

    好话说了一箩筐,终于把罗老哄劝回去。

    罗老前脚刚一出办公室,蒋耕耘脸色顿变。生发几分钟闷气,估摸着罗老走远,蒋耕耘拨通了市长办公室的电话,要常居安告知韩功课,严令韩功课务必按照合同办事,约定期限内如果不能把天府巷变成净地,那么,要么没收韩功课的违约金,要么换人开发。

    一把手既已说出这种话,就等于下了死命令,具体采取什么手段,要看韩功课的能耐了,出个狠招,强行推平,真要动起手来,大不了届时损失几个小混混的人(身shen)自由,让他们进去顶罪得了。

    这些手段,一向铁腕强权的蒋耕耘就差递话明挑了。确确实实,博鑫步行街是蒋耕耘一手规划的面子工程,又有那么多的油水可捞,他肯定不想被罗青山这块绊脚石阻碍前进的步伐。

    净地最后期限一天天临近,要么违约,要么弃权,韩功课被((逼))得要死,也只能采取下下策了:动用黑恶武力,来硬的。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混迹商业社会,别担心,只要你有足够大的权力或者足够多的财富,哪怕你的痔疮长在脸上,也有好多人愿意吻你!

    对那些惯于雇佣地痞流氓暴力拆迁的中国房地产商人来说,尽管他们的嘴脸十分丑恶,喜欢他们的却大有人在,无论是美人、打手,还是公差小吏。更何况韩功课得到青屏地方政府的默许,有恃无恐,暴力拆迁的力量,就变得更加强大了。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永远的老大,所以,我劝诸君不要以老大自居。恐龙早早就灭绝了,而蚂蚁依然存在,这是因为恐龙太过强大,而蚂蚁总是卑微低调地活着。

    这一天,花姐动用了几十辆车,载着数百之众,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地开往天府巷。

    这些人,有的穿制服,有的穿山寨版防弹衣,但大都头戴钢盔,一手拖着钢盾,一手拎着刀棍,或杀气太重,或貌可杀人,一看就是冒充执法人员的黑社会打手。后有两台挖掘机(殿dian)阵。

    此时的天府巷,除了老罗家,建筑物全都拆除了。这些人聚集到老罗家附近的废墟以后,有人手执扬声器,对站在罗家平房上的白美玲喊话不停。大体内容,无非是要罗家人停止对抗,速速离开。誓要对孤立成景的罗家两层平房下手。

    不一会儿,巨大的挖掘机变成了先锋,冒着黑烟开往罗家平房的山墙。白美玲站在天台上,大有穆桂英挂帅的飒爽英姿,又有一种人在屋在、屋破人亡、视死如归的精神。

    千钧一发的时刻,白美妙踩梯上来了。这个风流小辣椒头戴钢盔,(身shen)穿一个军用挂包,里边装满石头,这行头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反正带有杨排风的一些闯劲。

    白美妙站到姐姐(身shen)边,往下一指,怒叱道:“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谁敢动这房子?!”然后环划四周,放言豪迈:“谁要敢动这里一块砖头,我白美妙不领千军万马,只率三百光头、三百铲青浪子、三百披发散人,定然灭他全家。韩功课,你这个有娘生无娘管的孬种,你爹正在(阴yin)曹地府沿街乞讨呢,你还不快点给他送钱去?躲哪里冒充缩头乌龟去了,你这个杂碎,快给我滚出来道声别然后去死!”

    这风流小辣椒足够泼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个韩功课好一番辱骂,显然,遭受欺凌的新仇勾起了她的渐逝旧恨——当初韩功课对她的羞辱与欺骗,让她恼怒渐涨。

    仇恨的叠加,化为更大的愤怒,她若还是软弱,她就不是白家帮的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不失为一个办法,起码,白美妙以一种恶劣的对应,帮助姐姐白美玲证明罗家不是好欺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