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1章欲拔钉子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由于此次挂牌价不包括拆迁安置成本,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后,韩功课委托国土局下属资产评估公司着手拆迁房评估,又动用平素豢养的一批青皮混鬼协助拆迁,同时抬出青屏黑道重量级人物花姐压阵。

    青屏的房地产开发,拼的就是实力和势利。吃透了青屏官场的韩功课,有花姐为首的黑社会分子摇旗呐喊,又是收买又是恫吓,动迁的声威,听起来十分吓人。

    不过,也有人不买韩功课的账,任尔软硬皆施,不满足条件,这些人就是不肯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政府出面协调,也是效果不大,这令韩功课非常头疼,最后,只得去找花姐商议对策。

    花姐要韩功课将难缠的“钉子户”写进黑名单。背景小的,平素豢养的那帮小混混足以摆平了;背景大的,她就亲自披挂上阵。威((逼))利(诱you),连哄带吓,实在不行,就带人扮演成拆迁队执法人员,制服穿着,钢盔戴着,来他个夜袭强拆。

    韩功课拉出的黑名单当中,有一个人名上边被画了个圈,很显然,这是个重点关照对象,他就是罗建业的父亲罗青山。

    韩功课把罗青山的背景说了一遍。听说是白俊杰的亲戚,又是位老革命,花姐感觉事(情qing)过于棘手,就开始犹豫起来。

    这个时期的青屏,黑道猖獗,治安混乱。花姐和白俊杰两股势力旗鼓相当。为了争夺地盘,两个帮会之间经常发生摩擦。当然,势均力敌的(情qing)况下,都是小的摩擦,大的和平,就像当今世界的缩影。这若要动老对手的亲戚,花姐势必权衡利弊。

    韩功课见花姐犹犹豫豫,就更没有底气了。但是,箭在弦上,又不能不发,拆迁时限摆在那里,硬着头皮,他也得往前冲啊,于是,就跟花姐说道:“这个罗青山,你一定要给我摆平。实在不行,就硬使钱砸吧,不管花多少钱,你报个数就行,当然,使用什么手段,那是你的事(情qing)。”

    眼见韩功课咬牙切齿,花姐却是不一样思路,就见她轻轻摇头,说道:“不,你的工作重点,不应该放在罗青山(身shen)上。”

    韩功课似乎所悟,问道:“你是说白美玲?”

    花姐又是摇头,慢悠悠地吐出三个字:“白家帮。”

    “白家帮?”

    “对,白家帮。动了白美玲的(奶nai)酪,就等于动了白家帮。现在白家帮如(日ri)中天,你我都很清楚。咱们不可打无把握之仗,如果对老罗家玩硬的,强拆之前,你务必做好白俊杰的工作,只有他保持中立,青屏的天空,才不至于被捅漏。”

    投鼠忌器的道理韩功课何尝不懂?不过,他没料到花姐如此忌惮白家帮。想了想,他就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派人找白俊杰聊聊吧,只要钱能摆平的事(情qing),那都不是事。”

    花姐说道:“我要亲自会会他。”

    韩功课说道:“好,事不宜迟。”

    花姐颔首。

    当天下午,云豹找到白俊杰,带来花姐下的一个请柬,邀他晚上酒楼一聚,说有要事相托。白俊杰与花姐虽有摩擦,青屏一些重量级人物家里生发红白事,他俩时有酒桌碰面的机会,因此,酒楼相会也不算什么新鲜。

    白俊杰看过请柬,不知何事,但既然花姐说是要事,他肯定不会高挂免战牌,更不会怯场,因此,晚上就带云豹等人去了。

    花姐这边,除了个得力干将,韩功课也去了。见面以后,皮笑(肉rou)不笑的,几句客(套tao)。等到酒过三巡,花姐步入正题,谈起天府巷拆迁所遇阻力,然后问白俊杰,能否做通老罗家的工作,让其尽早搬走。如果可行,事成以后,老罗家将得到韩功课给予的一份额外的补偿,而白家帮这边,则另有重谢。至于酬金多少,花姐言道,白俊杰可以提出一个大概期望值。

    白俊杰非常聪明,讨要多少酬金,他不会当着双方小辈明说,只见他弯子一绕,说道:“钱的事暂且不提。我手下有个(爱ai)徒名叫铁彪,他的家搬到果老街了,以后,我想让他接管那条街,不知道花老板有没有诚意?”

    白俊杰很少主动给徒弟分封地盘,今天他居然当着对手的面,积极替铁彪争取,这在白家帮众徒弟当中,显然是对铁彪的足够高看与信任。

    云豹、黑虎等人暗自嫉妒。花姐却有被人敲骨吸髓盘剥的痛感,脸上多少表现出松动的镇静。

    白俊杰看在眼里,不冷不(热re)地说道:“青屏遍地是黄金,花老板也不差那几个钱,鸡肋之地,你不会舍不得吧?”

    花姐心想,果老街虽然不是块大肥(肉rou),却也不是枯井,年年都有泉水淌啊。这若把果老街的保护权拱手让给白家帮,以后就别指望讨要回来了。真要为了摆平一个钉子户而将一条街的保护权让出去,这得向韩功课索要多少补偿呀。这“大姐大”心有不舍,因而侧面望了望韩功课。

    韩功课知道花姐的意思。此时,他已骑虎难下,不下血本,不舍得肥牛肥羊什么的,显然不能安全着陆了,故而点了点头。

    他这一点头,花姐心里可就有数了,就向白俊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白老板对果老街(情qing)有独钟,我就成你之美,不过,老罗家的工作,还需白老板尽快做通。”

    白俊杰应道:“这个,花老板大可放心。白、罗两家生死世交,又是亲戚,谅他们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铁彪,吃完饭以后,你带几个小弟兄先到果老街溜达溜达,给他们当当向导。那个地盘,很快就是你的了。”

    铁彪望着自信满满的白俊杰,点头称是。

    找到同流合污的入口,两股黑恶势力很快就有了更深的交集。

    韩功课找回开启财富之门的钥匙,又想到虐待那个风流小辣椒白美妙时的(情qing)趣,以及困绕多时的殷忧,这一雇佣白家帮帮主,冰释前嫌似的,浑(身shen)轻松,醉,也就渐渐往深处走去。晃动醉步,一步三摇,推盅摆盏,等到豪气退去,韩功课竟说些黏缠絮语连篇废话,牵头的,依然是挤兑出的殷勤与恭敬。

    白俊杰虚回客(套tao),几次经过,他就有些心烦了,离开酒楼,他轻声“哼”了一声,说道:“姓韩的演戏给我们看。”说着,过半的鄙夷,从他鼻息里喷了出来。

    翼龙不解,问道:“师父明讲。”

    白俊杰说道:“韩功课那个孬种装疯卖傻,其实,他把自己当大佬,一直瞧不起咱们。”

    说归说,做归做。利益使然,第二天,白俊杰来到断瓦残垣的天府巷,穿越废墟,找到老罗家。

    罗青山早知白俊杰叱咤风云,白俊杰的先考白耀宗对他有救命之恩不讲,又有儿媳妇白美玲这层关系,因此,见到白俊杰,他并没有当成外人,不因白俊杰是个黑道头面人物而高看,也不因白俊杰不走正道而将其看扁,事实上,多年前,白俊杰险遭裘坚带领小龙帮灭杀,罗青山还是比较同(情qing)他的。

    因为罗、白两家世交,见到罗青山,白俊杰也不见外,两句“罗叔”喊过,就说明来意,劝其尽快搬走,不要戴上“钉子户”的帽子,说那名声不好听,开发商韩功课许以额外补偿的事(情qing),他也说了。

    不料罗青山听后一摆手,说道:“要补,大家都补。单单补我一家,这算哪门子事?”

    “这?”

    老革命就是老革命,思想觉悟不是一般的高,这是一种崇高,一种高尚。罗老的第一句话就把白俊杰噎住了。白俊杰有些不解,心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这么迂腐呢?说到迂腐,他想起故去多年的父亲白耀宗,父亲若是不死,这俩老头肯定有那么一拼。

    想罢摇头,“我说罗叔啊,这可是人家高看你,单独照顾你的。要是大家都补偿,人家还不得哕血拉稀?”

    罗老听后,把眼一瞪,说道:“单独照顾?我呸,这不等于我讹人家的吗?这是硬把我往山头上拽啊。军阀作风要不得,真要我拿了韩功课那小子的好处,四邻八舍知道了,会指着老罗家祖坟骂的。不成,不成。”

    白俊杰早就知道罗青山和他父亲白耀宗一个脾(性xing),倔。不想这个老头儿的倔脾气里边装着满满的光明磊落。

    “好,咱们不提额外补偿的事。事已至今,眼看这里一片狼藉,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不搬也不是个事。我想听你老人家说说,你到底想要什么呢?”白俊杰问。

    罗老说道:“我只要接地气。”

    白俊杰眼前一亮,说道:“接地气?好啊。这好说,回迁的时候,就让韩功课给你老人家留(套tao)一楼的吧。”

    罗老摇头,“我要的不是这个地气,是天府巷拆迁户民意的地气。”

    “民意的地气?卧槽!”

    白俊杰一听这话,爆了句粗口,也真是醉了。青屏强拆事件屡见不鲜,好多事,白家帮弟子也都参与过,这根刺那根钉的,拔了一根又一根。天府巷好多房子都是韩功课带人夜里推平的,纯粹夜袭式,说要民主的地气,他到哪里采集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