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70章逢场作戏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裘常富下葬那天,青屏市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纷至沓来。唐州四(套tao)班子的领导,也因裘民风的权力存在而纷纷前来吊唁。这让裘家祖宗颇为光耀。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青屏所有的企业烟囱齐放,领导的眼睛好像因为伤心过度哭瞎了,鼻子也堵塞了,对于空气中弥漫的刺鼻的气味,他们选择了集体失语。

    韩功课因为土石方作业造成的建筑扬尘、沙石渣土及建筑垃圾的运送均与环保扯上关系,又兼与裘乾交(情qing)甚笃,他就跟花姐一起吊唁来了。另一股黑恶势力,白俊杰带着云豹、黑虎一干人等也吊唁来着。

    这两帮黑道人物碰到一起,在一个已经远逝的老人的遗容前,倒也没有强势比划。

    要说不打不相识。当初,白俊杰的大徒弟云豹、二徒弟黑虎带领一帮臭流氓到裘家将裘乾狠狠收拾了一顿,之后,裘乾恬不知耻地主动与白家帮修好,买名烟好酒到白俊杰家里认输服败,并且坚决追随白家帮。白俊杰收服了裘乾,不仅没有兄弟之念,而且还是几分瞧不起。

    这会儿见到灵堂里的裘乾,白俊杰惺惺作态,寒暄客(套tao),要其节哀顺变,倒像一对患难兄弟。

    兔死狐悲,这种惺惺作态的嘴脸,裘家人无不看着恶心。裘乾表面上感激白兄(情qing)义,他的心里更是深恶痛绝。他深知,从他父亲为了救他,冲白家帮的人跪地讨饶摔得髌骨骨裂,他的复仇之剑已经出鞘了。

    不过,裘乾不会将他的想法告诉任何人的,不管大哥裘才、三弟裘一鸣、叔叔裘民风,还是对他巴结白家帮抱有偏见的房地产大亨韩功课,哪怕他们把他看成一条认贼作父的狗,也阻挡不住他向白俊杰的无限靠近。

    这种投命仇门的做派确为韩功课所不齿。有一次,韩功课当着花姐一帮江湖人士的面,直言裘乾没有骨气。裘乾听后羞得要死,要不是考虑韩功课势力庞大,他非得翻脸不可。退一步静,宽一步胜。裘乾打心里不想得罪韩功课,自嘲人生追求不高,但求走路不吃闷棍,所以他不想与白家帮为敌。

    然后,当着这帮江湖人士,裘乾居然谈起儒家以和为贵的思想,花姐一阵好笑,连说此人善恶不分恩怨不明,不愿深交。

    其实,世上哪有强迫的真心?

    酒(肉rou)朋友,裘乾明知不会出现刘关张,就像他前次被打,这帮人不闻不问,装起孙子倒是(挺ting)像。因此,花姐瞧不起他,他也不十分珍惜。往后,见到这帮人,除了韩功课,他也只是打打招呼而已。

    如果失恋之殇像修理指甲那么简单,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样的(爱ai)(情qing)值得留恋?如果失亲之痛像修理指甲那样没有感觉,那么,我们何尝不是不知痛痒的指甲?

    痛的落点在哪好找,但它游走到哪里,只有挨打的人自己清楚。裘乾自始至终地坚信:狼狈与孤独,在强者的路上终将反转。韩功课、花姐那些人,都是踩着狗屎运爬到青屏上流社会的土流氓,城府没有棺材深,他们不理解就不理解吧。

    裘常富猝死之事,作者本尊真心不想以裘氏兄弟的因果报应论之。关于善恶因果,有道是:积善余庆,积恶余殃。又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天道好还。禅宗有语: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爱ai)出者(爱ai)返,福往者福来。那些福,那些(爱ai),我以为是善者的福,善者的(爱ai)。恶者,给他好的回报,只是让其更恶,从而善者更加弱小。

    当然,有些恶者真正遭受报应的时间还没到来。上帝想让一个人灭亡,必先让其疯狂。就像那个恶贯满盈的韩功课,在他金迷纸醉的时候,英明的上帝一直站在高处向他遥望。

    这么多年来,韩功课的生意一直风生水起,与其说公司的信誉响亮了,毋宁说他的出手更加大方了。

    裘家置丧不久。这一天,韩功课在办公室里一边喝茶,一边幻想着初恋(情qing)人傅忆(娇jiao)的美好,这时候,青屏国土资源局土地储备中心的夏叙夏主任主动打来一个电话。

    这个夏主任,与透露给韩功课博鑫步行街开发信息的青屏市委办公室夏刚主任不是同一个人,也没有近亲关系,却有同一个特征:贪。

    自从博鑫商业步行街所处地块挂牌出让公告发布以后,这个夏叙主任一直与韩功课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喂,功课,说话方便吗?”夏主任话间带着固有的官腔。

    韩功课忙说:“你好,你好,夏主任,方便。怎么?你那里有新(情qing)况?”

    夏主任说道:“今天又有几家公司提交竞购申请,好不容易,被我打发了,我没让他们取得竞价资格!目前来看,还没出现大手,不过,以后什么(情qing)况,谁也拿不准啊。”说这话,这个县官不如现管的实权小吏明显有故意卖好的意图,又故意江天下钩。

    韩功课心窗上那层纸一点就透,笑着说:“夏主任劳苦功高,这份(情qing),我心里记着呢。不管怎么样,咱们出拳一定要狠。夏主任,你尽管放心,博鑫工程,我志在必得。(肉rou)烂也得烂在咱们兄弟锅里,谁若说一个抢字,得先借他一百个胆子。”

    夏主任说:“那还用问嘛,你韩老板在青屏呼风唤雨,谁敢虎口夺食?不过,别忘了咱们的约定,事成之后,到澳大利亚洗海水澡去。”

    金色再好,最终胜不过金黄色!

    韩功课一听,连忙说道:“泡洋妞?那还不跟抽支进口烟一样简单?哥你想吃麻糖,兄弟一个芝麻粒都不会让它落下。你要的一(套tao)门面房,我帮你想好了,等设计图纸一出来,位置由你挑,你就放一万个心吧。该留的,我一定给你留好,哥有力气,可不能全留着使在洋妞(身shen)上啊。”说着,说着,这渣男耍起权钱交易时活跃气氛的流氓腔调。

    这些腔调,如同(情qing)感强化剂。夏主任一听,难免开心,很快,他又敛住笑容,一边打电话,一边将手头的签字笔拨弄着旋转,那是一个官场老油子守卫权力,周旋于官场的标准动作。

    “你放心,韩总,我会把吃(奶nai)的劲都用上的。挂牌出让虽然由我们土地储备中心承办,可是,花生壳,大蒜皮,一层管一层。我(身shen)后站着哪些大人物,怎么去通融,韩总你心里可比我亮堂。”

    韩功课嘿嘿而笑,说道:“你也放心,夏主任,轻车熟路,轻车熟路啊,哈哈!嗝。”话间,忽听“圪喽”一声,这渣男打了个嗝,笑声顿停,滞留的气浪卡在嗓门,像要把他噎死似的。

    乐极生悲,往往就是这样。

    夏主任慢吞吞地说道:“轻车熟路好办事。”然后,不忘提醒道:“不过,可别太轻敌啊。这里边的游戏潜规则,那些开发商都懂。你的动作不仅要快,还要稳、准、狠。下个月18号开标,你先把材料准备齐,工程预决算上的一些数据,我可以先提供给你一些作为参考,你照接近的填,要让它看上去显得真实合理,至于报价,下月17号晚上,我叫你在标书上填多少你就填多少。”

    夏主任交代得十分仔细,显然,此类事件他常常((操cao)cao)作。韩功课听后连声感谢,说道:“好,好,好,我听夏主任安排。”

    挂断电话,韩功课猛抽一口烟,然后将烟蒂狠狠捺灭于烟缸,(身shen)子往老板椅上一躺,脸上堆积的微笑渐渐淡去,仿佛刚刚做完一次大扫除似的。然后,不由自主地,他又对傅忆(娇jiao)展开遐想,想把他的财富铸成一座金山,让傅忆(娇jiao)在刺眼的金光里变得纯黄。

    在这个世界上,要想成为一位成功的商人,无时无刻不需要牛虻的勇敢,蚊子的口才,苍蝇的执著和蜘蛛的事业格局,偶尔再酿造几滴鳄鱼的眼泪,则可登峰造极。

    韩功课嘴上应承夏叙,算是表达一种梳理财富的顺从,其实,他一直没有闲着。他的商业触角极其敏锐,行事风格又相当灵活,当初一听到夏刚透给他口风,他就付诸行动了。

    韩功课在青屏建筑行业大名鼎鼎,规划局局长任建设平素主动跟他称兄道弟,因此,当他将一份厚礼送到任局长家时,就像买菜放在自家的厨房,然后,从任局长嘴里确认了这个消息。

    别看韩功课说话吊儿郎当,在官场走动时,他绝对办事周详。蒋耕耘书记、常居安市长,他无不啖以重利,又登门拜访了分管城建的副市长,承诺沙子、石子等建材由副市长的亲属供应。随后,他又安排夏叙的妻女随旅行团去西双版纳畅游一圈,算是这个夏主任国外旅行的预演。

    一应打理妥当,等到开标那天,韩功课的报价书以总价高出第二名二十万元的微弱的优势,成功地将博鑫步行街的开发权揽入了他的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