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8章情债难偿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秦粉先是辞退司机杨小垡,然后下定决心炒掉李未央。因她知道父亲秦逾越非常赏识李未央,故而觉得应该先征求父亲的意见。

    迟疑一阵,秦粉打电话给远在香港总部的秦逾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秦逾越一听女儿要辞掉李未央,便问其原因,秦粉支支吾吾,一时也说不清楚。

    秦逾越只知道女儿与李未央工作配合上缺乏默契,却不知道不睦的深层原因。心疼这个宝贝女儿,考虑再三,他决定将李未央调回香港总部。

    不久,李未央就被秦逾越调离了上海,到这个时候,秦粉方才感觉她的生活重获了自由。

    没过多久,秦逾越又给秦粉派来了一个得力干将,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秦粉美国加州大学的同学,青屏市百顺化工公司老板池承诺的弟弟池有(情qing)。

    “你好,秦总,你还认识我吗?”那天,池有(情qing)前来报到,见到秦粉,他的脸上满面(春chun)风。

    秦粉一抬头见是池有(情qing),感到十分意外,惊呼:“老同学!原来是你呀。爸爸真会隐瞒,给我派来一个关云长,也不提前招呼一声。”说着,她格外兴奋地起(身shen)去迎,

    池有(情qing)快步走上前来,握住秦粉的手,说道:“只怕我能力有限给秦总丢面子啊。”

    秦粉满面(春chun)凤地说道:“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谦虚。我听说,你毕业后一直留在美国的一家跨国公司,是我爸爸挖人家墙脚才把你挖过来的,对吧?”

    池有(情qing)笑道:“不全是,还有一个原因,祖国(日ri)新月异,政策也越来越好了,欣逢盛世,我们这些‘海龟’在外边哪还能待得住呢?”

    池有(情qing)的到来,对金色集团与百顺化工公司的未来合作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同时,他也给秦粉带来一个答案。自从在“富豪大酒店”见到陈君寻,秦粉就将陈君寻与媒体上见过的作家沉吟联系在一起,她知道沉吟的老家也在青屏,重叠的可能(性xing)已经到了九成九,因为,她将媒体上那个沉吟的影像重复看了无数次,她缺少的,只是一个第三方的确认。

    这天,工作之余,秦粉请池有(情qing)喝咖啡时试探着问:“你们家乡是不是有一位叫沉吟的作家?”

    池有(情qing)说道:“有啊。他在我哥哥的公司跑销售,可能是什么新产品推广部的经理吧。怎么?你认识他?”

    秦粉连忙微笑着掩饰,“不认识。不过,我读过他的书,感觉写得不错,随便问一问。话又说回来,一位鼎鼎有名的作家,甘愿降尊纡贵做个小小业务员,这(挺ting)有意思的。”

    池有(情qing)说道:“可能是他需要丰富的生活素材吧。既然秦总有兴趣,要不,我给你引荐引荐?”

    秦粉摆了摆手,说道:“可别。我怕惊吓了天上的文曲星。”

    这时,池有(情qing)轻轻“哼”了一声,冷笑道:“文曲星谈不上,我在哥哥的办公室里见过那个人,感觉他(挺ting)猥琐的。至于才华嘛,确实有那么一点。青屏虽小却是一块宝地,人杰地灵,钟灵毓秀,哪怕硬熏,也能熏陶出一两个才子,不足为奇。”

    显然,这位池博士不知道秦粉与陈君寻的关系,见秦粉对陈君寻饶有兴趣,他就有意无意地往陈君寻脸上抹了一把灰。

    秦粉微笑不予点破,顺着池有(情qing)的话,打诨道:“譬如说,出一个博士池有(情qing)。刚才还说你谦虚,你就飘飘然啦,你是想趁机夸奖自己几句,我知道。”

    池有(情qing)笑了笑,说道:“瞒不过你。”

    接着,他告诉秦粉,陈君寻就是作家沉吟,这让秦粉既惊喜又有些怨尤。这时的秦粉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难怪与她交流时,江湖涩郎狡黠的谈吐中常有神来之笔。

    陈君寻的作家(身shen)份、知名度和英俊的外表让美女老板秦粉的相思之舟卸载了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她感觉轻松多了。她开始装满思念然后放行这叶扁舟。如果风儿一心要将这叶扁舟从江湖涩郎吹向陈君寻让她淡忘前者,她想,她也会顺其自然的。

    随后的一段时光,秦粉确也轻松了许多。(身shen)心的疲惫,在对相聚的再次憧憬中,她对自己选择了原谅。这天中午,她下定决心睡个舒坦觉,她想做个白(日ri)美梦,最好梦里与陈君寻再续前缘,那种景况,犹如花海狂奔之邀约,又提心吊胆地背叛着伦理道德,像是在山雨(欲yu)来的竹楼上跳舞,在冰火相慕的漩涡里挣扎。

    秦粉正在为接下来的放浪形骸铺设着准备,这时,香港方面打来一个电话。

    秦粉拿起话筒。

    “你好,阿粉。”是李未央的声音。

    这个渣男害怕用手机打电话被秦粉识破不接,故而找个陌生的座机。

    秦粉的幸福之舟一下子被妖风颠覆于海,说道:“白天也能遇到鬼呀,李未央,你即使是冤大头,(阴yin)魂也该散尽了,我求求你,你让我过几天安稳(日ri)子吧,别再缠我不放,好不好?”

    电话那端,传来李未央狺狺的笑声:“你想河清海晏天下太平哪?告诉你,秦大小姐,你已经跳进黄河洗不清啦。放点东西给你听,世界上最浪漫的音乐,你可要听好喽。”说着,李未央打开一段录音。

    秦粉大吃一惊。话筒里传出的竟然是当初她和李未央在(床chuang)上说的乌七八糟的猥辞,那些话在当时格外激(情qing),确实引领着**迭起,现在听起来,却让秦粉倍感龌龊。

    秦粉恼羞成怒,(娇jiao)声叱道:“李未央,你真可耻,你偷录我们的谈话!”

    李未央更加诡谲了,像是对陷阱里的猎物喊话,说道:“没想到吧?现在听起来,是不是依然很爽?对待你这种负心人,我幸亏多长一个心眼,留那么一手。”

    秦粉骂道:“你简直就是流氓,无赖,社会渣滓。李未央,我告诉你,我收拾你的手段太多了,只要我随便招呼一声,我敢保证你立刻从人间蒸发。现在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怎样你才能收手?开个条件,说吧。”

    李未央一听,“啧啧”咂嘴,说道:“你要吓死我吗?哈哈,真以为我没成年啊。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条件,就是忘不掉你的芳体深(情qing)。我只是给你一个提醒,别抹杀我们之间的感(情qing)!只要你答应和我重归于好,我依然会像往常那样伺候你。”

    秦粉听罢,何止是恶心?简直是恶心他妈抱着恶心哭——恶心死了,这时就听她怒叱道:“你做梦!姓李的,我真后悔。信不信?我让你明天在香港消失。”

    谁知李未央听后针锋相对道:“嘿嘿,秦大经理,我想,你肯定不愿意你爸爸听到这段录音的。”

    积善余庆,积恶余殃。这等荫死下三代的做派,李未央居然说得出口。秦粉听他这么一说,难免受到刺激,有些愤懑,又有些害怕,(娇jiao)声叱道:“你敢?!”

    无力再说下去,她的起伏的呼吸,听起来软绵绵的。殊不知,没有底线的忍让与没有原则的宽容,只会让小人得寸进尺。

    李未央就是一个得寸进尺的小人,只听他在电话那头冷语相加:“害怕了吧?我听得出来你怯懦的心跳。抓紧把我调回上海,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喜欢嗅你(身shen)上的香水味,你应该有成就感才对,嘿嘿。还有,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的节((操cao)cao),表面上怎么积攒出来的,以后继续积攒下去。好啦,我给你几个小时考虑时间,晚上吃饭之前答复我。”

    说完,李未央就挂断了电话。

    这边,秦粉直气得泪水噙满了眼眶。越想越懊恼,就在老板椅上后躺那一刻,她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自己造孽,还是自己解决吧。这是债呀。

    如果你渣,若你问我,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怎么死的,那我告诉你,他们是无聊死的。若你问我,喜欢你哪点,我只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离我远点。

    前一个回答,我送给秦粉;后一个回答,我替秦粉送给李未央。

    每个人的成功都离不开自(身shen)修行,却又不能不依靠外援,这一点,在官场上表现尤其明显。

    在与秦粉上演“玫瑰(情qing)缘”私会以后,陈君寻满脸火辣地回到了青屏,尊严那是完全跌出了底裤。虽然这次约会终究成为个人秘密,他却依然无地自容。再一回忆那个青岛之夜,他很久都没能摆脱秦粉的影子。尤其是他一个人躺着的时候,闭上眼睛,秦粉不规则的(娇jiao)喘说不定某个时刻就会在他的枕边响起,芳体深(情qing)里带着一种内(热re)外柔的轻触,于寂寞的暗夜,说是宛若倩女幽魂,其实更比狐仙妖艳。

    现在,野川裙子变成野穿裙子了,我擦,字如其人啊。

    陈君寻(身shen)陷(情qing)感的泥淖。好长时间,他没再上网聊天,也就缠绕(情qing)感的乱绪,姑且窝缩在百顺化工公司销售部办公室里,通过喜欢传播花边新闻的快嘴同事,聆听青屏官场的奇特表达。

    那青屏市长常居安之所以平步青云,完全离不开裘民风精心栽培,因此,在裘民风尚有余力帮助他仕途升迁发达之时,常居安的老婆柴冬梅尽职尽责地表演着孝道。

    柴冬梅在唐州组织部工作。工作之余,她经常去看望干爹裘民风。而裘民风夫妇十分欣赏柴冬梅高超的厨艺,诸如“全家福煲”、“美点三辉”,单凭菜名就惹人喜(爱ai),端上饭桌更为可口生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