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7章埋下祸根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两个自命为世界上最纯净最知心的网友,恪守着互不视频的诚挚诺言,以金童玉女的腔调对吻牌时代评头论足,不料脱下伪装发生了一夜迷(情qing)。网络世界的柔然物语,青岛之夜的放浪形骸,“玫瑰(情qing)缘”的打脸约会。三件事(情qing)揉捏到一处,这若不是上帝的故意捉弄,又能算作什么?

    想到这些荒唐事,秦粉,这个美女老板工作起来再也赶不上都市的快节奏了。她明白,在她的世界里正挣扎着野川裙子与江湖涩郎落破诗人般的悲怆浪漫。

    这天,秦粉灰色的心(情qing)正无比黯淡,这时,李未央出现在她的视线。

    李未央没有敲门,直接闯进秦粉办公室,“今晚有空吗?要不要我陪你?咱们可好长时间没在一起了,秦大经理!阿粉?”关上门,李未央笑嘻嘻地凑上前来。

    秦粉本来心(情qing)就糟糕,一见李未央的猥琐相,她就更加烦恼了,小声呵斥道:“不敲门就进来,还懂不懂礼节?出去,先敲门,经过我同意,你再进来。”

    李未央并没有服从秦粉的指挥,他仍是涎皮赖脸的样子,靠近秦粉,半(阴yin)半阳地说道:“你别发怒,秦总,你越生气越能暴露你的弱点。俗话说‘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黑咕隆咚的丑事只要一做出来,急也没用。我想,咱们之间的事要是让人知道恐怕不太好吧?”说着,他的手就放肆地搭到秦粉的肩上。

    秦粉反手打掉,赶苍蝇似的,“离我远点!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未央依然死皮赖脸,说道:“别装糊涂,我想干什么你能不清楚?说吧,咱俩的恋(爱ai)关系到底什么时候确立,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哦,真搞笑。”秦粉听后冷冷地说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rou),恬不知耻,你配吗?”

    李未央并不懊恼美女老板把他看成癞蛤蟆,他只是觉得对方太孤芳自赏了,这时反唇相讥道:“我想,秦总的记(性xing)不至于那么差吧,秦总的(床chuang)上真要躺着一只癞蛤蟆,那多恶心啊,所以,你应该尊重我,我做你的青蛙王子才对。”

    秦粉明显害怕李未央提起旧事,这一受到威胁,反倒装起了糊涂,改换话题,说道:“是来汇报工作的吗?好,上班时间,咱们谈工作,你有什么需要请示汇报的,说吧。”

    这女人说话不缓不急,想必强作镇定。就听李未央说道:“我确实有一个请示:晚上,我想请你吃饭,还请我们的秦大美女批准。”

    秦粉一听,不冷不(热re)地说道:“对不起,我晚上要加班。对了,你这个月旷工两天,我已经通知财务部把你月奖金扣掉了。”

    李未央冷笑道:“公报私仇啊!要是吃不上饭的话,当心我赖上你。”

    “你?你敢!”

    秦粉气得玉容如焚,却又不敢过多发难。

    这个美女老板经常遭受秘书李未央如此(骚sao)扰。李未央之所以肆无忌惮地猥亵她,个中自有原委。

    要说这个李未央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他在金色集团表现一直非常出色。后来,秦粉特意把李未央从香港总部要到(身shen)边,帮她处理公司(日ri)常事务。因为李未央表现一如既往的出色,他和卜凡一道,被秦粉誉为左膀右臂,并深得器重。

    有一阵子,秦粉(春chun)潮难遏,见李未央风度翩翩,她忽然闪现玩弄一把的念头。

    一天晚上,加完班以后,秦粉私下里邀请李未央去吃夜宵,问他有没有空。李未央一直觊觎这个年轻女老板的美貌和金色集团的财富,看穿秦粉的心思以后,他难免欣喜若狂,于是满口答应了。

    等到吃完夜宵,夜已经很深了,秦粉叫李未央送她回往住所。这时的秦粉看上去有些喝多了,本就十分俊俏的脸蛋醉色酡酡的,更如盛开的桃花,看了让人忍不住假装近视,近了还想更近。

    从饭店到停车位这短短一段路,秦粉的桃红粉面时不时靠在李未央的肩上,也不知道装醉还是真醉,不管怎样,都让李未央欣喜若狂。

    搀扶着美女老板,李未央暗说这回走了桃花运,不过,他并没有知足感,他的理想十分远大,他心说,若能把这个美女老板凉拌了,他可就赚大了。

    但在表面上,李未央仍然装出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等他将秦粉送到公司附近秦粉的单(身shen)住所,关上门,他故意问这位风流女老板,要不要女秘书卜凡赶过来照应。

    说着,他拿出手机,拉出要给卜凡打电话的架势。秦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道:“别打,都到下半夜了,她家离这又远,不要惊扰她,免得影响明天工作。”

    说着,秦粉的双手就搭到李未央的肩上,吹起若兰,轻轻来了一句:“今夜,我要你陪我。”

    边说,秦粉边定定地迫视李未央,眼里燃烧着烨烨烈焰。

    这等好事,李未央祖宗十八代烧了三个世纪的高香也未必求得来啊。李未央跟着来了一句:“只要领导需要,我随时恭候。”

    秦粉一听,冲李未央嫣然一笑,继而勾起了他的脖子。

    厝火积薪,很快,两个人的喘息就渐渐告别了均匀。

    但见:李未央的嘴小心翼翼地伸向秦粉,像是一种试探;而秦粉的美眸慢慢闭了起来,脸庞微仰,红唇吸动,半似一种被俘,半似一种挑衅。

    那一夜,秦粉(春chun)风满渡,风(骚sao)无比地满足了一回,花慵为止,蝶懒与否,她认为与己无关!黎明之前,她早早就把李未央赶下了(床chuang),说道:“记住,我和你只是领导和助手的关系,你不要乱讲。再者,我们只有这一次来往,以后,你不要来纠缠我。只要你工作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半带威胁,半带哄骗,可谓刚柔相济。李未央**一夜,纵(情qing)享受的同时也在积极配合领导的工作,这时候,他感觉自己贡献蛮大的,因而有些居功自傲,肆无忌惮地欺到秦粉跟前,笑道:“是吗?你说真话还是假话?”

    说着,他就(欲yu)去摸美女老板睡袍里的那两只鸽子,秦粉没有躲闪,低声喝道:“我看你敢放肆?!”

    这他妈的游戏是秦粉主动提出玩的,玩过以后,人家反倒变成放肆的了。

    李未央一见秦粉沉下脸,他的手臂就凝滞在半空,整个人变成手杖木偶似的,心里,难免有一种另类的失落。失落之际,不(禁jin)叹道:“女人的心,海底的针。要想摸透你的心思,真难!”

    秦粉冷笑一声,“是吗?想在我面前装雏呀?没人认为你是处男。你快走吧,被人看见多不好。”说着,她推推搡搡,犯不上扬鞭,就把李未央赶到门外。

    李未央一走,秦粉顺手将门一关,故事就结束了。她也没多想,只想舒舒坦坦睡个回笼觉。

    可是,倒在狼藉不堪的(床chuang)上,她怎么都睡不着。她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回味与李未央整个偷(情qing)过程。这个过程波澜不惊,没有甜蜜,也不让人后悔,她只看见脚印刚一留在沙滩上就被海潮蹍平,潮水退却,没有任何痕迹。待到失望的暗流随浪潮退却,受伤的姿势就有一些固定,一时没有舒缓的自由。

    秦粉苦笑,她知道,她对李未央没有那种(爱ai)的感觉,她只是使用一件就便的发泄工具罢了。

    秦粉本以为李未央也是逢场作戏,不想湿手插进面缸里了,那家伙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粘上了她。

    这个李未央根本不惧秦粉的严词警告,瞅准机会,他经常(骚sao)扰秦粉。后来,他跑到秦粉的住所赖着不走,软磨硬蹭地,又与秦粉发生了几次关系,然后,他要求秦粉跟他确立恋(爱ai)关系。到这个时候,秦粉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xing),摆脱不得,她一度想雇凶杀掉李未央。

    李未央的一举一动没有逃过卜凡的眼睛,见主子忧心忡忡,卜凡就试探着问起秦粉的心事。

    这个卜凡,平素在私下场合与秦粉都是以姐妹相称,上次在“玫瑰(情qing)缘”秦粉与陈君寻约会,就是由卜凡一手安排的,由此可见,她们二人的关系绝非寻常。

    秦粉料定她与李未央的事(情qing)卜凡可能听到了风吹草动,就跟卜凡和盘托出了,然后,要卜凡帮忙拿出对策。

    卜凡一听,不假思索地说:“炒掉他!”

    卜凡回答异常干脆,接着又说:“把那个司机杨小垡也炒掉吧,粉姐,我给你举荐一个。这人是我邻居的房客,叫许健。这个许健小时候家庭拮据没受过高等教育,不过他为人非常实在,开车技术也好,又有一(身shen)好功夫,以后,李未央若是再找你麻烦,我就让许健揍死他。”

    现任司机杨小垡当初是李未央介绍来的,难免与李未央沆瀣一气穿一条裤子。秦粉想了想,觉得卜凡的话很有道理,因而很快就采纳了这个建议,让卜凡翌(日ri)带许健来公司面试。第二天,卜凡与许健来到秦粉的办公室,秦粉与许健交谈一阵,觉得此人真如卜凡所言,于是,很快就录用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