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6章双重身份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篇小说构思精绝,语言极富美学弹(性xing)。乔袖读完以后,忽然想起大学时的一个室友,那室友有点像书中的女主人公袅娜,刚一毕业就有了房子,听说是一个大老板送的。

    很明显,那个室友被人包养了。乔袖也曾被那个室友拉着下水,鞋湿了一半,她又撤了回去。而正因为守(身shen)如玉的对节((操cao)cao)的遵守,注定她从那以后为生计四处漂泊。她不知道那次撤(身shen),她做得对呢,还是错呢?反正,看完这个故事,她才有所领悟。

    信仰缺失的时代,人(性xing)和人命真的太((贱jian)jian)了,有时还不如一群隐居的蚂蚁。陈君寻在文末缀了这么一句。

    乔袖连读数遍,仔细琢磨这句话的意思,然后,慢慢合上了书本。

    她觉得:故事里的那个雄鸢,既可恨又可怜,那个袅娜虽然将计就计,得到了雄鸢的财产,却也走上了一条相当狗血的变态之路。

    乔袖的心潮起伏不定,拈起手机,给陈君寻发去短信,告诉陈君寻,她上大学的时候,有一位同学被人包养。那女孩跟袅娜有几分像,不过,后来得了艾滋病,自杀了。然后,她给《别墅里的防线》下了个狗血变态的悲剧定调。

    生命里,绝对有一条轴线,根植于每个人最旺盛最动(情qing)的阳台,有的人几时,有的人几天,有的人几岁,有的人十几岁,有的人几十岁,反正在历史的车轮下,终究被碾为虚无。

    乔袖渐泛相思。此际,她的歆慕定格于《(爱ai)(情qing)邮票》扉页陈君寻签的那个手机号上,并由此迢迢(情qing)递。望眼(欲yu)穿,一(日ri)三秋,相思难眠,甘饴寡味,定然是这个小冤家心灵的真实抒发,如火的(情qing)丝,燃烧于起伏的潮水,水与火的相生而不克,唯有(爱ai)(情qing)可以做到。

    我一直以为:网络是个化妆师,很多人与事,很多风景,在距离无限靠近之前,这个化妆师都起着美化与协助欺骗的作用。

    乔袖与陈君寻甘愿束缚于网络化妆师的美化与欺骗,又在那里想象着彼此的美好,因为虚幻的渐浓,半醉半醒,(情qing)动而又(情qing)迷。

    见乔袖说这故事狗血变态,陈君寻回复:变态的凄美与(爱ai)(情qing)无关。

    乔袖回道:适当时候,你也可写写喜剧故事呀。

    陈君寻回道:我怕你看了以后笑掉下巴。

    乔袖回复:没关系,笑掉一个还有一个,我隐隐约约是双下巴。

    过了一会儿,她又编了一条短信,发给陈君寻,问:你在想什么?别开小差。

    陈君寻正在追忆乔袖是不是双下巴,本来就其貌不扬的她,这若如她所言,又得扣分啊。一见乔袖发问,陈君寻这时灵机一动,回复:漂亮的话都被你说完了,你总得给我一点构思的时间吧?

    乔袖不知道陈君寻在撒谎,却是歪打正着,心湖((荡dang)dang)漾,纤指一抖,发出一条:永远不要相信男人的誓言,只管脱衣,哪管穿衣?就像那个坏人雄鸢。

    短信一经发出,等到乔袖感觉不妥,心想补救时,已经覆水难收了。陈君寻看了以后,吓了一跳,对这个女孩的印象迅速反转开来。

    陈君寻坏坏地一笑,编条短信发了出去:我也不比雄鸢好哪里去,跟我在一起,小心你在(床chuang)边滑倒。

    然后,他敛住笑容,又发去一条:其实,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坏。

    乔袖正在揣摩陈君寻的心思,这一见对方正经起来,反倒感觉有些不适,编条短信问道:那,看来,你就是一个好人喽?

    陈君寻回道:我有时是好人,有时是坏人。

    乔袖脸泛红潮,编了一条**辣的短信:等你做坏人时,也会像雄鸢那样对待我吗?

    你瞧瞧,这哪里像是一位未婚姑娘说的话?真若时光倒流,放在1980年代姑娘家嘴里说出来,那就是个实打实的女流氓,是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还青(春chun)之袖、无叶芳华呢?

    见姑娘落俗起展,陈君寻的胆子越发肥壮了,半明半暗地提醒:好啊,别忘了,到时带上一件小雨衣。

    吻牌时代,到处埋伏着各种(性xing)病的危险,做好必要的防范措施,已经不再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qing)了。看了这条短信,乔袖的兴趣跟着浓烈起来,就觉得原始森林有一阵(热re)风穿过浓密的树叶,荷尔蒙随之抓狂地抬头。美梦不断,红唇噏动,咀嚼着满嘴的虚无。青(春chun)之躯,随后被一个肮脏的灵魂,以隐形的方式玷污了。

    一对萍水相逢的男女,无视道德底线,穿梭于网络的电波,越聊越俗,越说越下流,在迷离的绮念中,两个**遂水(乳ru)交融到了一起,渐次融化了似的,然后,就仿佛钻进一片原始森林,在宽容中选择放纵,又在(爱ai)抚中呼唤原始。

    当与乔袖纵(情qing)放(欲yu)打(情qing)骂俏的时候,陈君寻这个花心男似乎忘记了昨天已经发生的故事,尽管其中有个女人更为特别也更难忘记,她,就是带着双重(身shen)份,网名有点像(日ri)本艺伎名字的野川裙子——美女老板秦粉。

    上海。金色集团。

    秦粉守在电脑前,qq留言板上已经许久没有江湖涩郎的消息了。

    秦粉不自觉地就敲出江湖涩郎四个字,删了又敲,敲出又删。也许,这是她心灵底处最真实的呼唤,尽管她仍然在刻意回避。

    她(爱ai)过江湖涩郎,网络无比广阔的空间让她的**之舟无比狂(热re)而自由地((荡dang)dang)漾;她也(爱ai)过与她发生一夜迷(情qing)的陈君寻,那种陌生的喘息、**的眼神以及心照不宣的**碰撞,作为一种绝对隐秘的风景,放在记忆的相册里着实耐人寻味。

    可是,江湖涩郎和陈君寻应该是两个人。(爱ai)(情qing)在这两个人之间是分开的:(情qing)的恋和(性xing)的(爱ai),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现在江湖涩郎与陈君寻叠印到一起了,原来是同一个人,一个(情qing)的恋与(性xing)的(爱ai)的结合体,这让秦粉着实无法接受。

    (爱ai)过,现在仍在眷恋,秦粉一次次痛苦地试图摒弃过去,却又一次次恋恋不舍地重拾记忆。说白了,她不想把那个“玫瑰(情qing)缘”的约会看成生命里的最后一次遇见,不想把它当作遗憾中最不愿意看见的再见。

    她的心在剧烈地抖动!

    坐在金色集团上海分部宽敞的办公室里,凝视电脑显示屏上江湖涩郎空白留言板,她的美丽的容颜却是冰雕一般,带着商人的伪装。

    自从迷恋网络并在网络世界偷吃(禁jin)果,秦粉的心一直不定期地疼痛。(爱ai)与痛,(欲yu)求与拒绝,毫无章法地纠结在一起,就像上帝与魔鬼,灵与(肉rou),在不停纠缠。

    每当云莅雨至,她的生理上的刺激(欲yu)就会空前高涨,而当疯狂的快感稍纵即逝,她就像被巨大的海浪打到海岸,从浪尖之上翻落,在沙滩上痛苦地搁浅。迷离疯狂与彻悟痛苦,她无法摆脱这种矛盾的自(身shen)合力,一种快乐与痛苦冲抵化零的神奇的力量。

    “秦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秦董事长和相关部门的领导都在会议室里候着呢。”女秘书卜凡进来提醒道。今天上午,有个重要会议等着秦粉主持,这个会议,集团董事长秦逾越也参加,而秦粉居然把开会时间忘了。

    就听秦粉“哦”了一声,关闭qq,然后问道:“材料准备齐没有?”

    “一切就绪。”卜凡说,“关于进军地产业以及向民生银行申请18亿贷款额度的会议提案都已经下发到与会各董事手里了。”

    “很好。”秦粉若有所思,然后说道。可是,她的脸色像被深秋的冰霜打过,无论如何也显现不出精神。

    因为心(情qing)糟糕,会上,秦粉往(日ri)犀利睿智的思路和亢奋鼓舞的事业激(情qing)((荡dang)dang)然无存。集团总裁秦逾越专程从香港赶来参加这个会议的,看到女儿如此糟糕的表现,难免不悦。散会以后,秦逾越将秦粉单独留下,质问:“你是怎么搞的?美国名牌大学ba,讲话就这个水平?语无伦次,毫无章法,这么大的摊子交给你,就算我放心,其他股东能放心吗?这么糟糕的表现不像我女儿的水平啊。”

    秦逾越批评起来难掩激动。

    秦粉有气无力地说道:“对不起,爸爸,我没准备充分。”

    “没准备充分?你的时间跑哪去了?你记住,成功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不过还好,提案最终一致通过了,这证明股东们对我秦氏家族充满信心,你可要珍惜呀。”

    秦逾越说着注意到女儿倦怠的气色,又不(禁jin)心生疼(爱ai),问道:“怎么,你病了?”话间,随之和颜悦色起来。

    痛的落点在哪好找,但它游走到哪里,只有挨打的人自己清楚。

    “没,没有。只是熬点夜。”秦粉慌忙矢口否认。

    秦逾越半信半疑,说道:“有心事,对吗?说出来给爸爸听一听,爸爸也许能帮你,一个女孩子挑起这么重一架梁,这确实难为你了。”

    秦粉不知说什么才好了,(情qing)急之下,有些撒(娇jiao),“爸你别猜了,就是熬点夜而已。”

    秦逾越沉思起来,半晌,他突然说道:“李未央是不是真的让你很烦恼?这样吧,明天,我就把他调回香港总部,过几天,我给你安排一个新助手过来。”

    秦粉一听,登时变脸了,尖起嗓子说道:“爸你扯哪去啦?我熬夜与李未央有什么关系?这是哪门子的逻辑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