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6章别墅防线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初泡出来的“铁观音”有些苦,但苦而不涩,这一点并不像一个女人对过去的回忆。

    袅娜学会了抽烟。就是在这座别墅里,她吐出的圆整的烟圈比一个最(淫yin)恶的((嫖piao)piao)客十辈子用的小雨伞还要多。

    楼下的客厅外边,花桶里,耧斗菜与贝母几乎是同时开放的,只是耧斗菜开花向上,显现十二分的高傲;而贝母开花往下,头垂如钟形。

    “傻丫头。”望着贝母,袅娜像是对它说话,又像是自嘲,夹烟的姿态特像男人。

    袅娜深吸一口,将烟雾全喷向贝母鲜妍的黄绿色的花被。两年多来,她老是(爱ai)跟贝母说这么一句话。

    袅娜想也没有想到雄鸢是个肾疾严重患者,那些时(日ri)一夜几次冲锋陷阵完全是壮阳药的功劳。合同签立第二天,她就在雄鸢的老板包里偷看到他的病例:肾功能衰竭。

    也就是说雄鸢能够活到现在,完全是靠药水保住(性xing)命。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占有所采取的手段,往往比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背叛所采取的手段更有亏头,袅娜不知道险些赔上(性xing)命的雄鸢算不算这种男人。

    起初,袅娜有些同(情qing)雄鸢。

    雄鸢也很关心袅娜,除了**上不能满足她之外,每天在她(身shen)上花的钱一点都不少。但是,这种状况并没能维持多久。

    刚开始,牛(奶nai)公司送鲜(奶nai)的是个英俊的小伙子,没过几天就换成一个小姑娘。袅娜问小姑娘,才知道小伙子被牛(奶nai)公司辞退了,就因为他临走的时候回头偷看袅娜几眼,被雄鸢一个电话怒斥到对方经理室。

    后来,小姑娘又被炒了鱿鱼,换成一个三十多岁的丑陋的女人,就是现在兼职兽医的这位。

    袅娜渐渐发现这座别墅里装有针孔摄像头和微型窃听器。她感觉雄鸢歹毒,甚至令人恶心。

    “美眉,游泳去吧。”

    美眉是袅娜签订合同后带来的宠物狗,那时才满月,现在已经两岁多了。正值中午,袅娜一个飞鱼姿态扎进了室内游泳池,**(裸luo)地与博美犬狂欢一番。

    “去把我的内裤和披肩拿来。美眉。”袅娜将博美犬拖上岸。

    博美犬抖了抖(身shen)上黄白相间的长毛,跑过去,真的将装有内裤和披肩的衣袋叼了过来。因为个头矮小,它的脖子极力向上长倾,煞是可(爱ai)。

    袅娜爬上岸,坐在(乳ru)白色的休闲椅上。

    休闲桌上,钱妈已经预备了水果沙拉和刨冰。袅娜强制自己学会享受,两年多的时间都熬过去了,还怕剩下多少黑夜与噩梦吗?

    然后便是午睡。在开着空调的卧室里,袅娜只穿着一条内裤。博美犬就偎依在她的怀里,偶尔偷偷地人(性xing)化地亲昵几下。

    看到一个个几乎乱了伦理的镜头,雄鸢的心肺就比肾脏还痛。

    “现在有些好转了吗?”雄鸢问他的私人医生,他说的是他严重的肾病。

    私人医生回道:“像你目前这种(情qing)况,雄先生,控制住病(情qing)已经是最大的成功了。”

    “别给我这类无用的解释!”雄鸢气急败坏,“我每个月给你两万块钱的护理费都是打水漂玩的吗,啊?你说!”

    “雄先生,请你冷静,你要相信科学,随着医学难题的一个个突破,我想——”

    “够了!”雄鸢打断私人医生的话,“你可以回去了,我不想看见你,至少现在。”

    雄鸢不知道以多快的车速来到他的别墅的。

    “你给我起来!”

    袅娜搂着博美犬还在沉睡。雄鸢想用文明拐杖狠狠擂博美犬,但又害怕狗急跳墙,反咬他一口。他的文明棍指向袅娜,大声咆哮,“把它给我扔出去!”

    博美犬倒会学乖,夹着尾巴离开女主人的怀,躲到门外,惶惶恐恐地望着雄鸢。

    “个头不算小了嘛。一个女人和一只狗整天睡在一起。”

    “是啊,美眉都快三岁了,成年狗了。”

    雄鸢狠狠地盯袅娜,“现在,你陪我。陪人睡觉总比陪狗好吧?”雄鸢说着扯去领带,竭力表现男人的野兽(性xing)格。

    “陪你?”袅娜咯咯冷笑,“你半年多没来看我,我真是朝思暮想。”袅娜麻利利地将内裤脱下,“来呀,我的大男人,这么(热re)的天气,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给我盖棉被,温暖我冰冷的心。”袅娜斜牵着嘴唇,睨视雄鸢。

    雄鸢恼羞成怒,将特制的橡胶仿真模具(套tao)在手指上,扑了过去。

    “你有感觉吗?那种麻酥酥的(肉rou)感,36伏电压的。”袅娜冷冰冰地说。

    自从签了合同,这种伎俩雄鸢不知道用过多少遍。再也不能不发泄了!无可发泄,只能轮到那只可怜的博美犬了。雄鸢爬起来,恶狠狠地走过去,猛踢一脚,也不怕被咬。

    一阵狗的尖利的哀嚎,一声女人温柔的指责:“美眉正处在发(情qing)期,当心踢坏它的小弟。”

    谁知,雄鸢居然哈哈大笑起来,“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我的大美人。”

    离合同期满只有十来天了,但每一天对于袅娜来说都好像(春chun)夏秋冬的一个轮回。睡觉,吃饭,洗澡,看电视,与美眉嬉戏……一切都不能离开这座别墅半步,一切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中。三年呵,三年对于房事伊始就大旱连连的女人来说该是怎样的折磨。

    终于,她即将解放了,她将可以走出这座别墅并且从此拥有它,从此自由出入,这是她三年付出所能得到的最大的补偿。

    距离越近,企盼就越(热re)切。这一天终于到了,袅娜和雄鸢的律师以及公证人齐聚这座别墅。

    “雄先生,既然合同期满,而我方当事人在合同期内没有任何违约行为,那么,按照规定,从现在起,这座别墅的产权就归属我方当事人了,请你在这份产权转移证明上签个字,以便我们办理过户手续。”袅娜的律师走到雄鸢跟前,将早已准备好的文本递过去。

    不料雄鸢说道:“不,她有违约行为。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她违约,而且,按照违约责任,她必须继续待在这座别墅里,不准离开半步,直至又一个三年过去,不再违约为止。”

    说完,雄鸢拿出一个光盘,“第三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除了我之外,袅娜不得与任何异(性xing)有非分举动。而她恰恰在这一点上有失体统,甚至说不入人伦。大家都看看吧。”

    雄鸢说着将播放器打开,影像里出现一只狗,狗偎依在赤着上(身shen)的袅娜的怀里,亲昵她的白皙肌肤……

    “都看到了吧?就是那只狗!”雄鸢妒火中烧,指向墙脚见他就罪犯似地低下头的博美犬,说道,好像胜券在握。

    袅娜强忍着众目睽睽之下的羞辱,冷笑起(身shen)走了过去,抱起博美犬,轻轻捋了捋它的漂亮的长毛。

    “请看清楚,各位先生。”袅娜对双方律师及公证人说道:“这是一只正宗德国博美地区产的宠物狗,模样乖俊,(挺ting)可(爱ai)不是?”说着,她掀起博美犬的尾巴,吹它的长毛,“都看清楚了,它是一只雌(性xing)博美犬,我们的大老板吃醋居然吃到狗的(身shen)上了,何况是只母狗!”

    “不可能!狗是我亲手挑选的,从买的那天起,我就记住它是公的,而且因为它的(性xing)别,注定你在这座别墅里再待三年。要知道,只要我想得到的,永远不会被别人抢走。”雄鸢说。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病况,像他这种(情qing)形,从那时算起,至多不过再活六年。

    袅娜又是一阵冷笑,“人人都像你这样恶毒,这样变态,狗自然也会自我变(性xing)的。”

    第二天,阳关出奇得明媚。雄鸢的别墅,不,应该说现在是袅娜的别墅,室内游泳池换了满池的新水,碧蓝,清澈见底。水池里,有两个**的女人抱在一起,戏水鸳鸯般做着各种**的动作。

    “是你先勾引我。”袅娜放((荡dang)dang)地笑。

    “不,你先勾引我。”送牛(奶nai)的女人眉飞色舞。

    “你先勾引我的。”

    “是你先勾引我,你不敢承认。”

    袅娜和送牛(奶nai)的女人将头同时没入水里,在水下疯狂地抚摸,接吻,直至透不过气来,几乎死去,才闹猛般地蹿出水面。

    “一切都是他((逼))的。”袅娜不无伤感。

    “对于我来说,最感激的应该是美眉。”送牛(奶nai)的女人说着望向水池边瞪着她俩似乎醋意大发的博美犬。

    “美眉,你也过来吧。下来,跳下来呀。”袅娜冲博美犬招手。博美犬忙不迭地跳进了水里,它傻乎乎地看了半晌两个变态的女人,仿佛就是为了等待主人的一句(允yun)可。

    “它一定非常怨恨你这个兽医。”袅娜说。两个同(性xing)恋女人又放((荡dang)dang)地笑了起来。

    “我想,他应该到了吧。”送牛(奶nai)的女人说的是雄鸢。

    “是的,他必须将剩下的所有窃听器和摄像头全部拆除,不然,我会控告他侵犯我的**权,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我让你将花桶里的贝母全部剪掉,你做了没有?”袅娜问。

    “一切全办妥了。”

    袅娜舒了口气,“等他走的时候,全送给他吧。总是低着头开放的花,即使再美我也不会喜欢的,而他恰恰需要这一种女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