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3章玫瑰情缘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江湖涩郎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西施还是东施,也不知道她是老太太还是少女,这时试探着说道:你未成年吗?叫我叔叔,我会很高兴的。

    野川裙子回复:谢谢鼓励,不过,我长得非常难看。

    江湖涩郎敲击着键盘:你连喊三遍狼来了,叫我怎么相信呢。

    野川裙子发来一张笑脸:希望你没有想象中那么老。

    江湖涩郎见后,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少妻必配老夫。

    这时,野川裙子发出一张发怒的表(情qing),接着敲击键盘:你耍我。

    江湖涩郎思想越发活跃,又发过去一张坏坏的笑脸,然后玩起了文字游戏:你打错字了吧?希望你打错。我不耍你,我要你。

    野川裙子见状“扑哧”笑了起来,发来一个飞吻图像:臭美。

    江湖涩郎更具调戏之味,击打键盘:这回你少打一个字,臭美——女。

    野川裙子被江湖涩郎逗得十分开心,敲击键盘:我在幸福中等待你到来,等待与你完成一次回形针的拥抱。

    江湖涩郎有些感动了,过来一会儿,他由衷地感叹:回形针的拥抱?回形针的拥抱,那样子一定很美。

    野川裙子也仿佛沉浸于美好的憧憬,回复:是的,它是一个整体,稍微改变姿态就成为一种残缺,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拥抱永恒地存在。

    江湖涩郎为之动容,回复:我渴望那一刻早点到来。接着,他邀请野川裙子进入“雨中漫步”的(情qing)景。

    江湖涩郎陈君寻坚定了会面野川裙子的想法,他决定与野川裙子完成这次浪漫的回形针的拥抱。双方约定在上海见面,地点选在黄浦江畔的“富豪大酒店”12楼一个叫“玫瑰(情qing)缘”的包厢。野川裙子告诉陈君寻,她事先会在“玫瑰(情qing)缘”恭候他的。

    他们约定双方手里各拿一朵玫瑰,陈君寻拿一朵黄玫瑰,野川裙子拿一朵白玫瑰。陈君寻在进包厢之前一定先要将门旁边悬挂着的那个面具戴上,然后,野川裙子在里面就会提出三个问题给陈君寻回答。回答完这三个问题以后,门就会慢慢开启,野川裙子就会手执玫瑰出现在他面前。野川裙子脸上也戴着面具,交换完玫瑰,然后他们同时摘下面具,那一刻,他们将会享受一次浪漫的拥抱。

    陈君寻心往神驰,就在这次聊天之后没几天,他就坐飞机抵达了上海。

    陈君寻离开机场的时间是下午一点,而相约见面的时间是晚上六点,眼见时间尚早,他就先订一个宾馆(套tao)间住了下来,然后,到楼下简简单单点了两个菜打发了咕咕叫的肚子。

    回到宾馆不久,陈君寻就开始陷入矛盾之中。这时候,他首先想到了江桐母女,临来时,他告诉江桐,他出发上海谈商务来着,江桐还预祝他谈判成功呢,一想到这,他的心灵立刻就被(套tao)上一具沉重的枷锁。

    他不止一次地谴责自己的孟浪行动,可他一次又一次地原谅自己,毕竟江桐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罪恶的轻判,来于伪装的外衣,隐秘,暂且成为一部灵魂自我饶恕的法典。

    这时,傅忆(娇jiao),一个非常非常值得他去(爱ai)的女人也漂浮过来,在他脑海里摇晃不定,好像在审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愧怍难当,即使一个人在宾馆里边,他也很难抬头。显然,这个时候,在婚外(情qing)的天平上,野川裙子与傅忆(娇jiao)相比,前者仍然缺少许多筹码。

    思念着傅忆(娇jiao),陈君寻脸颊上的肌(肉rou)不规则地抽搐几下,拿起烟盒的手指微微抖动。点着香烟,他猛吸一口,安慰肺腑的青烟,很快就从他的鼻孔长喷出来,袅袅而上,显然,他不想憋死。待到最上头那个缭绕的烟圈,安全(套tao)一样悄悄地消逝,他的心(情qing)仍然不见轻松。

    整个下午,陈君寻都在批判着自己的愚蠢行为,拷掠后的良心,也一再鼓舞着他朝正确的方向眺望,但是,他终究没能阻止自己狂(热re)的冲动,那种提心吊胆的精神出轨,就像是在山雨(欲yu)来的竹楼上跳舞,在冰火相慕的漩涡里挣扎。他决心继续进行这次冒险行动,同时预想行动中可能出现的海市蜃楼和地震飓风。

    到了傍晚,夕阳在都市的繁华里识趣地归隐,陈君寻精神抖擞地走出宾馆。他叫停一辆出租车,先寻到一家花店买了一朵黄玫瑰,然后,直往约会地点。

    陈君寻手拿黄玫瑰进入“富豪大酒店”。

    “欢迎光临,先生请到1号电梯,1号电梯在那边。”有一位服务生看见陈君寻手里拿着一朵黄玫瑰,特意引导他去往1号电梯。

    电梯里有一位年轻而又容貌清秀的工作人员,就是人们常说的电梯小姐。

    等到陈君寻进了电梯,电梯小姐彬彬有礼地问道:“先生是‘玫瑰(情qing)缘’厅的客人吧?”一边说,她一边揿12楼的数字键。

    陈君寻的心一紧,满脸狐疑地打量着电梯小姐,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电梯小姐莞尔一笑,“这座电梯被‘玫瑰(情qing)缘’的客人包下了。”

    陈君寻的心里“咯噔”一声,这才明白,这位电梯小姐和刚才那位引导他来1号电梯的服务生是人家特意为他配备的,第一印象,他遇到富婆了。

    惴惴不安的心(情qing)随电梯向上高挂。陈君寻正考虑要不要继续进行他的疯狂背叛,如果良心发现,他要么继续上升,要么下行跑路,反正得跨越12层。正犹疑不决,电梯小姐忽然说道:“12楼到了,这里的所有房间都已被那个客人包下了,先生不必担心,可以大胆地享受你们的浪漫。祝先生玩得开心。”

    陈君寻十分讨厌电梯小姐嘴碎话多,却不知她是‘玫瑰(情qing)缘’女主人安插的红娘。他不想被对方看出慌张,这时,腿脚不听自己使唤了,反倒成了电梯小姐的傀儡。

    出了电梯,陈君寻一个人走在陌生的钢筋水泥夹层,于装修奢华的外表,他左顾右盼,虎口未知。的确像电梯小姐说得那样,两旁的房间看起来都是空的,四下里静谧得有些恐怖,唯有甬道吊灯橘黄色的灯光和空气里弥散的茉莉花香水的气味给他佐证,迷乱他的判断,鼓舞着他,告诉他,这确是一种浪漫而非道德沦丧。

    陈君寻头一回经历这种气氛,原本小小的紧张开始一阵强过一阵。心想,这若是泡了黑社会老大的女人,不给弄死然后大卸八块才怪。心神不定,逡巡四顾,犹豫一阵以后,他终于狠下心来,沿着甬道往深处走去,害怕突然涌出一帮黑衣人将他砍死,他的拳头攥得有些紧。

    直到走到“玫瑰(情qing)缘”包厢,看见门楣右侧挂着一张面具,陈君寻的心才稍稍有些平静。

    “是你吗?江湖涩郎。”

    磨砂玻璃推拉门里边,一个女人听到了外边的脚步声,因而问道。

    陈君寻面对紧闭的房门,轻声说道:“是的,你搞得好恐怖。”说着,他不由得打起诨来,意(欲yu)撕破整个楼层的宁静与诡异。

    野川裙子在里边轻笑起来,“难得你没有退缩,不然,你永远都别想见到我。看见面具没有?戴上它,然后回答我的问题。”

    陈君寻叹道:“唉,你好像女皇,没办法,我只好遵命了。”

    他没好意思说对方像是黑社会女老大或是男老大的女人,摘下墙上挂着的面具,戴上,然后笔(挺ting)着腰(身shen)站在门外,单等野川裙子的三个问题。

    野川裙子也戴起面具。站在门里边,她气定神闲地问道:“准备好了吗?江湖涩郎。”

    陈君寻依然有些慌乱,这时强作镇定,说道:“好了,你问吧。”

    野川裙子说道:“那好,我就不客气啦。我的问题很简单,但我要求你一定如实回答,不许有任何掺假。现在,请你回答我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与你我关系都很密切,也是我非常关心的。我想问你,你是不是长得很帅?请如实回答我。”

    陈君寻说道:“帅谈不上,不过,我自认为五官很工整,体型很匀称,至于其它优点嘛,那要等待你发现。”

    听到这话,野川裙子想到了对方的一句至理名言:善于发现(爱ai)人的优点,善于寻找(情qing)人的缺点,婚姻方可长久。

    野川裙子领悟到了陈君寻所说的“等待发现”是什么意思,这时,她笑了笑,说道:“你终于找到自信了。现在请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在来这里之前,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的(身shen)上没有发生过一夜(情qing)?如实招来,不许撒谎。”

    陈君寻说道:“没有,我发誓。那种事(情qing)说说可以,真要付诸行动,我认为对自己是一种玷污。”

    野川裙子颔了颔首,说道:“我也这么认为。不过,我们之间的交往看起来好像也不够纯净。如果我们彼此看到真实的面目,我的容貌无法打动你,而我想和你继续交往,你还会理我吗?这是第三个问题,请你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