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2章江湖涩郎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白美妙没拿袁金林五千块钱并不能说明她看轻钱财,其实,她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因为,她时刻觊觎福彩奖池里的那几千万大奖。这一见袁金林同意,她觉得十分开心,也就更会装出重(情qing)重义的样子。

    袁金林很会献殷勤,随后的岁月,他抽时间就会帮白美妙投上百八十注,号码由白美妙编排,反正她整(日ri)无所事事,而钱自然来自袁金林的腰包。“你放心,既然钱由你出,中奖咱们平分,我说话向来算数。”这一天,白美妙再次承诺。

    有福同享的奢华誓言都快把袁金林的耳朵磨起趼子了,这时就听他说道:“分什么你的我的,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不过,中大奖很难的,其几率小于走在马路边被车撞死而大于坐在家里被雷劈死。”

    话虽只有一半中听,白美妙见袁金林肯花钱,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也就更愿意投怀送抱了。

    就这样,袁金林变成一只肯下金蛋的公鸡,白美妙到他窝里捡蛋的时候,还时常旁敲侧击,问他老爸有多少压箱底,还说那些钱别让袁茵给哄走了。

    能够送孩子上贵族寄宿学校的,那都不是一般的家庭,袁金林的父亲袁亦发既然肯出钱送孙子进寄宿学校,他一定有足够的底气。而至于袁茵,虽然是白美妙的好朋友,但与(情qing)人相较,白美妙还是偏向袁金林,这里边有个重要的因素:借朋友的钱要还,掏(情qing)人的腰包,那就如同伸向自己的口袋一样。

    对于一个只知道钱装在(身shen)上暖心掏出去痛心的女人,所有的**征服,都不能使之屈服。果然,袁金林发觉(爱ai)上白美妙以后麻烦接踵而至。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tao)不得狼,在白美妙面前,袁金林极力表现出大方慷慨,然而,事后他心里却非常憎恶自己的潇洒出手,他有心抽(身shen)离开白美妙,怎奈割舍不掉对她的依恋。

    白美妙零敲碎打,不知不觉,袁金林就挪用了公司四五万货款,其间,单就那件狐狸毛领配水貂皮阔袖短装皮草就花掉一万多,其余部分,大都花在白美妙买彩票上。按说这四五万块钱在时下算不了什么,但在那时候,在青屏这座低收入高消费的小城,却相当于傅忆(娇jiao)两年的工资。

    这年头,生不起,死不起,小三虽好可养不起,所以,我劝诸君切莫动此邪念。

    就说这个袁金林吧,其实袁金林只是表面风光,其年收入多说不过十万八万,经过白美妙这一折腾,他明显感觉手头拮据了,零花钱少了不说,还得想办法填平公司货款上掏开的窟窿,这时他想到了外援。

    这个袁金林虽然人品不端,却也是个孝子,自始至终不肯向他老子伸手,又没有终南捷径可行,所以,他只好走歪门邪道了。

    袁金林既希望白美妙买彩票早(日ri)中大奖,到时兑现承诺,分一半给他,又希望自己一口吃成胖子,经不住白美妙拜金熏渲,他的眼睛也**辣地觊觎每期超级乐透的奖额。没过多久,他也开始迷恋了。在中奖号码的(热re)烈研讨中,他与白美妙财(欲yu)的膨胀与**的蓬勃何其相似,随着幻想与现实的起起伏伏,二人稳定的(情qing)人关系保持了好长一段时间,至此,白美妙与几个渣男的故事,暂且告一段落。

    有时候,我在想,在这个网恋盛行的时代,若是梁山伯、祝英台重新投胎转世,他们还会化蝶吗?再忠贞的(爱ai)(情qing),是不是没有一丝动摇?再忠诚的誓言,是不是没有一点褪色?

    是(情qing)约束了(性xing),让它不要放纵;还是(性xing)产生了(情qing),期许它不要变质?在吻牌时代的漩涡里,任何人与网恋绝缘都是不可能的。网络的(诱you)惑,消磨着正义的人格,风化着忠贞的(爱ai)(情qing),在欺骗、浮华、(骚sao)动、失望的间隙,每插一脚,谁都无法踏踏实实点击生活。

    与袁金林相比,同是业务经理,在这里我姑且违心地誉之为业务精英,袁金林的(情qing)敌,那个舞文弄墨间流氓杂耍的陈君寻,他的感(情qing)世界却是另一道风景:

    江桐,傅忆(娇jiao),野川裙子,乔袖。一个是妻子,一个是生活在(身shen)边的蓝色(情qing)人,一个是相互体贴关怀却又生活在虚拟世界的网络(情qing)人,一个是偶然邂逅然后开始用手机频繁发送短信交心的美丽白鸽。

    这几个女人,恰恰是陈君寻新书《(情qing)人节》里预设的女主人公的生活原型,而陈君寻,也不自然地变成了书里的男主人公,浪漫被他消费了,错误,他都推给了虚构的男主人公。

    四个不同的女人,四种不同接触方式造就的(爱ai)人(情qing)人,同时充盈着陈君寻的生活,这一段时光,生活就像一桌满汉全席。他心里承认,他很快乐。

    这天晚上,乔袖又发来了短信。几乎每一天,她都发来短信,像每(日ri)必修的一堂作文课,但主题开始慢慢地从友谊向(爱ai)(情qing)过渡:痴心朋友心连心,离山离海不离心;真正友谊靠真心,惺惺相惜是知心;千金难买友谊心,友谊一世不悔心,海枯石烂不变心(懂吗?),祝你天天都开心。

    显然,括号里两个字是乔袖刻意加注的。陈君寻以作家犀利的眼光扫描着这种友谊向(爱ai)(情qing)的过渡,沉思片刻,回复:生活很会开玩笑,比如你我的相识;人生有许多东西值得珍惜,比如友谊。其实,命运是可以再来一次心灵重塑的,趁思想还没有浸泡中年,努力一把,心更年轻,比如参加自学考试,如何?

    这个乔袖毕业于天津一所医学院,为了响应中央支援西部大开发号召,她毕业后就远走乌鲁木齐了。只可惜她学历有些低,大专生。作为教育产业化过剩的产物,新世纪之初的大专毕业生车载斗量、铺天盖地,别说好工作很难谋求,就是一般单位,能挤进去也就不错了。

    在新疆,大医院乔袖根本进不去,目前,她委(身shen)的是一家私人医院。这些(情qing)况,无须隐藏,陈君寻都知道。

    (爱ai)人是盐,虽然平凡,家常便饭中缺少不得;(情qing)人是糖,糖虽甜蜜,吃多也会腻味;而每一个天生的(情qing)种嘴里不免含着醋。如果将女人与做菜的佐料联系在一起,陈君寻更愿意将江桐比作盐,傅忆(娇jiao)是糖,乔袖是辣椒,而野川裙子是一匙香喷喷的料酒。

    酒在空气中搁置时间长了就会挥发殆尽的。这一天,陈君寻蓦地想到他与野川裙子认识已经好长时间了,害怕时光老人盗走了当初的浓烈,这时,他突然迸发出与野川裙子见上一面的激(情qing)。

    到了子夜,陈君寻躺在宾馆里,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觉,过了一会儿,他起(身shen)打开电脑,进入qq空间,看到了野川裙子给他的留言:江湖涩郎,你现在哪里?

    此时的野川裙子正在线上。

    看到她,陈君寻很快就进入江湖涩郎的角色,因而试探着问:打开你的视频好吗?让我一睹你的芳容。

    这次,他真想看看这位老朋友的真面目。

    野川裙子回复:不是有言在先,不许互看视频只凭彼此想象的吗?怎么,你想打碎这个浪漫的花瓶?其实,我一直在想象你什么模样,睡觉之前,闭上眼睛那段时间,想象你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qing)。

    江湖涩郎敲击键盘:相识这么久,我们见一次面吧,就一面,可以吗?

    野川裙子回复:还是不见为好。

    江湖涩郎忙不迭地打出一句话:你不想见我吗?

    野川裙子似乎也很匆忙,敲击键盘:不,非常想见你!可是,我害怕你见到我以后很失望,怕你受到伤害。

    江湖涩郎回复:谢谢。不过,我轻伤不下火线,更何况你伤不了我,因为我们的感(情qing)已经超越了感(性xing)认识,到达一个理(性xing)的高度。

    野川裙子发来一个笑脸,然后敲击键盘:你能理智一点最好。

    江湖涩郎回敬一副坏笑:但是,我并没有声明我无权拥抱你!

    野川裙子回复:你敢!

    稍顿,江湖涩郎回复:要么,你拥抱我吧,我授权给你。

    野川裙子像是刚刚经过一番甜蜜追忆,回复:臭美!哦,想起来啦,你曾经说过你长得很难看,看来,你的确是在骗我,因为,我感觉到了你的自信。

    江湖涩郎发出一张坏笑,回复:没棱没角,有鼻子有眼,不缺少配件,只能凑合看吧。

    野川裙子精神为之一振,回复:我会随(身shen)带放大镜的。

    这时,江湖涩郎开始发表他的至理名言:是的,(爱ai)人要透明,(情qing)人要朦胧。

    (爱ai)人要透明,(情qing)人要朦胧?野川裙子心窗一亮,有道理!她感动于江湖涩郎的这种睿智的富含哲理的思想了,过了一会儿,击打键盘:依你这么一说,你说我们算是(爱ai)人,还是(情qing)人呢?

    江湖涩郎又是坏坏地笑,回复:两者我都能接受。

    野川裙子的芳心(春chun)波((荡dang)dang)漾起来,很快,她发来了一个猩红的嘴唇,说:好吧,我决定见你了。你到我这里来吧,我们约定一个见面的地方,我一直等待那个刺激的时刻,只是,来之前,你准备好一支镇静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