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60章对流碰撞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袁茵也是嘴不饶人,对白美妙说道:“你没入眼最好,证明你缺乏审美眼光。在我眼里,我哥就是美男子。想当年,我哥没认识我嫂子之前,那些媒婆在我家门口每天都要排成长队,说不准哪天还有插队吵嘴的。”

    “哟,哟,哟,笑死人啦。你太抬举你哥了吧?你这话若是被熟人听见,指不定笑翻几回。哈哈哈。话又说回来,我的眼光就那么差呀,瞧他那(身shen)材,还能入眼吗?”

    袁茵藏拙护短,“噗”了白美妙一下,说道:“我哥(身shen)材专门配我嫂子的,我嫂子大美女一个,我哥想不优秀都难。”

    袁茵这夸人的话虽然很有水平,可白美妙感觉里边的水分太大了,因而“呸”地还击一口,心里却在暗笑:你嫂子还不止傅忆(娇jiao)一个呢。

    打了一会儿球,白美妙就喘不过气来。气色不佳,眼圈发青,这完全是她平素抽烟、喝酒、打麻将以及纵(欲yu)过度所致。白美妙明显感觉体力不支,这时叹道:“唉,眼见人老珠黄却又无法阻挡,可惜喽。趁现在还能打能蹦,抓紧再欢几年吧,该作时作,该飘时飘,该浪时浪,别让青(春chun)输在起跑线上,也别让感(情qing)被家庭绑架了,不然,老来一定后悔。一会打完球,我带你唱歌去。”接着哼唱:“大姑娘美的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青纱帐……”一边唱,她一边振作精神发球。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不谈婚论嫁,袁茵老是觉得白美妙不可理喻,一听她这么说,才知道她追求的是毫无约束力的感(情qing)盛宴。袁茵接住球,回敬,“别忙张欢,你先赢我再说。”然后笑着说:“你就这样浪下去也不是办法,到最后总得有个归宿。挑肥拣瘦,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到底是什么样子?刘备型还是孙权型?”

    白美妙见球要丢,奋力接住,一边说道:“都不是。我喜欢刘阿斗,那种男人虽然烂泥扶不上墙,但是肯听话。和一个出类拔萃的男人在一起生活,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得你透不过气。”

    袁茵听罢,忽然想到丈夫江枫,丢球不讲,心(情qing)也受到莫大打击。

    打完球,白美妙想吃青屏特色小吃“擀面皮”,就约袁茵一起去了。刚巧,陈君寻带女儿陈小柔也在那里。

    看到陈君寻,袁茵眼前一亮,眼角登时堆满了惊喜,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是美人如画的那种,紧接着叫了一声:“姐夫!”

    陈君寻抬头看见袁茵,连忙站了起来,说道:“你也来了,正好一起吃吧。”旁边,陈小柔跟着叫声:“妗子。”

    袁茵说声:“小柔乖。”然后扭头指向白美妙,对陈君寻说道:“我和朋友一起来的,你们先吃吧。”

    看见白美妙,陈君寻觉得非常面熟,少刻,猛然想起那次在唐州裘才带去开房间的那个女人,未容陈君寻过多思量,袁茵又把陈君寻介绍给白美妙:“这是我姐夫。”

    白美妙却是没有小辫子被抓的不适,也可说她压根就不知道陈君寻见证过她的风流。看见陈君寻,白美妙眼前一亮,芳心随之一震,有一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真若旁边有一张温(床chuang),她就可顺势歪(身shen)倾倒。

    白美妙听袁茵炫耀过,说她有一个姐夫长得多么多么帅气,多么多么有才华。别墅没卖之前,在那个怪诞的梦境,鬼凤也曾托梦给她,要她联合青屏名士陈君寻口诛笔伐、舆(情qing)助战,共同对付楼九夜,同时提醒她,那个陈君寻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跟他打交道,须得保持必要的距离,不然会吃亏的。

    今天有幸得见,没想到这男人比传说更加英俊,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真有宋玉、潘安之貌,同时又有一种现代男人的时尚。

    白美妙冲陈君寻点头笑了笑,随之**辣地望着他,恨不得目光变成绳子,生生把陈君寻绑架似的。

    袁茵看在眼里,心说,玩完了,这个风流小辣椒这回不用吃擀面皮了,硬看大帅哥她就能看饱。转而再一低头看看自己的鞋,心里忽然催发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去年(春chun)节她把陈君寻加为qq好友时就有了,而后静默生长,蔓蔓(日ri)茂,说不清为什么,也许,她这个姐夫更像是她的菜吧,一道她想吃却又无力举动筷子去夹的菜。

    而白美妙,想到罗玉珠请她帮忙引见陈君寻的事,再也不说文学那玩意是臭狗屎(骚sao)猫尿,劝罗玉珠千万别掺和进去毁掉美好想象。先时她认为,搞文学的没有一个正常人,而文学本(身shen),跟麻将比起来也不一样,前者卖艺赚吆喝,后者卖(身shen)寻乐子,两者(性xing)质完全不一样。现在忽然想要推翻这个想法,就好像想被陈君寻推翻一样。

    “太帅了,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帅。特别是他那付款的姿势,特潇洒。”陈君寻父女走后,白美妙念念不忘。

    因为陈君寻帮白美妙和袁茵垫付饭前,也就是二十块钱的小事,这个风流小辣椒居然夸奖人家付款的姿态。不仅如此,她还说,等会吃完饭,她想请陈君寻去她姐姐开的“皇冠丽都”量贩式ktv唱歌。

    袁茵听后,暗嘲这个女人风力太大了。这样的女人,陈君寻不会喜欢的,袁茵心里有底,也就没有当即回绝。

    吃完饭,出了店面,白美妙一再敦促袁茵打电话给陈君寻,就说为了答谢陈君寻主动垫饭钱的绅士风度,她白美妙想请他唱歌。

    无奈之下,袁茵只得遵从。

    接到电话,听袁茵道及白美妙的意思,陈君寻确实感觉台风突袭,再一想那次他在唐州遇到白美妙与裘才的场景,心说这个女人过于风流,不可粘靠。后又考虑到袁茵的面子,拒绝起来措辞十分委婉。

    袁茵手机开的是免提,她是故意让白美妙听闻谈话的。挂了电话以后,袁茵为有这么个好姐夫而心生窃喜,白美妙却是有些扫兴,又有一种存在感被掴了几巴掌的感觉,考虑到帅哥如此不给面子,她多少有些郁闷。

    “没人陪更好,俺俩可劲地疯,我就不相信少他这盘驴(肉rou)成不了酒席?”但闻白美妙说道。

    听她这话,好像对陈君寻心生怨恨了,也不管袁茵站队哪方。出了这口恶气以后,她就带袁茵到“皇冠丽都”去了。当然,包厢她不敢选在顶层,生怕唱歌时一不小心掀翻屋盖。

    唱歌期间,袁金林打来电话,问白美妙吃饭没,想请她吃饭。白美妙害怕袁茵发现蛛丝马迹,听是听了,没敢说话,而是编了一条短信发出去:我和你妹妹在一起唱歌。

    袁金林同感,回道:那就明天晚上吧,明晚我买几个你喜欢吃的卤菜去你家。

    那次雷电交加的重感冒之夜,白美妙和袁金林风驰电掣般地上了(床chuang)。那件事(情qing)一度让袁金林后悔不迭。他深知白美妙风流成(性xing),这种女人沾靠男人一多难免染病,而他当时没穿小雨衣。更可怕的是时下全国艾滋病毒携带者高达几十万,细思极恐。

    白美妙与那几个广州人轮流发生关系以后就感冒了,这可是一个(诱you)发艾滋病的不好的征兆啊,说是洗澡洗的,真正原因有待深扒。不过,幸好袁金林不知道,否则,他定然吓尿裤裆。

    袁金林惴惴不安,焦熬多(日ri),等到捱过十数天,(身shen)体未见异常反应,悬挂在他心里的石头这才落地。

    袁金林暗说自己过于审慎,愧疚之余,开始放心地与白美妙鸳鸯戏水。渐渐地,他认为白美妙与傅忆(娇jiao)是迥然不同的两种人,一个温血,一个冷血。

    傅忆(娇jiao)的冷淡不仅破坏了她与袁金林之间的正常夫妻生活,也多次击垮了袁金林的男人的自信。与傅忆(娇jiao)在一起,袁金林经常阳痿,他知道他无法释怀妻子的过去,说不清楚是傅忆(娇jiao)在故意膺惩他,还是他故意将傅忆(娇jiao)惩罚。

    而事(情qing)摆在白美妙(身shen)上可就迥然不同了,虽然白美妙不是那种感(情qing)专一的女人,但是她的放浪形骸能够唤醒袁金林的激(情qing),行间掺杂许多激励的语言,很容易塑造袁金林的雄(性xing)体格,简单而又自然地引领他找回男人的尊严。

    袁金林无需再吃壮阳药了!

    这让他非常感激——让他找回男人尊严重新抬起头来的不是他的妻子,却是一个一度被他看作娼((妓ji)ji)的女人,他不知道他和傅忆(娇jiao)的婚姻是不是一种悲哀。

    一想到傅忆(娇jiao),袁金林的报复心理就变得尤其强烈,也就时刻想着背叛他的家庭,并为他的背叛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袁金林应约来到白美妙的新家。将买来的卤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re),然后,孤男寡女推盅摆盏,小酒咂得有滋有味的。

    等到酒一偏高,白美妙的话就多了起来,忽而想起了(情qing)人节那天袁金林说过的一句话,于是问道:“那天,你提起什么太阳不太阳的,又说什么太监节,太监好懂,太阳是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