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53章脱身险境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这恶人居然要吃生活于坟墓里的蛇?

    翼龙一愣,说道:“不知道地下还有没有大蛇?”

    白俊杰说道:“有大蛇最好,抓住一起炖了。”

    庭院地下发现棺材,又有金龙护(穴xue),从风水学上看,这就是一块龙脉结(穴xue)之地,是块风水宝地。翼龙信这些,信则有之,他一心保护这些带有灵(性xing)的小金龙,这时说道:“师父,咱们想办法,先把车子抬出来吧。想吃蛇(肉rou),弟子改天到山上给你抓去,这墓(穴xue)之蛇,整天与尸骨为伴,(阴yin)气过重,要么太邪,要么太有灵气,不适合摆上餐桌。”

    云豹、黑虎想想这些蛇整天与骸骨在一起,要吃它们,那也真够恶心的,因此,站在一旁跟着帮腔。白俊杰沉思片刻,觉得有些道理,没再深究。话题一转,他便询问白美妙:“这车子是谁的?”

    白美妙想了想躲在楼上的袁金林,就按照先时约定,谎称是同学的,同学这两天回青屏省亲,昨晚喝多了酒,没敢醉驾,她就开过来暂放这里。白俊杰看了看外地牌照,也就信了。

    院子里人头攒动,议论纷纷,商量怎么把车子挪出泥潭。楼上,可就苦煞了袁金林,可怜他手机设置静音模式,唐州客人给他打电话,他不敢接,就发去短信,真的像白美妙说的那样,谎称他父亲突然得了重病,他正开车送往上海,明天可以赶回来还车,并一再表达歉意。除了这个狠招,这个倒霉蛋别无它法了,他虽然是个孝子,却也实属无奈之举。

    要把车子弄出来,云豹建议去找吊车。黑虎却说,一吨多重的东西,犯不上吵吆,他们兄弟几个可以尝试着用长杠抬出来。

    白俊杰想想也对,毕竟家里发现个暗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qing),于是采纳了黑虎的建议。接着,云豹命人找来一些绳索、长杠和木板。木板横跨水潭之上,寻结点绑定以后,几个(身shen)材魁梧的弁勇充当掮夫。众徒弟气大力沉,又有翼龙开小车在前边牵引,很快,就将车子挪出了水洼。

    车子这一移开泥潭,棺木的轮廓就更加明显了。这墓室沉积半下水,要想看清里边(情qing)况,也只能等到积水渗干再说。

    众人(身shen)上溅湿泥水,胆大的以为沾了风水,胆小的以为沾了晦气。白俊杰叫大家进屋叙话,这时,他对白美妙说道:“你这个院子地下埋着坟墓,韩功课一定知道。还八五折,给你个优惠价?你被骗了,美妙。”

    白俊杰也知这(套tao)别墅是妹妹从韩功课手里买的。这话一出,白美妙跟着往大骗子韩功课(身shen)上去想,不过,她思考的角度不同。她在想,为什么每次她约韩功课幽会,韩功课(情qing)愿到宾馆开房间也不来这里,原来那畜生心里有鬼,不敢来。又一想,难怪上次她提及家里招鬼的事(情qing),那畜生脸色看上去不正常,都是藏有隐(情qing)的。

    想到这里,白美妙恍然大悟。

    事实确是这样。当初韩功课开发这个别墅小区,平了好几个坟头,白美妙院子里这个坟墓是个隐坟,也就是早先被人平过的,盖房子时没被发现,因而没被及时迁走。等到发现时,小区硬件设施都已经成型了,好多房子正在促销中,考虑到负面影响,韩功课就将此事压了下去。

    再一想白美妙(爱ai)占便宜的毛病,韩功课趁机将烫手山芋打折卖给了她。

    随后的岁月,韩功课虽然与白美妙勾勾搭搭,可他害怕沾染晦气,所以,一直不去白美妙住的别墅寻欢作乐。

    现在想来,说韩功课多么宠女人,多大慷慨大方,哼哼,如果这房子没有问题,他能随便便宜处理吗?可叹白美妙还以为是她拿美色换来的,这也太高抬自己了,其实,她在韩功课的眼里就是一只鸡,每次行欢过后,姓韩的都是按市场价跟她结算的。

    可是,事已至此,又有购销合同在,即便白家帮倾巢而出,去找韩功课算账,也只能理论几句算了。人家一句“不清楚“,就能把白美妙的嘴塞得死死的。

    “卖房子!”

    还没想好去处,白美妙就跟白俊杰说道、语气十分坚决,很明显,她在这里一刻也不想待了。

    这时候要出售房子,可不是什么好时候。隐坟一经暴露,这(套tao)别墅无异于鬼宅。既然是鬼宅,有谁愿意买?别说没人愿意买,就连左右邻居的房子都准备卖了。

    闻听白美妙要卖房子,白俊杰说道:“房子肯定得卖,不过,卖房子不是捣沙袋,没有那么快的速速。当下,你先挪个地方安顿下来。依我看,咱家那处老宅就不错,自从咱妈走了以后,那房子一直空着,不如,你搬回去住吧。”

    “什么?让我梦见我妈?我不去,不去!”白美妙害怕再度见鬼,吓得连连摆手。

    白大妈去世以后,白家那座老宅一直空闲着,白美妙去住也是合适的,不过,这时的她已经彻底吃瘪了,除了扎进人堆,她哪都不敢住。

    白俊杰见状,也觉无奈,就说:“那,你就到我家先住几天吧。下午,我跟美玲商量商量,给你寻个人口密集的小区重新买(套tao)房子。”

    白俊杰想得也算周全,事已至此,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白美妙沉思片刻,说道:“这样也好。”

    安抚完白美妙,白俊杰还有事(情qing),就先走了。走之前,他留下翼龙和两个胆大的弁勇在这里捉那些小金蛇,一面给白美妙撑造胆量。

    既然有那么多的小蛇存在,翼龙相信墓室里一定隐有大蛇。为了捉住这些蛇,他动了不少脑筋。

    民间传统的驱蛇方法很多,比如说撒雄黄粉或者石灰,喷雄黄酒,熏艾草。雄黄含有硫化砷,有毒,石灰容易伤害蛇的眼睛。翼龙无意伤害这些灵蛇,就点着几根艾草,放于地缝,想把蛇熏出来。

    按理说,雨后是蛇活动的高发期,不用驱赶或者引(诱you),它们也会主动出洞,怎奈那些蛇好像真有灵(性xing),躲在地下就是不肯抛头露面。

    苦等两三个小时,没见一个蛇影。那两个弁勇已是急躁不堪,开始怀疑翼龙的捕蛇神技了。“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把墓室里积水抽干,然后再驱蛇出洞。”这时,翼龙说道。

    这个想法刚一说出,当即就遭到白美妙的反对。白美妙说道:“你是成心想让你小师姑见识死人头吗?再说了,这回脏水漫了满院子,我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大(热re)天的,还到处邪气乱窜,成何体统?不成,不成。”

    白美妙一万个不愿意。

    翼龙颇显无奈地说道:“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有等到墓室里水干再说了。这么高的气温,又是下渗又是蒸发的,也快。”

    “什么?要等到水干?这是等到海枯石烂的节奏吗?”

    一听说要等到水自然消失再说,白美妙可就急了,心想楼上还藏着一个人呢,得想办法让他脱(身shen)呀,不然,他会风成干尸的。

    打量院子里袁金林开来的这辆车子,白美妙灵机一动,说道:“这样吧,蛇,你先别忙逮,反正我晚上不住这里。这辆车能不能正常发动,你得帮我试试,等会,我得开给我那个同学。”说罢,她就把车钥匙交给翼龙。

    排气筒确实进水了,但是,车子当时前仰后倾,发动机不会有问题。翼龙做着判断,再一目测,觉得没有大碍。等他发动车辆,果然正常。

    白美妙见状,说道:“你们仨先去吃饭吧,等一会我要找我那个同学办点事,就不留你们在家吃饭了。至于捉蛇的事,怎么捉?什么时候捉?你们自己决定。喏,翼龙,这是大门钥匙,从现在起,这个院子暂且交给你打理。”

    这女人也是心细,只交出邪乎乎的院子让翼龙来战,房间里贵重东西很多,她则放心不下,就没把那里的钥匙给翼龙。

    翼龙接过大门钥匙,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吃饭去了。小师姑不害怕就好。”

    白美妙学着壮士拍了拍(胸xiong)脯,说道:“放心,你小师姑女中豪杰,不怕。”

    翼龙点头。

    遣走了翼龙和那两个弁勇,白美妙赶紧跑上楼,叫袁金林快点下来把车开走。她哪里不怕?她是太怕楼上再添一具死尸了。

    匆匆收拾几件衣服和生活必需品,白美妙锁上房门,然后钻进袁金林的车子,一起逃走了。晚上,她就到哥哥白俊杰的家里住下来。哥哥家人口多,平素又有众多白家帮的弟子出出进进,人气足以镇住邪气,住在那样的环境里,她难得睡上几个踏实觉。

    至于后来墓室积水渗尽,翼龙采用艾熏的办法,将那些小蛇驱出洞(穴xue),继而捉住。白美妙既然铁定出售那(套tao)房子,也就不愿亲见了。只是,听说没有发现大蛇,她有一些狼狈匍匐的羞恼,又对那个荒唐的怪梦抱怨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