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52章龙脉结穴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第二天早上,袁金林起得早于白美妙,这回,轮到他尖叫了。

    “啊呀,天哪,美妙你快起来,快过来看啊,老天爷!”袁金林慌慌张张地跑回二楼卧室,拽起白美妙,也不管喊声惊动邻里,影响白美妙的声誉。

    原来,庭院里有一块铺墁花砖的地方塌陷下去了,十几条金黄色的小蛇到处乱爬,想必是从坍塌的地下钻出来的。

    坍塌处,袁金林冒雨开来的那辆轿车斜立(身shen)形,前车(身shen)上翘,后轱辘位置,已经陷进地下了。四周的地面有一道长长的裂缝,有一段特别深特别宽,塌陷处积了不少水,其中,有一块坍塌的截面看起来特别大,稍一扫眼,就能看见一块断裂的腐朽的棺木。

    光是那些到处乱爬的小金蛇就把袁金林吓坏了。袁金林跑回屋里,关上房门,攥紧白美妙的手一味拼凑胆量,至于那块塌陷地,他根本没敢上前去看。

    听说院子塌方了,还有好多条小蛇,白美妙一愣,接着一骨碌爬了起来。猛然想到夜里做的那个梦,特别是梦里那个好像会缩骨术的老婆婆,鬼凤告诉她,那是一条(穴xue)居墓室多年的母蛇。难道?难道那母蛇现(身shen)了?想到这,白美妙不(禁jin)倒吸一口凉气。

    好在现在是白天,梦里的鬼话不足为凭。白美妙跑到厨房,一手握紧笤帚,一手抓起拖把,接着,她将拖把交给随之而来的袁金林,要袁金林去打死小蛇。而她,则是躬腰躲在袁金林的(身shen)后。

    这个被鬼凤誉为侠女的风流小辣椒,对付敌人的至高级别武器也只能是笤帚、拖把之类了。

    袁金林反(身shen)挽住白美妙的胳臂,相互搀扶着走出厅堂,笤帚、拖把开道,武器之轻,就属他俩了。不过,比起那些见蛇吓得掉魂的人,这两人还算胆大。好不容易凑上前去,掸眼一看,竟看到了那半截棺木。天哪,这个院子地下埋着坟茔。显然,在强降雨的作用下,那辆轿车把棺材压塌了。

    一想起在这暗坟上生活这么长时间,白美妙登时哭出声来,两腿跟着发软,摇摇(欲yu)坠。袁金林忙去搀持,又像受到怯懦的牵连,跟着软化,很快双双跌倒在地上。

    有一条小金蛇不知好歹,或是觉得新鲜,往二人(身shen)边爬来。

    白美妙吓得连连尖叫:“别过来,走开,快走开呀!”拽过拖把,抬也抬不起手腕,只知道闭眼朝前胡戳乱杵,脸色蜡黄,十分怜人。

    小蛇四处乱窜,不知道受了惊吓,还是自由地奔跑?

    反正这两个人的魂不知道跑哪去了。“快回屋里,可别窜出来大蛇。”袁金林战战兢兢地说道。经他这么一说,白美妙吓得更加不行了,抱住袁金林的胳臂,连喊救命。

    两个人也不知道怎么爬回屋里的。小辣椒失去辣度,侠女变成了胆小鬼。抖抖瑟瑟地摸到电话,打通白俊杰手机时白美妙带着哭腔:“哥,你快过来,我这边出大事了。”

    夜里的强暴雨,外加车子的重量,造成地质下陷,这才暴露庭院地下的秘密。想到夜里那个梦,白美妙更加害怕了,心说,鬼凤故意托梦给她的事,看来,那是真的。

    听说白俊杰带人过来,袁金林不无担心,说道:“你哥来了,我怎么办?不行,我得走。”

    袁金林没做那种怪梦,只道房子盖在坟地实属正常。那些小蛇,肯定是水漫棺底,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也不是多么可怕的聊斋。可他与白美妙私下过夜的事(情qing)就不一样了,这种事(情qing)属于偷(情qing)的苟且,而且他是有妇之夫,带着拉人下水的不光彩,白俊杰要是知道了,能轻饶他吗?

    白美妙一听袁金林要走,连忙说道:“不,你不能走,你一走了之,我怎么办?你想吓死我呀?”

    袁金林说道:“那,回头你哥看见我俩在一起,还不把我打死?再者,唐州还有客人等着我呢,院子里的车子是我借他的,我得还给他啊。”

    白美妙一听,更不高兴了,嚷道:“客人重要,还是我重要?你就告诉那个客人,说你爹突然得病,你开车送去上海了。你就赖了他的车,不去陪他,看他能跳楼不?”也许心急的缘故,这个风流小辣椒忽又上了劲。可别说,这一上劲,惧怕削弱不少,声音也不是多么颤抖了。

    袁金林被噎得不轻。“你!”他的眼一瞪,带着闪电的锐利,紧接着,就软了下来,低低地说道:“当然是你重要。”

    白美妙仍然嘟着双腮,说道:“车子都成那样了,你以为是儿童玩具呀,说挪正就能挪正?(情qing)况摆在这,走不走的,随便你。但如果我被吓死了,警方追查下来,肯定认为你是谋杀者。”

    瞧这谋杀者的定论,确实合乎逻辑,这也是点人死(穴xue)的最好武功。袁金林权衡利弊,本来想走的,这下绝不抬腿。

    “好,好,我没说一定要走。咱俩谁跟谁啊?大难来临各自飞,那是假夫妻。”袁金林说道。

    白美妙却说:“谁跟你真夫妻?想得美!死一边去!”

    袁金林是想表白真心,白美妙却不这么想,她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情qing)呀(爱ai)呀的,谁还有这个心啊?

    这女人确实没有煽(情qing)的心思,她的心思还放在院子里那个坍塌的墓室上,有那么多小蛇出没,说不准,过一会墓室里就会窜出一条巨蟒呢。

    白美妙越想越怕,就说出夜里梦到一条母蛇,化(身shen)一位老婆婆,自鬼宅大门上的格扇后边露出脸,然后将脸硬塞进格扇,伸头缩肩探(身shen)出来,上(身shen)怪诞地不断放大,就像金属管孔里挤出的膨化食品。那格扇四方形,边长不过半尺,正常成人的头根本伸不出来,老婆婆却谈笑风生,伸缩自由。睡时梦及,醒来就看见了外边的那一幕,莫非,莫非母蛇就藏(身shen)庭院之下?

    袁金林本就胆战心惊,一听白美妙说出这等怪事,也以为地下有个蛇窟,因而,(身shen)子赶紧往白美妙那里凑了凑,嘴唇连颤数下,说道:“竟瞎说,你别吓唬我。快去试试,看看门关得牢不牢靠?”

    这家伙,到这个份上,他居然让一个女人当先锋,他往后缩。这是不是也把白美妙当成女中豪杰了?

    别看白美妙平素飞扬跋扈,博得个小辣椒的绰号,这时就是个糖醋辣椒皮,一点硬气都没有,直吓得连头都不敢回,生怕门玻璃上贴靠一张可怖的蛇脸,更别说去试门关得牢不牢靠了。

    “我不去,你去。”就听白美妙带着抖音说道。

    袁金林吓散了七魂六魄,魂魄归位之前,他也只能抱着白美妙相互取暖了。

    鬼怕恶人,鬼怕恶人!

    害怕院子里邪祟现形,袁金林忽然渴望白家帮那些恶人从天而降。“你哥怎么还不到?”刚才还害怕恶人出现的,现在,他却巴望白俊杰早点抵达。

    白美妙说道:“应该快到了。等会我哥来,你就躲到楼上去吧,等他们走了你再出来。”

    原来,她也不想让白俊杰知道她与袁金林的苟且。袁金林问道:“那,他们要是不走呢?”

    白美妙眉宇一蹙,嚷道:“不走,你就死在楼上!婆婆妈妈的,瞧你吓得这个孬熊样,还是不是男人?”

    怒火上窜,她伸手推搡袁金林,心想推开的,又怕大蛇来袭,再一回忆夜里那个梦,想到那个化(身shen)老太婆的母蛇,推了袁金林两下,然后反而靠得更紧。

    袁金林已经彻底被白美妙吃倒了,但他还是担心白家帮的人弄死他,因而问道:“车子怎么办?”

    白美妙说道:“我就说借朋友的。”

    “好吧,再也没有合适的理由了。”袁金林叹了口气,心想怎么遇到这种倒霉事呢。明明他告诉傅忆(娇jiao)去唐州办事的,办公桌却是搬到一个单(身shen)女人的家里,有这样办事的吗?懊恼之际,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赶在白家帮的人到来之前,他就得想出退路,钻(床chuang)底,还是躲进柜子,还是爽当反锁在哪间屋里,不管怎样,今天,反正是他隐居的(日ri)子。而那个唐州客人,也只能像白美妙说的那样,以一个有损心灵的理由打发了。

    不久,白俊杰带着几十号人来了,包括大徒弟云豹、二徒弟黑虎、三徒弟铁彪、四徒弟翼龙,还有好几个太保,剩下的都是五大三粗的弁勇。

    白家帮一到,白美妙的胆子顷刻间壮实了许多,站在哥哥(身shen)边,再也不怕水中窜出大蟒蛇了。

    白俊杰见到棺木,浑然没有惧怕的神色,又见几条小金蛇慌张钻入墓地,他心想,鬼怕恶人不假,没想到这些小东西见他也怕,他真有这么酷吗,残酷的酷?

    想着想着,这个白家帮的帮主就收束凶光,代之以一种(射she)落(日ri)月的轻蔑。

    墓室藏金龙,这其实是块龙脉结(穴xue)之地,是块风水宝地,若在古时候,这叫做金龙(穴xue)。白俊杰一介武夫,不懂这些。指着小蛇消失的地方,他对四徒弟翼龙说道:“翼龙,你不是个抓蛇高手吗?快想办法把这些小金蛇给我抓住,晚上我好把它们炖了下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