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51章鬼凤托梦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那老太太将脸塞进格扇,她竟然伸头缩肩探(身shen)出来,上(身shen)怪诞地不断放大,就像金属管孔里挤出的膨化食品。

    那格扇四方形,边长不过半尺,正常成人的头根本伸不出来,何况肩膀?除非这老婆婆会缩骨术。她的腰卡在格扇,仿佛一个面袋,中间被绳子无限勒索,见者又不无觉得残忍。

    然而,老婆婆却谈笑风生。接过信,她以冥文签了回执,谢过邮差,又缩(身shen)退了回去。

    不一会儿,老婆婆开门出来倒垃圾。几辆软顶敞篷跑车“欻拉”飞驰过去,扬造尘土。那是几个阳世飙车断魂的年轻人。小子们只顾玩心跳,根本想不到近距离突然出现一个(身shen)影,更是无法应对。眼见老婆婆(性xing)命不保,这时,飞尘中忽然掠起一个人,将老婆婆抄腰抱到一旁。

    正是风流小辣椒白美妙,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这么好的(身shen)手。

    老婆婆立稳脚跟,先是骂了飙车小子们几句,接着,满怀感激地打量白美妙一阵,盛(情qing)邀请她进院叙话。

    院子里建有不少屋舍,屋舍里坐着许多孩童,此时,虽已夜深,他们却还在上课。原来这是一所全封闭学堂。

    白美妙不解,问老婆婆为什么不让孩子们睡觉。老婆婆这时道出了实(情qing),原来,这是座(阴yin)宅,这些可怜的孩子都是鬼魂,夜里上课白天睡觉,刚好与阳世相反。

    老婆婆叫白美妙不要害怕,说这里的都是好鬼,从不害人,继而扭头说道:“小姐,快出来吧。”

    话音未落,一位亭亭玉立的美貌姑娘自游廊后边走了过来,正是领几个银娃娃引(诱you)白美妙的那个女鬼。白美妙早已猜想自己涉足了(阴yin)冥,那盒饼干像是**药,又让她晕头鸭子似地忘记了许多人(性xing)的弱点,提壮不少(阴yin)气胆魄。

    “你好,白女士。咱们见过面。”鬼凤也不害羞,自来熟地说道。

    “是见过,不然我也不会跑到这里。那几个娃娃呢?”

    “在念书。”

    白美妙想想那几个银娃娃初见鬼凤连叫老师,才知道他们原来真是几个小学生。

    “其实,我们眼缘还要早,那次打麻将,你输得精光,鬼魅心窍招呼白家帮的人,把赢钱个那个贪官打了——”

    鬼凤刚一提起,白美妙就觉无地自容,说道:“是的,我当时有些晕,好像看到一团电光。”

    “那就是我。不过,那个贪官真该打,既贪财又好色,打麻将还出老千。”

    说来真奇怪,白美妙涉足(阴yin)冥见到鬼魅并不害怕,道及以前劣迹,还有一些羞赧,因而说道:“不谈这个,换个话题吧。那个老婆婆看起来(挺ting)奇怪的。一个巴掌大的格扇,她竟然伸缩自如,难道她会缩骨术?”

    鬼凤笑盈盈地说道:“其实,她是一条(穴xue)居坟地的上了岁数的母蛇。”

    难怪伸缩自如,就像蛇吞鸡蛋似的!

    白美妙听后大吃一惊,问道:“这些孩子?该不会都是小蛇吧?”

    “不。”鬼凤摇头,说道:“他们都是屈死的冤魂。几年前,一场小小的四级地震,只是四级,就有座教学楼弱弱地坍塌了,把他们埋在下边,再也没能回到父母(身shen)边。”

    “可恶的豆腐渣工程!”白美妙由惊转怒,诅咒,接着问承建商是谁。

    “那人叫楼九夜,楼圈圈集团的老总,你不认识,不过,他有一个合伙人你非常熟悉,他叫韩功课。”鬼凤慢吞吞地说道。

    “韩功课!”

    这时,白美妙才知道楼圈圈在施工时不仅偷工减料,还违规使用了国家明文(禁jin)用的地条钢。地震发生时,这么多孩子正在上课,不幸就这样发生了。这些孩子来到(阴yin)间,父母先于他们死的,孟婆心软时,他们还能找到依靠;父母还在阳世的,(阴yin)阳相隔,他们只好孤苦伶仃飘零荒野,被鬼凤撞见了,鬼凤就收留了他们,为此还专门开了这所学堂。

    “天杀的韩功课,老天不灭他,总有一天,我也要弄死他。”白美妙恨得咬牙切齿。

    鬼凤说道:“罪魁祸首应该是楼九夜。楼九夜不仅惯于勾结监理沆瀣一气偷工减料,还暗中出资搞了个地条钢厂,生产的劣质钢筋,全被输送出去,有自己工地用的,也有供给其他无良建筑商,埋下许多社会隐患。追赃溯源,擒贼擒王,我引你过来,一者,希望不再看见更多因为工程质量问题而引发的悲剧,不要出现更多的冤魂了,(阴yin)司没有那么多像我这样的好鬼,也没有那么多福利院;二者,希望你们白家帮能替天行道,伸张正义,我知道你是白家帮的小师姑,一副侠义心肠,别让我看扁了你。”

    白美妙这一被夸成侠女,感觉有些意外,遂觉得不好意思,说道:“凤姑娘你认错人了吧?其实,我只是一个牌局混混女,比起凤姑娘侠肝义胆,我实在不好意思张口说话。”

    鬼凤却说道:“你可别谦虚,谦虚过度等于骄傲。不过,那个楼九夜绝非善茬,对付他,仅靠白家帮是不够的,你须联合诸多社会公知人士,比如说青屏名士陈君寻。当然,要杀楼九夜,我鬼凤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人间正邪的较量,该由你们自己解决,再说,楼圈圈是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其间黑幕,不是一个楼九夜的简单倒台就能偿付清的。”

    “我明白凤姑娘的意思了。善恶到头终有报,我相信那些恶人最后都不得善终的。你说的名士陈君寻,我回去一定联系他,跟他商量商量对付楼九夜、韩功课之流的办法,凤姑娘你就放宽心吧。”白美妙直觉得自己越来越高尚,话间,又感觉自己越来越飘。

    “团结社会公知,口诛笔伐,舆(情qing)助战,那最好不过了,可是,那个陈君寻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美女一枚,跟他打交道,须得保持必要的距离,不然会吃亏的。”说到最后,鬼凤不忘提醒。

    白美妙想不到鬼凤不仅义薄云天,还如此聪明心细,赞叹过后,又说了好多句感激的话。而此时的鬼凤告知白美妙,若想谢她,就更应该帮她了却心愿,帮她揭穿楼圈圈的罪恶,扳倒楼九夜,还孩子们一个公道。

    人鬼两界,明枪暗箭,因为侠(情qing),谈吐如此投契。靓妹辣姐,话到别时,难掩心心相惜。

    等到鬼凤送白美妙返程,不再走来时的路了,而是走一条花香林荫,缓缓徐行,就差牵手了。

    鬼凤引白美妙回到那个高速路服务区,白美妙那辆车子还停放在原处,不过,车上爬满了野鬼,面黄肌瘦,看上去十分可怜。

    鬼凤撵走他们,然后告诉白美妙,这服务区的前(身shen)是一个加油站,二十多年前,加油站爆炸了,死了好多人。原因是人为的,一个服务员得了艾滋病,不想活了,就拉上一大帮人垫背。这加油站荒废以后,经常闹鬼,很少再有人敢来,后来,(阴yin)气越来越重,慢慢就成为(阴yin)司属地了。

    讲完,鬼凤坐上白美妙的车,一直送她到了正宗的阳世大道,这才告别。

    “再见了,凤姑娘,我会一直记住你的,感谢你的同时,我还想说,我很感动于这次相遇,再见。”白美妙说道,潜移默化中,她居然成为侠女了,铁剑柔(情qing),话间明显有些不舍。

    “再见?最好不见,嘻嘻。”说话间,鬼凤忽然口如血盆张开,粲然而笑,咧嘴过后,忽而自察失态,忙掩盖半截獠牙。

    “妈呀!”一声尖叫,白美妙吓得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噩梦。

    袁金林趟在她(身shen)边正呼呼大睡。“怎么了?美妙。”尖叫声惊醒了他,故而问道。

    这时,白美妙好像失语了,掐了掐头皮,只顾摇头。

    银娃娃,财迷心窍;韩功课,黑心老板;玷污她的那几个广州人;那些面黄肌瘦的可怜野鬼!还有,几年前,青屏乡下确实有一所学校倒塌了,不过,被抓的那个包工头不是韩功课。楼圈圈?对呀,指不定韩功课是隐秘合伙人呢?找人顶罪也未尝不可。可是,现在韩功课是她的仇人了,她没法问他。

    天哪,一切都像真的一样,不过,可笑的是她被梦里那个鬼凤拜为义薄云天的侠女。

    侠女?胆量呢?还有,白家帮被看成正义力量了,陈君寻成为名士了,哈哈。我呸!

    白美妙告诉袁金林,她梦见银娃娃了。这女人对钱财有关的东西记忆特别深刻,后边的事(情qing),半清半浊的,她只有大概的印象,也就没说。毕竟梦境不同于现实,当时像是真的,过后虚无缥缈。总体来说,足够荒诞的。还好,现在,袁金林的怀抱是一个可靠的避风港,她只想躲在这个避风港里,安安稳稳睡上一觉。

    有个男人依靠,就不用那么害怕了,真好。这女人发了大半夜烧,疲倦不堪,埋在袁金林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搂着美人,袁金林睡时也是满脸的知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