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50章惊奇遇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想着想着,白美妙悲感交加,再也控制不住了,突然将头埋在袁金林的怀里,抹起鼻涕。

    这一刻袁金林等待多年,激动不已,趁势搂住白美妙。谁想这女人反手将他抱紧,就把他往被窝里拖。

    白美妙(身shen)上发烧,需要盖被,袁金林却是心里发烧,需要去火。别看这个小辣椒平素野味十足,真要动了感(情qing),那也柔(情qing)似水,而袁金林如火,水与火的缠绵,相生而不克。

    “传说,这种土方法可以退烧的,你说,你是郎中吗?”

    白美妙脱光衣服,贴紧袁金林潴积脂肪白条猪一样的(身shen)体,(娇jiao)滴滴地问道。

    袁金林坏笑道:“我是狼,不是郎中。”

    白美妙鼻梁一蹙,“狼你个死人头!”

    话音未落,她忽然尖叫起来,腰肢摇动,似是摆脱疾患的困扰,又不忍甩开上头人物。电光火石间,那些叫声,如同原始森林里的一个最美丽的寻找,刚好在荷尔蒙爆炸的时候,与她想要的男人惊奇地遇见。

    等到风平浪静,白美妙又吃了一遍感冒药,就晕晕乎乎地睡了。恍惚间,窗外忽然打起一团白色电光,光里有一双绝美鸟翅,驾着一个骷髅头,七窍流血,接着,自血中伸展艳丽花朵,如彼岸花开,贴着窗玻璃一个劲地往里边张望。像只鬼凤凰。

    看见那只鬼头鸟,白美妙大吃一惊,拉开房门,那电光遂化成流彩穿出铁栅栏墙院。白美妙跑出厅堂,却见四五个娃娃站在她的轿车顶,正蹦跳戏耍。

    这些娃娃(身shen)子不高,都是二十公分左右,光着小(屁pi)股,通体发出银光,在微薄的月华里,白得更厚一些。白美妙看后,心想,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银娃娃了?她要发财喽!

    这种银娃娃是纯银制造的宝贝,但比银元宝之类富有灵(性xing)和人气,是专门投缘命运上佳的贵人的,把财富带给他们,主他们财运亨通大富大贵。这些,白美妙小时候听父辈讲过,不想,今夜被她碰到了。

    生**财的白美妙就被那几个银娃娃吸引住了,一心要捉住他们。谁知那几个娃娃笑嘻嘻地跳下车,钻出别墅铁栅栏,追随鬼凤凰去了。

    白美妙追了几步,就见那些娃娃一边蹦跳,一边回头向她招手,有一银娃娃说道:“有本事开车追我们呀。”

    白美妙来了兴趣,也很听话,便打开车门,(欲yu)开车去追。

    引擎刚一发动,袁金林突然出来了,揉眼问道:“这么晚了,美妙你要去哪里?”显然,他并没有看到那团白光,也没有注意到那几个银娃娃。

    白美妙想要独吞这笔财富,不愿让袁金林知道,就说道:“你别问,快把院门打开,快!”

    “噢。”袁金林非常听话,跑过去放开门,接着,就要挤到车上,谁知白美妙说道:“你在这给我看家,我去去就回。”语气十分决然,说着,车子飞速驶出院落。

    追出豪华别墅区,那几个银娃娃正在马路上等着白美妙。紧追则快跑,慢撵则缓行,相距始终一二十米。

    也可能夜深的缘故,马路上竟然没有一个行人一辆过往车。白美妙也不知道自己胆量是从哪里借来的或者偷来的,誓要抓住这些银娃娃。

    白美妙开车上了一条高速公路,那些银娃娃围拢一团白光,欢声雀跃,“老师,老师。”娃娃们齐声欢呼。白光渐渐清晰,逐渐聚合出一张(娇jiao)俏的脸庞,宛若梨花初开,接着现(身shen)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长发扎成马尾状,嘴角衔着微笑,十分和蔼。是那只鬼凤凰所化,暂且不知道她的名字,不妨就叫鬼凤吧。

    鬼凤扭头向白美妙望了几望,付之一笑,接着,就带银娃娃们向前一路奔跑。起先路上还有一些过往车辆,那些车辆与鬼凤、银娃娃他们擦(身shen)而过,却相互视之无物。越往前,车子就越少了,最后,只剩下白美妙那辆车。

    四周静得可怕,偶尔听闻几声奇怪的尖叫,又见拳头大小的火球不时擦过车(身shen),速燃,速灭。是磷火。

    白美妙越发不安,暗说可能财迷心窍追错地方了,赶紧调头。可任凭她方向盘怎么打,车子就是不肯变向,只顾往前跑。

    白美妙的额头慢慢冒出冷汗,喊声“糟糕”。这时,就见鬼凤背(身shen)反跑,展开一张纸,往来路一抛,那纸顺风飘来,贴住白美妙的前挡风玻璃,不偏不倚,刚好在她正面贴脸的位置。

    定睛一看,那纸上写三个字:胆小鬼。

    显然鬼凤看出白美妙的胆怯,故意激她来着。

    远近闻名的风流小辣椒,白家帮女豪杰,开车还追不上一个女流与几个孩子,这也够丢人的了。白美妙心气不过,有些争强好胜,暗想,是鬼怎么了,见鬼又能怎样?这世道天天死人,到阎君那里报道也只在偶然之间,一早一晚,谁早晚都得做鬼。想到这,她一咬牙,加快了车速。

    不久,白美妙看见一个加油站,那里闪烁着惨淡的灯光,再近一些,见是一个高速服务区,那里的灯光不是很亮,弱弱如远际星辰。鬼凤领银娃娃们跑进服务区,那里一个行人都没有,只可听到风声时起,如醉汉鼾声,服务区四周,又不见树梢吹动。

    在服务区后边有一条水泥路,通向一片松林。鬼凤带几个银娃娃穿过服务区后门,上了水泥路,然后便钻进松林。等到白美妙弃车也钻进松林,已经不见鬼凤和那些娃娃的踪影,可又隐约闻听她们的笑声就在前边不远,随着林间石板小路一直向前伸展。

    那些石板其实都是墓碑,白美妙看不清楚,就沿着这条小路紧步追赶。半晌,她看见前边的路旁有一个商店,青砖黛瓦,独间小屋,屋里尚有灯亮,基色说白不白说黄不黄,只是不太亮堂,在昏暗的林中,又像光明的指引。

    偶见店里出入一两个顾客,穿着黑衣,行走无声,步伐飞快。

    这时的白美妙肚子咕咕叫唤,觉得有些饿了,不自觉地就走了进去。还好,柜台上饼干、方便面、糖果、饮料都有。那店主是个女流,灯光古怪,看不清楚她的脸,但从穿衣打扮来说也算常人。白美妙要了盒饼干,掏出一张五十元的钞票递过去,接着拆了包装,吃了块饼干,还好,没有怪味。

    那店主找了零钱,有好多张,都是小面额纸币。白美妙接过,越数越觉不对,再一定睛,看到的竟是金黄色的冥纸。

    那掌柜用冥纸找零!

    又见那女掌柜说话时隐约露出半截獠牙,才知这是鬼店。白美妙大惊,嘴里饼干渣滓不自觉地喷了出去,而半块饼干下肚以后,她的神志越来越不清晰了。

    这也好,这个风流小辣椒反倒抛弃了怵怕。不过,她仍然记得鬼凤和那几个银娃娃,矢志不渝似的,不忘去追赶。

    出了鬼店,没走多远,前边就没有路了,两旁松枝密排,胜过围墙,一个废弃的房屋框架挡在面前,像个死胡同。

    白美妙鬼使神差地爬上了铁架,这才发现那铁架锈蚀得非常严重,人爬在上边,颤颤悠悠,摇摇(欲yu)坠,时而遇到蜈蚣、蝎子、赤马陆爬来爬去。

    白美妙硬着头皮往前攀爬,好不容易翻过铁架,她看见地上遗留一块折断的木牌,只剩下半截,上面有某某学校的字样,才知这里应该是一所学校的旧址。

    沿一条米余宽的土路行了一阵,忽见前边出现一片坟地。在靠近小径的地方,有几个坟茔被齐腰水平削去半截。白美妙走到一个半截坟旁边,想察看究竟,孰料脚下的土突然变得十分酥软,犹如踩着蜂窝煤烬或是风化了的砖粉,来不及后撤,她便一失足扑倒进坟里。

    这坟墓腹地是空的,呈圆筒形状,高深莫测。白美妙又蹦又跳,脚蹬手刨,混混沌沌地折腾了半晌,终于爬了出来。说来奇怪,等她爬出来那一刻,才知道坟室很浅,只不过半人多高,只是她(身shen)子打飘,立足不稳,看见眼前全是障碍,像是中了鬼咒。

    狼狈半晌。好不烦恼?

    天光依然灰白,月影仍旧朦胧,白美妙越来越晕乎,又跌跌撞撞,斜插坟地,鬼使神差地直奔东北方向。

    沿东北走向有一条沙石路,常见行走着纸牛木马,或有纸制华盖花轿,由(阴yin)人擎抬向前移走。

    向前十里,有一处宅院,全封闭式,朱漆铁门,墙高五米,院子起码有一个足球场大,黑水泥封顶,外墙不留窗户,看了让人窒息。

    “叮铃铃,叮铃……”

    空气中传来自行车铃声。

    不一会儿,一个(身shen)穿烟灰色工作服的男子在宅院大门口停了下来,将自行车扎稳,从车后座一侧的邮包里拿出一封信,然后上前敲门,显然,他是一个邮差。

    门后响起屈戌与钌铞儿摩擦的声音,很快,有一位老婆婆自大门上的格扇后边露出脸,长着一双蛇眼,没有眉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