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8章担心报应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有一个胆小的广州人听后害怕了,后悔做出此等猪狗不如的事(情qing)遭到报复,慌忙说道:“还是快点拦住她吧!可别让她跳河。”

    最后那个侮辱白美妙的蛮子,裤带都舍不得系上,自信满满地说道:“没事,她拿钱走的。说明她认可这笔交易。”

    这瘪三洋洋得意,听不懂韩功课的忧虑不说,居然还说出这样不入人类的话。

    韩功课慢慢转过脸去,盯住那个广州人,一字一磕地说道:“你以为她是你妹啊?他会相中你几个臭钱吗?你这头蠢猪。”说到最后,冷不丁一巴掌搧了过去,然后环指众人,说道:“你们都给我听好咯,把我送回公司,然后,你们几个赶快滚蛋!合作的事(情qing)到此打住,从今往后,你们不许再踏进青屏半步,不然,白家帮的人一定会挑断你们脚筋,到时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这次出来,韩功课没带保镖,一(身shen)虚胖,他居然敢动手打人,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也可能白美妙真的让他慌了神,打骂,是他隐藏怯懦的一种方式罢了。

    “我们走了,那我们的款子怎么办?”

    一听终止合作,就有人提到先期打给广厦房地产公司的几百万预付款。

    韩功课((逼))视那人,冷冷地说道:“我会赖你们钱吗?那几个小钱,过几天我让会计返给你们,再说废话,小心我封你的嘴!还是先保住你的小命要紧吧。”

    别看韩功课平素招摇过市,嚣张霸道已成习惯,这回,他是真的怵怕了。他怵怕白美妙一时想不开投河自尽,那样,白俊杰和白美玲可以在黑白两道同时向他发难。他造了这种孽,花姐虽然势力庞大,也得分清是非曲直,断然不会帮他的。一旦失去花姐这个后盾,到时,他必死无葬(身shen)之地。

    越想越怕,呵斥过南方人,韩功课慌忙下车追赶白美妙去了。气喘吁吁地追到白美妙(身shen)后,向她不停地道歉。

    白美妙显然恨透了韩功课,她哪里听进去一个歉字?冷不防,就听“噗”的一声,她回头朝韩功课脸上吐了一口浓痰,那痰液积蓄已久,劲大力沉出口迅疾不说,又非常精准,一下子喷到韩功课的脑门上,直点腧(穴xue)。

    “你他妈的就等着遭报应吧,人面兽心,猪狗不如,小心下次我赶着一群野驴去你家!”

    但闻白美妙叱道。

    这女人好像疯了,一边跑,一边回头咒骂不停。说着,迎面过来一辆带顶棚的三轮摩托车,等到发现时,白美妙跟着迎接上去。

    韩功课顾不得受辱之低落,慌乱摆手,“别这样!”

    他以为白美妙撞车去了。

    那是三轮摩的。

    “吱嘎”刹车。

    白美妙拦住这辆三轮摩的,连说她遇到几个流氓,要司机调头往青屏市区方向开。

    司机是个老实人,他本以为白美妙碰瓷,这一听说遇到流氓,脸上的惧色更加浓厚了,连连摇头,不敢得罪。白美妙一见对方拒载,满眼血红,嚷道:“我哥是白家帮老大白俊杰,今天用一下你的车,算是给足了你的面子。快走!再不走,以后你这辆破车只能到垃圾回收站去开了。”

    话未说完,白美妙绕过司机,从后边跳上三轮车,但得有把刀,她就会抵到司机的后腰。司机不知道白美妙所说是不是真的,可一看她的穿衣打扮,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货色,这时哪敢得罪?只得硬着头皮开车往前冲。

    眼望白美妙上车往青屏市区方向去了,看来没有寻死的意思,韩功课险些被狗吃掉的心又捡了起来。但他仍然殷忧不止,等南方人开房车过来,他忙上车亲自调度,要房车在三轮车后面轻追不放保驾护航。

    白美妙撩起三轮车后面的帘子,圆瞪凤眼,怒视后面的房车,凶巴巴地骂道:“一群王八蛋,等会过铁道,你们都得被火车撞死!”骂过以后,她忽然从那沓钞票中抽出几张,往外一抛,说道:“给你爹当纸钱烧吧,韩功课。”

    这个风流小辣椒忽又撒起泼来。这一撒钱,招来不少路人的追捧。

    韩功课见状急了,扭(身shen)指向后边的广州人,说道:“你,还有你,年轻,腿跑得快,快,快下去追,别叫她撒了。她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的名声真要被她搞臭了,以后还怎么在青屏混?”

    车子停下,有两个又矬又丑的南方人跳下了车。

    “别撒,别撒了!”那两个畜生边跑边((操cao)cao)着怪怪的口音朝白美妙喊话,不停地摆手,白美妙见状,爽当多扔几张,骂道:“给,这是你们家女人的赎(身shen)钱。”

    路旁有人哄抢,两个广州人见状,尖挑嗓门朝路人狺狺狂吠:“不许捡,这是我们的钱!”说着停了下来,忙屈(身shen)去抢。

    韩功课在车里看得分明,这可把他气得不轻。这两个天杀的货哪里是抢钱?分明是在抢爹啊。

    房车窗玻璃降下。韩功课探出头来,喝道:“混账,都别抢钱了,来抢我吧,我才是你亲爹。”可以看出,他真然急眼了,也不顾及朋友(情qing)面,指着那两个广州人破口大骂,然后,他要房车超过去,拦住三轮摩的。

    要想超过三轮摩托车再简单不过了,只要不担心被剐蹭就行。

    拦住摩的,韩功课忙((操cao)cao)((操cao)cao)地跳下房车,两脚落地一前一后,险些闪了腰,带着一种强制折腰的天意,这让他不得不服。

    “美妙,千不好万不好,都是我不好,我错了,算我求你,别撒了。你不是喜欢钱吗?想要多少,开个价,我保证眼都不眨一下。”

    韩功课再也不充老大了,一边恳切赔礼,一边弯腰讨饶。

    “让开!”白美妙满目怨怼,“这是我送给你爹买张狗皮用的,韩功课,你爹因你坏事做绝遭到报应,正在孽镜台被阎王派的小鬼剥皮呢,你快去把狗皮披他(身shen)上吧。快让开,不然,我让白家帮的人今晚去讨伐你老婆。”

    红嘴白唇,血口喷人,好一番咒语!

    不过,这个小辣椒说话也属于搭错弦型的,刚才她要赶一大群驴去找池怡,现在又要派白家帮的人去,难道说白家帮的混混们也是畜生吗?

    韩功课上下三代被白美妙骂个焦干通遍,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恼火。不过,白家帮的厉害他是知道的,听白美妙的口气,好像真要搬兵讨伐他。眼下,他得赶紧想办法阻止这个女人的复仇行动。既然这女人把她最大的嗜好,钱财都舍了,最好的办法,他只有低头认错装孙子了。

    装孙子爽当装到底。

    女人嘛,想骂就让她使劲骂去。她现在不是叫他让开吗?叫他让开,他就让开,夹着尾巴跟在她的后边,晚上再去找她,让她接着骂,骂到筋疲力尽估计就消停了。

    这个韩功课也真够((贱jian)jian)的。想到这里,真然夹起那个无形的狗尾巴,无论白美妙怎么骂,他都一个劲地点头装孙子,等到白美妙呵斥他,要他滚到一边去,他(身shen)子忙往路边一撤,像是恭送公主还朝似的。

    白美妙目光钩镰枪一般,狠狠地钩杀韩功课几眼,一抬手,将剩下的钱撒向韩功课的(身shen)上,说道:“快开那辆房车去给你爹买狗皮吧。那辆车若再跟着我,我保证它一个小时后变成一堆废铁。”说罢,她将三轮车布帘一拉,再也不想看见这个渣男。

    韩功课相信这个小辣椒说到做到,为此,他手腕一抬,阻止房车继续跟进。不过,听这个小辣椒的口气,怨愤好像消了不少,从她的眼神里边又可看出她没有搬兵讨伐的意思。毕竟做那等苟且之事的时候,她中了催(情qing)药的埋伏而没有反抗。带着享乐的成分,羞于启齿也是(情qing)理之中的。

    大不了,晚上多给她带些钱,然后再装一回孙子呗。但愿今夜没有风雨。自我安慰的同时,这个渣男难免忧心忡忡。

    韩功课猜得没错,白美妙确实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过,屎越扬越臭的道理她是懂的,她也不至于满世界奔走相告她**了。遭遇一帮禽兽,毫无反抗,毫不畏惧,丢人不?她说不清楚此时的感受。委屈与羞辱,在极其短暂的愉悦过后,看来注定成为一种隐秘的疼痛了。

    三轮车上的极度颠簸令这个风流小辣椒心烦至极,回到青屏家中,她心想先把(身shen)体洗净再说。关闭记忆,让时间只停留在现在,会让屈辱少些。这小辣椒正努力冲去(身shen)上的污点,这时,袁茵打来电话,约她去“红人馆”一起做瑜伽。

    这个袁茵,是袁金林的妹妹,陈君寻小舅子江枫的老婆,正因为袁茵的存在,袁金林与陈君寻这对(情qing)敌居然扯成了亲戚,这看起来也(挺ting)有趣的。

    至于说袁茵与白美妙怎么认识的,那是因为青屏市文体局举办了一届“舞动青(春chun)”的舞蹈大赛。当时,她俩都是参赛选手,几经角逐,袁茵技高一筹,获得了一个三等奖。白美妙正是看好袁茵的舞蹈才华,想请袁茵教她,这才交上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