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7章推入陷阱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就这样,韩功课彻彻底底把白美妙当成了公共汽车。可笑的是白美妙却把韩功课当成私家“奔驰”。白美妙非常迷恋韩功课的偌大产业,一厢(情qing)愿地把自己看成人家的红颜知己,尽管在别的男人面前,她把韩功课糟践得一文不值,比如在袁金林跟前只夸袁帅气,厚此薄彼,那都是故意而为。

    世上结交须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

    纵令然诺暂相许,终是悠悠行路心。

    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居深山有远亲。

    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贵人。

    这些至理名言,古语有之,诗书礼仪盛行的封建社会这样,亲爹都不认的纯拜金时代,就更不用多说了。

    这个社会,谁若有钱,谁在人前就是大爷,(床chuang)边就是帅哥,哪怕你在(床chuang)前一个流氓姿势的滑倒,只有你腰包鼓鼓,定然有美人给你垫背。过去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有钱能使磨推鬼,这就不足为奇了。

    白美妙浑然不知她与裘才的苟且之事已被裘乾晾晒给了韩功课,她也不知道韩功课那些变态之举实乃对她的报复,在韩功课面前,她仍然装出一副专(情qing)的样子。吻牌办公大楼开标后没过多长时间,这一天上午,她主动打电话给韩功课诉说着思念。

    “功课,还在忙吗?中午能不能挤点时间见个面,我好想你。”

    我擦,想我?想让我请吃饭就明说啊,非得说成好想见我。韩功课心里暗道。他也真是服气了。再一听白美妙声音里硬挤出来的嗲里嗲气,水(性xing)杨花偏偏装纯的行迹一经入心,听起来多少让他有些(肉rou)麻。

    要说白美妙用心可谓良苦,一者,她有点想掏韩功课的腰包了,再者,因为招标的事,她想化解韩功课与姐夫罗建业之间的矛盾。

    白美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韩功课是个风月场上的老将,又喜欢搜罗花边新闻,没人比他再清楚不过了,故而早已给予公共汽车的定论,她嘴里的所谓“我好想你”,想必不是跟他韩功课一个人说过,起码还有一个裘局长!

    想起裘才那张牛屎拍子脸上点缀着的酒糟鼻子,韩功课就觉得恶心至极。共狎一((妓ji)ji)的经历,又让他老是担心自己被传染某些不治之症,因而又气又恼。再加上他对罗建业耿耿于怀,几种不愉快加在一起,促成了更大的郁结。更大的报复,也就成了发泄怨气的最好方式。

    “我也很想你,宝贝,正好中午我要陪几位广州来的客人去乡下吃野味,你也一起去吧。十一点半我开车到你单位接你,你在单位吗?”

    韩功课沐猴而冠,脸上堆满微笑,装作十分高兴的样子。

    白美妙一听,更为撒(娇jiao),说道:“我在家呢。昨天晚上打了半宿麻将,刚睡醒,不想起(床chuang),只想你。”

    这话听起来让人要多(肉rou)麻就有多(肉rou)麻。韩功课(肉rou)麻惯了,变得有些麻木,“嘿嘿”一笑,说道:“不想起(床chuang),那,你想干什么,难道想让我跳到你(床chuang)上去?”

    韩功课说的皆为开涮的污言秽语,只是比幽默更黑一些,如山炮自虐,拯救了快乐。不过,他这机械的玩笑开得有些狗血,白美妙却是当真了,连忙接过话茬,说道:“不来是狗!不跳也是狗!”

    韩功课凭空捡了句骂,心里还(挺ting)舒坦的,回道:“那要是跳了呢?跳了,难不成是野兔子?”接着,他又装腔作势地说道:“先忙正事要紧,快起来吧,好好打扮一下,给我挣足面子,过一会我去接你。”嘴上这么说,他的心里却在暗骂:你就是一辆公共汽车,没人上车心里就空得慌!

    应对完白美妙,韩功课紧接着就给他的南方客人打电话,告诉他们,中午这顿饭有彩头。

    原来,半年前,韩功课曾带白美妙和这几个广州人吃过一顿饭,仅一个饭局的经历,几个广州人就被白美妙的风(骚sao)迷住了,事后常在韩功课跟前提起,求韩功课帮忙拉皮条,并许以重金。

    可巧今天机会大好,韩功课叮嘱客人饭前准备好一包(春chun)药,对方说什么都缺就这不缺,房车里有的是。显然,这是一伙罪恶滔天的畜生!韩功课暗骂一声遭雷劈的人渣,挂断电话,脸上却是露出轻蔑的微笑。

    快到中午,韩功课乘坐南方客人开来的房车去接白美妙。

    坐进房车,白美妙不知掉进温柔的陷阱,浑然没有防备,除了她这只可人的羊羔,别的都是各怀鬼胎的狼。到了乡下“农家乐”生态园,三巡酒过,韩功课连说菜不够吃,要白美妙去加几道菜,点她最喜欢吃的。白美妙以为韩功课心疼她特意给她开的小灶,心里非常感动,就乐呵呵地去了。殊不知趁她去厨房点菜的空当,韩功课示意一个广州人在她红酒里下了催(情qing)药。

    那人下过药后,将高脚杯摇了几摇,几乎看不到任何破绽,然后,等白美妙回来,轻而易举地就骗她喝下了。白美妙本来就风流成(性xing),喝下催(情qing)酒以后哪还招架得住?南方人将房车开到一片寂静的树林边停了下来,接着,他们轮流爬到了白美妙的(身shen)上,兴致勃勃,怪笑不断。

    在地球上最高等的动物中,骄纵跋扈是有瘾的,韩功课就是一个骄纵有瘾的货色。这会儿,这货一坨牛粪似的,坐在旁边得意地欣赏,比看港台三级片还觉刺激,毕竟这是现场直播。

    “开不开心?瞧这脸蛋桃花似的,满(身shen)(热re)浪!你该怎么感谢我才对呢?”

    眼看着广州人欺辱白美妙逐一完事,韩功课拨弄她的带着醉意、红潮尚未退尽的俏脸蛋,饶有兴趣,另一只手里,厚厚的几沓钞票在白美妙眼前晃来晃去,足有七八万。

    “这些,是他们给你的小费,足够你买两个钻戒的了。”

    说话间,韩功课手里的钱掂了又掂,另一只撩拨白美妙俏脸的手,则调转了方向,去摸她手上戴着的一枚钻戒。这枚戒指,就是(情qing)人节那夜,环保局长裘才送给白美妙的,为了得到这枚戒指,白美妙还把袁金林当狗锁了一夜。

    “告诉我,你这钻戒是谁送的?是不是跟人睡觉换来的?连戒指都三天一换,睡你的人真多啊。哈哈。”

    这个畜生品质太差,将白美妙手上的钻戒调了包,还故意讥讽,显然,他故意挑起白美妙与裘才的矛盾。白美妙被人陷害,这又被点中要害,一时间,怒潮的激动,扭转了(春chun)潮的(情qing)动。

    恼羞成怒,白美妙一巴掌搧掉韩功课那只犯((贱jian)jian)的手,又一巴掌搧掉他另一只手里的钱,骂道:“这钱还是留给你老婆池怡赎(身shen)用吧!她就值这点钱!韩功课,你这个大流氓,你一家子都不得好死,你家那个孩子,不出百天就得夭折。”转而环指广州人,“还有你们这几个杂种!你们几个婊子养的后代也都是卖(身shen)的货!我不会原谅你们的,回头,我哥哥就来取你们这几个杂种的狗头!”

    一番诅咒,落到大人(身shen)上还好,落在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身shen)上,这也太不道德了。韩功课听后,登时就有一种猝不及防的特殊的疼痛,击打着他的大脑,继而将他面部的表(情qing)扭打歪曲。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伤及无辜皆因造孽太深。

    这个风流小辣椒言辞十分恶毒,骂完韩功课,又把车里几个广州人骂了个遍。诅咒间,她挣扎着爬了起来,看见旁边有一个手机,也不管是谁的,抓起来就往车玻璃上狠狠砸去。

    “去你妈的!”

    话音未落,但闻“咣唧”一声。车窗装着防弹玻璃,纵然难破,手机屏却是登时开出了繁碎的花朵。

    “你们这帮乌龟王八蛋,这是你们最轻的死法,粉(身shen)碎骨不足解忿,白家帮的人会把你们挫骨扬灰!”

    白美妙恨得咬牙切齿,药力已过,小辣椒的脾(性xing)随之暴涨,几句咒骂,像能吃人似的,然后,没等衣服整理妥当,她就抓过随(身shen)带来的小挎包,另一只手捡起两沓钞票,跳下车去。

    “快下去把她抓回来。”忽听有人说道。

    又有人说:“不,让她走,吹吹风就好了,瞧她刚才那劲头,不会有事的。”

    第一个说话者做贼心虚,真怕白美妙调兵报复。第二者说话者超级自信,以为自己焗几根黄头发就是金毛狮王。

    然后,众说纷纭。

    独有韩功课像是被白美妙的咒语定住了,特别是他那襁褓之中的孩子,被白美妙咒语所伤,犹如蜂虿之毒,让他简直无法忍受。

    望着车窗外掩面奔跑的白美妙,韩功课脸颊上的肌(肉rou)不规则地抽搐几下,拿起烟盒的手指跟着微微抖动。点着香烟,他猛吸一口,安慰肺腑的青烟,很快就从他的鼻孔长喷出来,袅袅而上,掩不住他的担心。

    待到最上头那个缭绕的烟圈,安全(套tao)一样悄悄地消逝,韩功课慢吞吞地说道:“这下,你们几个惹上大麻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