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5章侧面引证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当初,池怡心心念念要当老板,缠着韩功课往“雕刻时光”量贩式ktv投资五十万,誓要与白美玲的“皇冠丽都”一决高下,谁想白美玲忽然放低会员价,砸她个稀里哗啦,又有白家帮的徒子徒孙暗地捣乱,致使“雕刻时光”一直亏损。

    青屏有句老话叫:生意好做,伙计难搭。

    搭伙做生意,赚了,皆大欢喜;若是赔钱,这在青屏非得闹出矛盾不可。池怡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别看这小娘们家财万贯,为人却是十分小气,又天生一个小心眼,“雕刻时光”这一赔钱,她老是怀疑嫂子孟帆吃私,为此跟孟帆闹出不小的矛盾,

    池怡坐月子期间,忽然想起孟帆的不是,就缠着韩功课给她换个戒指。

    个中原因非常可笑,就是因为孟帆来送(奶nai)糖,池怡看见孟帆戴着一个新钻戒,感觉孟帆故意在她跟前炫耀的。等到孟帆走后,池怡就吵嚷着要韩功课给她买一个,牌子、款式要跟孟帆那个一样,但镶嵌的钻石一定要比孟帆那个大,等级要比孟帆的高。并且脑子搭错弦似地威胁韩功课,说韩功课如果不答应,她就不给孩子喂(奶nai)。

    韩功课心说这个女人心态太差,人家孟帆家业那么雄厚,别说是几万块钱的一颗钻石,就是几百万一颗,人家照样买得起,只是不想张扬罢了。你可好,非要买得比人家贵,斗这口气,有什么意思呢?做事没人家稳练,(身shen)材没人家好,脸蛋没人家靓,唯独小心眼比人家多,给你买颗夜明珠搂在怀里,你就是杨贵妃了吗?

    韩功课打心里瞧不起池怡,可又怕她真然虐待襁褓中的孩子,无奈之下,只得答应下来。

    科学地说,分娩的前与后,孕妇体内雌(性xing)激素分泌程度是不一样的,产前较高,产后急剧下降。雌(性xing)激素分泌的巨大波动,牵动了(情qing)绪的巨大变化,造成产后新妈妈易怒的现象。不过,池怡的反复无常,与雌(性xing)激素分泌变化少有关系。

    这一听攀比富贵,韩功课明知池怡又挑她嫂子孟帆的刺了。

    老早以前,池怡还没入股“雕刻时光”的时候,韩功课就曾警告过她,到时可别赔了内裤输掉亲(情qing),这下可好,内裤掉了半截,亲(情qing)赔个精光,这也足够丢人的。

    好在韩功课对孟帆印象不错,没因一点小钱跟她闹掰。

    看见姑嫂二人的不愉快,韩功课只当作一个笑话对待。人家孟帆从不会骂人,给她几句脏话,要她照着念,她都不好意思张口,脸上的赧色都会红到脖颈。

    跟这样的女人斗气,特别是(身shen)材窈窕的美人,你忍心吗?你又舍得吗?为此,韩功课只以为是妻子池怡的不好。

    这一天,韩功课到“雕刻时光”找到了孟帆。

    韩功课交际广泛,生意上有好多应酬,经常带人来这里唱歌,又因是个股东,因此,到这里就像回家似的。不过,这男人确实垃圾,当初他还跟池怡开玩笑,说千万别让她嫂子孟帆输掉内裤,这一见孟帆一个人在办公室,想起那句玩笑话,他的心里就一动一动的。

    “这次怎么就你一个人?”见韩功课落单,孟帆有些意外,故而问道。

    韩功课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来看看你的戒指。”

    孟帆有些诧异,“戒指?你看我戒指干什么?”

    韩功课不好道破池怡的小心思,就说:“池怡见你戴得好看,也想买一个,可她不知道什么牌子的,所以叫我来看看。”

    孟帆心想,这么点小事,打个电话就行了,犯得着大老远跑一趟吗?她不知道韩功课借故前来看她的,更不知道韩功课对她想入非非,只以为人家太闲。再一想她跟池怡闹出的不愉快,颇觉无趣,这一听说池怡相中了她的戒指,于是说道:“她相中了,那就送给她吧。”

    韩功课一听,那个呈现四十五度底角差评的手势又来了,说道:“可别,可别,你要是送给她,她的脑子更会跑偏的。”然后,他就要孟帆把戒指摘下来给他看,真若美人动作舒缓,他恨不得亲自动手帮她摘下似的。

    孟帆不知道面前这人到底有多渣,摘下戒指,递了过去。

    韩功课接过,顺势碰了碰美人的指尖,孟帆觉得是指甲碰指甲,就像是吃饭的手无意碰到一个碗,韩功课却有一种过电流酥的感觉,自娱自乐,心花怒放个不停。

    接过孟帆的戒指,韩功课神摇意夺之际。打量着这个戒指,他的心里一愣,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少刻,他蓦地想起白美妙也有一个。对,两个戒指一模一样!坚定这个判断,他就问孟帆在哪买的。孟帆说道:“是你大哥买的,具体在哪里买的,你可以问他,可能是他朋友开的那家珠宝行吧。”

    孟帆所说的大哥自然是韩功课的大舅哥池承诺。

    韩功课“哦”了一声,心想,同样的戒指白美妙怎么也有一枚呢,难道说,她跟池承诺有一腿?不至于吧?

    不(日ri),韩功课在一个饭局偶然碰到池承诺,私下里,他便问起有关孟帆戒指的事。池承诺本来保持着坚固的无动于衷,一听老婆这么被关注,心里不由得被挤了一下,防备顿生,没好气地质问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没事干了吗,整天盯着女人的手干什么?”

    池大老板这话问得也太直接了,就差没问:你是不是打你小孩大妗子的主意了。

    韩功课早就知道池承诺心机过重,特别是猪拱白菜时的复杂心理,很容易让人揣摩出来。池承诺也知韩功课风流成(性xing),人渣系列的,不能不防。为此,兄弟俩好一番心理博弈。

    不过,表面上来讲,还得一团和气。

    韩功课挨训以后,恼是恼不得,不然,他就等于承认错误了,只有笑了笑,说道:“池怡见嫂子戴的戒指好看,也想买一个,可不知道在哪里买的,就让我问一下。”

    “哦,是这样。”池承诺这才放下心来,接着说道:“那戒指是我在我朋友开的珠宝行买的,不过,同款式的可能没有了。我那个朋友去香港开订货会了。你去找你那个校友裘一鸣问问吧,他的老婆马小娟在珠宝行上班。”

    池承诺说得十分详细,韩功课听后点了点头。

    饭后,韩功课打电话给学长裘一鸣,说出钻戒的牌子和款式,让裘一鸣问问马小娟,这种戒指店里到底还有没有。

    上回,裘才讹诈池承诺,伸手向池承诺讨要,池承诺说断货了,后来裘才专门跑去问马小娟,验证断货,就拿了别的款式。这回,马小娟听裘一鸣说还有人想买,她非常诧异这种戒指因何大受追捧,便问道:“谁想买的?”

    裘一鸣说道:“韩功课。”

    马小娟说道:“专属定制产品,早就断货了,上次你大哥想买,没买到。今年进的不多,最后两枚,早在(情qing)人节那天就被池承诺全部买走了,有钱人的(日ri)子真好过啊。”

    话已出口,不能不令人怀疑仇富(情qing)结。羡慕嫉妒恨吗?

    这些嫉妒的话,马小娟只是在家里随便说说,不料裘一鸣却是断章取义,传给韩功课耳朵里,是这样说的:“那戒指(情qing)人节那天就被你大舅哥买断货了,一下子买了两枚。嘿嘿。”

    听到裘一鸣传话,韩功课为之一愣,随后喜上眉梢,心说,这可是意外的收获啊。

    不过,学长那声“嘿嘿”,(阴yin)森森的,笑得可不正常,这也给韩功课一个小小的提示。

    (情qing)节人?池承诺一下子买了两枚?不错,一枚给孟帆了,另一枚哪去了?我怎么没看见呢?瞧池承诺方才那个熊样,我就想问下孟帆的戒指在哪买的,他倒好,感觉我要偷他女人似的,哪像一个男人?还说我一个大男人没事做,整天就知道盯女人的手指,我事业比你小吗,钱比你少吗?钱拿出来砸不死你这个王八蛋?!

    酒老爷一高,韩功课的想法可就多了,邪之又邪,这哪里还是亲戚呢?

    第二天上午,醒酒以后,韩功课又去了一趟“雕刻时光”,在办公室里,单独与孟帆聊了一会儿。期间,他怀疑池承诺与白美妙有染,就偷偷递话给孟帆,要孟帆留意大舅哥的行踪,并说出他的怀疑缘由。

    孟帆听后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都跟女人一样,整天疑神疑鬼的。那一枚戒指,你大哥把它送给裘才了。”

    都跟女人一样?显然,孟帆的话里包括丈夫池承诺。说到后半截,她的声音刻意放低,“单位公关用的,这话不能乱讲。”

    韩功课是个红顶商人,商场潜规则里的诸多秘密,他自然不会乱说。此时,他最关注的乃是白美妙那枚戒指的来路。他猜,那枚戒指,一定是裘才送的,看来,那个风流小辣椒与裘才有染是事实。

    韩功课忽然想到裘乾的话,他真的当冤大头背黑锅了,别人种的地,你说,他忙((操cao)cao)((操cao)cao)去收什么庄稼呢?还前怕狼后怕虎的,非得带白美妙去上海做保宫人流,又买衣服又买镯子的,哄她开心。这也真是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