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4章搬弄口舌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裘乾遭到白家帮抄家以后,摔得没脸没皮,面子上一直过不去,属于丢人现眼现到家的那种,故而难免懊恼,又一心报仇。而要想报仇,白俊杰及其八大金刚十三太保没一个他能惹得起,思来想去,他就盯上了白美妙,心说,吃柿子先拣软的捏,泡倒白美妙,然后伺机打入白家帮,避实击虚,这也不失为一个复仇的好办法。

    风流有瘾是一个女人的致命弱点,男人则稍好一些,毕竟历史上几个著名的风流女子都没得善终。那白美妙就是一个风流有瘾的女人,故此,裘乾以为是个软柿子。

    的确,白美妙风流成(性xing)是出了名的,恰恰裘乾也嗜好这一口,可谓臭味相投。裘乾自以为对付风流女人有一(套tao)高超本领,就异想天开地取悦白美妙,然后快活一二,哪怕这女人已成兄长裘才的盘中之餐。

    白美妙喜欢跳舞,晚上经常去公园露天舞场。恰恰裘乾习惯到那里猎艳,好多种舞厅里常跳的交谊舞,比如说慢三、中三、快三、慢四、中四、快四、平四、伦巴、探戈,等等,他都练得不错,能够摆上台面,因而接近白美妙的机会非常多。

    白美妙亲眼目睹过裘乾遭受暴打后的狼狈,先时有些同(情qing),等到哥哥白俊杰跟她道及裘乾的一些破事,她的鄙视慢慢多了起来,后来,又遇到令她生厌的裘一鸣和裘民风,她就更不想理睬姓裘家的人了,因此,当裘乾邀请她跳舞的时候,她一点面子都没给。

    裘乾先后邀请白美妙好几次,心(情qing)或如气候怎么个变化就不多说了,反正他是一次比一次打扮洋气,一次比一次强化包装,大金项链、钻戒、名表都戴上了,又在白美妙(身shen)边故意打电话谈生意,业务一张口就几十万上百万的,听口气,千万级别的老板都拿不住他。可人家白美妙始终保持着坚固的无动于衷,也根本没拿正眼看他。

    裘乾磨盘大的一张脸,接二连三地丢人,这回可就恼了,对于白家帮的新仇旧恨悄悄叠加到一起,他就想瞅准机会修理一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风流小辣椒。

    赶巧这天白美妙从韩功课车里出来被裘乾看到了,在哪厮混尚不好说,有说有笑,亲(热re)得倒像是一家人似的。裘乾躲在远处看得分明,蛤蟆嘴一抿,坏水登时从嘴角溢了出来。

    当天下午,裘乾来到韩功课办公室,喝茶闲聊期间,他拿出一张医院检查报告单。

    “那是什么?”韩功课有意无意地问了一句。

    裘乾说道:“你那个老相好白美妙医院检查报告单。”

    韩功课一怔,“检查报告单?这女人真是粗心大意。”

    前段时间,韩功课带白美妙做了保宫人流。这一听裘乾说这话,还以为白美妙一不小心,把报告单弄丢了。

    又听裘乾说道:“这是孕检报告,你先看看。”说完,他将这张报告单递了过去。

    韩功课接过一瞧,上面显示人绒毛膜促(性xing)腺激素和孕酮数据,不过,他看得不太懂。这边,裘乾讥笑道:“在你出国商务考察期间,其实,她已经怀孕了。”

    韩功课带着市里几位领导去巴厘岛旅游一趟,这事,他没瞒裘乾,不过,要说白美妙怀孕的具体时间裘乾知道,这就有些奇怪了。

    韩功课一怔,迫视着裘乾,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裘乾说道:“我当然知道,那时她整天粘靠我大哥。还有,这个单子上的人绒毛膜促(性xing)腺激素和孕酮数据,其实已经告诉白美妙的大概怀孕时间了,你可以推算出来。如果这张单子推算不准确,还有这张。”说着,裘乾从老板包里又拿出一张单子。

    这是一张孕检彩超报告单。一般(情qing)况下,通过四维彩超察看孕囊的大小来推算怀孕时间是比较准确的,误差至多不会超过十天。在这张单子上,白美妙的大致怀孕时间已经有了明确说明。两张单子合在一起,更能印证孩子不是韩功课的。

    韩功课看过单子,退还裘乾,冷脸问道:“单子是裘局长给你的?”这渣男强压怒火,他的人品,就像他所在公司制造的建筑污染,问话,也带着呛嗓的土气。

    因为公司土石方作业造成的建筑扬尘、沙石渣土及建筑垃圾的运送均与环保扯上关系,韩功课与裘才经常打交道,自然非常熟悉,可他不想熟悉到共狎一((妓ji)ji)的程度,再加上现在替裘才买单,做了冤大头,心里肯定万不自在。

    裘乾摇头,然后有些替大哥裘才洋洋得意的(情qing)态,说道:“他堂堂一个局长,他的智商不至于这么低。”

    “不是他,那,你从哪搞来的?还有谁好心帮我?”韩功课反问。

    听得出来,他所说的好心是句反话,他的表(情qing)已经说明了他很讨厌这种恶搞的故意。

    裘乾微笑说道:“这个保密。”

    这两张单子具体从哪里弄到的呢?池美丽与裘乾穿一条裤子,自然是池美丽帮裘乾弄的。池美丽在青屏人民医院影像科上班,近水楼台,人缘好,交际广,她若搞这种事,那是再轻松不过了。

    韩功课能有今天成就,绝不是因为傻人傻福。打量裘乾自鸣得意的神色,他突然说道:“别冒充保密局干部了,你不说我也知道,是我那个小孩大姨池美丽让你来的,她心疼我!”

    裘乾听后一怔,跟着,大拇指往上翘起,赞了声:“高人!”接着又说:“不过,她更疼我,咱们快要做亲戚了,哈哈,嗝,哈哈哈……”笑间,这家伙打了个嗝,然后又是一阵大笑。

    有亲叙亲,无亲叙友,若走妻子池怡那门关系,韩功课应该叫池美丽大姐,也就是他所说的小孩大姨。而如果裘乾真能与池美丽结婚,那么韩、裘二人真就是叔伯连襟了。那池美丽与裘乾勾勾搭搭,还搅得裘乾离了婚,他俩的关系,韩功课早就知道,刚才一见裘乾不带好意的微笑,再一联想池美丽在医院经常守着彩超机,自然而然,他就想到是池美丽干的。

    若再仔细思量,他那个小孩大姨池美丽还是个充满正义感的人物。

    韩功课暗“哼”一声,他听得出来裘乾内心的驳杂与言不由衷。能向一个普通朋友出卖亲兄弟,这看起来非常直观,那就是抄家之耻裘乾没有忘记,他想借刀杀人。

    “你想报复白家帮?”

    没等裘乾笑声停歇,韩功课忽然问道。

    裘乾的(阴yin)谋一经识破,笑声顿停,滞留的气浪卡在嗓门,要把他噎死似的,僵硬的笑容,不是一般的扭曲。

    不久,只听裘乾说道:“天地良心,我可没有那么多心眼。”

    说着,他涨红了脸,看来要到指天发誓的地步了。

    韩功课摆了摆手,说道:“别这么较真,老大,没人让你发誓。不管怎样,我得感谢你和我那个小孩大姨,不然,我还被白美妙蒙在鼓里呢。那白美妙看上去没心没肺的样子,想不到一副蛇蝎心肠,我都被她卖了,还帮她数钱,这也真够可笑的,悲催啊,哈哈。”

    这回轮到韩功课大笑了,不过,他这笑不是由衷而发的,但见他表(情qing)那么悲壮,断然有一种受了内伤的摇落。

    当冤大头,背黑锅,别人种的地,他(热re)(情qing)似火地去帮忙收庄稼,还自作多(情qing),花两万多块钱给白美妙买了一只紫罗兰纯天然翡翠扁管手镯。亏得他还是个风月场老将,干这等蠢事,除了他韩功课,也没有谁了。

    赔了感(情qing),倒贴金钱,韩功课可谓恨死自己了。这时候,他拍了拍裘乾的肩膀,说要晚上一起吃饭。不管裘乾出于什么目的,他都要谢他。至于白美妙这个女人,他是绝不轻饶的。事实上,对于白美妙这种水(性xing)杨花的女人,韩功课并没有太多的依恋,开初,他只想作为一道海鲜尝尝,几次经过,也就产生了厌倦,这一被白美妙欺骗,替裘才买了单,窝了一肚子的火的他,正好有了蹬脚的理由。

    作为一个报复心重的男人,记下一个女人的坏时,很容易就会去想另一个女人的好,韩功课也不例外。

    韩功课虽然是一个花天酒地的浪((荡dang)dang)之徒,却也时常追求傅忆(娇jiao)那样的端庄淑女。为此,回到家里,他总觉得妻子池怡不够好。再加上池怡给他生了个千金,跟人家会下双黄蛋的傅忆(娇jiao)差距越来越大,每每比起,他就更不满意了。

    原先看到池怡,韩功课还有一种老牛吃嫩草的优越感。虽然池怡是自己的老婆,他却时不时当作别人的媳妇来调戏,换位思考,借题发挥,绮念不断,邪恶发泄处,那种感觉亦是其乐融融。现在可好,他的兴趣全跑到隔壁老王的儿媳妇(身shen)上了。

    韩功课的不高兴恰恰牵出了池怡的小脾气。

    经验丰富的韩母见状,私下里警告韩功课:女人坐月子期间,千万不要惹她生气,这样容易造成气血运行不畅,导致回(奶nai),同时,容易留下一些月子病后遗症,比如说:血瘀、无名肿瘤、肝病等等。这些(情qing)况,听起来有些吓人,为此,韩功课表面上还得宠着池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