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酷文学城目录

北门 第42章穿针引线

时间:2018-10-12作者:严冰舒

    谈到钱,这女人数学与语文的基本功俱都表现出少有的扎实,就连韩功课都被她折服了,以为她当初不报考“清华”“北大”着实可惜,这时说道:“知我者,我们白美妙也,你这是杀熟啊。”

    很明显,他这是故意捧杀白美妙的。

    白美妙也不是善茬,听后反唇相讥道:“你吐字清晰点,到底是杀熟,还是杀猪?”

    这个风流小辣椒自恃跟面前这个男人交集甚欢,说话也不是特别注意分寸,再加上刚才姓韩的那样虐待她,就更加放肆了。

    风月场上的男人,韩功课注重的不是自己的尊严,却心想这女人真够狠的,又考虑她伺候他蛮尽心的,就说道:“少赚点就少赚点吧,二一添作五,咱们采取一个折中办法,十万,你看怎么样?”

    白美妙断口否定:“不行!”

    话一出口,这个小辣椒的脾气跟着爆发出来,说道:“二十万,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呶呶不休,最后险些去掐韩功课的脖子。

    韩功课心里一急,忙说道:“姑(奶nai)(奶nai),你千万别给我弄破了,等会回家,我不好交代啊。”

    白美妙冷冷地说道:“掐破最好,掐破,你就住这里了。”说着,她就想到了裘才被她咬的那一口。韩功课不知道裘才到底有多惨,却也拿白美妙毫无办法,最后说道:“好,好,好,不就是嫌少吗?我给你。不过,你总得给我留条活路吧,美妙,把我榨干了,以后,你也没有什么油水喽。”

    他这话一语双关,粲然一笑,风月无边。

    白美妙就是被眼前的玉面郎君这样迷住的,但见她伸出的手慢慢缩了回去。(情qing)势一缓,就听韩功课说道:“你姐夫那边,也需要打理,还有公司里那几个小鬼,都需要这个的,真要没有利润,我也没有心(情qing)干啊。”说着,他搓了搓手指,做出数钱的姿态。

    盯着韩功课的可怜相,白美妙不知道他真的没有那么大利润空间,还是故意装可怜的,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姓韩的却捧着一个空画的大饼掰来掰去,是不是有点可笑?

    想了想,白美妙就说道:“要不,我给你减免五万,就十五万吧。事成之后,这十五万一分都不能少。这点,你必须答应我,必须!还有,当初买你别墅,我还欠你一些钱,我们得一笔勾销喽,算是我打胎住院你补偿我的。”

    这女人,她的美貌与风韵,好像天生就是给金钱配对的,男人(床chuang)上为讨欢心而许下的诺言,她必记得一清二楚。风月场上,韩功课只是随便冒出一句应付她的话,人家可能说过就忘了,她却刻骨铭心,害怕韩功课拿她的欠款与这十五万冲抵,因而不忘一再提醒。

    韩功课拿白美妙没有办法,只得点头应(允yun),心说这个女人也别姓白,干脆姓钱算了。

    达成口头协议以后,白美妙晚上就去姐姐白美玲家里,恰好姐夫罗建业也在,白美妙就向罗建业递话,说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韩功课有意承建吻牌食品公司办公楼工程。

    罗建业知道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在青屏建筑业排行老大,资质上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因此也就没有薄小姨子面子,只说欢迎韩功课届时投标。

    知道这个(情qing)况以后,韩功课觉得有戏,就想请罗建业夫妇吃顿饭,借机做做工作,于是,就把牵线搭桥的任务交给了白美妙。

    在白美妙的再三劝说下,罗建业夫妇终于赏脸。这一同意赴宴,就证明后边还有戏。韩功课得悉这个消息以后非常高兴,这一天,他在青屏最高档酒店订了一个豪华包间。秘制鲍鱼、燕窝、松苁菌炖鱼翅,酒楼里的几道名贵菜,他全都点齐了。他这一阔绰出手,白美妙可就逮住猛吃一通。

    大伙儿吃得开心,话自然就越发投契,这是相辅相成的。席间,韩功课不失时机,拿出一块“劳力士”手表,执意送给罗建业。

    “不,不,不,韩总,万万使不得,这么名贵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何况我这个人不喜欢名牌,瞧我这个老伙计虽然不值钱,但是很有感(情qing),我舍不得撂下啊。”

    就像闪电式结婚一样,这出手速度也忒快了,让人少有思想准备。不过,罗建业颇有江湖老将的风范,就见他临危不乱,微笑摆手,接着捋起袖口,将腕上的手表露出来,示意给韩功课看。

    韩功课看都没看,执意表白:“你别误会,罗总。这是我去年从香港带来的,一共两块,我用一块,这一块一直搁在家里。我没别的意思,只想和罗总交个朋友,至于工程上的事(情qing),不管罗总交给谁,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这二人推来推去,绝似君子。白美妙坐在一旁却是蠢蠢(欲yu)动,倾颈观看两个人的争执与推脱,重要的是手表的来来去去,她的眼都绿了。

    这时候,她半欠起(屁pi)股,帮腔道,“是啊,是啊,这是韩老板的一片心意。韩老板是我的朋友,不是外人,姐夫再不收下,真要薄他面子啦。不如这样吧,表呢,我先代你保管,姐夫要是戴不习惯,过几天我再还给韩老板,你看怎么样?”说着,不等罗建业回应,她就江湖飞贼似地抢过了手表。

    “你瞧她这样!”

    “瞧她,哈哈。”

    韩功课、罗建业相视而笑,到底是不是莫逆于心就不得而知了。手指隔空点戳白美妙,觉得十分有趣。

    然后碰杯。美酒下肚,赞为甘霖,再见山肴野味,罗建业无法阻挡目光中的贪婪。他明知小姨子煞费心机促成韩功课接手这个工程定有好处,也就成全了她的心愿,让她收下手表。

    “这样也行,只是,这个工程太小了,对于韩总的广厦房地产开发公司而言,简直就是个弹丸工程,我担心到时候韩总没有多少赚头啊。”假借醉意,罗建业以话试探。

    韩功课一听,跟着说道:“罗总这么体恤人心,咱不想喝醉都找不到正确的理由,来,为了我们的有缘相识,罗总,白姐,我敬你们夫妻俩。”

    “来,我陪着。”见韩功课起(身shen)敬酒,白美妙公关小姐似的,忙起(身shen)帮衬。

    “我敬你,罗总,白姐。”

    “互敬,互敬,坐下说话,美妙你也坐下。”罗建业招手示意,举杯回敬,呷了一口酒,然后说道:“我一直主张公平竞争,以韩总的实力,招标会上估计没几个敢跟你争抢。不过,咱们丑话可得说在前头,我可是一个讲求原则的人,吻牌的利益大于兄弟感(情qing),到时候,谁的报价低、质量硬,我才愿意交给谁做。”

    韩功课拱举的酒杯一直没有放下,这时说道:“这个,你放心,罗总,我们公司走的都是正道。真要广厦中标了,哪怕折钱,我也要把吻牌办公楼盖成铜墙铁壁。”

    同是生意人,这时,白美玲搭茬道:“铜墙铁壁犯不上,只要别偷工减料就行。放心吧,韩总,既然你诚心跟吻牌公司合作,建业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也请你放心,白总,偷工减料的事(情qing)我绝对不干的,到时候,监理公司由你和罗总指定好了。”

    罗建业说道:“好,这最好不过,就这么定了。”

    几句一说,哪还要公开招标,酒桌上就可以拍板了。

    韩功课听后,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白美妙也跟着暗暗欢喜,心说,太好了,十五万眼看就要到手了!

    那十五万确实就要揣进白美妙的兜里,她姐夫是厂里一把手,厂内工程,还不是愿意交给谁就交给谁?

    然而事(情qing)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没过多久,罗建业把白美妙叫到家里,要她将手表退给韩功课。白美妙一听,心说,糟了,好事泡汤了。可她有些不解,酒桌上谈得好好的,怎么说变就变呢?因而追问罗建业是何缘故。

    罗建业不答。还是白美玲会打圆场,在一旁说道;“国家一直倡导廉政建设,你姐夫还想进步,不能因为这点小事被人家说三道四。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非常清楚,叫你退出去,你就退回去吧,不要拖你姐夫后腿,也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说着,说着,她就点到了白美妙的要害。

    白美妙满心不悦,嘟着香腮,抓起手表转(身shen)就走,也不管姐姐、姐夫以什么样的眼神看她。

    第二天上午,白美妙来到韩功课的办公室,把实际(情qing)况和盘托出。韩功课听后觉得有点小意外,就问工程准备交给谁做的。白美妙摇了摇头,说道:“他们两口子对这种事过敏,存心保密,我没好意思多问。”

    “哦,是这样。”韩功课沉思片刻,然后说道:“这件事,你帮我盯一下,我只想知道是哪位高人抢了我的买卖,多赚点少赚点,那都无所谓,我又不差这点钱。”

    白美妙抢着说道:“可我有所谓!”

    “你有所谓?”韩功课觉得好笑,歪头打量白美妙,“你有什么不满的?啧,啧,啧,看上去还(挺ting)委屈的。”
小说推荐